|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七二章 摇色子
  一旦开赌,这旁观的比赌.博的还要紧张。

  赌.博的因为兴奋,所以情绪会从紧张变成激动。而看热闹的人,则全剩下紧张了,柳梦寻的手死死掐着张天元,都能撕下一块肉来了,幸亏张天元皮糙肉厚,不然这得疼得喊出声来不可,而那几个荷官,额头上也是渗出了冷汗,包括李南亭都忍不住闭上了嘴巴,不敢说话了,仿佛生怕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导致任何一方输了,那他就惨了。

  “说了不用就不用,还是开始吧。”

  张天元才不管梁发是否检查过呢,反正自己检查过了就行了,这色盅是不会影响到他的六字真诀和地气使用的,这一点就足够了,至于其它,他还真都不在乎,别说没问题,纵然是有问题,那又如何呢?反正他也不是靠赌术赢人,而是要靠自己的特殊能力啊。

  梁发看了一眼,还是放弃了检查,也点了点头道:“开始吧。”

  “好,既然两位都准备好了,那么赌局现在就开始了,先投个色子,确定谁先来摇吧。”叶清见两人都不准备检查色子和色盅,就取出了一枚色子道:“要不张公子先来扔下,您是第一次来赌船,算是新客,相信梁大少也不会反对的。”

  张天元拿过色子随手一扔,是个一点。

  那边梁大少本来还有点不高兴呢,看到张天元这烂运气,不由是哈哈大笑起来了:“张公子好运气啊,哈哈哈哈。该我了。”

  他也将那枚色子扔了出去,是个六点。一枚色子的话,六点那就是最大的。

  “梁大少好手气。今天怕是能赢不少啊。”几个荷官都暗暗议论了起来,觉得梁发这是真正的好手气加上好技术。

  其实他们不知道,张天元之所以扔出一点,纯粹就是逗梁发玩呢,反正这一点又不影响什么,顶多就是让梁发先摇色子而已,把人抬到高处然后再扔下去,那可比直接踹一脚疼多了。

  “好了,既然是梁大少赢了。那么就由梁大少先摇吧,请!”

  梁发将袖子向上挽了挽,然后拿着色盅,只见他轻轻一晃,那三枚色子就到了色盅之内,然后就是变着花样的摇,那动作当真是有种电影电视剧里面的感觉,简直帅气啊。连张天元都忍不住喊了一声好。

  张天元心中确实赞叹,他以为电视剧和电影里那些摇色子的花样都是特效。都是用来骗观众的,却没想到,在现实中还真得是遇到了。可惜这梁发太讨人厌了,不然的话。倒是可以跟这家伙学学怎么摇色子,倒也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情,可惜了啊。

  “梁大少。显摆几下就可以了,你再摇它也摇不出花来。可以了吧!”叶清真后悔没有定下时间限制,这梁发也太能得瑟了吧。虽然他那几手的确漂亮,可你一直那么摇,不能总让大家都这么等着啊,所以他就有点不太高兴了,开口说道。

  梁发无奈,只能将色盅“嘭”的一声放到了赌桌之上,色盅里的声音因为赌桌特殊材质的关系,根本就听不出来什么,就算你会听色子也没有用。

  说起听色子,其实说出来就不那么神了,若是嗞嗞声响,落盘一面是“六点”,朝上面就是“三点”,骰子落盘声低沉,那么落盘一面必小,朝上一面非“五”必“六”!

  当然,这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就算是都知道的道理,很多人就是听不出来,而有人就能够听出来,这还是要看天赋的,只是现在赌桌都采用特殊材质,你根本就听不出落盘之后色子的声音,自然听色子就没用了。

  当年叶汉大破“神秘党”,这其中的关键,就是混淆骰子落盘时的声音。叶汉当初找遍全澳门,终于找到一种软玻璃,替换了原来骰盅的硬玻璃底。而这种软玻璃又叫化学胶片,全澳门只有一家英国人开的裁缝店有,用来做男士衬衫的衣领或者女士裙子的腰箍。从外观上看来,两种玻璃别无二致,但声音却天差地别!

  如今很多赌场还是采用这种软玻璃的,就是为了防止听色子。

  “张公子要不要猜一下点数?”

