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六五章 你以为你是赌王啊?
  “不是吧,这还真是老天爷保佑啊,手气这么好?”

  别说那些看热闹的了,就连张天元自己也有点不敢相信了。押对子跟和局,完全就是赌气式的做法,他甚至都没有仔细研究过押中的概率,可谁能想到,居然就中了!不过仔细想想也就释然了,固然赌场里的荷官会做一些手脚,但只要不出老千,那么基本上赌.博靠得就是运气,运气好了,真得是挡都挡不住,张天元这次可是根本没有用地气帮忙啊,完全就是瞎碰运气的,有人说他是瞎猫逮住了死耗子,其实他也不否认,的确是如此的。

  他在网上看到过,有人在赌场里面,手气旺的时候,一晚上赢几十万那都是有可能的。当然了,这种人很少,非常少,而且也不可能连赢,不过最后赢得总数比较大而已。出老千的就除外了,这个不包括在内,反正咱也不懂出老千是怎么弄的。

  “这位先生,根据规则,闲家押和局,一赔八,这是八万,请您把筹码收好了!”

  张天元还算是比较清醒的,柳梦寻直接就是呆住了。就在这个时候,荷官已经将八张面额全部为一万的筹码推到了柳梦寻的身前,原本柳梦寻是没有任何筹码的,那一万还是张天元押上去的,因为一人只能押一注,所以借用了柳梦寻的身份,谁想到这就直接赚了,十万筹码,现在一下子就变成了十六万了,虽然对于张天元和柳梦寻来说,真得不算多。可是第一次尝鲜就能赚钱,这还真是有点让人兴奋地。

  等荷官将筹码拨给了柳梦寻之后。这第二轮的下注也就开始了。

  “日了,这样子都能中!这真得是踩着狗屎跌了一跤。却捡了个金元宝啊!”

  梁发自己也是闲家,他也参与了这次的下注,只可惜他输了,虽然只输了一千筹码,但他心里头非常不爽啊。自己好歹也算是赌术里的天才,可这劳什子百家乐根本就显示不出他高超的赌术来,这真是让他觉得郁闷之极啊。原本他是打算等张天元对子与和局的押注都输了之后,再大肆嘲讽一番呢,反正帕洛玛并没有押注和局。他也就不在乎了,可谁能想到最后结果出来,他却是被惊得目瞪口呆,张天元居然押对了,虽然赢钱的是柳梦寻,但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一注可是张天元押下的啊。

  一赔八的高赔率啊!真是见了鬼的运气,老天爷瞎了眼了吗?梁发真得是越想越不爽,本来惨白的脸上倒是多了一些血色。不过这血色明显是被气出来的。

  “天元,天元!我们两个再押一把怎么样?怎么样?你说押什么,这些筹码全部给你!”柳梦寻还让张天元别沉迷呢,可是她自己却因为赢了一把而明显沉迷进去了。这赌.博猛于虎可不是说着玩的。只要你一开始赢了几把,然后就很难再踩出淤泥了,之后就算输了。你也会当作运气不好,然后狠命想要赚回本钱。就是如此一而再,再而三。渐渐就彻底迷失了。

  赌.博之所以会令人着迷,就是因为它能够刺激到你的神经。就算是柳梦寻这种对赌.博非常厌恶的女人,到了此时也难免会陷入其中,这东西简直跟毒.品没什么两样了。

  当然了,有些人也说了,我就赌过,也没见沉迷啊。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柳梦寻这种事儿啊,一开始就赢钱了,而且还赢了那么多。一开始就输钱,那可能很容易就放弃了,但如果你一开始赌就大赢了,那肯定会觉得这个东西赚钱很容易,想要继续下去的,这是绝对的。

  有很多赌场的荷官是会出老千的,他们会故意让你们先赢几把,等你们上了瘾之后,再让你们输,你虽然有输有赢,可是最后发现老是赢得少,输得多,总数上永远都是亏的,但为了捞回自己的钱,渐渐就着迷了,很多赌徒就是这样子诞生的。

  赌场的氛围是很奇妙的,这跟舞厅的气氛一样,听着激昂的歌,看着别人扭动着身子,你也会不由自主地扭起来。而在这里,看着别人赢钱,心里头肯定也在想,自己下一把说不定也能赢钱。一些投散注的,已经眼巴巴看着张天元了,只要张天元下一注投什么,他们就跟着投什么。因为这些人相信运气,相信好运是可以共享的,散注跟闲家不一样,他们不接牌,只是跟投而已。这桌就有个投散注的,已经跟了庄家九把了,所以也赢了九把,这也是本事,你让别人跟,别人还未必敢跟呢,他就敢。

  “地气就是大自然的气运啊,我得到了那么多的地气,运气好一点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啊。那就再试试吧,反正不赌太大的,就随便赌赌,见好就收是了。”

  想到这里,张天元看了看柳梦寻笑道:“咱们还是跟上一局一样,这一次还是你押和局,我押对子,你不过筹码改成两万吧,输了全当是攒人品了,反正也不亏,赢了就拿这些钱还了李大少之后去做慈善吧。”

  越是有钱的人,其实越迷信,为什么很多赌徒都喜欢做慈善?那就是因为他们赢钱赢得无法心安,所以要靠慈善来化解,不管这种说法是不是真的,但很多人就是相信。

  张天元也相信这个,尤其是他都得到了六字真诀,得到了地气了,就算不相信神,他也该相信这气运二字啊,做做慈善,是可以增加气运的。

  “对子,这一次两万,看清楚了!”

