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五一章 “危险”的航行
  “我还真没开玩笑啊柳爷爷,本来这些事儿是要慢慢给您说的,正好今天见到了,为了这琥珀,我也不能藏私了。”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你这孩子啊,有那么好的东西不早说啊,赶紧拿出来给老夫看看!要是见到了极品的紫眼睛,老夫也算是完成了两个遗憾了,这最后一个遗憾,就看有没有缘了。”柳三生就像个渴望着糖果的小孩子一样,伸出手看着张天元,那急切的样子,真是把张天元都给逗得想笑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着实挺让人感慨的,柳老爷子都一把年纪了,玩了一辈子的这些东西,可就是没遇到极品的紫眼睛,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自己这个二十五岁的未来孙女婿这里实现愿望了,他能不激动嘛,估计比刚刚见到那极品的血琥珀还要激动啊。

  翁红听到张天元的话也是震惊莫名,她本来以为张天元送给她一幅顶级的红翡手镯,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谁想到张天元手上居然还有和这红翡差不多的,甚至更好的东西,这简直让她有些大为意外。

  张天元笑了笑,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三颗成年人眼球大笑的珠子,放到了柳三生的手里说道:“这是打磨加工之后剩下的边角料,我弄成了三颗珠子,就是想让您老人家验验货色,看我的判断对不对。柳伯母的那个手镯,就是用这极品的红翡加工而成的,我这做女婿的还可以吧?”张天元话说到这里,眼睛就看向了翁红。笑眯眯地样子就像是要领赏似的。

  虽然张天元并不是看上翁红了,而是看上她女儿了。可在很多时候,丈母娘比女儿还要重要。一定千万要对付好了,如果丈母娘不愿意的话,那这门婚事就算最后能成,也一定是磕磕绊绊的,甚至即便是结婚之后,也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麻烦,你想都想不到的。

  翁红自然是非常满意了,虽然就算张天元送给她的手镯不是玻璃种的极品红翡,只是高冰种。她也不会说就不同意这门婚事了,但绝对不会答应得这么痛快的。毕竟她那手腕子上,缺的就是一个极品红翡的桌子啊。这未来的女婿能够为讨好她不惜血本,以后怎么会亏待了自己的女儿呢,这也是常态的想法,翁红又是个比较势利的女人,这样一来,答应婚事就利索多了。

  柳老爷子将那三颗翡翠珠子看了又看,摸了摸又摸。最终是恋恋不舍地还给了张天元,却被翁红一把给夺过去了,喜欢得不得了。

  柳三生说道:“小张啊,你真得是大富大贵之人啊!肯定是十世善人。到这一世来享福来了,不然的话,要将如此精美的翡翠凑成。那真得是有点不可思议啊。好,非常好。你有了这些材料那就更好办了,我相信你只要给徐玥打个电话。让她求一求帕洛玛.毕加索,对方一定会答应的。”

  珠宝虽然可能会用到翡翠、用到钻石、用到珍珠等等东西,但和这些东西却又有些不同的。不管是翡翠、钻石还是珍珠,本身的市场价格那是固定的,什么档次的东西就有什么档次额价格,一旦做成了珠宝,就不一样了,一件出色的珠宝,那一开始就是无价的,有人肯出多少价,它就值多少价,这就是珠宝和原材料的区别。

  一般习惯将金银等金属之外的天然材料,比如矿物、岩石、生物等制成的,具有一定价值的首饰、工艺品或其他珍藏统称为珠宝,故有“金银珠宝”的说法!要明白,一件珠宝的定价,那不仅仅取决于原材料,同样取决于设计师的水平,名望,以及珠宝是否有特色,款识知否能得到人们的喜欢。

  为什么张天元设计珠宝要请徐玥的老师帕洛玛.毕加索呢?就是为了提高这件珠宝的知名度嘛。靠着多种特性的考虑,综合之下,那就是珠宝的价格了,一般来说,只要涉及不是太烂,珠宝的价格基本上是绝对要高于原材料的。

  柳三生之所以说帕洛玛.毕加索肯定会答应帮助设计这个珠宝。那是因为柳老爷子自己是有切身体会的,如果他是个珠宝设计师的话,就算是已经退隐了,就算是已经洗手不干了,也会重新站出来帮忙的,很多人心态就是如此,看惯了就明白了。毕竟他们都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对于这种极品琥珀以及翡翠的稀有性的了解,要远高于普通消费者的,而喜爱程度亦是如此啊!

