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七零章 一千万一把
  对于赌什么,梁发是真得不在意,他擅长者很多,根本就瞧不起张天元,所以任凭张天元去说赌法,只要是在这赌船上的所有赌法之内,就没有任何问题,反正赌.博说到底也离不开扑克、麻将、色子这些东西,他自认为样样精熟,倒也不怕什么。

  也正因为如此,他将这选择权交给了张天元。

  张天元暗暗发狠,让你这丫得瑟,你就慢慢得瑟吧,待会儿我看你还能得瑟起来!

  他想了想道:“具体都有什么赌法我也不太懂,我就是看那些武侠剧里经常都有摇色子赌大小的赌法,咱不如这样吧,咱们两个自己摇色子,你代表你自己,我代表我自己,色盅之内为三粒色子,三至九点为小,十至十八点为大。

  这规则也很简单,就是赌大小!谁摇出来的点数大,谁就算赢!另外咱们也可以多个娱乐项目,如果谁能猜出对方的点数,就算是输了,也可以算作平局,你觉得如何?我赌.博不多,不太懂这些,也就能想到这么点东西,如果梁大少觉得不合适,可以进行更改,反正我是个菜鸟,梁大少您是行家,总不能欺负我吧。”

  张天元之所以提出摇色子赌大小,还有后面定下的规矩,那都是根据自己的能力来定的。他要求自己摇色子,那就是要利用地气来玩死对手,他又补充了一句说猜中对方的点数算平局,这也是为了防止自己一旦失误,可以利用鉴字诀之中的透视功能来搏一个平局。无论如何,这赌局都是他赢定了。占了绝对的上风。他还真就不信了,凭借特殊能力。还玩不过这位不知死活的梁大少?

  “哈哈,玩色子?还要自己来摇?要不怎么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呢,佩服佩服,张公子果然是好胆量啊!”

  梁发听完张天元的话之后就忍不住乐了,虽说如今这赌桌采用了特殊的工艺,使得听色子的技巧变得没有了用武之地,但是摇色子却还是凭自己本事的。梁发小时候就因为这摇色子赌大小比较好学,跟一帮熊孩子玩耍的时候,就开始玩了。后来去了拉斯维加斯,也没忘记跟大师去学,如今这摇色子的技巧虽说肯定比不上赌王叶汉,但是十次里面摇出七八次十二点以上的点数,他还是绝对做得到的,他就不相信张天元本事能比他更厉害!

  至于说猜点数,他也练过,只是这个就算是叶汉复生也很难猜中几次,十次能猜对两三次就不错了。他倒也不在乎,算是个乐子吧,反正张天元也不可能看透那色盅,不知道里面到底多少点数啊。这属于高难度的了。

  哼哼,自作孽不可活!既然你想作死,那我就让你痛痛快快的死!

  梁发是越想越觉得痛快。越想越觉得自己必然能赢,一拍桌子笑道:“好。张公子果然爽快,这摇色子赌大小不会浪费太多时间!你想赌。那我梁发就奉陪到底,只是别跟我玩一万两万筹码的,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是哦,这包厢里再玩一两万筹码的,的确是有点不太合适了。这样吧,一次一千万吧,正好这次我带的钱足够充裕,赌输了就权当支持几位的事业了!”

  张天元一边说话,一边看向了梁发的脸色,分明在他说出一把一千万的时候,梁发的表情就有点不对了。他这倒是好爽啊,一把一千万,这即便是大佬来赌,也不敢这么玩啊。毕竟摇色子速度快,时间段,一分钟之内开好几把都是有可能的,澳门赌博网站:别说赌几个小时了,就算是两三分钟,那这赌金都要上亿了啊。

  李南亭也是微微变色,心道这张天元果然是财大气粗啊,幸亏之前在慈善拍卖会上没有跟他斗到底,不过这一把一千万,要是真输个上亿,自己想填窟窿都没那个钱啊,这可怎么办啊。

  叶清也是惊讶不已,之前听李南亭说张天元背景大,有钱,他还是半信半疑的,但这会儿他算是彻底信了,有谁敢在赌船上摇色子一把赌一千万?这不是来赌.博的,根本就是来玩命的啊!

  一旁站着的人也都惊呆了,就算是有钱的帕洛玛.毕加索,眼皮子也忍不住跳了几下,明显是透着困惑之意。而那几个拿着筹码进入包厢的荷官看着张天元,那完全就是谄媚的表情了,什么叫财大气粗,这就叫财大气粗啊,可惜了,这把赌局自己沾不上边,不然的话,光小费就赚翻了啊。

  “天元,你确定说的是一千万不是一万?十万?或者一百万?”

