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六一章 筹码
  听到李南亭说话,张天元摇了摇头道:“不用这么客气,这一次李兄可是帮了我的大忙啊。我虽然说第一次参加这种事情吧,不过可没你想得那么不中用啊。我这身体,可比那位发虚的梁大少好多了。”

  即使到了这会儿,张天元仍旧不忘记损梁发一句,他可不是那种大度的人,如果别人非得跟他过不去,他一定会记住的,而且如果可能的话,也会想办法去收拾对方的,直到对方认输或者道歉为止。

  李南亭笑了起来,不过笑得有点尴尬,毕竟他跟梁发那也算是好朋友了,而且比跟张天元好得多,只能岔开话题说道:“不提梁发那个纨绔了,咱们去餐厅吃点东西吧,这个时候赌场大概已经开始营业了,等吃完饭,我先带你们四处转转,小小赌上几笔,小赌怡情嘛,也不用太拘束了,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李南亭的。这要是上赌船不赌几把,那真得就等于是白来一趟了,您说是吧?”

  虽然尴尬,不过对于张天元言语之间释放出来的善意,李南亭还是挺享受的,所以这说话也是非常的客气。

  “对对对,这小子说的没错,上赌船来一趟不容易,如果不赌几把,那真得就等于是白来一趟了。”王思远也点头说道,然后看向屋内的柳梦寻道:“柳美女,你不会不让赌吧?”

  “我哪里有,只要别沉迷就行了。”柳梦寻说道。

  “那就好了,走吧两位,先去吃东西吧?”王思远先走出了门。喊道。

  张天元路过帕洛玛女士门口的时候,敲了几声。不过里面没回应,他也就没继续敲了。说不定那个人家休息呢,谁在睡觉的时候也不愿意被别人吵醒啊。

  “你认识这房间里的老太太?”王思远问道。

  “什么老太太啊,要叫夫人!”柳梦寻纠正道。

  “得,夫人就夫人,你认识吗?我听说这老太太,不,夫人可阔气了,就她身上那一套行头,就让很多女孩子羡慕不已啊。”王思远说道。

  “你以为她是谁啊?她可是国际知名的珠宝设计大师帕洛玛.毕加索啊!”张天元笑道:“她身上的珠宝。基本都是她自己设计的,用的材料或许并非最名贵的,但设计却绝对是最适合她的啊。”

  “难怪看起来那么容光焕发,一点都不像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王思远感慨道:“对了,我刚见到她了,跟一个漂亮的法国女医生一起去餐厅吃东西了。”

  “这样啊,那咱们也走吧。”

  几个人一边聊着,坐进电梯到了二层的餐厅吃饭,吃的当然就是这船上最为正宗的西餐了。别的东西在陆地上也可以尝到,但是最正宗的西餐,还是在这上面吃着最地道。吃过饭之后,李南亭和王思远带着张天元和柳梦寻两个人就向赌场走去了。一边走,两个人还一边介绍着赌场上的设施。

  不过此时的张天元却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撼住了,这样的场景。他只有在电影和电视剧里面才见过,今天着实是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这氛围真得是太棒了,难怪那么多人喜欢来这里。看起来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啊。

  赌场就在一层,是面积最大的地方,也是最热闹的地方,更是无数人上船的最终目的地。

  “我的个神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赌场吗?这声势,这气魄,这场面,还真得是让我这个乡下的土包子大开眼界啊!”张天元从来都不怕自黑,尤其是有了钱,有了地位之后,说这些话根本不妨碍他的身份和地位,别人反而会觉得他这是谦虚,觉得他有风度,人就是这样啊,没法子。

  赌.博大厅的门口站着两个侍应生,都是帅气的小伙子,面带笑容。不过张天元都没听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他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里面的赌场去了,好家伙,这目测一下得有数千平米了,这么大的地方,全部采用了金黄为主色调的装饰,可谓绝对的金碧辉煌了。一进门就可以听到摇色子和吆喝的声音,跟电影里演的几乎就是一模一样的,张天元的脑子里不由得就联想到了周润发、刘德华这些演员在电影里的样子,心中也是颇为激动啊。

  当年家里有扑克的时候,还学着电影和电视剧里玩呢,只不过那就是胡玩了,根本不知道电视剧和电影里那些赌术大部分都是特效,还以为是真的,一个个兴冲冲地学习,虽然没学会,但是却也从中得到了不少的乐趣。

  王思远和李南亭并没有嘲笑张天元的激动,因为他们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的时候,几乎也是同样的表情,甚至比张天元还要激动。

  李南亭带着张天元到了赌厅的一张空着的桌子上,然后从侍应手里接过了早就准备好的十万块的筹码,推到了张天元身前说道:“张兄,这筹码不多,不过咱就是小赌一下,你拿着去玩吧,喜欢什么就玩什么,筹码那都是通用的,如果不懂,可以随时找我,当然了,找王兄也是没问题的,王兄可是这里的常客。”

