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九章 时间的宠儿
  “这!这!这是血灵魄啊!既是血魄,又是灵魄的琥珀可是不多见啊,不,应该说是极为罕见啊,如果年份再长一点的话,那绝对是价值连城的无价之宝啊!”

  柳三生真得激动坏了,老爷子是最先发出声音的人,激动地甚至甩开了扶着他的护士,兴奋的言语,就好像是写了一辈子扑街小说的作者突然间成了大神了,那种感觉,让他有种想要哭,又想笑的冲动,他老人家活了这么久了,甚至以前是盗墓的,都没曾见过这么好的琥珀。之前因为被雕刻坏了,他还看不出这琥珀的真正价值,此时仔细看时才愕然发现,这琥珀之内的小生命不止一个啊,而是五个,形成了一个环状,之前几个因为比较小,被雕刻给挡住了(事实上并不是挡住了,而是之前的雕刻将里面的小生命给毁掉了,柳三生不知道而已)。

  现在看到这东西,他整个人激动得是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知不觉间,眼睛里居然都有了热泪。你想啊,他是做珠宝的,而真正的极品琥珀在很久以前就开始被贵族用作珠宝的材料了,他见到这东西,能不激动吗?

  “真是没想到啊,完全没想到啊!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块普通的血魄,都没仔细看过!尤其是被雕坏了之后,这东西唯一的价值那就是纪念郭老的朋友了!可我是万万料不到啊,这东西复原之后,竟是如此极品的琥珀。说句你们不相信的话,这东西一旦做成了珠宝。那恐怕比钻石还要贵!”

  “柳爷爷,这个事儿还请您保密。不仅仅是为了郭老的面子,而且我也不想总是有人来找我。”张天元抬起头说道。

  柳三生愣了一下,忽然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了,他看了周围的人一眼,冷冷说道:“你们都听好了,这琥珀的事情,不要传出去,郭老要是知道了,非得气坏不可。我不能让他因为这件事情扫了面子还得病!阿红。给这些佣人一些钱,让他们记住了,不要乱说,否则的话,我柳三生以前盗墓的时候可是杀过人的。”

  这些个佣人没有跟钱过不去的,而且其实就算柳三生不说,他们也搞不懂什么血魄、灵魄之类的东西。就算说出去了那也不完整,到时候柳三生或者张天元随便编个瞎话也就忽悠过去了,就说是另外的琥珀。不是郭老的那一块,肯定相信的人更多。

  因为这东西复原的实在太好了,简直可以说就是神迹,很少有人会相信这就是郭老的那件琥珀。纵然当面看到了,也未必会相信,就更别说一点流言了。不过为了妥善期间。柳三生还是说了狠话,他当年盗墓的时候。这个国家还乱着呢,什么日本鬼子、白狗子、洋鬼子到处都是。他还真得杀死过几个日本鬼子,这可不是吹的。

  他这是替张天元着想,知道张天元不想把这个事儿传出去,因为一旦传出去,张天元在慈善拍卖会上的举动怎么都会让郭老心里不舒服的,哪怕明明知道那只是张天元运气好,郭老还是会不舒服的,这就是人,很现实的一种动物。另外,柳三生跟郭老的关系相当不错,他也是为了郭老的身体着想,你想想啊,这样的宝贝放在身边那么多年,临了居然一万块就给卖出去了,那还不气吐血啊!

  别说郭老了,就是慈善拍卖会上的那些人,也会因此而恨死张天元的。尽管这不是张天元的错,是他们眼光不行,但他们还是会把错怪罪到张天元身上的,因为张天元如果不复原这东西,就不会显出他们没眼光啊。

  不讲理吗?您还真别说,这个世上不讲理的人始终那是占据了多数的。

  “还有点后续的事儿没处理完,马上就好。”张天元笑了笑,这东西的巨大价值,他自然最明白,他本来还是担心事情暴露出去会引起不便的,不过柳三生说的话,让他放心了很多。在这个家里,柳三生的话那就是圣旨,任何人都得听,那些个佣人是知道柳三生的可怕之处的,而且他们本来就是跟着柳三生东奔西跑的人,从内地、宝岛、香港一直这么跑,并不是在香港请的,对柳三生那也是相当的忠诚的。

  看着张天元手中的砂纸再次碰触到琥珀,在场的几个人都有一种感觉,好像那砂纸不是在琥珀上摩擦,而是在自己的心脏上摩擦似的,再没有比那个更加紧张的事情了。之前大家伙还一边看着一边聊天品评,这会儿就连嗓门最大,最爱说话的翁红也闭上了嘴巴,好像生怕说句话就会导致那极品的琥珀当场被弄碎了似的。

