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七一章 智珠在握
  赌.博这玩意儿跟比武一样,气势上是不能输的,奈何在叶清看来,梁发因为过度的紧张,在气势上就已经不如张天元了,明显是差了好大一截了,有一种未赌先输的感觉。虽然这只是叶清的看法,究竟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也说不准。

  当然,叶清是不知道的,张天元之所以能够表现得镇定自若,没事人一般,并不是他不会紧张,而是因为他智珠在握,成竹在胸,知道自己稳赢了。

  如果一个高考结束之后的学生已经知道自己被帝都大学录取了,那么即使别人再怎么紧张,他也能表现出淡定自若的表情的。

  张天元此时脑海中浮现的,就是武侠电视剧里面那些赌术高手玩色子的场景,自己虽说肯定做不到,不过利用地气稍稍作弊还是办得到的。他选择摇色子,并不是因为他只懂这个,那不过是个说辞而已,扑克他会的还是不少的,各种玩法也都在网上看过,不过有些玩法实在太复杂了,他自己搞不懂,也不好用能力。就是这种简单直接的最适合,反正这会儿他可不是为了玩,而是纯粹为了想要教训梁发一顿了。

  有叶清在,他也不怕梁发出老千,这毕竟关系到朝阳公主号赌船的信誉问题,叶清不会因为一个梁发就得罪他的。

  张天元自然也发现了梁发紧张的样子,不由心中暗笑,你小子那点钱跟我赌,还真得是找死。本来不想欺负你的,谁让你自己作死呢!于是催促道:“梁大少。你把我喊上包厢来,莫非就是为了坐在这里干瞪眼的?咱们什么都不干?”

  “放屁!我不过是看你可怜而已。既然你自己不怕死,那就开赌吧!”

  说完话。梁发也不再犹豫了,取出了一个支票本,同样撕了一张下来,开了一张一千万的港币支票,然后学着张天元的样子晃了晃道:“我没张公子那么财大气粗,不过这个支票本也有一千万欧元的兑换额,差不多也就是一亿左右的港币,你们先给我取一千万港币的筹码吧,剩下的慢慢来。不着急!就算这支票输光了,澳门赌博网站:我还有别的来钱方法。”

  梁发之所以迟疑,其实也跟这支票有关系,毕竟张天元那可是限额一百亿rmb的,就算是兑换成欧元也有十几亿了,而自己这支票本才一千万欧元左右啊,差得有点远,像他这种好面子的人,实在是不太舒服的事儿。

  不过既然已经拿出来了。他也就不在乎了,你有钱正好,老子赢光了你的钱,那就是我梁发的了!他把瑞士银行的本票交给了赌船的工作人员。然后翘起了二郎腿,一幅故作镇定的样子,实在是不太自然。

  “筹码咱们现在都兑换了。支票也已经验证过了,可以开赌了吧?”梁发盯着张天元的眼睛问道。

  此时的梁发。还真有点赌场大哥的味道,似乎已经完全不紧张了。眼睛里透射出来的是锐利的目光和自信。他这样逼视张天元,也是一贯的习惯,因为这样可以让对方紧张,然后失去方寸,在赌场上有算是一种本事了。

  “有雪茄吗?给我来根!”

  梁发本来是想靠着自己的眼神逼视张天元,让张天元害怕来着,可是张天元那眸子就好像是深邃的宇宙一般,看不穿,看不透,反而还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就好像是戏耍对手的目光一样,这让他不由得再度紧张起来,无奈,只能借口要根雪茄来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了。

  “对不起梁大少,这个包厢是不允许吸烟的。”叶清说道。

  “什么破规矩!”梁发恶狠狠地骂了一句道:“老子来花钱,一把一千万,连雪茄都没有吗?”

  “行了梁发,这包厢里还有张兄弟、帕洛玛女士和柳梦寻小姐呢,你抽烟倒是没问题,影响到别人怎么办?”李南亭喝道。

  “好,不抽烟,那来杯红酒可以吧?”梁发可以不在乎柳梦寻跟张天元,不过对帕洛玛,他还是不想得罪。

  “你们,去给梁大少拿最好的红酒,顺便也给其他几位贵客倒上!”李南亭对着几个荷官吩咐道,荷官们立即去准备酒和点心了。

  张天元见梁发一口气喝了一杯红酒,这才笑道:“梁大少,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开始开始!谁说不能开始啊!”梁发靠着酒让自己镇定了下来,然后大大咧咧地说道,看起来这酒还真的确是有些作用的。

  “两位,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只用一副色子,一个人摇完之后,另外一个人再接着摇,是不是要猜点数,两位自己决定,可以弃权,也可以猜一猜!这一副色子都是经过了仔细检查过的,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两位不放心,也可以自己检查一下。”叶清这么做,既可以防止梁发出老千,也可以防止自己赌船上有人刻意去帮梁发,毕竟这船上跟梁发关系好的人还真是不少呢。

  “那色盅也要一个就行了吧?”张天元问道。

  “没错!一副色子,一个色盅!一个摇完了,另外一个摇!谁先开始,以投掷色子之后的点数大者优先!”叶清解释道。

  “那好,我知道了,色子我是不用检查了,反正我也不懂。”张天元嘴上这么说,可是实际上他不仅已经检查了那副色子,而且连色盅和赌桌都仔细检查过了,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他用的是自己查微和透视的能力,毕竟这一把一千万港币啊,他可不想稀里糊涂的把钱就扔出去了。

  “我也不用检查了!”

