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五二章 朝阳公主号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去找帕洛玛.毕加索了,但还有个问题困扰着张天元,他对香港这边真得是一点都不熟悉,而出航的赌船一般都是不会让陌生人上船的,除非有熟悉的人才行。

  想到这里,张天元看向了柳三生问道:“柳爷爷,您知道明天有一艘叫‘朝日公主’号游轮出航吗?能不能搞到船票?帕洛玛明天会坐着那艘船出海游玩,我必须得去一趟。”

  柳三生摇了摇头道:“这个事情你问我也没用,我们虽然比你来香港的次数多,但我们毕竟是宝岛的,对这边情况并不是特别熟悉。这样吧,你给那个李南亭打个电话吧,那小子经常会跟着赌船出海玩,或许他能搞到票!”

  闻言,张天元便拿出了李南亭的名片,心道当初幸亏明智,并没有去得罪李南亭,而是接受了李南亭和好的意愿,这么快就要用到这层关系了。

  他刚准备按照名片上的号码联系李南亭呢,没想到手机先想了起来,号码看起来有些眼熟,仔细一对比,居然就是李南亭名片上的手机号码。

  张天元急忙接通了电话,那边立即传来了爽朗地笑声:“张兄啊,晚上过得还好吧,明天我们有个活动,你要不要一起来啊,带着柳小姐也行嘛。”

  “是要坐船出海吗?”张天元问道。

  尽管对方说的普通话明显带着粤广口音,很多字都咬不真,但是张天元还是清楚地听出了对方就是李南亭。他在得到六字真诀之后,这分辨力和记忆力可是上了一个档次啊。比以前可好多了。更何况昨天李南亭跟他说话可不少,又非常有针对性。记起来也容易。

  “是啦,张兄你是怎么知道啊?我好像没有跟你提过吧?你可是神通广大啊!”李南亭明显愣了一下,才笑着问道。

  “我也是听柳老爷子说起的,以前看那些香港电影的时候,对这个赌博就特别感兴趣。只是没赌过,如果我只想去看看,不出手你看行不行?”张天元问道。

  “哎呀,有什么大不了啦,不赌就不赌吧。你是我朋友,谁敢说你什么啊。再说了,明天王公子也会去的嘛,你们都是大陆来的,聊聊天、钓钓鱼、潜潜水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嘛。”李南亭毫不在意地说道。

  “那就好!你能搞到船票的话就给我搞两张吧,另外我还想问一下,是不是有个叫帕洛玛.毕加索的外国女人也在船上啊?”

  “厉害啊张兄,这你都打听清楚了?不过那女人都年过六旬了,你不会是对她感兴趣吧?”李南亭笑道。

  “李兄你就别开玩笑了。这女人一旦吃起醋来可是很可怕的。就算是老女人也不例外,万一让梦梦知道我是去追女人的,晚上不让我上床怎么办啊?”张天元随口开了个玩笑,拉近了一下两人的关系。才继续道:“真得,帕洛玛你要是认识,就给我说说。她喜欢什么,我好带点礼物。因为有点事情想求她帮忙。”

  “她啊?她还真什么都不缺,就喜欢看男人们赌博的样子。要不你抓紧时间练练,明天当着她的面耍一耍,如果她要是高兴了,你想办什么事儿都容易,这老女人那是真正的有钱人哦,而且好像还是个珠宝设计师,国际大师级别的,说不定能帮上你的忙呢。”李南亭回答还挺认真,大概是因为张天元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声音,所以他有些高兴吧。千万别小瞧生活中的这些细节,如果老朋友见面,你能一下子叫出对方的名字,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对方绝对会高兴得很的。

  “看样子也只好这样了,不过我真没赌过,明天要是真玩起来,你李兄可得帮忙啊,不能让我当中出丑了是吧?”

  “这你就放心吧,肯定没问题。”李南亭拍胸脯的声音通过电话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对了,你还没说你找我什么事儿呢?”张天元忽然想起来自己的事情倒是说清楚了,还不知道李南亭请他干什么呢,虽然大概能猜出来,不过问问也算是礼貌吧。

  “其实就是想请你和柳小姐到船上来玩啊,听说张兄你是内陆人吧,不经常见海,更是很少坐船,就想着让你到海上来见识见识,也放松放松心情,别一整天都忙着工作,钱哪有赚完的时候啊。”李南亭果然心情不错,似乎是觉得张天元真把他当朋友了,其实张天元也就是因为要用着他了,才会跟他联络的,毕竟李南亭这种人是不太适合做朋友的,太过功利了,既然如此,那就互相利用吧,反正就看谁更有本事了。

  “我想问问,你们这个有没有危险啊,我可是听说最近海上都不是很太平啊,会不会有海盗啊?”张天元可不想发生什么意外,所以这个事儿必须得问清楚,做好一切准备,他可不怕别人笑话他,反正他就是没出过几次海嘛,几个月之前就去过一次宝岛,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其实是晕船的。

