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六六章 玩大了
  如果是叶汉复生,那估计这些人毫不犹豫就会跟着张天元下注的,但听梁发的口气,张天元就一赌博初哥,谁敢跟着他下注啊?就算是之前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把要跟着张天元玩一把的人,都纷纷放弃,改为投注其它了,甚至有些人还一边下注一边唠叨“这运气就算再好,也不能这么败啊,肯定赔了,谁跟谁傻逼!

  张天元倒是毫不在意,反正上一把下注对子的就是帕洛玛跟他,而下和局的也只有两个人而已,这一把情况跟上一把差不多,就算那筹码孤零零地待在下注区,那也宽敞啊,现在住房子的都喜欢住大房子,筹码也不能一直挤着啊。

  “张天元,我被称作鬼手梁大少,都不敢这么玩。你一赌博初哥,不会真以为自己是叶汉复生,赌王再世吧?你这赌输了的话,李大少面子上也不好看啊。”梁发也已经把闲家的位子让了出来,大概是觉得百家乐显示不出他的本事吧,而是特意站到了张天元和帕洛玛之间,一边拍着张天元的肩膀,一边笑道。

  “亲爱的,我听你的,我就押和局了,两万是吧?”

  本来柳梦寻也有些犹豫的,她也不相信能连着两把和局都可以赢,但就算不为别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男朋友,这一把也是必须得押的。

  看柳梦寻如此做,张天元心中是非常得意而且高兴的,他想了想,反正这些钱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就算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啊,输了也就输光算了。既然要玩,那就狠一点。于是咬了咬牙。把自己手头剩下的六万全部押在了对子上。

  “我还就不信了,出不了一次对子!”他这么说,是有一些期待的,那就是他的地气可以带给他一些气运,只是不那么确定而已。

  在场的那些人直接都看傻眼了,这对情侣,要么是神经病,要么就是钱多了烧得慌,真得是没处花了。跑这儿来扔来了。

  梁发见张天元这么狠,也是目瞪口呆地说道:“张天元,你这是赌气呢?还是赌博呢?”

  张天元笑道:“梁大少未免管得太宽了一点吧,钱是我自己的,打水漂我也觉得好玩,你管得着吗?”

  “好!很好!最好是一把亏死你们!有种你也让柳梦寻把剩下的筹码全押进去!”梁发怒不可遏地说道。

  不等张天元说话,柳梦寻还真得将剩下的六万扔进了和局的下注区,这下子可算是有意思了。梁发的嘴巴张得就好像死了的鱼一样,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哈哈哈。好,好样的!你这老乡够大气,那俺也不坐了,跟你押了。不过我这筹码不多,澳门赌博网站:就押和局吧,两把和局。我还是信的。”

  本来那个来自陕州的老乡也是跟张天元一样的闲家身份,坐在椅子上的。这会儿他也站了起来,扔了一万筹码到和局里面。其实他不太相信能赢,只不过因为张天元是老乡,他也想帮张天元撑撑场面而已。

  “嘿嘿,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原来是这个意思啊,都输了,自然就哭得是稀里哗啦了。”

  “不过还真有有钱没处花的嘞,你们牛!”

  梁发见居然有人给张天元捧场,这气儿就不打一处来,本来他都不打算再赌了,现在却直接扔出了三万筹码,扔进了张天元投注区的庄家里面,他赌庄家赢。他就是要跟张天元死磕到底,不光是嘴皮子上要赢,赌桌上也要赢!

  张天元对梁发的做法不以为然,反倒是对那个陕州的老乡特别感谢,毕竟这位老乡在旁人都笑话他的时候,还敢押一万筹码赌他押中,这也算是很给面子了啊。笑着说道:“老乡,怎么称呼啊,我这把就是他们说的,在赌气呢,输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你确定要押我赢吗?”

  “称呼什么的,叫俺铁蛋就行了!俺就是个放羊的,这几年政策好,赚了点钱,就来香港玩玩嘛,也没想着在赌桌上赚钱,输了就输了,就当是陪着你这老乡了,没有事的。”

  铁蛋的确是个放羊的,不过他家的羊群规模可是不小,他家的连锁羊肉泡馍管子已经在西凤有十几家了,在帝都都有分店,所以也算是个很厉害的农民企业家了。他不擅长赌博,来赌船上纯粹就是找乐子,反正一把也赌不了多少,输也就输了,他是真不在乎。

  以前铁蛋也去过澳门,环境比赌船上好多了,赌船上的住宿不仅贵,而且房间还狭小,真正的好房间贵得出奇,环境还不怎么样,最可恨的是,赌船上最喜欢坑内地人。他去澳门的次数,比赌船上多得多,同样是玩百家乐,不过从来没有仔细研究过,全部都是随意玩呢。直到朝阳公主号诞生之后,铁蛋才打算再来赌船上玩玩,因为朝阳公主号宣传得不错,他的朋友也介绍这里可以。

