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五三章 赌
  “关于那个联手推出珠宝的事儿,你考虑怎么样了?”柳三生做了自己这个长辈应该做的事情,奉劝张天元不要沉迷于赌博,算是尽了自己的职责。至于张天元是否听他的话,那他就管不着了,毕竟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总不能把他栓到自己的裤腰带上吧。

  所以现在,柳三生要谈自己的事儿了,还是关于那件珠宝联合推出的事儿。

  当然,柳三生非常注意自己说话的内容和语调,他是不会用柳梦寻的事情去胁迫张天元的,因为那样不仅卑鄙,而且会给张天元留下非常坏的印象,可谓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要是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只怕张天元说都不会给他老头子说的。

  人老了,自然这想法也就更成熟了,咱老百姓都有一句话叫亲兄弟明算账,到时候就不会伤感情。亲情是亲情,婚事是婚事,而生意则不包含在之中,他们这个又不是商业婚姻,不是为了做生意而联姻的。

  “柳爷爷,这个事情呢,您就看着办吧。就以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的名义联合推出,而且我对那个什么珠宝博览会之类的东西也不是很了解,还需要柳爷爷你帮忙啊。”张天元当然不会拒绝柳三生,反正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更何况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联合的消息传出去的话,对他的神罗珠宝那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何乐而不为呢?

  最关键的是,柳三生虽然没有用柳梦寻的婚事来胁迫张天元。但张天元又不是傻子。他应该明白这个事情要是拒绝了,两家人之间肯定会生出嫌隙的。就算是为了将来的婚姻幸福。这个事儿也必须得答应,他两千万美金的首饰都送给柳梦寻了。还在乎这么个珠宝吗?再说了,这东西柳氏珠宝还是挂个名而已,又不会拿走他的一分利益。

  “哈哈哈,只要这个事情你答应了,别的事情我来筹办也就是了,估计也就是下个月吧,在法国会有一次规模空前的国际珠宝博览会,到时候帕洛玛.毕加索也将成为大会的嘉宾之一!应该可以赶得上的,这个月还有几天时间。博览会是下个月下旬举办的,在这期间,你的任务就是把珠宝设计并且做好了,另外就是跟梦梦先定个婚,过春节的时候再结婚,也就顺理成章了。”柳三生现在笑得是乐呵呵的,自己这孙女还真是选了个好女婿啊。

  “既然这样,与博览会那边的联系就拜托柳爷爷您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系牟莹。就是莹子,她以前经常来你家玩的。我则负责珠宝的设计和制作,可以吧?”

  “好好好,没有问题没有问题!莹子我非常熟。说起来,那丫头这一次不是也来香港了吗,怎么都不来家里逛逛啊。还这么生分做什么啊。”柳三生连连点头道。

  “莹子是个大忙人啊,我是把神罗珠宝那一摊子事儿都交给她去负责了。她自然会忙一些,估计有时间肯定会过来吧。她跟梦梦认识可比我早多了。”张天元笑道。

  “行,那就这样吧!不过这珠宝要是在国际珠宝展览会上一举夺魁,你卖不卖?”柳三生饶有兴趣地问道。

  柳三生问这话,是觉得这东西卖了未免可惜了,毕竟这可是非常罕见的极品的血琥珀啊,甚至到时候又是由国际上最顶尖的珠宝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东西,如果作为展览品,价值比卖出去高得多啊。他怕到时候张天元不去法国,这个事儿总得有个决定的,万一真有人想买,东西是张天元的,他也做不了主啊。

  “不卖不卖!我又不缺钱,卖了干什么?这东西将来一定会成为我们神罗珠宝的名片的,卖了太可惜了。”

  张天元毫不犹豫地就给出了答案,开什么玩笑啊,自己又不缺钱,干嘛没事儿总把好东西往外卖啊,以前他没钱,卖那些东西是无奈之举,现在有了钱了,东西自然是要留作他用的,要发挥其最大的宣传效果嘛。

  “行,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短视之人!这个真不能卖,卖了就是败家子了。你看那些富贵子弟,也只有家门败落的时候,才会把自己家的好东西拿出来卖的!你这个决定非常正确!行了,没别的事情就早点去休息吧,明天不是还要去朝阳公主号上见帕洛玛吗?”