  听新闻说索马里那边海盗比较多,不过谁知道呢,就算这边没海盗,万一遇到那种贩毒的贼船,那也是很麻烦的

  “哎呀,你不用担心了,不会出任何事情的,我出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朝阳公主号一直都是很安全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而且就一天时间,往返一个来回。你要是实在不想去的话,那可以改别的活动?”李南亭看起来是真心想要结交张天元,所以一看张天元犹豫了,便打算改变注意了。

  为了结交张天元,弥补在慈善拍卖会上的不太友好的相遇,李南亭可是想破了脑袋,总算想出了这个主意,他不知道张天元喜不喜欢赌博。但是他想内陆的人应该都想要坐船去海上玩吧,于是就这么给张天元打电话了。要是临时改变主意,他还真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了。不过张天元要是不去,硬拉着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不不不,我看就这样吧,有你李兄的保证,我还怕什么?什么时候去,你给我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如何?”

  “行,这个没有问题,没有任何问题。”李南亭又一次非常肯定地说道。

  “好吧,那这电话就先挂了。我这边要跟梦梦还有柳老爷子商量一下,现在就是几个人不太确定,但我肯定会去的,不会浪费你的船票的,多了我给你补钱。”

  “张兄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我李南亭是什么人?怎么请你玩还能让你出钱啊,你慢慢商量,没有任何问题,别人搞票难。可这朝阳公主号你就放心吧,没问题!”

  “那好,明天见!”

  挂了电话之后,张天元算是彻底下定决心了。不管这一次航行是不是危险,他都得去一趟,为了那个极品琥珀。也为了能见见那位知名的珠宝设计大师,拼了吧!就算是最后真得钻进海盗窝子里。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就是考虑到这点的话。不能带柳梦寻去了。

  “我就说嘛,李南亭那小子有办法的,不过我得给你说道两句。大概也就是我年轻时候的事儿吧,好像是过年前的最后一天,我和朋友想到香港迎接新年,顺便到了天星码头想去看烟花表演,结果在那被拉客仔骗上了赌船,说好买5000泥码,可以抽奖和上船住宿,我和朋友就上了贼船,开到公海后,我们买了泥码,告之我们这个筹码必须在vip里玩,我当时就抗议,vip房最少500下注,结果几个马仔威胁我必须玩还必须按照他们的要求洗码。”

  “赌桌上也有几个上当的大陆人,我不认识,不过大家同病相怜,也就聊了几句,但也是没办法解决这个事儿,关键是在公海又是那些王八蛋的地盘,赌船的人也明明知道那些马仔这么干,(其实是赌船和他们串通好的)赌桌上那个牌明显被人遥控,谁下注大就吃谁,很少有大家同时压一边赢的,当我发现后和多的对压时赢两次马上又让我说,中间还他们的人在那引诱你下注,你看他们一直赢你一上就输,我和朋友10000输了6000,还有4000现金码也不给你换成现金。”

  听到这里,不是很懂赌船事情的张天元就问了一句:“赌船上也不给换吗?”

  柳老爷子点了点头道:“赌船上也不给你换,告诉你要找你买码得那个人,找马仔他让你继续帮他们洗码,我知道再洗还是输,和他们吵起来,他们威胁这是公海杀了人政府都不会管,想想是他们的地盘,虽然那几个香港人又矮又丑肯定打不过我和我朋友,但有赌船做他们的后盾,我也没好办法,只好洗码输光为止。”

  “香港赌船这种做法,不光是做假。当别人看出的时候等于是抢劫并威胁别人的生命安全,当天所有在vip房的全部输钱,有个女的更惨输了15万,还想向马仔借钱被一个好心的大陆人给劝住了,不然更惨,百家乐这种东西其实我后来也在澳门玩过,但是从来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赌船迫不及待地把客人钱骗光,做假也要做的像一点。”

  “我说这些就是希望你明白,赌博这种事情,你要是不知道底细,最好是不要碰!你这次有李南亭帮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沾这些东西,一旦沾上了,很难戒掉的!别最后搞得倾家荡产那就惨了,我可是不会让梦梦嫁给一个因为赌博而倾家荡产的人哦。”

  柳三生的话说得是非常明白了,他以前赌过,但是赔了钱,就是要用这种经验来提醒张天元,赌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那地方比澳门赌场还要黑,还要坑人。别看香港整天喊什么民.主自.由,赌船上那就是一强盗窝!

  “柳爷爷您就放心吧,我肯定听您的,赌博这个行当我是不会沾的。”张天元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头是有些不服气的,如果他没有特殊能力也就罢了,现在有特殊能力,到底谁怕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