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五八章 毒舌
  李南亭当然知道梁大少这臭小子是故意找茬的,这货今天来,压根就是没安好心啊。不过他也没办法,他不想得罪张天元,但也不想惹恼了梁发,所以现在什么都不管最好。梁发看了李南亭一眼,见李南亭没说什么,心中就更得意了,别人都怕李南亭,他还真不怕。上一次在慈善拍卖会上,他硬是被气得吐血,丢了大人,如果张天元不对他道歉,不,就算是道歉也不行,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做什么,他就是要狠狠整一整张天元,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做地头蛇惹不得,更何况他还自认为是一条龙呢。

  要说梁发不畏惧张天元的背景,那不可能,真正有权势的人想要整你,哪怕你走到天涯海角那也逃不脱的,更何况梁发的根基在香港啊,他是绝对不愿意离开香港的。不过在他看来,如果只是一点小事的话,对方也不会轻易与梁家为难,毕竟现在梁家人在政府也有身份,生意又做的很多,政府还是以安抚为主的,不太可能会轻易得罪。所以他虽然不敢让人在香港做掉张天元,但在嘴巴上占点便宜,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最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

  说白了,他就是想让张天元感到难堪,就这么个理由,如果办不到,他心里头会很不爽的。

  刚刚看到张天元因为自己的话而脸色难看,梁发别提有多痛快了,虽说张天元并未表现出火冒三丈的样子,但他不着急。这不正在继续刺激张天元呢吗?

  对柳梦寻说话的时候,梁发刻意弯下了身子。然后将一只手伸了出来,这样子分明是要行西方的绅士礼。老子就是要亲你的女朋友,反正亲手那也是亲,我看你生不生气!

  “美丽的柳小姐,我们既然如此有缘,请允许我向您表达我最热忱的爱!”他一边做着动作,一边笑着说道。

  在梁发看来,柳梦寻是个懂礼节的女人,自己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对方必然也会配合的。然而他真得是想错了,即便是以前,柳梦寻对这种事情也不怎么热衷,与陌生男人顶多就是互相点头示意而已,别说接受西方的拥抱礼或者吻手礼了,连握手她都觉得不舒服。更别说如今柳梦寻一门心思都在张天元身上,张天元就在旁边,他怎么可能允许别的男人来亲吻她的手呢?

  所以,她倒是很礼貌地笑了笑道:“这位先生实在对不起。我男朋友都说了,不认识您!您身体这么虚,就不用多礼了,看前面吧。马上就到您检查了。”

  上船肯定是要进行例行检查的,其实赌船的老板也不希望出事儿,万一有谁上船带着易爆物、易燃物。甚至是枪械什么的,那一旦出了事儿。他们不仅仅是损失而已,搞不好还要担负刑事责任呢。关键谁也不想丢掉性命啊。船上的工作人员肯定是要仔细检查一番的。

  柳梦寻的这番话,让梁发原本看起来那么优雅温柔的笑容瞬间变得如同僵尸一般僵硬惨白,当然,这是清朝僵尸。尴尬的梁发已经将手伸出去了,不仅如此,身子也是半弯着,谁都看得出来他要做什么,而此时柳梦寻却拒绝了他,这让他的脸从惨白到僵尸白,最后恼羞成怒就成了猪肝色。

  他猛地抬头,想要干脆一把抓过柳梦寻的手,强行吻一下,这样最起码可以显示出他的强势。然而当他抬头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挡在柳梦寻身前的张天元。张天元的脸上,尽是讥讽之意。

  “好啦好啦,外面风大,都进去吧,都进去吧,这几位都是我朋友,就不用检查了,出了事情我负责。”李南亭见情况不对,这事情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以梁发的脾气,真得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做掉张天元和柳梦寻的,这家伙可不是个理智的人,做完了后悔,那也来不及了,所以他必须得出来做和事佬。

  柳梦寻笑着对李南亭说道:“是啊李大少,这外面不仅风大,而且怎么还能闻到一股子臭气啊。是不是谁有口臭啊?”

  外面当然不臭,柳梦寻的这番话,只不过是指桑骂槐而已,梁发虽然不是个经商的高手,可是他不笨啊,听到柳梦寻这番话,几乎气得再度吐血。他忽然想起来了,柳梦寻这个女人可是非常毒舌啊!以前就是这样,骂人几乎不带一个脏字,却能将你骂得是体无完肤。幸好她轻易不愿意跟谁斗嘴,所以知道柳梦寻这个性格特点的人还真不多。

  张天元知道,因为他领教过柳梦寻的毒舌功力,只不过不是针对他的,而是当初在宝岛的时候,针对别人,替他出气的。一个女孩子毒舌没什么,只要性格温柔,真心对待她的爱人也就足够了。如果可以做到这一点,那毒舌也能转化成萌点的!这恐怕也是张天元喜欢柳梦寻的一个原因吧,女人不能太普通了,太平常了,太一般了,没有一点特殊的地方,实在有些乏味。

  柳梦寻从小可是跟着柳老爷子长大的,真以为她不擅长交际啊?她只不过是不愿意跟陌生人废话而已。柳老爷子的毒舌本事就不小,自然也就影响到了柳梦寻了。梁发忘了什么,都不该忘了这一点啊,今天自取其辱,那也完全是活该!