  梁发本来还想自己检查一下的,奈何张天元都表了态了,他若是去检查。就显得有些小肚鸡肠,不相信赌船的工作人员了。无奈只能作罢,反正在他想来。自己的色子自己摇,如果色子和色盅有问题,那他摇的时候照样是能够发现的。

  柳梦寻在一旁可是太紧张了,她虽然不懂赌.博,但是对摇色子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她现在有点后悔没有劝住张天元。而且就算真得要赌,也应该选个厉害的荷官帮忙摇色子啊,自己摇绝对是非常吃亏的。

  反正在柳梦寻看来,梁发是有底子的。摇色子肯定很有一套,而张天元则什么都不会,从来没听说过他会摇色子啊。这摇色子和听色子是不一样的,在摇的时候控制好手劲,十次里面倒是有七八次次是可以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的,比之听色子要简单了许多,一般厉害一点的荷官都能办到,更别说梁发了,梁发的本事可不弱于这些荷官的。

  其实柳梦寻这么想。虽然有道理,不过没什么用,因为进门的几个荷官,全部都跟梁发关系不错。梁发这人对跟着自己混的人,那还算是大方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跟李南亭成为死党了。这里面任何一个荷官摇色子。那肯定都会帮着梁发的。

  柳梦寻不知道这个,不过张天元却猜到了。这也是为什么张天元要求自己摇色子的另外一个理由。

  “在开赌之前,我还是需要问一下两位。对刚刚说的赌法都没什么异议吧?”

  叶清现在扮演的其实就是荷官的角色,负责计点数,同时也是起到一个监视的作用,防止两人出老千。

  “我自己提出的赌法,当然没意见。”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梁发现在左思右想,也不觉得自己有输得可能,一切事情的发展都太顺利了,都是朝着有利他的方向发展的,就是这赌金稍微有点大,让他有点膈应而已,不过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没机会了,于是点了点头道:“我也没有任何异议!”

  听到两人的话,叶清点了点头,取出了一份协议书说道:“因为两位赌金比较大,为了防止事后发生什么纠纷,还是签下协议书比较好,这份协议书我们已经通过律师确认过了,绝对合法,两位看过协议内容,觉得没有问题,就签上自己的名字,摁个手印!”

  叶清得替赌船负责,所以早在张天元之前提出摇色子赌大小的赌法的时候,他就已经吩咐手下人将协议书制定了出来,并且请律师过目,确认有效之后,才拿过来让两个人签字的,协议一共是三份,一份是张天元的,一份是梁发的,还有一份属于赌船方的,他们得把自己的责任撇清了啊,就算日后发生纠纷,也不能牵扯到赌船的。

  赌场中,一般来说,是不需要签署这样的协议的。不过当金额较大,容易引起纠纷或者误会的情况下,为了保险期间,部分赌场是会准备这样的协议的,反正就一个意思,你们赌你们的,我们就是借个场地,发生任何纠纷,跟我们赌场没关系,你可别来找我们的麻烦。

  张天元将协议仔细看了一遍,确认协议书上所写的赌法就是自己所要求的,还有自己要承担的责任之类的,都没有任何问题,才签上了名字,并且摁上了手印。将签好的协议书放进托盘的时候,顺便也放进去了一枚一千块的筹码作为小费,在内地还没这么多规矩,这香港规矩倒是挺多的,自己来赌.博花钱,居然还要给小费,也就是因为赢了钱了,张天元心里头高兴,所以也挺大方,要是输了钱,他是绝对不会掏一分钱小费的,他可不怕别人骂他吝啬,他就不是那种在乎别人看法的人。

  “两位确认不用检查色子和色盅了?”

  虽然之前张天元和梁发都说过不用检查了,但在开赌之前,叶清还是再次询问了一下,这种事儿不怕麻烦,你问的多,责任就不在你这里了,万一出了事儿,那也是对方不肯检查色子的缘故。

  此时的赌桌之上已经放下了一个硬木制成的枣红色色盅,上面还雕有一些图案,看起来非常漂亮,虽不是古董,不过做得倒也精致。另外还有三粒象牙色子,这可是非常珍贵的色子,制作得更是精美,难怪那么多人为了象牙去猎杀大象,看来也不是没理由的,张天元虽然不赞成,但也没必要因为几个象牙色子就在这里教育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