  叶清等梁发的色盅落地,确认色子都已经停下来之后,便扭头问张天元道。张天元点了点头,随口说了一个“十六点”,完全就是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这一次是用了透视功能去看的,梁发这小子真得是厉害,摇了一个十六点,两个六点,一个四点,这手段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不过此时倒也不是佩服对方的时候,因为无法确认自己能摇到十六点以上,张天元这一次就先猜了一下,反正就算之后输了,也只能算平局。

  “那么请梁大少开吧。”叶清看向了梁发说道。

  梁发犹豫了一下,然后取下了色盅。

  “神了啊,真是十六点啊!这梁大少摇的好!张公子猜得更好啊。”如果说梁发摇出一个十六点,让众人感到惊讶的话,那么张天元直接猜出了十六点,那就是神了,毕竟就算是听色子的高手,如今也很难听出别人摇出来的色子多少点啊,顶多猜个大小,而张天元居然就猜中了。

  “梁大少是真神,我不过是碰巧了而已。”张天元笑着说道。

  “你也别谦虚了,赶紧摇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摇出比十六点更大的!”梁发心里头不痛快啊,好不容易摇出了一个十六点,对方居然猜对了,这样的话,就算对方摇的比自己小,那自己也还是赢不了啊,顶多就是平局,当真活见鬼了,自己怎么就同意了这劳什子赌法啊。

  他现在后悔了,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张天元笑了笑,他没有梁发那本事。拿起色盅就那么上下晃了几次,惹得梁发是哈哈大小。因为那动作实在太逗了,明显就是一菜鸟的样子。就这还想赢,也是逗得飞起。

  落地之后,叶清看向了梁发问道:“梁大少,你要猜点数吗?”

  “不用,猜什么点数啊,无聊!”他之所以不愿意猜,那是因为他猜不对,他知道自己没那本事,而且他也相信自己这十六点不小了。应该是有很大的赢面的。

  “好,那么请张公子开盅!”叶清对张天元说道。

  随着张天元小心翼翼地将色盅拿起来之后,原本紧张兮兮的柳梦寻脸上就露出了狂喜之色,而对面的梁发则是一脸的惊愕和难看。因为张天元摇出来的色子是六六五,也就是十七点,正好是比梁发摇出来的点数多了一点,赢了。

  “梁大少六六四,一共是十六点,张公子是六六五。一共是十七点,不论大小,只看点数多少,梁大少放弃猜点数。故而此局张公子赢!”

  叶清脸上很是淡然的宣布了最后的结果,然后就用手中的工具将梁发面前的一千万筹码直接拨给了张天元。不过他此时心中却已经十分震撼了,这张天元真得是没赌过的新手吗?不仅猜对了对方的点数。最后还赢了,这说他是菜鸟。说出去谁信啊?

  可问题是,他那摇色子的方法。简直就是菜鸟中的菜鸟啊,甚至比一些刚入门的荷官还要差得多,让人完全无法联想到他是个擅长赌术的人啊。

  柳梦寻此时已经激动地扑到了张天元的怀里,她紧张了大半天了,总是害怕张天元会输了,现在结果出来了,也算是松了口气了,然后还特地送了张天元一个香吻。

  张天元的一边擦拭着脸上的口红印,一边笑呵呵地看着梁发说道:“梁大少这赌术确实高超,在下实在佩服,不过可惜运气稍微差了一点,我劝您还是别赌了,再赌下去,只怕倾家荡产的就是您了啊。”

  “哼,一对狗男女!”梁发心中暗骂了一声,回头对荷官说道:“再拿一千万的筹码,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如果张天元不说那些话,梁发大概还不会这么冲动,不过张天元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梁发现在就不赌了,那多没意思啊。

  梁发死死盯着张天元和柳梦寻,心中不知道多少次幻想着自己用刀子将眼前这对狗男女给捅死了。但他却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下来,输了钱没错,但是如果就这样彻底失去冷静,那连本来的水平都没有了。赌.博可是切忌急躁的,一旦急躁,那就输到底了。他刚刚手气其实不算差,居然摇出了一个十六点,感觉是蛮不错的,所以他相信自己能把钱赢回来。

  梁发在瑞士银行本票上签字之后,一千万的筹码也已经放到了他的面前,第二场赌局这就要开始了,叶清看得也挺刺激,所以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确认了双方筹码都摆到了该摆的地方之后,叶清便将色盅放到了张天元的面前说道:“之前是梁大少先摇,这一把由张公子来摇吧。”

  “等一下,我要检查一下色子和色盅!”就在张天元准备摇色子的时候,梁发喊了一声,他输了钱,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就算是为了让自己心安,他也必须得好好检查一下那色子和色盅,本事不相信谁,就是求个心安理得,这样子就可以安心摇筛子了。

  “好吧,梁大少要检查色子和色盅,那当然可以。”叶清看了梁发一眼,心道这家伙看起来是输红了眼了,有点无理取闹了,不然刚刚都不说要检查色盅和色子,怎么这会儿突然间就要检查了呢?

  张天元倒是不怎么在意,笑了笑道:“梁大少要检查就让他检查吧,我也不急于一时,毕竟要让梁大少输得心服口服嘛。”

  李南亭这会儿也紧张起来了,他也有点看不透张天元了,居然能在摇色子上面赢了梁发,这脸自己都做不到啊,梁发在做生意方面或许是草包,但是在赌术方面,那绝对是非常厉害啊,这今天要是真让菜鸟赢了行家,可就是一件奇事了。

  柳梦寻则有点不舒服,冷哼了一声道:“刚刚是谁说不检查来着?简直就是装腔作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