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五章 及时雨
  柳老爷子的话,让柳生平更加头疼了。他不是没有找过那个和疆玉皇库尔班,也不是没有低声下气地求过,甚至还去过和疆一次当面送礼,就差没跪下了,可是对方却就是不答应,一来最近和田玉价格猛涨,那东西是绝对不愁卖的,二来库尔班似乎有难言之隐,说那玉矿并不是他的,他无法做主,只是替人看看场子而已。

  翡翠是珠宝加工的重要原材料之一,而在国内,软玉同样也是非常珍贵的原材料,甚至可以说不可或缺的。现在国家禁止在和疆乱采,导致了和田玉价格上涨,关键你产量也变少了,这随之而来的,自然就是价格的上涨。

  就算价格高,他也忍了,大不了少赚一点嘛,可问题是有时候开高价,你还未必买得到,尤其是要把玉石运到香港或者宝岛,这中间的过程非常麻烦。别人玉矿主自然更乐意往内地运了,同样的价格,人家干嘛非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啊。

  不要了?

  不要了肯定是不行的!在国外,或许软玉饰品可以不要,但是在国内,软玉饰品那绝对是珠宝界的主力啊,谁敢说不要了?

  想到这些,柳生平叹了口气道:“爸,您说的我都知道,我也去找过那个和疆玉皇了,人家根本就不肯松口啊!还说那新开的玉矿不是他的,他做不了主,这摆明了就是借口嘛。”

  听着柳生平的这些话,柳老爷子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了,他们毕竟是做珠宝生意的。对原材料可是非常需求的,正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了原材料,你还能怎么办?

  他沉吟了一阵说道:“照这么说的话。就是有钱,咱们也很难买到好的原材料了?”

  “没错,如果要次一点的原材料,倒是可以买到,但问题是价格高,还质量不行,咱们没有任何赚头啊。”柳生平叹了口气道。

  张天元可是听得真切,那个新开出来的玉矿,是他的。不过却没有以他的名义开采,而是用了独眼和司马义的名字。所以一般人当然不知道那玉矿跟他有关系,还以为跟和疆玉皇库尔班有关的,毕竟库尔班也是从里面抽红利的。至于说和疆的软玉价格上涨,货源不足,这话是真的,现在国家管得很严,不允许乱采了。张天元也算是运气好,有库尔班和聂震帮忙。才最终获得了那个玉矿的开采权,否则就他的话,还真成不了事儿,就算找到了玉矿。也未必能到他手里。

  “这个库尔班老头,枉我跟他还是朋友呢。这救急的事儿都不肯吗?我又不要他降价,只是要他卖给我一些品质比较好的玉石而已。这都不行?这个老家伙啊,该不会是一个人想要垄断和田玉的价格吧?不对!他也没那本事啊。有国家玉石珠宝协会在,他一个人翻不了天。也不敢垄断。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柳三生也有些糊涂了,任凭他聪明过人,也绝对想不到库尔班跟那个玉矿的关系仅仅就是股东之一而已,而且还是不能干涉运营,只能收取红利的股东。

  要是搁在十多年前的时候,像库尔班这样的人还敢在和疆搞垄断,操纵玉石价格。但是现在他就算有那个能力,也不敢那么做的,现在法律是越来越健全,国家干涉越来越多,稍不留神,钱没赚着,倒把自己赔进去了。所以库尔班很聪明,他很富有,也很有权力,却跟政府配合得很好,绝对不奢望去垄断什么,但每个开采玉矿的人,跟他的关系都相当不错。这也是柳三生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啊,既然那玉矿不是库尔班的,那到底是谁的?库尔班有撒谎的理由吗?

  老妖精也有犯糊涂的时候,柳老爷子怎么也不会想到,坐在自己旁边这位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小伙子,自己未来的孙女婿,居然就是那个玉矿的主人,甚至连库尔班都得给他这个孙女婿面子呢,大量的优质玉矿,其实都运到了上浦和帝都,成为了神罗珠宝和神罗玉器发展的重要资源了。

  张天元此时有点矛盾了,按理说柳氏珠宝遇到了难事儿,他是绝对应该帮忙的,毕竟他如果跟柳梦寻成婚之后,这柳氏珠宝基本上就算是他的了,他帮柳氏珠宝,那其实就是帮他自己,但问题是这个话怎么说啊,头疼啊,他实在是不想让别人知道那玉矿跟他有关系,不然这个来找他,那个来找他,他这面子上也抹不开啊,帮忙不行,不帮忙也不行。

  柳梦寻是知道张天元有玉矿的事情的,只是柳梦寻这个时候也没有提出来,她不想强迫自己的男人去做什么事情,但如果张天元真愿意帮助柳氏珠宝的话,她会非常高兴地。

  张天元喝了口汤,寻思了一会儿,最终打定了主意,这将来就是一家人了,怎么着也得帮忙啊,于是他放下了勺子,用餐巾擦了擦嘴说道:“柳爷爷,柳伯父!其实你们不必着急的,这个软玉的事儿,我可以帮你们搞定。”

