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六二章 玩两把
  张天元拿着手里的筹码仔细打量着,这东西过去他见过,当然是在电视里和电影了看到的,从来没有碰过,所以拿着也觉得新鲜刺激,有一种自己好像一下子进入了电影或者电视剧的世界里的感觉。这十万块的筹码,面额是不一样的,有一千面额的,也有五千面额的,还有一万面额的,不过总体上来说,肯定是要比rmb的面额大得多了,为什么要换成筹码?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便利啊,不用拿着钱到处乱跑了。

  可以看到,一万面额的筹码,其厚度和大小,都要比五千和以前的大出一些,颜色也不太一样,而且做得更加精致,外面有透明的塑胶镀膜,看着是非常漂亮,就算是拿去做纪念品也是可以的。

  李南亭知道张天元是第一次参与赌.博,第一次来赌船,知道张天元对筹码不是很熟悉,所以就说道:“张兄,筹码在这里完全是可以当成钱的,你把它理解成更方面,面值更大的钱都没有问题,它也有防伪标志,也有特殊的制造工艺,在赌场里面只要是真的筹码都可以使用,不管是偷来的,捡来的,还是抢来的,这跟钱的作用也是一样的。”

  “这么说起来我可得小心保护我的筹码了?不然被抢了或者偷了那就亏了,连找都不好找吧?”张天元看多赌片,自然知道,在赌片里面经常会有火并的场面,筹码被抢或者被偷那也是常事,现实中怎么样他不清楚。不过问一问总是没有坏处的。

  “其实张兄大可不必这么紧张地,我敢说一句话。这朝阳公主号上面可比香港的治安好得多,因为这里毕竟小。而且管理非常严格,电影里那种情节几乎不可能发生,而偷筹码倒是有可能的,不过只要小心一点就不成问题的,别丢了就行。”李南亭笑道。

  “我在电影里看到那些赌船上的枪战会发生吗?还有手榴弹什么的?”张天元丝毫不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什么幼稚的,反正他就是不懂嘛,不懂得话就问,这是他的做人风格,要是不懂装懂。真遇到了麻烦,还不知道要怎么解决了呢。

  李南亭听完了张天元的问题,不由笑了一声,在他看来,这问题未免有些幼稚了,不过他还是给张天元解释了。

  其实需要明白的是,像朝阳公主号这样的游轮,大型游轮,那可是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的。就算是与一艘海军的军舰相比,那也是不遑多让的。除了没有明显的大炮和特殊武器之外,其余的轻武器是应有尽有,包括单兵使用的榴弹炮都有。别说是遇到一些散兵游勇闹事了,就算是真得遇到了大名鼎鼎的索马里海盗,那也是绝对不怵的。直接就能把那些海盗杀得片甲不留,只可惜这里距离索马里太远。那里的海盗过不来,不然李南亭还真想让那些海盗尝尝这赌船上武装力量的滋味呢。

  说到底。海盗打劫的大多都是没有武装的商船,就是欺软怕硬的货,你比他更强,他就不敢来招惹你了。

  类似赌场这样的地方,其实电影里演得很多情节都是非常真实的,他们真得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而且这力量还不弱。要明白,赌场每天的流通资金那都是用亿来计算的,这么大的数额,要是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单凭警察来保护,那根本就不可能。有很多人愿意去抢银行,但是却不敢来赌场闹事,就是这个道理,警察的装备也未必有赌场自身的武装力量强。

  在香港和澳门,有个别的悍匪在大街上就敢跟警察对射,甚至他们如果拿了自动步枪,甚至榴弹炮之类的武器,那比警察的火力还狠,除非是武警出动,不然还真拿他们没办法。可这些人却不敢在赌场这么搞,就是因为忌惮赌场的武装力量啊。

  当然了,有些朋友可能说了,我就听说过,或者亲眼见过某某赌场被抢了,你还说不会被抢?在这里要解释一下的是,您说的那些赌场,可能规模比较小,要么就是内地的非法赌场,那里的筹码可能都不规范,你把赌场打劫了,搞不好赌场老板第二天就逃了,你抢到筹码也没地方去兑换啊。

  再者说了,这可是目前香港最大最安全的朝阳公主号,谁敢在这里放肆,估计不出几分钟,尸体就该顺着海水飘走了。就算是闹事的,人家也是有眼色的,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人家又不傻,谁都去招惹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听完了李南亭的解释,张天元大概也算是明白了,其实就四个字“安心享乐”,别的根本就不用太操心了,人家朝阳公主号赚得是赌场的钱,澳门赌博网站:自然各方面都会做的非常好,完全不必你来操心。