  柳梦寻也被张天元吓了一跳,忍不住掐了张天元一下,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她倒是不想让别人听到自己小气,所以声音很小,但张天元却毫不在意,他现在就是要占据有利的地位,不仅要赢梁发,还要把梁发这货给挤兑得没有立足之地了!这货不是自以为有钱嘛,好啊,那咱们就玩大的。他将柳梦寻一搂,笑着说道:“一千万算什么,梁大少可是有钱人,怎么会在乎一千万呢。不然梁大少非要逼我来包厢,如果怕了,那传出去这名声可不好听啊,嘿嘿。”

  梁发此时脸上的笑容早就没有了,反而是面色铁青,骑虎难下了,不过他终究是没有张天元那种定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得是不敢就这么拒绝了,于是咬了咬牙道:“好!非常好!既然你张公子不怕赌得倾家荡产了!那我梁发就奉陪到底!一千万是吧!好,我陪你!”

  他其实也仔细想过了,毕竟一千万一把这绝对不是小数目啊,他目前能用的资金也就一亿左右,这赌几把也就没了。不过摇色子是他自信的活儿,靠着摇色子,他可是赢了不少钱的。在这赌船之上,单纯就摇色子来说。他唯一惧怕的就是叶清,张天元算个什么东西?不过一赌场菜鸟。自己怕他做什么?不管是一千万还是一亿,只要赢了不就行了吗?

  想到这里之后,梁发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直接一拍桌子就答应了下来,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相信张天元能赢他,如果说百家乐靠运气多一些的话,那么这摇色子赌大小,靠本事就更多了。八分本事加上两分运气的游戏,他梁发自信的很呢!

  “哈哈哈,我就说嘛,梁大少绝对是个痛快人!梦梦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别说一千万,一亿在梁大少眼里那都跟废纸差不多!”

  张天元一边暗讽梁发,一边拿过了放在桌上的支票本,龙飞凤舞地在上面写下了一千万的字样,并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将支票当着众人的面晃了晃道:“各位都看到了吧。货真价实的支票!这只是一千万,不过这个支票本的上限是一百个亿!就看看梁大少有没有本事把我的钱全赢走了!如果梁大少觉得赢钱还不痛快,那么我把这琥珀也押上了,这琥珀值五六千万。我也不多算,就算个五千万吧,梁大少刚才就很想要这东西了。只要你能赢我五把,这东西你归你了。如何?”

  说这番话的时候,张天元显得非常豪气。因为钱是男人胆嘛!他是真得有这些钱的,就算他个人资产已经不足百亿了,但是公司还有钱,可以补上!他还有几处房产呢,也可以押上!这会儿的他,简直就像是一个疯狂的赌徒,不惜一切代价地赌徒。

  赌船上的工作人员已经对张天元开出的一千万支票进行了验证,并且也请帕洛玛女士对琥珀进行了鉴定,最终定价为六千万,因为帕洛玛女士认为这琥珀如果制作成珠宝的话,价格还会更加昂贵。既然东西都是真的,那就没必要再怀疑什么了,帕洛玛可是国际知名的大设计师,不会冒着名誉被毁的危险去替张天元做假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张公子筹码啊,一千万就把你们吓傻了?”叶清见那几个拿着筹码的荷官正盯着支票看呢,忍不住喝道。

  其实那几个人不是在乎那一千万,毕竟他们也做荷官许久了,一千万还不至于这么惊讶,可是一百亿就不一样了啊,还有那价值六千万的琥珀珠子,他们也是从未见过的,一时吃惊,倒也是情有可原的。

  听到叶清的喊话,几个荷官才急急忙忙走过去,将十枚每张一百万面额的筹码放到了张天元面前的赌桌之上。

  这些筹码一枚有巴掌长但是要比巴掌稍微窄一点,筹码上面标注着清楚的阿拉伯数字,正好是一个一,六个零,一百万足整,一共十张,刚好是一千万。

  张天元拿着这一百万的筹码上下打量了一下,忍不住问叶清道:“叶经理,这东西真能在赌船上兑换到一百万现金?十张就能兑换一千万?别怪我这么问,实在是不懂,从来没到赌场玩过。”

  张天元最大的优点恐怕就是不耻下问了,如果他不懂的,就算是被别人笑话,他也还是要问的,总比之后吃亏上当要好。这一百万一张的筹码从制作工艺上来讲,也并不比一万和十万的筹码精致多少,顶多就是体积上比较大,上面的数字不同罢了,他因为好奇问一问,很正常。

  叶清笑着答道:“没有任何问题!一百万一张的筹码,是赌场面额最大的筹码!下面的赌厅十万一张的筹码都少见,更不要说一百万了,基本是见不到的。您如果赌腻了,不想赌了,完全可以拿去兑换成现金,然后离开!当然了,在外面买的泥马不行,您可得小心点了。”

  这会儿连叶清都紧张得不得了了,一把一千万的赌局啊,他没想到张天元这个当事人居然还好像没事人一般,好像接下来的赌局跟他没有丝毫的关系,就算是叶汉当年豪赌的时候,也未必能做到这位这样谈笑风生啊。

  叶清又去看了一眼梁发,尽管梁发也在故作镇定,可是明显已经非常紧张了,看看那不断抖动的双腿就很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