  “对啊,天元你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应该能说上话,你去找库尔班的话,一定能成的。”柳生平也是恍然大悟,不过他显然还是理解错了。

  张天元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个事儿呢,跟我国家玉石珠宝协会常任理事的关系不大。实话告诉你们吧,和疆那个新开的玉矿就是我的,库尔班只是从里面抽红利,替我照看而已。如果你们缺软玉,我让上浦那边的仓库里拨一些过来也就是了,都是好材料,放心吧。不过有句话我必须要说,这是咱们家的事儿,我也就给你们说说,可这事儿不要声张出去了,不然的话。再有人来帮忙,我可就不要帮了。那必然是会得罪人的。”

  生意场上,张天元一向很冷静。就算他深爱着柳梦寻,也不会因此而放弃做生意的原则的,他不是那种遇到了美女就走不动道的人,这个话必须得说清楚才行。

  听到张天元的话,别说柳生平和翁红了,就连柳三生也是目瞪口呆,半晌才问了一句话。

  “听你这意思,库尔班还真是给你打工的?”

  不怪他不震惊,和疆玉皇库尔班那在和疆绝对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只要他愿意。那就算是垄断和疆的玉石也不成问题。但这个人很狡猾,做事总是留有一线余地,所以很多过去比他厉害的人都倒了,他却是屹立不倒,甚至还越做越红火了。

  说库尔班在和疆那块地面一手遮天,这话都一点不过分。张天元居然能跟这样的人认识,甚至还让对方帮自己照看玉矿,这得多大的面子啊。

  “打工谈不上,库尔班老爷帮了我不少忙。所以我让给他了一些股份。现在那个玉矿的股份,我是占了大部分的,只是收取利润的时候,要分红给库尔班。还有另外的人。”张天元一五一十地说道,具体的股份他没说,这是他自己的事儿。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而且就算柳三生知道了也没用。

  柳生平急忙说道:“我所女婿啊。既然那个玉矿是你的,你就干脆长期供应软玉给柳氏珠宝嘛。放心,价钱上绝对公道。亲兄弟明算账嘛,我这个做岳父的,也不会占你的便宜的。”

  “胡说八道个什么啊你,没听小张说那玉矿是供应他自己的公司的吗?一般是不会外卖的。”柳老爷子瞪了柳生平一眼说道。

  张天元笑道:“无妨无妨,都是一家人了。就算给柳氏珠宝长期供货,也还是够的,大不了我再联系库尔班老爷,让他再照顾照顾你们也就是了,顶多到时候送份厚礼给他老人家也就是了。”

  “你真能办到?”柳三生还是不太相信张天元的话,关键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张天元跟聂老爷子有关系,他觉得张天元的能耐虽然大,可是要笼络住库尔班,还真是不好办。

  张天元起身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自己的手机说道:“我这就去给库尔班老爷打电话,之后你们需要什么材料,我可以先拨给你们一些,其余的你们就跟库尔班老爷商量吧,任何?”

  “当然没问题了,只要库尔班玉皇愿意,我们价格提高一些都没问题。”柳生平现在可是火急火燎啊,如果现在真的有软玉进库的话,那可绝对算得上是雪中送炭的大好事啊。

  张天元到了阳台上打电话,翁红此时却不由得赞道:“爸,老公!真没想到啊,咱们梦梦这次可是捡了个宝啊,我都没想到,本来以为我这未来女婿就只是个普通的小商人而已,可是从今天早些时候的慈善拍卖会,到现在的玉矿,还真是一个惊喜接着一个惊喜啊。”

  “你看看你,就就是个势利眼啊!要是小伙子没这些背景,你肯定不愿意了吧。其实要我看啊,天元这小子,他自己的能力就很出色,成功那是迟早的事儿,这玉矿我虽说没想到,可现在仔细想想,也在他的能力之间。对了,过了这段时间,我亲自去一趟内地,去见见天元的家长,好好聊聊!能把婚事办了就早办了吧,我这老头子也就安心喽。”柳老爷子刚刚是想到了张天元的医术,以为张天元也给库尔班治了什么病,所以库尔班才会帮他的忙,其实他还是想错了。

  “知道了爸,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可得准备些好礼物啊,这礼物轻了,会被瞧不起的。”翁红被说势利眼都听习惯了,所以压根一点都不在意,对她来说,只要自己的女儿嫁得好,那就行了,哪里有那么多事情好在意的啊。

  “对了老公,你不是去过和疆吗?见过咱们女婿的玉矿吗?那些人有没有给好好管着啊,可别遇到那些偷玉的了,损失可就大了。”翁红这话一说起来,还真就是有点没完没了了,整的好像真得已经完全跟张天元成了一家人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