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六七章 好运道
  荷官迟迟不肯开牌,那是因为他心里头郁闷啊,其实暗牌到底是什么,他之前就看过了,所以知道这一把,柳梦寻的和局也是押中了,他这是赔定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命怎么这么苦,遇到张天元这么个怪物,明明第一次玩百家乐,怎么就是能赢,而且赢还不赢小的,直接就赢大钱。

  如果输太多了,别说抽水了,小费也别想了,搞不好都有可能直接被辞退了,赌场做得是开门生意,虽然招揽四方顾客,但那是为了赚钱的,可不是为了哄顾客开心的。

  “喂喂,兄弟开牌了,想什么呢?”

  铁蛋现在是最着急的,他已经听到有人背地里骂他傻蛋了,他现在不好说话,因为不知道输赢。所以他急切想要知道结果,如果这一把押中了,他就可以好好讽刺讽刺那些背后骂他的人了,即便是输了,那好歹也有个结果啊,总是这样让人心焦那可不是个事儿啊。他今天兑换了五万筹码,输得就剩这最后一万了,如果输光了,就干脆利落准备回家了,毕竟还有生意呢,虽然不用他管太多的事情,但他可不想一直在赌船上浪费时间啊。

  当然,赢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对啊,开吧开吧,还等什么啊。”

  旁边的人也在催促,这些人都看到荷官久久不肯开牌,心里头都有些疑惑,该不会是真的和局了吧,这下子那可就好玩喽!只是他们心里头这么想着,却不愿意相信。要是让张天元再赢一把,那老天爷也太不长眼了吧。

  荷官因为看过暗牌。知道结果了,所以才会犹豫。才会紧张,不过现在他也没办法了,除非出老千,否则这个结果是别想改变的。

  张天元就怕对方出老千,他在电影里看到的那些荷官可都不是简单人物,任何一个拉出来都会出老千的,赌王叶汉以前做荷官的时候,就因为玩的好,出老千也不会被发现。才能够取得最后的成功,张天元可得防着这一点。

  他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的,这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荷官手轻轻一抖,一张牌从袖筒之间到了手里,这个动作一般人都看不到,只有张天元看得真切。他冷哼了一声道:“谁要是出老千,今天我就扔他进海里喂鱼!既然牌都发了,那就请发牌员帮忙开牌吧。”

  他的这句警告,吓了那荷官一跳。急忙将露出来的牌又收了回去,很是不情愿地说道:“不不不,还是我来开牌吧。”这位荷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张天元一眼,他现在真怀疑张天元根本就不是第一次赌。而是真正的赌术大师,再也不敢卖弄了,要是出老千的事儿传出去。别说他自己,整个赌船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的。尽管大多数赌场都会这么干,不过被发现的话。那就太逊了。

  荷官无奈地开了牌,将两张牌都亮给了所有人看,而张天元也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其实看到对方那紧张的表情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次和局也押中了,所以才会那么注意对方出老千。他的鉴字诀在这里也派上那么一点点用场,最起码不会让对方出老千。

  “丢雷楼谋啊!居然真的是ace!这也太邪门了吧!”

  “哎呀熊老板,刚刚要不是你说不跟,我就跟了和局了,八倍,八倍啊,真得是可惜了,可惜了啊,这下子悔透了!”

  “连着两把和局,第二把对子还押中了,这种运气你们谁见过吗?”

  “还真没见过啊,澳门赌博网站:虽然我以前在拉斯维加斯看人玩百家乐,连续几把和局的都有,可是对子押对了,和局也押对了,这还是头一次遇到啊,不科学,不科学啊简直!”

  “这有什么不科学的,赌.博不就是看运气嘛,只要不出老千,运气好的自然就能赢,这个大家都懂哦。”

  “那下把怎么办,跟还是不跟啊?跟对子还是跟和局啊?”

  “我不知道,你看别问我,都快疯了。”

  “对了对了,熊老板你干嘛溜了啊,刚刚不是说好了如果是和局,就把那一千块的筹码吃了吗?靠,跑得还真快!”

  熊老板之前说要跟着张天元押的,后来没押,还扬言说要是和局就吃筹码,结果一看情况不对,就悄悄溜了,惹得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冲他竖起了中指,不过他倒是跑得快,很快就混进人群里了。

  其实他要不想吃,也没人会逼他吃的,只不过待在这里始终是太过尴尬了,他毕竟也是要脸面的人啊。

  “哈哈哈,刚才哪个傻帽骂俺是傻帽的,有本事站出来啊?哈哈哈,自己才是傻帽吧。”赚了钱的铁蛋高兴得手舞足蹈,很是意气风发地冲着人群里骂了起来,只是那些刚刚骂他的人却都缩起了脖子,做起缩头乌龟来了。

  不过铁蛋别人没有记住,却是记住了梁大少的样子,因为梁大少实在太跳了,之前得瑟个没完。于是铁蛋指着梁大少的鼻子骂道:“你个怂小子,还鬼手梁大少呢,别丢人现眼了,要是叶汉复生,非一巴掌拍死你不可,赌了两把,输了两把了吧,这把还非要跟俺老乡作对,脑残吧你?”

