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五七章 鬼手梁大少
  驳船抵达朝阳公主号附近的时候,就稳稳地停了下来,工作人员显然已经非常熟悉这个流程了,就跟卖油翁熟悉了通过方孔兄倒油一样,对他们来说,别人看起来很危险的事情,却显得非常容易。张天元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待着从豪华巨轮之上放下来的升降机了,当然,如果你想要通过绳梯往上爬的话,也没人会指责你,不过你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有李南亭的面子,升降机都是小事儿,毕竟他现在管理着这艘船上最大的一部分股份呢,不管是谁,总得给他一些面子的。当升降机降落到与驳船高度相当的位置的时候,从上面伸出来一个宽窄适宜的合金硬板,这当然跟之前码头上铺设的木板作用一样,不过就是结实了很多,可以通过这个合金硬板,抵达升降机,再通过升降机抵达游轮之上。

  驳船和豪华游轮是不能靠得太近的,不然的话,只要稍微有点风,大船晃一晃,这驳船就得散架了,如果还要命的话,那肯定是要隔上一段距离的,而这就需要铺设木板或者合金板来协助人员登上升降机。

  这个升降机的载重是多少张天元不知道,不过限额好像是十个人,基本上两次就可以将驳船上的人全部接上去了,张天元因为是头一次坐这东西,看到那么多人站上去,心里头还有点打鼓呢,尤其是这升降机的速度可不快,感觉跟坐电梯差不多,大约两分钟左右才抵达了豪华巨轮的甲板之上。张天元迫不及待地抱着柳梦寻跳了上去。然后回头看向了船下,那驳船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木板漂浮在大海上似的。真难以相信,刚刚自己是坐着那个驳船过来的。

  朝阳公主号上的人可不少。此时仔细看看,居然有五六百号人在排队等待过关,那些人排队经过专门的通道过关之后,所有的游客都会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用餐并回房小憩。而就在此时,空气中已经开始跃动着某种焦躁不安与兴奋交织而成的情绪。

  张天元也有些激动,有些焦躁,有些不安,同时也有些兴奋,这种情绪很复杂。一时半会儿真得是说不清楚。

  “嘿呦,这不是张公子么,什么风把您给吹上赌船了?”

  就在张天元紧张地等待着进入赌船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听着很耳熟,以张天元的记忆力,真得是想忘都忘不掉的。他扭头看了一眼这个人,发现这人的脸色还有些发白,应该是内伤还没彻底痊愈呢。旁边还有个身穿护士服的漂亮女护士扶着,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看着都觉得好笑。

  “这位先生是哪个啊?我好像不认识你啊?我的朋友身体都健健康康的,这位朋友好像身体有点虚哦。”张天元明明认识这个家伙。因为这不是别人,就是那天被他气吐血的梁大少啊,他的印象深着呢。怎么可能不认识啊。

  梁大少听到张天元这番话,澳门赌博网站:登时胸腔之中一股怒火又燃烧了起来。差点又吐血了,幸亏旁边的护士一边抚摸着他的后背。一边劝他不要生气,他才缓过劲了。然后却不理会张天元,而是看向了张天元身旁的柳梦寻。

  你张天元牙尖嘴利,难道一个女人我还对付不了吗?

  梁大少这是要通过柳梦寻来找到一些言语上的胜利感了,不过这也难怪,谁让他那天被张天元气得住院了呢,后来得知了张天元的身份,不敢明着去找张天元的麻烦,但是给张天元找点不痛快还是没问题的啊。

  “这不是柳小姐吗?您过去可是口口声声说不愿意来这种地方的,说这里又乱又不好!你以前来香港玩的时候,我和李少可没少邀请您啊,您都不情愿来玩。不过没关系,这次既然来了,就好好逛逛,这里有最好的情侣套房,有最好的情趣屋,我对这儿非常熟悉,不如咱们相伴而行吧,我带您四处逛逛?这船上的人好歹都给我些面子的。”

  梁大少在跟柳梦寻说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瞟了张天元一眼,看到张天元面沉如水,他心中顿时得意了起来,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你的软肋。老子就是调.戏她了,你又能如何?你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打我吗?

