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八章 血魄
  张天元想好了蒙混过关的办法之后,也就不客气地开始动手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装的是眼药水,便随手拿了出来,笑着对柳三生说道:“柳爷爷,您看这是眼药水的瓶子,不过其实它里面装着的是一种特殊的液体,我用七十八种中草药精心调配而成的,最是适合用在修复琥珀上面,您看它没什么特殊的,其实神着呢,一般人,我还不拿给他们看呢。”

  反正是要忽悠人了,张天元连电视上忽悠人的广告词儿都给用上了,其实那就是普通的眼药水,什么七十八种中草药精心调制,那纯粹就是瞎说,这不过就是要找个借口,以掩饰他使用地气的过程罢了。不过您还真别说,越是迷信的人,还就越是相信这个,尤其是老年人,对这些特别信。

  “这药水要做出来很难吧?你一个人做出来的?申请专利没有啊?”翁红忍不住问道。

  “问问问,就知道问。人家小张已经破例当着咱们的面来修复琥珀了,就不能安静一点吗?你说你这人真是的。什么都好,就是话多!”柳三生知道张天元是中医,所以他更相信张天元自己就能调配那种药水,他也知道张天元不肯把中医的身份泄露出去,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就是不让翁红多问。

  翁红都不敢问了,其余人自然更不敢问了,毕竟在场的,柳梦寻是完全相信张天元的,还有几个就是佣人,他们哪里敢随便问话啊。能看看热闹已经很知足了。

  或许是被柳老爷子训惯了,翁红只是冲着张天元和柳梦寻吐了吐舌头。露出了难得调皮的一面,让张天元觉得这个未来的丈母娘更接地气了。毕竟他这位丈母娘可不一般啊。虽然四十多岁了,可是身材和脸蛋都保养得非常好,搞不好比三十岁的女人皮肤还要好,跟这样的丈母娘说话,张天元也是压力山大啊。

  “这个过程就是非常简单的,你们看好喽,就是直接把药水涂上去,然后用手进行揉捏,力道一定要适合。多一分就会捏坏了,而少一分则会导致药水无法深入肌理,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就浪费掉了。”

  张天元装模作样的把眼药水涂抹到了琥珀上面,然后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放了上去,而是揉搓,就跟玩玉器似的。他这个举动,在场的人包括柳三生都没见过。不过他们不关心这儿,他们只是关心这样子真得就能够让琥珀复原吗?

  正因为张天元之前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事先把话说清楚了,所以他现在所有稀奇古怪的举动。都会被理解为是独家的秘法,是别人不知道的方法!也就不会怀疑了,如果失败了。反而会被说成是故弄玄虚,一旦成功了。那只会被说成技艺高超,说成那药水实在神奇。绝对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的,这就是他之前要说那么多看似废话的原因了。

  不过有些事情,自然还是要做得像一些的,比如他的手在揉搓那琥珀的时候,速度真得是非常快,几乎可以说是达到了人的手速极限了,甚至可以看到手都有了残影了,但是整个过程,却没有丝毫的失误,手中的琥珀就好像长在了他的手上似的,完全不会出现丝毫跌落的迹象。

  “别的不说,就这一手本事,拿出去干什么那都是顶尖啊!太厉害了,不服不行啊!不仅手速快,而且非常稳,居然没有一次滑落,这双手,天生那就是搞艺术的啊。”

  柳老爷子柳三生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他想过张天元的本事,可是真正见识过了,却也是感到无比的震惊,这样的手上功夫,不苦练几年是绝对做不到的,难怪他那乖孙女柳梦寻一直在他面前夸赞张天元的雕工之巧妙,如今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啊,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出色啊。

  张天元现在就像个玩魔术的,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的右手之上,其实右手根本就没有碰到琥珀,只是在周围做动作而已,主要目的就是吸引注意力。然后左手却悄悄捏住琥珀,将地气输入进去,启动了补字诀,把琥珀被弄坏的部分全部慢慢修补了起来。

  因为天色比较暗,灯光虽然亮,可很多人其实在灯光下还是不如自然光之下那么舒服的。尤其是柳老爷子年纪大了,这眼睛更是不行,翁红又被张天元那不断摆动的手臂给搞得有点晕,闭上眼睛休息。几个佣人离得都比较远,所以也看不是太清楚。

  只有柳梦寻靠得很近,而且看得很清楚。

  “呀!真得好像是慢慢复原了啊,这复原之后的琥珀好漂亮!”