  铁蛋真得就是随心所欲那种人了,赢或者输,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反正他每次来赌,都不会赌太多,筹码用完了就回了,主要是为了玩的。在赌船上见到一次老乡可不容易,尤其是西北本来就贫穷,见到老乡的机会更是不多,这一把他就是给张天元面子呢,压根就没想着赢。

  殊不知,古语有云“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有时候越是刻意的事儿,还越是无法成功,反而是不怎么刻意的时候,或许还就真取得大成功了。

  在张天元和铁蛋用陕州话聊天的时候,发牌员已经开始发牌了,闲家拿第一和第三张牌,庄家拿第二和第四张牌,至于要不要搏牌,有闲家或者庄家自己决定,反正牌数不能超过三张。张天元看了看自己的第一张牌。也就是那张明牌,是个方片六。但是他并没有翻开暗牌,而是闭上眼睛祈祷了一下。至于有没有用,他都不去多想了,反正这玩意儿靠运气呢。

  庄家的第一张牌是个黑桃五,并没有叫第三张牌,估计点数差不多了,再叫怕直接叫爆了,毕竟这玩牌也是有技术含量的,太贪心的话,只会适得其反。最后不仅赢不了,反而还可能会搞得自己一败涂地。

  张天元祈祷之后,就将自己的第二张牌随手翻了起来,顿时就引起了一阵惊讶之声,因为这张牌也是个六,正好凑成了对子,如果赌大小的话,张天元只有两点,那输得概率非常大。可问题是他押的是对子,这一把赢得是干脆利落啊。

  “哎呀,居然真是对子啊,早知道就跟他了!”

  “马后炮!”

  “哈哈哈。小伙子你这运气来了,真得是挡也挡不住啊,一赔十一。八万直接就变成八十八万了啊,这赚钱简直太容易了。我也赚了十一万,不错不错。”帕洛玛虽然不在乎钱。可是这一次继续跟张天元押对子,居然还真得赢了,她这笑得叫一个开心啊。

  “妈的,这什么狗屎运啊,怎么好运气都到他那儿去了?”

  张天元笑着冲帕洛玛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管周围那些议论的声音,而是直接看向了柳梦寻的牌,因为他让柳梦寻押的和局,不知道这一把能不能赢,他那陕州老乡也跟的是和局,万一赢不了,他心里头多少会有些亏欠的。

  柳梦寻的第一张牌是个黑桃十,这是以零点来算的,第二张牌则是一个方片六,合起来就是六点,并没有叫第三张牌。而庄家那边只亮了一张牌,是个五点,除非第二张牌是个ace,否则就无法组成和局了。但是相信庄家第二张牌是ace的人并不多,因为道理非常简单,如果两张牌合起来只有六点的话,很多人都会选择要第三张牌的,可是庄家没有要,这说明点数还是不小的,应该不会是六点。

  “嘿嘿,我说嘛,总不能让他都赢吧,这把和局肯定是不会了,幸亏我刚刚没跟啊,不然就亏了。”

  “那个大陆仔,你刚刚跟对子就好喽,跟这个和局,这把就亏了,一万块呢。”

  “那也未必,庄家第二张牌还没开呢,谁知道会不会是个ace呢,这世上哪里有绝对的事情。”陕州老乡其实也有点后悔了,他是想着和局押中的可能性比较大,才会押了柳梦寻的和局,早知道直接押张天元的对子多好啊,赢了可就是十一倍啊,又可以多玩几次了。

  “做梦呢?那张牌要是一点,你以为庄家不会再要牌呢?要真是一点,我就把这一千块的筹码给吃了!”

  围在赌桌旁边的人,大部分都下注了,有的是赌庄家赢,有的是赌闲家赢,就是没有赌和局与对子的。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议论,毕竟人都是好热闹的,这一次张天元押对子,直接就八万变成了八十八万,他们也是羡慕嫉妒恨啊,所以实在不想张天元接下来再押中了和局,就有些人说着泼冷水的话。

  大多数人不看好其实也不是没理由的,就像之前说的那样,一般情况下,只有六点的话,大多数人都会因为不甘心而选择再叫一张牌的,毕竟庄家上一把可是九点啊,这九点跟六点直接差了三点呢。

  此时和柳梦寻对赌的荷官的心里头简直是叫苦不迭啊,张天元方才押对子居然赢了,那一下子可就是八十八万啊,这些钱虽说在包厢里面不算多,可是在赌厅里面,八十八万那绝对是一笔巨款了。这个荷官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如果这一次对方押和局再中,那就是还能八万变六十四万,又是一笔巨款。

  他是知道的,虽然对方是两个人,但实际上筹码都是张天元的,这等于张天元仅凭一把就将十六万的筹码变成了六十四加上八十八万,反正他自当荷官以来,还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这也太罕见了吧。

  别以为荷官就好做,虽然有抽水,还有消费,赚得也不少。但前提你不能输太多了,赌场也想赔钱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