  柳三生心中很高兴,他的柳氏珠宝,需要的就是一个能守住江山的人,如果张天元是那种大大咧咧,有什么好东西就往外面卖的人,他还真不敢把自己家的生意交给这家伙。张天元的决定,让他非常满意,他说要把柳氏珠宝交给未来的孙女婿,那可不是随口说说的,哪怕只是交出去一半,那肯定是要交出去的,毕竟他老了,已经干不动了。

  这一次之所以非得求着张天元将这款珠宝以神罗珠宝和柳氏珠宝的名义推出,其实他就是要告诉世人,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现在已经联合了,以后搞不好就是一家人,这样的话,以后不管是联合经营还是合并,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要知道,一件经过名家大师设计出来的绝世珍宝,如果可以在国际珠宝博览会上拿奖,就算不夺魁,那也会将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的名气推广到全世界的,这是绝对肯定的。到了那个时候,不仅徐玥会一跃成为国际一流的珠宝设计师,而且就连神罗珠宝和柳氏珠宝,也会进入那些高档珠宝的行列的,这就是珍宝效应了。

  柳三生为什么甘心一分钱不要?所有的奖金什么的都归神罗珠宝,如果这东西真得卖了,所得收入也全部归神罗珠宝。他就是看中了这种隐形的宣传效果,应该明白,为什么很多公司会资助车手去参加f1赛事。去投钱在这上面,其实不过就是为了那个宣传效果而已。这跟你花钱打广告所得来的效果相比,说不定还要好得多。还要便宜得多。

  当然了,张天元不打算卖这件稀世绝品,那就更好了!以后肯定会有许多人来参观这东西的,得来的广告效应,可不仅仅就是博览会那几天了,搞不好这就是一个长期的宣传效果。

  因为夜已经深了,所以众人都没有再聊,张天元和柳梦寻洗过澡之后,就住在了柳家。翁红很是贴心。给他们两个安排的房间距离别的房间都比较远,而且隔音效果也很好,晚上做什么都不会被外面的人听到,这位未来的丈母娘也是完全被未来的女婿张天元给折服了,估计如果张天元没跟柳梦寻发生关系,他都要想方设法让两个人发生关系的。

  就是翁红问的一些话,让张天元不免有些尴尬。

  “女婿啊,你那方面还好吧?我家那位就不行了,最近一直在用进来的药。不然我也给你拿一点?”

  “妈!你胡说什么呢!”柳梦寻的脸已经胀得通红。

  张天元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伯母,您放心,我还年轻,没有任何问题。”他心里头倒是想说呢。我绝对可以让你家女儿得到满足,而且是最大的满足!只是这话千万是不能说出来的,不然那非得被柳梦寻踩一脚不可。

  到了房间里的时候。张天元四下了观察了一下,不得不说。这房间收拾得还真有点婚房的感觉,最起码待在里面。绝对会让你有一种荷尔蒙分泌加速的感觉。

  张天元笑了笑道:“梦梦,要不咱们就安寝吧,也让你妈妈看看,我张天元是如何在床上一展雄风的!”

  “你就坏吧!对了,刚刚你说要去朝阳公主号,那可是赌船啊,你真得想去吗?”

  “那你说我是该去还是不该去呢,我听我老婆的。”张天元笑着问道,一只手又不老实地伸进了柳梦寻的衣服里。

  “别闹了!其实要我建议的话,你真喜欢赌可以去澳门。我爷爷说得对,赌船就是用来宰人的,尤其是宰你这种大陆人啊。”柳梦寻认真地说道:“我虽然是宝岛人,但香港我也住过很长时间,赌船上都去过,那可是要去公海啊,公海上杀人都不犯法的。”

  “那怎么办?我不去了?不行啊,我又不是去赌博的,而是去找帕洛玛.毕加索的!”说真的,张天元对赌博兴趣不大,不过看看也无妨,毕竟小时候也是非常喜欢那种赌片的。

  柳梦寻笑了笑道:“没事儿,你又不是落单客,你可是李南亭的客人,没人敢对你怎么样的。我也跟你一起去吧,其实现在香港也就剩赌船了,其余赌博业都不怎么行了,客人全被澳门那边抢走了。”

  从香港摆渡,过珠江口,只需一个小时就到了澳门,而澳门已经开始越来越成功的吸引来自香港和亚洲的赌博者。

  作为葡萄牙的前殖民地,澳门一直以他那些只能吸引最底层赌徒、又小又破的赌场而闻名,而如今澳门的赌场却成功引进了拉斯维加斯的表演秀以及配套的现代旅馆设施。

  “澳门的诱惑是巨大的”,香港大学研究赌博业的心理学专家梁教授说,“主要是旅馆价格低廉,交通来往方便,以及赌博和娱乐设施齐全。”

  一家叫澳门金沙酒店的赌场,是2004年5月开张的,它第一天就吸引了2万人到场。据澳门金沙酒店的发言人说,澳门金沙酒店仅用了1年就偿还了所有的贷款,因为它的利润很高。

  在澳门,更多更大规模的赌场正在酝酿之中。包括将在2006年落成的澳门永利酒店和澳门皇冠酒店,以及2007落成的澳门美高梅酒店和澳门威尼斯人度假酒店。这使得澳门如今都成了世界十大赌城之一了,完全不是香港能比的,毕竟香港的主业还是金融,赌博业在香港其实是违法的。

  要不然为什么赌船都要开去公海啊,就是这个理由了。

  公海公海,那就是不使用香港法律的地方了,即使有赌博,那也管不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