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六三章 和局与对子
  20世纪由叶汉先生将baccarat从美国引入澳.门,并为其起了一个具有东方色彩的名字--百家乐。时至今日,百家乐是世界各地赌场中受欢迎的赌戏之一。在澳.门的赌场中,百家乐赌桌的数目更是全球赌场之中最多。

  张天元和柳梦寻到了这个百家乐的赌桌附近观察了一下,想要跟自己脑子里记录的资料对比一下,看看究竟是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毕竟有时候资料归资料,玩的时候就不太一样了。桌子上面有十四个号码,每个号码都对应一个人,不过却没有十三号,是从十二号直接跳到十四号的。这个张天元是知道的,在国外,十三这个数字是被认为不吉利的,有很多楼层甚至都没有十三楼的,直接就从十二跳到了十四。

  说起迷信,这老外可是比国人还要严重得多,时至今日,这种迷信依旧在蔓延着,已经深入到了几乎每个普通人的生活之中。当然赌博的人那就更迷信了,所以十三、八、六等等数字在赌场可都是比较敏感的数字,有些是不吉利的,而有些则是吉利的,不一而足。

  赌桌旁边有转椅,转椅的前方则是下注的区域,标注的都很清楚。百家乐游戏分为庄(bank)、闲(play)、和(tie)与对子(pair)四门,另外部分赌场有其独特的押注方式,比如大小、庄双、庄单、闲双、闲单。这里的庄、闲,并没有具体的含义,只是代表游戏的双方。和与对子则是为了增加娱乐性而设立的一个彩头。客人根据自己的想法可任意选择庄、闲、和与对子或其他任意一门下注。

  现在这个赌桌上的下注区也就是庄、闲、和、对子四个了,用中文写的。也有英文标识,所以看得很清楚。

  张天元并没有去打搅帕洛玛。只是点头示意,然后就站在一旁看了。他不想着急出手,得先看看情况,毕竟脑子里此时还是一团浆糊呢,要讲脑子里记下来的资料与赌桌上的那些对应起来,必须得先观察一番,谋定而后动嘛。

  大约也就是五六分钟之后,张天元就基本搞明白了这百家乐的玩法了,毕竟他现在也不是一般人啊。学东西快那是正常的,就算他对赌博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也一样。这百家乐一般使用八副牌,每副52张牌,不包括大、小王。

  荷官洗完牌后把牌放在发派箱内,庄、闲家双方每局均会收到至少两张牌,但不超过三张。第一及第三张牌发给“闲家”,第二及第四张牌则发给“庄家”。至于要否博牌则根据博牌规则决定。百家乐跟廿一点不同,玩家可下注于庄(banker)或闲(player)。并无限制。玩家在发牌前先选择在下注区压哪一方,只能在一处压注。根据百家乐的规则,总点数最接近九点的一方获胜,压闲家赢钱:一赔一。压庄家赢钱,也是一赔一,但是需要从赢钱中扣除百分之五的佣金。也就是俗称的抽水。

  如果双方的总点数相同,那就是压平局者获胜。也就是所谓的和,赔率是一赔八。

  下注对子。即庄或闲首两张牌为同数字或英文字母者,赔率是一赔十一。

  牌点的算法是:花牌(j、q、k)及十点牌都算作0点,ace牌算作1点,每手牌的牌点等于各张牌牌点总和的个位数,也就是说,你拿到一张9和8,最后的点数就是9加8之后的7点了。

  明白了规则和算法之后,张天元也有点跃跃欲试了,如果不算赌钱的话,那么这还是个挺好玩的智力游戏,他当然是感兴趣的了,毕竟作为一个男人,看到别人都在那儿赌,自己不去试试,也的确有点手痒痒啊。

  似乎是看到张天元想要下注,早就在赌桌旁边的梁发对一个人使了个眼色,让那人离开了,他自认为赌术出众,就是想看看张天元出丑,既然张天元这么迫不及待,那他当然是要给其丢脸制造一些方便了。

  帕洛玛也饶有兴趣地看了张天元一眼,不过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看着自己的筹码,她的筹码还多着呢。

  本来的话,想帕洛玛这样档次的人,应该去包厢里赌的,可这位就是爱热闹,不喜欢包厢的环境,在这赌厅里面,才有赌场的感觉嘛。

  张天元这一上手,才发现这东西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难一些,毕竟看别人玩,和自己玩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就跟做菜一样,你看别人做菜那么容易,三下五除二就是一碟美味,可是如果轮到你下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弄了。关键是他现在还搞不清楚要如何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去下注,本来想好好思考的,谁知道这人挤人,他一时没注意,一张一万块的筹码就被扔到了闲家的下注区里去了。

  “投注离手,朋友们都下好注了啊,那么现在开牌了!”