  十万块对张天元来说的确不多,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毛毛雨,不过他还是很客气地推脱了一下道:“这不好吧李兄,你看我来到香港,还没给你买什么呢,你又是请客,又是花钱的,多不好意思啊。”当然了,推脱归推脱,这是一种礼节,你这时候可不能太耿直了,客套话肯定是要说的,至于用不用,那是后话了。

  “没事儿张兄,大不了等我去内地的时候,你在请我也就是了,你请我,我请你,时间久了。咱们也就是朋友了吧!客气什么啊,十万块对你我来说算什么。拿去玩吧,没事儿。”李南亭笑着说道。

  王思远也在一旁说道:“得了张老弟。你就别推脱了,我看的眼睛都花了,不就十万块嘛,又不是什么大钱,这是李大少的一份心意,你不要,他心里头怕是会胡思乱想的哦。再说了,以前我来船上的时候,李大少才送了我五万。我都收了。”

  李南亭也没有收回筹码的意思,他这些筹码就是给张天元准备的,心里头此时还忐忑不安呢,如果张天元不收,他恐怕今天是绝对玩不好了,所以这些筹码,他是一定要送出去的,送出去才会安心,才等于张天元真正原谅了他。愿意跟他交朋友。

  事实上,十万块真得不多,对于李南亭来说,只不过是用来试探张天元心情的一种方法而已。就看张天元怎么办了。

  张天元想了想,虽然有句话叫“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可这个世界变了啊,谈恋爱的女孩子让男人买东西。可从来不会怕这个,花多少钱她们都能心安理得的接受。然后说一句“你是好人,咱们不合适。”再说了,如果不想欠人情那也简单,等赚了钱,分给李南亭一些也就是了,张天元就不相信自己凭着特殊能力,还能在这里赔钱?

  想到这里,张天元也就不客气了,将十万块的筹码拿了过来说道:“这样吧李兄,这些筹码就算是我借你的,输了还你,赢了的话双倍奉还,怎么样,你可别说不答应哦,否则我可不手了。”

  他这番话说得很强硬,意思很简单,我是想跟你交朋友,不过你如果继续纠缠的话,那就是别有用心了,这等于是把皮球又扔回给李南亭了,李南亭不答应都不行,毕竟李南亭这个时候还是要小心翼翼地经营好这层关系啊。

  “好好好,就按照你说的办,哎呀呀,我说张兄你这脾气啊,真得是够厉害啊,服了,真得是服了!”

  李南亭见张天元收了筹码,心里头松了口气,不过听到张天元后面的话,却是又有些无奈。张天元这意思他已经是很明白了,就是说,大家可以尝试着做朋友,但现在还不是朋友,所以还得努力哦。不过他还是感觉挺舒服的,毕竟张天元是收了筹码的,比上一次聂震好多了,聂震根本就不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搞得他很是难堪,相对来说,这个张天元就会做人多了。

  所以这会儿李南亭心里头是既又有些遗憾,又有些庆幸,矛盾的很,但总归是不会哭了,也不会忐忑不安了。他心情比之前轻松了很多,什么事情总有个开始吧,以后说不定就成朋友了。他笑着对张天元说道:“如果十万块筹码不够用的话,你还可以去那边兑换筹码,那就是筹码兑换处,最好是现金,当然了,瑞士银行的本票也有效,现在内地很多银行都在香港有了分行,他们的支票也是有用的,rmb现在在香港可是很值钱的哦。”

  “这个情况我还真是不太了解,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啊,内地银行的支票真得能用吗?”

  张天元学的是考古,自然对金融经济这一块不太清楚了,不过对一些比较知名的东西还是有所了解的,比如瑞士银行的本票,指的就是由瑞士银行开出的承诺无条件付款的银行票据,在国际上可以当做现金来使用的!

  至于更深层次的,变化比较大的一些东西,他就知之甚少了,就比如说内地银行的支票吧,他就是不太明白,他这一次来赌船上,是一分钱都没拿的,而是把钱存了一些到柳梦寻在香港的户头上。早知道内地银行的支票也有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没有任何问题,你要知道,香港都回归很长时间了啊,以后估计会更加方便的。”王思远抢着回答道。

  “那就太好了,行了,待会儿等我输完了再去兑换吧,先拿你这些筹码去玩玩,反正我是什么都不懂,还是别换太多了。”

  张天元笑了笑将那十万筹码好生收了起来,要知道这些东西可不是泥马,是完全可以直接兑换成现金的,你要是丢了的话,谁捡了那就归别人了,在赌船上,赌场上,这东西真是可以当作现金来用的。

  筹码有不同的颜色和面额,都是不太一样的,可以说跟硬币差不多,但是比硬币大得多,也值钱多,只是离开这个赌场,那就没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