  张天元就不怎么会挖苦人,刚刚看到梁发那样说话,他真想直接将这货一脚踢进水里去。敢调.戏自己的女朋友,简直作死。不过这会儿他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柳梦寻这话说得实在是太好了,最好是能把这梁发给直接气死了,反正自己对这货也没有一点点的好感,更是不会有丝毫的同情之意,气死拉倒呗。

  “你他妈笑够了没?”梁发真是气得半死,见张天元还笑得那么开心。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张天元好不容易停下了笑说道:“梦梦啊,我们不用检查了。李大少都说可以直接进去了,这里风大。又有臭气,刚刚好像更臭了,咱们赶紧进去吧。”

  柳梦寻甜甜地挽着张天元的胳膊“嗯”了一声,然后抬脚走向了游轮里面。

  “张天元你他妈给我站住!老子今天不灭了你,就不是梁发!”梁发此时可谓青筋暴跳,一脸愤怒地猪肝色,甩开了扶着他的护士冲张天元吼道。

  张天元回头轻蔑地笑了笑道:“想单挑啊?可惜梁大少今天身子这么虚,就怕别人说我张天元以强凌弱啊,算了吧。”他说完话。就不再搭理梁发了,直接和柳梦寻走了进去。

  李南亭见张天元居然还在刺激梁发,心中是一阵苦笑啊,他知道张天元这是故意给他出难题呢,不满意他刚才没有出来主持公道,要是他上船之后就站出来,也不会有这么多破事儿了。李南亭叹了口气,只能把暴躁的梁发给抱住了,不让梁发胡来。看着张天元走远了,才说道:“梁大少,你别疯了。你跟他打架只能自己吃亏。你不是赌术超群吗?待会儿就在这上面赢他啊,让他丢面子。那样的话,柳梦寻说不定会对你产生好感呢,你现在追上去要是真被他一脚踹海里。丢面子都是小事,丢了命你梁大少以后还怎么逍遥啊?”

  嘴上这么说。李南亭心中却是在叫苦“你个看不懂场合的梁发,本少爷把张天元请船上什么意思?还不是为了赔罪?你这么一搞。我还怎么赔罪啊。你这王八蛋唯一的本事就是赌了,又不用跟内地扯上关系,我不一样啊,我内地还有很多生意呢,万一毁了,我他娘的怎么办啊!丢雷楼谋!”

  眼看着梁发被李南亭和几个人拽走了,柳梦寻才厌恶地说道:“那个梁发一直就是这种德行,天元你别在意。咱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等着看歌舞表演吧,这一路上都不会无聊的。”柳梦寻此时倒是忘记了张天元这一次来赌船的真正目的了,张天元可是来找帕洛玛.毕加索的,既不是为了看什么表演,也不是为了赌。

  张天元笑着捏了捏柳梦寻的脸蛋说道:“傻丫头,我会生那种闲气吗?再说了,你刚才的表现真是太棒了,老公我给你点三十二个赞!不过你说的歌舞表演是怎么回事?这大白天的,什么地方有啊?”

  “你是谁老公啊,我才不是你老婆呢!哼哼。”柳梦寻扭过脸笑道,两个人很快就将刚刚发生的那点破事儿给抛之脑后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要真一直惦记着,那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唉,我的心哇凉哇凉的啊,刚刚被人狠狠戳了一下啊。”张天元捂着心口哀叹道。

  “又装!哼,这次不上你当了。其实在这座船的七层有一个夜总会,船启动的时候就会开始歌舞表演了,如果觉得待在房间或者餐厅里无聊,就可以去看看的,先预热一下,免得太激动太紧张了。要知道很多人第一次登上赌船,心里头都是非常紧张,非常不安的啊。”柳梦寻说不理张天元,却将张天元搂得更紧了,好像似乎生怕张天元跑了似的。

  “这样啊,那咱们先去住的地方吧,先认认路,别晚上迷路了。”张天元对歌舞表演基本没什么兴趣,还不如跟柳梦寻在一起干正事儿呢,要么去找帕洛玛.毕加索也行啊。

  “行,走吧。我们的房间好像是在六层,就在夜总会下面,离得很近的。”柳梦寻点了点头,就和张天元去寻找电梯,说真的,柳梦寻也是第一次来朝阳公主号上,以前上过赌船不假,但不是这艘船,而是别的。在她看来,每个赌船应该都是大同小异吧,但找了几分钟之后,她就察觉到不对劲了,自己好像迷路了。

  “年轻人,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正发愁的时候,一个说着一口流利英文的妇人问道。

  张天元不认识这个人,不过可以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的那种贵气,应该是个有钱人,而且还是非常有生活品位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