  荷官的声音响了起来,却让张天元有些为难了,他本来是想拿回筹码再考虑一下的,但此时荷官已经快要开始发牌了,他再拿回来就不行了。心里头想着,反正自己现在也不确定,下了就下了吧,大不了就是输一万块嘛。

  “天元,你怎么不下和或者对子呢?那个赢了赚得更多吧?”柳梦寻实在比张天元还要外行,所以就问了一句非常外行的话。

  张天元也是从柳梦寻的话里面找到了一点自信啊,虽然说押“和”的话,如果押中了可以赚很多的,一万就会变成八万,对子则更多,一万会变成十一万啊。但是和的几率都是非常低的,就更别说对子了,那几率更是低得可怕。

  但张天元不想让别人笑话柳梦寻。所以他当机立断,问了一声道:“现在还可以换吗?”

  “还是可以改的。不过这位先生要尽快了,马上就要发牌了。您不选闲家的话,就选庄家,要么就像这位姑娘说的,押和局或者对子?”荷官笑着说道,反正是做开门生意的,其实押对子或者和局,那基本不可能中,客人要送钱,荷官怎么会不答应呢。

  “那好。我改押对子以及和!”张天元把一万筹码从闲家那里换到了对子上,然后又取了一万筹码放到了和上说道:“对子我押的,和算我女朋友的,没关系吧?”

  “当然没关系!”

  不过他和柳梦寻那孤零零的筹码,倒是显得有点落寞啊。

  “哈哈,有意思,我也押对子玩玩。”帕洛玛本来属于闲家,赌大小就可以了,但是看张天元居然为了自己的女朋友甘愿冒险押对子。她就立即来了兴趣了,反正对她来说,输点钱不算什么,高兴就好。她就是来玩的。

  “帕洛玛夫人,您就别跟他了吧。这位张兄对百家乐那是一窍不通的,他又不是鬼王叶。押对子纯粹是胡闹,不可能中的。您怎么也学他啊。不值当的,他的筹码还是李大少送的。花完了就花完了,您的筹码可是自己换的啊。”说这话的人,除了梁发之外就没别人了,这家伙还真得是有些阴魂不散啊。

  起初的时候,梁发看到张天元押了闲家,心中就有些不太痛快,毕竟这样子输钱也属于正常,看笑话是不可能了。当他发现张天元把下注改成对子之后,心中就乐了,这下子绝对是要看好戏了。他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之所以没笑,就是怕张天元把下注又给改了,不过看到帕洛玛也跟着张天元下了对子,也是一万筹码,他就忍不住提醒了,毕竟他也有事情要求帕洛玛呢,可不敢让这位大设计师被人嘲笑啊。

  “小伙子,你不用多说了,我就是下下玩,输了就输了吧,没事儿的。”帕洛玛很不在意地说道。

  梁发心中暗骂:“这个固执的死老太婆,有毛病吧,别人都不愿意学那个蠢货,你倒是跟他凑得很近啊,有什么好处吗?简直有病!”

  只是这话他只能在心里头说,不敢当面说。不过对张天元,他就没这么多忌讳了,笑着说道:“张天元,我看你还是悠着点吧,李大少送你筹码可不是让你来丢人现眼的啊,现在再换回啦也还来得及哦。”

  “梦梦啊,刚刚在外面闻到有人有口臭,怎么来这里还能闻到啊,是不是梁大少你啊?”

  张天元输钱心里头也甘愿,毕竟是为了自己的女朋友,但这梁发一直在耳边聒噪,他就有些烦了,忍不住讥讽了一句。

  梁发想到了之前的事情,火气就更不打一出来了,忍不住说道:“小子,我是看你可怜,给你指点迷津呢,我梁发再不行,那也是被称作鬼王梁大少的,看你小子不懂什么叫百家乐,就教教你,你还蹬鼻子上脸的吗?”

  “呵呵,多谢梁大少关照,只可惜我们不稀罕。”张天元笑了笑道。

  “你!哼,就看看你这小子今天是怎么输光的吧!”梁发冷哼了一声道

  “梦梦啊,这筹码是咱们的,咱们是输是赢,那关某个人什么事儿吗?十万块咱们又不是输不起,对吧。不管他了,咱们玩咱们的。”

  张天元懒得再理会梁发了,其实他真得不在乎输赢,毕竟只有十万块筹码,就算真得全输了,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就是这梁发实在太讨人嫌了,你越是理会他,他还越来劲,所以干脆就不理最好了。

  他看了一眼荷官说道:“这对子有庄双和闲双之分吗?”

  “没有,只要庄家或者闲家任一一人的首两张牌是对子,您就算赢了!”荷官回答道。

  “那好,我就押对子了,我女朋友押和局,开始发牌吧。”张天元点头说道。

  张天元之所以会来百家乐的赌桌上,那是因为看到了帕洛玛,他可不是来这儿赢钱的,当然能赢最好,输了也无所谓。真要去赌钱赢钱的话,他直接就去包厢里开赌了,而且绝对玩那种最简单,但是来钱快的,比如摇色子赌大小之类的,反正这赌厅和包厢里各种玩法多得是,可不仅仅是百家乐。

  当然了,赢了钱他也不会不高兴的,这跟赌石其实没多大差别,一个是靠眼力和运气,一个则是靠智慧和运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