  梁发虽心里头很不痛快,可是此时也没有说什么,输钱他不怕,可是这脸他丢不起啊,他还在心里头嘀咕呢“这张天元到底是交了什么好运了,居然赢得这么利索?这才转眼间,十万筹码就变成了一百五十多万了,这也太能赢了吧?”

  因为筹码太多了,所以荷官给张天元的时候,将其中一百四十万换成了十万一张的筹码,这个筹码和圆形的一万筹码不一样,是长方形的,在赌厅里是不常见的。只有在包厢里才会经常出现,大小比汽车遥控器稍微大那么一点点。制作也更加精美,外面用透明塑胶包裹。拿着也比那圆形的筹码重不少。

  二楼的扶梯上,可以清楚看到赌厅的全貌,此时李南亭只和一个人并肩站着,目光投向的地方,正是张天元。

  “叶清,我早告诉过你,他不会出老千的,他就是个赌.博界的新手,你还不信。去监控室里看过了吧?”李南亭问旁边的人道。

  “抱歉了李大少,这是职责所在。我已经仔细观察过了,这人就是随便下注的,没有出老千。而且开牌的手法也很生疏,是明显的新手,但是这运气未免太好了点吧,在赌厅里赢这么大,还真是非常罕见的。”叶清是个三十五岁左右的中年人,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那双眼睛非常锐利,据说叶清以前不姓叶,后来师从叶汉。才改了姓的,如果说梁发的赌术是圈子里的人捧场,那么叶清的赌术就说真正的低调而且厉害了。

  赌船的监控室里面。监控器可以将整个赌厅,以及每一个包厢都清楚的看到。这就是为了防止客人出老千或者闹事。另外还有个作用就是配合自己人出老千,那意思很明确。我可以出老千,但是你不能,你说我无耻也罢,但是你没发现我出老千的证据,那就是胡说八道。

  听了叶清的话,李南亭也是苦笑了一声,他本来以为张天元把那十万块筹码输了之后,就不玩了,大家吃点东西,聊聊天也好,谁想到张天元运气这么好,这才玩了两把而已,就赢了那么多钱,简直就是让人无法相信啊。

  “一百多万,嗯,是有点多了。虽然咱们赌场赔得起,不过这么下去好像也不是个事儿。”李南亭摸着下巴说道。

  “是啊李大少,他一个人赢倒也不是问题,可是如果旁边的人都跟着下注的话,那损失就大了,虽说下注是有上限的,但这样子也是不太好,影响不好,那个荷官估计都有点撑不住了,他平时还是挺靠谱的。”叶清点头说道。

  叶清自然看得出来,不是荷官运气不行,真要说不行的话,也不会之前连赢了,关键是张天元的运气太旺了,这荷官有点承受不住。。

  别说叶清迷信,但凡赌.博的人,那就没有不迷信的,尤其运气这东西,在赌.博里那就是最值钱的。所以这一行的人也相信运气,他甚至现在就可以肯定,如果张天元继续这么赌下去,还是能赢的,而且那些之前不敢跟的人,接下来也是会跟的,大多数人都有从众心理。那样的话,一把赔上百万,别说那个荷官了,其余荷官来了也会崩溃的。

  李南亭当然知道叶清的话没错,但是他却不敢得罪张天元,叹了口气道:“我知道叶大哥你想说什么,来赌场里赚钱太多的人,很多都会上黑名单,不准再来了。毕竟赌场是为了赚钱的,可不是为了赔钱的。不过这个没关系,百家乐因为有投注上限,一次输不了几个钱的。这个人咱们是招惹不起的,千万不要轻易去招惹,他干爷爷可是中枢的人,军队里的关系硬着呢,这里虽然是公海,但是靠近大陆,真给他惹急了,到他干爷爷那告上一状,咱们这赌船莫名其妙给什么东西给撞毁,那都是有可能的。”

  叶清作为叶汉的徒弟,在这个赌船上也有股份,所以叶清不想输太多也是有理由的。只是李南亭觉得自己应该把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情况说出来,免得自己好不容易请来的客人又被叶清给撵走了。

  “这人到底是谁啊?”

  “上次那个聂震你认识吧?”

  “认识!就是上面让咱们主动给输了几百万的那个聂公子嘛。”

  “这人跟聂震是兄弟,聂震的父亲是他干爸,爷爷是他干爷爷。别以为干就不亲,听说那位聂老爷子对这人非常器重呢,我本来还打算让你手下的荷官主动输给他几百万呢,没想到他自己就这么能赢。”

  “原来是这样啊,幸亏李大少你提醒的及时啊,不然我可是要犯错了,好在这张天元脾气还不错,不像上次那位,简直让我吃尽了苦头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