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六章 敬人一尺,人敬一丈
  翁红那么问,当然也是有她的想法的,并不是完全的势利!要知道她也是柳氏珠宝的一大功臣之一啊,这个公司可不是柳生平一个人扛起来的,没有她这个贤内助,没有她从旁协助,柳生平一个人还真是不行。

  她为什么势利?

  为什么会看人下菜?

  这可不是与生俱来的,正是在不断地做生意之中渐渐养成的坏习惯。因为她见的人多了,见到类似的事情多了,这个圈子里的人,大多数人都有这种毛病的。只不过有些人比较明显,有些人则没那么明显而已。

  她之所以会说那么多,其实核心的意思还是要让柳生平搞清楚张天元玉矿的大小,搞清楚那边的情况。这对于柳氏珠宝的发展可是非常重要的,要明白,珠宝公司,尤其是国内的珠宝公司,其命脉无非就是翡翠和软玉,反而钻石、绿宝石、蓝宝石这些占有量很少。

  在国内,软玉饰品绝对是消费者最喜欢的商品之一,国外的珠宝商无法占领国内市场,就是因为对软玉饰品不太清楚,没有抓住这个大头罢了。翁红是懂这些的,所以她想得更多,她还是希望以后张天元能够把玉矿的软玉分给柳氏珠宝一些。这些软玉自然不会白要,这一点她还是明白的,这钱是一定要给足的。

  但这些话不好当着张天元的面说,所以她才会趁着张天元去联系库尔班的时候,才把这番话抛了出来,希望自己的老公能够明白。如果能够和张天元的玉矿达成长期的供求关系。也不需要太多,只要足够柳氏珠宝使用的话。那么柳氏珠宝以后的软玉材料也就不用愁了,这等于是占据了很大的一个优势啊。

  “亲爱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这个事儿不适合在这儿谈,更不适合今天谈,你懂吗?刚刚天元答应帮忙,已经是给足了我们面子了,我们是绝对不能再让他为难地。千万别忘了,他现在是我们的未来女婿,是客人,可不是来谈生意的顾客,你这种想法很好。不过得慢慢来,懂吗?”柳生平对自己妻子的性格很了解,所以就算他有些生气,也还是很认真地解释着,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柳梦寻对自己父亲的话很高兴,她其实对于自己的父亲之前在餐桌上谈起公司的事情就有些不满了。现在父亲这么说,她心里头才舒服了一些,毕竟今天是未来女婿登门的第一次,怎么一下子就成了生意商讨会了。这完全就不合理啊。

  “老公,我听你的,就不多问了。”翁红发现自己的女儿表情有点不对,可不想把好不容易弥补回来的亲情又因为一点小事毁了。更何况这种事情也的确急不得,等张天元和柳梦寻成婚之后就是一家人了,再提也不迟啊。

  “哎。这就对了。我就知道嘛,你还是很懂道理的。否则以前我也不会同意生平娶你啊。”柳老爷子也点了点头。要不是因为公司真得出了大问题,他真的是不想谈这些破事儿的。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训斥柳生平来着。现在既然张天元已经答应帮忙了,再去麻烦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这两个年轻人还没成亲呢,就这么搞,传出去他这老脸可丢不起啊。

  “对对对,现阶段还是女儿的婚事更重要!珠宝公司的问题暂时没什么大事了。咱们的未来女婿都答应过要拨一些好玉石给咱们了。都别担心了吧。”柳生平笑着说道。

  柳三生也点头道:“女大不中留啊!你们家这闺女现在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跟那小子成婚喽。对了,去内地的时候,一定要给我这老头子通知一下,我得给那边准备一份厚礼啊,不能委屈了我的乖梦梦啊。”

  “谁迫不及待了啊,爷爷你又胡说了!人家不依了嘛!”只有在柳三生面前,柳梦寻才会露出这种小女儿的形态,露出可爱的一面,让人觉得惊奇。

  “哈哈哈,居然还害羞了。”柳三生捋着胡须哈哈大笑了起来。

  柳梦寻捂着脸,感觉脸蛋又红油烫,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思绪非常乱,动不动就会想到那天晚上的疯狂,这心跳就更快了,就差没从心窝子蹦出来了。

  ……

  “独眼,这个事情虽然是咱们玉矿的事儿,不过你一定要去跟库尔班老爷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弄。要记住,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忘记了跟他打招呼,这是礼节问题。至于怎么做,我们按照我们想的去做就行了。”

  “司马义,你办事比较沉稳,记得多帮衬着点独眼,你们两个可是玉矿现在的老板,我不在的时候,就靠你们了。这一次就把货先拨给柳氏珠宝一些,但是别人要是想要的话,就别考虑了,我们自己将来可能都不够用呢。”

  张天元说是给库尔班打电话,实际上却先将电话打给了独眼和司马义,也就是他在和疆的玉矿的负责人,具体的事情,肯定是要给这两个人说的,接下来再去给库尔班打个招呼也就是了。

  本来是他的玉矿,按理说他自己决定就行了。但从与柳老爷子的对话之中,张天元发现了库尔班不一样的一面,这个老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与他搞好关系,给他一些尊敬,绝对不会有事儿的,反正也不会多花一分钱。

  电话那头传来了独眼坚定的声音:“老板,你放心吧,这个事情我知道。我在库尔班老爷家里做了那么久的活儿,他的本事和能力我都明白,他那人就是好个面子,给他面子,他就会给咱们面子。”

  司马义也道:“老板,您放心吧,玉矿现在一切顺利。不会出任何问题的。您要给柳氏珠宝拨一批玉矿还是以后一直合作啊?”