  “梦梦,你要不要也赌几把?反正我这十万块筹码呢,给你点?”张天元笑着问柳梦寻道。

  “我不赌,你就自己玩玩吧,千万别忘了正事,我看到帕洛玛夫人在那边呢,你可以趁机也过去表现一下啊。”柳梦寻摇了摇头道。

  柳梦寻实际上对赌.博是十分反感的,不过为了张天元,她把这种厌恶藏在了心底。

  “那行,我就玩玩吧。”张天元也不想柳梦寻沾这东西,自己有地气,可以控制,他可不敢保证柳梦寻不会因此而上瘾,这赌.博毕竟不是什么好营生,很多人败家就败在这上面了。

  “要我们作陪吗?”李南亭问道。

  “不用了,我昨晚上可是恶补了一晚上规则,你和王大哥去玩吧,实在有什么事不能解决,我给你打电话就是了,这里应该有信号吧?”张天元问道。

  “反正信号不是很好,不过没关系,我也不会离开太远。就在这地方玩,给你个小型的对讲机吧。可以直接联系到我。”李南亭说着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对讲机递给了张天元。很小,不占地方,所以张天元也就没有推脱,直接收了,他是怕再遇到梁发那货之后惹事儿,让李南亭来摆平会比较容易。

  “得,李兄你去玩吧,我和梦梦四处看看。”

  “嗯,玩得开心点。不要总想着工作,好不容易来一次,就放松放松吧,这里也不是什么狼窝,完全不用担心的。”

  李南亭本来是打算全程作陪的,他不怕丢份,这年头丢点面子不算什么,把实惠弄到手那才是最好的。这就是李南亭跟梁发不一样的地方了,梁发太好面子。所以一直就跟张天元过不去,而李南亭则正好相反,拿得起,也放得下。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可以不要这点面子。

  不过张天元既然说了不用作陪了,他也没必要非得粘着人家。人家小两口说不定就想自己走走呢,再说了。不是还有个帕洛玛老太太嘛。李南亭也知道张天元上船来还有别的事情,自己不好干涉太多了。

  根据网上查到的资料。来香港和澳门赌.博的大多数那都是珠三角的,这些人说粤语,也说普通话,交流起来其实还是挺方便的。当然了,最近内地富豪也越来越多了,来这边旅游的也多了不少,甚至偶尔还能听到非常亲切的陕州话,让张天元不由露出了会心的笑意,这个感觉真心是不错。

  “天元,你看我们是去帕洛玛女士那边,还是自己先四处转转?”

  柳梦寻不太喜欢这种氛围,她走在那里都感觉有些别扭,听着骰子的声音,听着吆喝的声音,总感觉不是很舒服,不过一想到身边有男朋友陪伴,心里头就又恢复了平静,舒服多了。因为张天元还是头一次来赌船,她就想要让张天元玩得高兴一点,所以问了一句。

  “先去帕洛玛夫人那边看看吧,那边好像人挺多的,也挺热闹!我又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再加上这次的首要任务就是让这位夫人高兴,那去她那边最为合适了。”

  张天元是真不会赌,如果麻将也算是赌.博的话,那他勉强看别人赌过,要知道南都那可是麻将之城啊,街头巷尾都是打麻将的,可问题是张天元这货在那边上了几年学,有工作了几年,居然还是没学会打麻将,大概就是对那种东西没什么兴趣吧。

  这与张天元小时候的家教有很大关系,母亲是老师,但是文化程度并不算太高,管得很严,而他父亲呢,文化水平就更低了,当过兵,脾气十分暴躁,动不动那就是拳打脚踢的。可以说张天元从小就是被棍棒教育过来的。别说赌.博了,他就是从家里拿一块钱买糖果,那都要担心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张天元确信那是真打,可不是某些父母打屁股,打耳光几下就算家暴了,他父亲那可是随便拿起什么东西都敢打得,砖头、棍子那是直接抽的。以至于徐刚见到张天元之后总是喜欢说一句话“你小子能活到今天简直就是个奇迹啊。”

  尽管现在父亲的脾气好了很多,其实打也打不过他了,但张天元对赌.博却是依旧没有半点兴趣,反而更喜欢看别人赌。

  这一次他之所以愿意赌,原来来赌船之上,那是因为他有特异功能,他知道自己不会输,所以才会来的。他也不像说靠着这异能去赌场赚多少钱,但是偶尔玩几把,乐呵乐呵也就是了。游戏里的时候,这鉴宝秘术就是用来鉴定古玩的,如果过多去做别的事情,很可能会出现一些让你意料不到的麻烦。张天元不想有麻烦,所以这一次赌,是他第一次,或许也可能是最后一次,运气他是不信的,因为在赌场,你想靠运气赢钱?那除非你是财神爷附体了。

  帕洛玛女士此时所在的那个长桌上,玩得就是目前非常时兴的一种玩法,叫“百家乐”,相信到过些香港赌船或者澳门赌场的人都知道,但是张天元还是靠着昨天晚上查资料才知道了这个,完完全全就是只知道概念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