  紧张归紧张,不过其实这些都是多余的,张天元自己怎么弄,自己心里头最清楚了,是不是会把琥珀弄坏了,他心里最明白。他都不紧张,这些人跟着瞎紧张就没什么意思了。砂纸看似擦到了琥珀上,实际基本就没碰上,这琥珀之前已经抛光非常好了,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打磨,张天元这么做,还是两个字“演戏”,他的戏演得越真,之后就越不容易出岔子。他可不敢把柳三生当傻子,同样也不敢把翁红当白痴,这些人可都是人精啊,必须得做到万无一失才行,戏要演,那就一直演到底,千万是不能半途而废了。

  虽然有点无聊,还有点麻烦,但张天元还是将这个演戏的过程持续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结束。当然了,也并不完全是演戏,他要用补字诀去修复者琥珀,那也是要花费时间的,而且这个过程还得很小心,不能让周围的人感受到地气的存在,不然就麻烦了。

  终于,一个多小时之后,复原工作全部完工。一颗在日光灯之下,散发着高贵典雅气息的血红色的琥珀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由张天元单手托着,一点都不敢大意。

  经过数千万年的光阴荏苒才能形成天然琥珀。而红如血的血琥珀就更加显得弥足珍贵了。琥珀是第三纪松柏科植物的树脂,经地质作用掩埋地下,经过很长的地质时期,树脂失去挥发成分并聚合、固化形成琥珀。琥珀的形状多呈饼状、肾状、瘤状、拉长的水滴状和其它不规则形状。属非晶质体。颜色多呈黄色、橙黄色、棕色、褐黄色或暗红色,浅绿色和黄色、淡紫色的品种极为罕见。油脂光泽,透明至半透明。

  这颗比核桃稍微大一点的琥珀,就像是同等体积大小的血玉一样美丽,又像是红色的猫眼石一般令人着迷,透过那层薄薄透明的外皮。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五个小虫子组成的环形图案,随着日光灯的照射,这颗琥珀散发出了十分奇异的光芒,仿佛一瞬间,那五个可爱的小家伙都从远古的时代穿越了回来。

  琥珀颜色以透明的红色最为珍贵。这一款来自郭老多年收藏的天然血珀,颜色鲜亮耀眼,晶莹剔透,呈现玻璃光泽,表面光滑细腻。质感温润如玉,乍一看,肯定还有人会误以为是极品的红翡翠呢。

  “真得是太漂亮,太美丽了。这么好的东西上面一旦有了雕刻,岂不是毁了吗?”

  此时此刻,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对这个血色的琥珀如痴如迷,血红色的光芒将整个房间都照得红透一片。张天元绝对有理由相信。白天如果是阳光照下来的话,这块琥珀会显示出更加漂亮的色彩。

  张天元将血红色的琥珀送到了柳梦寻的手里。因为他发现柳梦寻的头都快挨住他的手臂了,笑了笑道:“梦梦,你想看就拿过去看呗,这东西要是做成首饰,肯定也是送给你的,我先琢磨一下,这东西到底要不要雕刻,就像柳伯母所说,要是雕刻的话,会不会反而毁了呢。”

  极品琥珀,张天元也是头一次见,不过他心里头明白,这是自己的东西,回到家里怎么看都行。今天在这里,就是要让柳家人看的,其实也没什么人,那些个佣人护士离开之后,现场站着的就只有柳老爷子、翁红和柳梦寻了,他们三个看一看,那也不会看坏了。

  东西虽美,可他见过美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才能够很快恢复双目清明,恢复冷静,而不像其他人那么痴迷于其中。

  “时空变化使琥珀凝结了亿万年的天地灵气,再加上人们对琥珀的喜爱,它更被赋予许多美好的的传说与神话,现代很多人认为佩戴琥珀能带来幸福与财富。同时人长时间的佩戴琥珀能使人变得肌理细腻,更加美丽动人。而血琥珀则是琥珀之中最好的,小张啊小张,你这运气实在是够可以的啊。”柳三生现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被张天元这逆天的运气都给吓怕了。

  “我以前好像见过爷爷你有个鼻烟壶也是琥珀的对吧?”柳梦寻突然问道。

  柳三生点了点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是琥珀鼻烟壶。琥珀刻诗鼻烟壶,清代的东西,但是琥珀质地没有这个这么出色。那个鼻烟壶琥珀质,酒红色,透明,呈扁方形。壶体两面雕刻楷书乾隆御题七言律诗一首:‘城上春云覆苑墙,江亭晚色静年芳。林花著雨燕脂湿,水荇牵风翠带长。龙武亲军深驻辇,芙蓉别殿漫焚香。何时诏此金钱会,暂醉佳心锦瑟房。’末署‘乾隆甲午仲春御题’。壶顶有蓝色料石盖,下连牙匙,底有椭圆形足。烟壶内还有半瓶剩余的鼻烟。只可惜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居然给弄丢了,可惜喽。”

  翁红可不管柳三生跟柳梦寻说什么,看到两个人说话,就从柳梦寻手里抢过了那血琥珀,就像自己先看看,一睹为快。刚刚东西在张天元手里,她这个未来的岳母总是不好意思去抢的,但现在东西在自己女儿手里,那就无所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