  “暂时先拨一批吧,替他们救救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虽然是一家人,但这生意也要分清楚点。记住了,价钱不用便宜,就按照市场价卖。”张天元想了想道。

  “行,我们知道了老板,还有别的吩咐吗?”

  “再有就是你们注意身体!我知道山上生活比较清苦,需要什么直接给我打招呼。需要猴儿酒,我再让人送过去。”

  “嘿嘿,老板,别的都不缺。你就把那猴儿酒多弄点过来吧。喝着过瘾。还不损害身体,我就没见过那么好的酒了。”独眼嘿嘿笑道。

  “你这臭小子啊,以为我那酒不要钱啊?再让你们这么喝下去,非得倒闭不可。”张天元笑骂道。

  “嘿嘿,这可是老板您说的,我可没要求哦。”

  “行了,酒会给你们送去的,天气凉了,注意保暖。就这样吧。我再给库尔班老爷打个电话,这事儿我亲自给他说一下。”张天元挂断了电话,然后又拨通了库尔班老爷的电话。

  “是你小子啊,怎么突然间想起我这老骨头来了?”库尔班电话里显得很高兴。

  “嘿嘿。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想请您喝喜酒啊。”张天元笑道。

  “哦?谁家姑娘这么有福气啊?”库尔班大感兴趣地问道。

  “柳三生柳老爷子的孙女,澳门赌博网站:您应该见过的。”张天元回答道。

  “那个妮子啊!不错不错。你小子有眼光啊。要是我老头子年轻几十岁,一定也会去追的。你的喜酒我一定会去喝。不过你这臭小子没别的事儿大概不会想到给我打电话吧,直说吧。”库尔班笑着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柳氏珠宝最近缺软玉的料子,我让独眼他们给拨了一批过去,您看合适吗?”张天元问道。

  “价格怎么样,你小子不会是白送吧?”

  “那不可能,价格按照市价,只会更贵,不会更便宜。我又不是慈善家!”张天元说道。

  “这就没问题了。柳氏珠宝将来搞不好也是你的,现在救济一下不会错的。至于那玉石,是你的玉矿产的,只要价格合适,我就没意见了。”

  “那行!记得啊库尔班老爷,我的喜酒到时候你一定得来喝啊。可别忘了带红包啊。”张天元嘿嘿笑道。

  “你这兔崽子,都那么有钱了,居然还惦记着我老头子的钱。放心吧,红包肯定给你封得饱饱的。”

  “那就这样,我这边还跟柳老爷子他们吃饭呢,就先挂了啊,以后再聊。”

  两人在开了几句玩笑之后就把电话挂了,感受到库尔班话语之中的真诚,张天元还是有些感动的。从柳三生嘴里听到的库尔班,那绝对是一个狡诈的家伙,轻易不会帮人的,或许上一次帮自己,纯粹是给聂震面子,但是经过了那次之后,这事儿就不太一样了。

  张天元还是有些自信的,不管是自己寻矿的本事,还是那股子拼劲,疑惑是雕刻和书法的高超技艺,都让库尔班对他产生了好感。

  说实在的,如果库尔班也有个孙女的话,一定会想办法嫁给张天元的,而且绝对会比柳三生更加积极。年轻人谈什么情情爱爱,其实老一辈的人才更明白,什么情呀爱呀的,那都是唬人的,婚前靠谱,婚后就不靠谱了,婚后要幸福,还得是找个能过日子的女人才行。

  其实还有另外一点当然最重要了,那就是库尔班手里现在拥有的股份,尽管只是单纯的分红,可是却是一笔很大的数目。这人都是有私心的,但是吃了人的嘴软,拿了人的手短,在这上面,张天元是绝对走了一步好棋,让库尔班对他没有了丝毫的怨言,反而还特别愿意帮助他。

  还有就是今天这个事儿,按理说张天元是没必要向他说什么的,毕竟他根本不拿事,也就是个粉红的。就算是过问一句,也是不太合适的。当初合同里写得非常清楚。可张天元就是找他商量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张天元敬重他这个老头子啊,像他这把年纪的人,说真得,对钱看得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重了,反而是更看重面子,如果有谁给他面子,他就愿意给那个人面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