  姜子牙那么有本事的人,九十岁以前就是不出山,那不是他找不到工作,而是因为他觉得那些工作不配自己去做,后来到西岐做了丞相,他才算是出山了。

  “对了柳爷爷,您还没说这位大设计师请来的话,得花多少钱呢,我好提前准备一下。而且她现在还是蒂芙尼珠宝的设计师,能帮咱们吗?”张天元觉得柳三生说得没错,既然要请,那自然就要请最好的,而且一旦帕洛玛.毕加索请来了,那么连徐玥的名气都会被推上去的,以后神罗珠宝也能沾到徐玥的光了,这绝对是一个一举多得的大好事啊。

  他做事向来都是要深思熟虑一番的,吃亏的事情肯定是不会去干的,有时候表面上看似吃亏,实际上却是占了便宜。或许是地气的改造之下,他这脑袋瓜子也变得比以前聪明了许多吧。

  柳三生摸着胡子沉思了一阵才道:“请帕洛玛帮忙倒是没问题,帕洛玛.毕加索以前也以私人名义设计过别的珠宝,而这一次的主设计师其实是徐玥,帕洛玛.毕加索就是挂个名而已,不妨事的。依我看,请她花不了多少钱,甚至可能一分钱都不用花,那个人我是见过的。而且也了解过,性格很开朗。为人也很和蔼,如果是她自己看中了材料。那么她可以一分钱不要帮你设计的。”

  “这样就太好了。”张天元松了口气,他就是对这些不太懂,只能请教柳三生了。

  “不过别的地方还是要钱的,你应该不缺钱吧?”柳三生笑着问道。

  “钱倒是还有,您就给说说吧,具体需要多少,我好先把这部分钱划拨出来,免得到时候着急。”

  柳三生盘算了一下才道:“如果说设计方案不需要花费的话,材料你也都有。其实花不了多少钱的,一两百万当作储备,可能会用到。我想这珠宝你将来会以神罗珠宝的名义在博览会上展卖吧?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可否答应?”

  “柳爷爷您说。”

  “我想让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联手推出这件珠宝,当然,收入全部都是神罗珠宝的,我们只是沾点光,怎么样?你的神罗珠宝毕竟名气太小,主推这么一件东西。怕是得不到捧场那就毁了,而我柳氏珠宝在国际上,名气是不弱于他周大福珠宝的,你觉得怎么样?”柳三生笑着问道。

  别看他表情是笑着的。但心里头其实挺紧张的,毕竟这的确算是不情之请了,如果张天元不答应。那也在情理之中,他也说不出个什么的。只是他还存了那么一点点希望,希望张天元可以答应他这个要求。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显得有些紧张吧。

  “这样吧柳爷爷,您也知道,虽然我是神罗集团的董事长,但珠宝这一块我基本没掺和,还是需要跟徐玥商量一下的,您要是同意的话我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其实如果按照张天元的想法,柳三生的建议是非常有可取性的,反正神罗珠宝也不会因此损失什么,还可以抬高柳氏珠宝的名气,先不管这柳氏珠宝将来是不是他的,最起码现在,总是他丈母娘家的吧,是他老婆家的吧,这点忙都不帮,似乎也不太合适。

  但既然她请了牟莹、徐玥来管理珠宝这一摊子,就不能自己擅自做主,否则显得你不尊重别人,别人权力或许没有你大,但是可以辞职啊,这又不是古代的皇宫,人家怕你什么?

  “当然可以,你打吧,顺便把请帕洛玛的事儿也给徐玥她们说一说,我听说帕洛玛.毕加索这几天可能会去坐船出海玩,到时候你也可以一起去,拉近一下感情嘛,以后你的珠宝公司做大了,肯定是要出国去学习的,蒂芙尼的成功经验,对你没有坏处。”柳三生倒是很客气,也由不得他不客气啊,他总不能用柳梦寻来威胁张天元吧,那就玩得有点过了,会导致张天元和柳梦寻的双重反感的。

  接通了电话之后,徐玥听了张天元的话,就高兴地说道:“你这电话打得可真是及时,我还正在想香港有什么熟人可以陪陪我老师呢,我现在太忙了,脱不开身,你就帮我去陪陪老师吧,关于设计珠宝的事儿,我在打电话给她说,但你一定要表现好一点啊,别让她失望了。”

  “我陪年轻的美女还行,你老实都多大岁数了,我陪得了吗?”

  “我老师很喜欢看别人赌博的,她自己不赌,不过她喜欢那个调调,明天,对,就是明天,她会乘坐一艘船出海,这艘豪华游轮是一艘赌船,你上去就行了,一方面替我保护照顾好她,另外一方面,能不能请得动她,就看你的魅力了!”

  “喂喂,我说徐姐啊,你这不是乱弹琴嘛,我打小就不喜欢赌博,虽然很喜欢看《赌神》、《赌王》、《千王之王》这些电影和电视剧,但我真得不会赌啊,上那种船干嘛去啊?而且我听说最近韩国和朝鲜那边一直都在抓咱们这边的船,出事了怎么办啊?”张天元说这么多,其实都是借口,他有一个说不出的无奈啊,他这人晕船!

  悲剧啊!

  “行了,我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哦,反正我是给你打工的,现在离开也行,不过这边的事情就得耽搁了,你觉得怎么样?”徐玥说完话,就干脆把电话挂了。

  张天元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看起来只能利用地气来抵抗晕船的毛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