  柳梦寻在靠近观察的时候,意外看到了琥珀被雕刻的乱七八糟的表面已经有一部分变得光滑了起来,而且好像露出了原本的血红色,看起来非常漂亮,她不由眼前一亮,忍不住就叫出声来,毕竟女孩子就是喜欢这些漂亮的东西嘛。

  “哦,这才刚刚开始,不用着急,等这琥珀完全修复好了,你再仔细看看,绝对会觉得比之前乱七八糟雕刻过的漂亮很多。”

  “你这用手就可以完成的事儿,干嘛还要用雕刻工具呢?”翁红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张天元心中叫苦,自己这位未来的丈母娘这好奇心也未免太强了一点吧。还好自己都想好了托词,不然这事儿还真是不好回答。他笑着说道:“我这只是第一步,琥珀跟玉石一样,待会儿还得抛光呢,这就得用到一些工具了。另外我打算等复原之后再重新雕刻一番,这些工具自然用得着了。”

  “哦,是这样啊,那我给你拿砂纸?”

  张天元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装模作样。随口说道:“一件好的琥珀雕刻,首先其材料一定要是顶级的。现在琥珀的价格大多比较便宜。只有古董价格相对来说较贵。但这也只是一般说法而已,如果雕工足够出色。达到了大师水准,再加上顶级的血琥珀作为材料,那出来的东西,就太昂贵了。我看这琥珀就是极品的,绝对能值大钱。”

  听到张天元这番话,柳三生又靠近了一些去仔细观察,而其余佣人等也都往前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张天元嘴上说的天花乱坠,那东西到底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张天元见他们围过来。却也是装神弄鬼,还故意把手挡得更紧了,刻意保持一种神秘感。

  “伯母,这砂纸不行,太粗糙了,要细一点的砂纸,琥珀可是很金贵的东西,尤其是这个琥珀,那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好货色。这么粗的砂纸会毁了它的。”

  觉得自己装神弄鬼也差不多了,张天元才慢慢放开了手,让地气在琥珀表面形成了一层水雾,使得琥珀看起来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雾似的。看不清,也说不明,这会儿再要砂纸。搞得好像很正式,其实还是在演戏。

  “没问题。小董,去找个洗一点的砂纸来。就在你旁边那个抽屉里面,对,就是那里。”柳老爷子看得也有些激动了,他虽然不玩琥珀,但是见过的琥珀也不少了,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琥珀,所以心中不免就有几分激动了,赶紧吩咐一旁的佣人去取砂纸。

  那个佣人在抽屉了找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柳三生所说的细砂纸,雕刻中经常会用到这些东西,所以柳三生是常备的,不然的话,估计还得去外面买去。虽然香港什么东西都有,可这细砂纸要找到好的,那还真是不容易啊,就这些砂纸,还是柳三生从内地带到宝岛,然后又带到香港的,就怕用的时候没有了。

  张天元看了看那些细砂纸,用来抛光正好合适,只是不能过度打磨,不然的话好好的翡翠就要被磨光了。所以砂纸的使用也很讲究,他在砂纸上也输入了地气,可以让自己的动作尽量保持标准,既可以让琥珀的表面变得光洁,同时也可以让琥珀不至于因为刮磨而损失太多。

  随着他动作的开始,周围的人都可以看到一些细小的粉末掉落了下来,翁红觉得可惜了,张天元却解释说这是药水结晶之后的粉末,不是琥珀,掉落了也不怕,而且也不会磨下来多少的。柳三生倒不是很关心这个,他更关心的是使用了那种药水之后,琥珀的质地会不会发生一些改变,如果变得糟糕了,那就有点得不偿失了,毕竟是药三分毒,吃着都会有问题,用在这琥珀上面,谁也不敢保证没有问题啊。

  仅仅几分钟之后,张天元已经利用补字诀把内部雕刻给全部恢复了,那两只小虫子的形象显得是更加清晰可见,就好像刚刚从地层里面挖出来似的。这个时候,他松开了手,露出了基本上已经完全暴露在灯光之下的琥珀。日光灯的光芒照在琥珀上面,露出了非常漂亮的光泽,炫目、惊艳、流光溢彩,散发出一种奇异的神秘感。

  透过琥珀,你甚至可以想象得到昔日的两只小虫子在树脂里面拼命挣扎的情景。

  “好美!这真得是琥珀,而不是顶级的红宝石吗?”翁红不由得捂住了嘴巴,惊叫了一声。

  日光灯之下,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神秘,那并不是很大的琥珀散发出吸引人的红光,就仿佛是在地底深埋了数万年的红宝石,高贵而且典雅,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真得会把这误以为是顶级的红宝石啊!

  就在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凝固了,屋子里只有呼吸的声音,没有一个人说话,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都被这奇异的红光给吸引住了。就是这么一块小小的琥珀,却成为了最刺目的焦点,令人迷醉,令人无法转移开目光。

  直到张天元把琥珀收起来,准备进行雕刻的时候,这些人的目光也没有挪开,仿佛那致命的红色,已经牢牢记忆在了他们的眼睛里,完全无法忘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