  张天元的确面沉如水,他心中此时冷冽到了极点,这个梁大少还真是不知死活啊,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去勾搭我的女朋友,这胆子不小啊,上次的教训还没受够?非要拖着你整个家族从此完蛋?他当然知道梁大少的家族也有这座船的股份,不过这可不是他梁大少的,他梁大少在梁家那就是个闲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也就能分点红,过点公子哥的生活了,不知道还得瑟个什么劲儿,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听到这为梁大少,也就是梁发的话之后,李南亭真恨不得上去抽这家伙一巴掌。说实在的,他这一次就没请梁发,本以为这货在医院静养呢,也就没那么多事儿了,可谁曾想到,来到船上之后才发现,这货自己先来了,要坏事啊。

  梁发这货你想劝那是绝对劝不住的,李南亭太了解这孙子的脾气了。从小他们两个就是一对顽劣公子,李南亭得到了李首富的资助,前往英国剑桥大学读书,其实也就是混个文凭而已,回来好替李首富效力。而梁发呢,则被送去了美国学习建筑设计,可谁知道这货不学好啊,到美国之后居然加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组织,最后犯了法,还是被遣送回来的。

  其实在香港,哪怕是在内地,一般来说,有钱的人都喜欢送孩子出国去留学,一来是多见见世面,二来也可以混个国外的文凭,那多洋气啊。当年海归可是非常值钱的啊,虽然现在好像不怎么行了。不过哈佛、剑桥、牛津、麻省理工等这些名牌大学的学历,依然是非常吃香。现在香港很多富豪就是从这些学校毕业的。

  梁大少辍学回家之后,仗着爷爷留下的遗产过日子,曾经就当着媒体的面说过“本公子就是不会挣钱那又怎么样?我爷爷有本事,我就有钱花,你们管得着吗?”

  他这话倒也没错,不过他这生活作风,连李南亭都有点接受不了,成天没有一点正经事情,不是玩.女人。就是去赌.博,要么就是寻衅滋事,他被关进局子的次数可不少,当然了,因为有钱,一点点小事片刻就放出来了,就算是打死了人,那也是多花点钱的事情而已,对他来说。好像老子天下第一了,没人敢管,也管不了。

  就算是素来被捧为这些公子哥里面的老大的李南亭,也是不想招惹这个混球的。实在是秀才遇到流.氓,你就算有道理那也是说不清楚的。

  梁大少两岸三地都逛,跟香港、宝岛和内地的许多明星都有过绯闻。而且很多都是证据确凿了。比起那位向兄,他是一点都不遑多让的。不过人家向兄毕竟自己有本事,他呢。活脱脱就一花花公子而已,屁本事没有,就是靠着祖上的荫庇过日子。

  当初柳梦寻跟自己家人到香港参加一个珠宝展览会的时候,就被这位梁大少给盯上了,梁大少用一贯的方法去追求柳梦寻,结果自然是吃了闭门羹,后来干脆用强,结果反而被柳梦寻当街暴揍了一顿,这小子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哪里是柳梦寻的对手啊,柳梦寻大学的时候那可是学过跆拳道的,就算是花拳绣腿,那也比这小子强啊。

  再后来这事儿闹开了,柳老爷子大发雷霆,直接找到了梁家的长辈问罪,梁大少被当着柳三生的面教训了一顿,也就算是作罢了。不过从那儿之后,梁大少就不敢再一个人去追柳梦寻了,便联合了李南亭,只可惜最后还是无果。李南亭到底是比梁大少聪明的,不敢来硬的,否则得罪了柳三生,他肯定是不会好过的。

  柳梦寻在那儿之后不久就去内地读书了,见面少了,不过这两个人一直都还是贼心不死,每一次柳梦寻到香港,或者他们去帝都,都是要去追的,奈何柳梦寻却被他们不认识的一个姓张的小子给弄到手了,这还真是有些生气啊,也难怪他们会那样子了。

  李南亭还好,毕竟以利益为先,女人为次。可梁大少就是过不了这个坎,郁闷啊!

  梁大少这一次本来也是不打算来的,后来听人说柳梦寻要上船,就拖着病体来了。他最得意地势什么?就是他的赌术了!最近在圈子里,有些人甚至称呼他为新一代的“赌王”、“鬼手梁大少”。这并非是纯粹的吹牛,因为梁大少的赌术真得不差,他去美国读书的时候,就流到了拉斯维加斯,在那里加入了一个组织,学了不少赌.博方面的知识和技术,回到香港之后有钱了,自己也在一些赌船上入了股。

  只可惜他跟叶汉不一样,人家叶汉是既能赌,又能做生意,所以能赚钱。梁大少是会赌,却不会做生意,于是自己不敢弄赌船,也不敢去经营澳门的赌场,唯一能做的就是到赌场或者赌船上耍一耍,赚点小钱了。

  他觉得这一次是自己羞辱张天元,博得柳梦寻好感的最佳时机。他并不是要跟柳梦寻成婚,他就是要把柳梦寻抢到手,然后玩腻了再扔掉,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他从来就没想过跟谁白头偕老,毕竟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是想着玩,一个人多自由自在啊。

  在赌船和赌场里面,梁大少向来那都是赢多输少,而且赢得时候都是大赢,输的时候则是小负,这也就是为什么圈子里的人会那么称呼他的缘由了,他这赌术是真心不错。

  张天元当然不知道这些事儿,他在赌.博方便那绝对是个外行,甚至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还好昨天晚上的时候紧急查了查资料,最起码的规则算是懂了,不至于会闹出太大的笑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