  说完话之后,张天元也没去管柳梦寻是否要押,就直接把自己手中的两万筹码放到了对子上,就算是试试运气吧,反正也没啥大不了的嘛,输液输不了多少。这筹码是别人送的。加上自己赢的,输就输了。自己也不心疼。

  当然了,他之所以这么执著。也跟自己的性子有关,刚刚那一注是输了,他心里头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那么这一次再来一下,输赢也就死心了。

  “哈哈哈,小伙子有意思,我也跟你继续押对子!”帕洛玛.毕加索现在是真觉得张天元有点意思了,第一次玩百家乐就能大赚,还敢直接押对子与和局。这小伙子胆大啊,而且运气也好,或许可以试试再跟他一次。

  帕洛玛现在虽然坐在那里,不过这是因为赌场特许的,一来是她身体不太好,二来呢,她是贵宾。她并没有接牌,她只是个散注玩家,是可以直接去押张天元的投注的。如果张天元押对了,那么她也就跟着赚钱了。

  “帕洛玛夫人,您就别跟着他瞎搞了,这小子上一把就害您输了一万筹码。您还跟他?”梁发有些不爽,他不能理解帕洛玛的做法,于是说道。

  “我不跟他跟你啊?他好歹押对了和局。你押对什么了?”帕洛玛真得是一点情面都不留给梁发啊,说话非常直接。

  梁发被气得一肚子火。可是却还是不敢得罪帕洛玛,只能在心中大骂张天元脑子有病。

  “疯了吧。真得是疯了,还押对子跟和局?你这小伙子可真有意思,本来还想跟你一起押呢,我看还是算了吧。”

  张天元的这个举动,让很多人确信了他之前真得是走了狗屎运了,这种狗屎运你能走第一次,但是未必能走第二次啊。

  别以为百家乐就完全没有技术含量,就算不包括出老千,这个也是有一些规律可寻的,很多玩过百家乐的专家都总结出了一些规律,赌过几次百家乐的人大都清楚,所以他们无法理解张天元的这种奇葩做法。

  据说以前在内地有一个数学天才来到了澳.门,因为不知道要靠什么生活,就干脆去赌场做了荷官。后来摸出一些规律之后,就不干了,开始做起了专业的赌徒,他只玩百家乐,结果三个晚上,应该赢了将近一千万!这个数学天才,就是靠着自己精确地计算来选择投注的,和局出现的可能性本来就小,连续两把出现和局的可能性那更是微乎其微了,张天元还要押和局,那就等于是白送钱,难道他真得是相信攒人品的说法?

  唉唉,算了吧,人家是有钱人,不在乎那点钱,没听梁大少说嘛,人家的十万筹码都是李大少给的,当然不心疼了。如此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数。

  当然,他们的担心和牢骚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对他们来说,张天元的做法完全违背了百家乐的规律,不正常。但赌.博、赌.博,如果不包含出老千的话,那么赌.博就基本上纯粹是靠运气了,尤其这百家乐,基本上就是运气,有人赌骰子连续二十次都是大,也有人打麻将连和,这里就别计较什么科学规律了,纯粹就是运气,你非要去研究什么规律或者道理,那就是自己没事儿找罪受。

  “喂喂,熊老板,你刚刚不是说要跟他的吗?怎么样,是押和局还是押对子啊?反正我是不跟了,这人有钱,可以随便扔,我可没那么多闲钱啊,还想多玩玩呢。”

  “还跟个屁啊,谁知道他这么狠啊,估计是不想让我们跟,故意这么做的吧。他要是还能赢,那真得就是鬼手叶再生了!”

  鬼手叶自然就是已经去世的叶汉,百家乐就是叶汉引进到澳.门赌场的。据说叶汉玩百家乐非常出色,就算是两把和局,那也是玩得出来的,甚至连续四五把对子,他都做得到,不然也不可能被冠以赌圣、赌王、鬼手叶这样的称号了。

  不过也有人说,叶汉之所以能那样,是因为他出老千,他的赌术好,而不是运气好,至于是不是真的,张天元也不知道,不过他是不太相信一个人运气那么好的,除非这个叶汉也遇到了什么特殊的奇遇。

  因为叶汉很厉害,所以很多赌徒在瞧不起对方的时候就会说“你以为你是鬼手叶?你以为你是赌圣叶汉啊?”

  张天元自然不敢跟叶汉比,不过他相信自己若论运气的话,就算是叶汉也未必比得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