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四四四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进了屋子,张天元独自一人拿着礼物上了二楼,去找柳老爷子了,自从宝岛一别,两人也是很久都没见过了。其实张天元并不怕柳三生,毕竟他是救了柳三生的命的,柳三生还得叫他一声救命恩人呢。

  门开了,张天元把那航母模型放到了一旁,笑嘻嘻地看着坐在那里看报纸的的柳三生说道:“柳爷爷,咱们又见面了啊,近来身体可好吗?要不要我再帮您捶捶背啊?”

  本来还装模作样板着脸的柳三生一看到张天元这样子,就实在是装不下去了,狠狠瞪了张天元一眼,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那意思是,还不过来啊。

  张天元心道有门,只要柳三生不生气,那一切就都没有任何问题了,对他来说,现在哄各种老头开心,那还是最拿手的。毕竟这段时间跟各种老头子接触实在太多了,学业学会了。

  “你这臭小子,来香港也不先来看我老头子,却先把我那宝贝孙女给拐去酒店了。你这小兔崽子啊,真想揍你一顿!”柳三生骂道。

  “嘿嘿,您怎么舍得啊,我这么好的女婿,就是打着灯笼那也找不着啊。感觉如何,我这捶背捏肩的水平没差吧,您最近是不是受了风寒啊,感觉体内寒气凝聚,颇为不畅啊。”张天元一边笑着,一边给柳三生检查身体,他毕竟是有行医执照的,不懂点医学方面的东西也说不过去啊,所以偷空的时候就看了基本医书,不用懂。只要能蒙人那就足够了。

  “嘿,你小子还真是妙医神手啊!这本事不小。不去做医生太可惜了啊。”柳三生下午的时候去跟几个老伙计打麻将,回来晚了。结果就有点感冒了,本打算找个做医生的老朋友过来给瞧瞧,可是后来听说张天元要过来,他就作罢了,对于张天元的医术,他是非常信任的。

  这不是嘛,还没用什么药,就随便拿捏了几下,这原本的头疼立即荡然无存了。

  “这医术啊。只是我的一点点爱好,只给我亲近的人看,我敬重的人看!我最喜欢的,还是古玩收藏和珠宝玉石!还是那句话,我懂医术这事儿,尽量不要外传,否则我可是不会承认的哦。”张天元笑着说道。

  他当然不会去从医了,毕竟他所谓的医术那是假的,给小范围内的人看病还没什么。要是敞开了看,那迟早是会露馅的,一旦露馅,这可就麻烦了。搞不好第二天就会被某某局直接抓去做实验了。

  古玩鉴定和赌石则不一样,这些东西,他原本就学过。又特别感兴趣,再加上这些东西靠得本身就是眼光和判断力。只要小心一点,没人会看出不对的。他绝对放心。

  “好了,出去吧,今天请你是来吃饭的,可不是来照顾我老头子的,我要是连这点礼貌都不懂,那这么多年也白混了。”柳三生说到这里,突然间又变得严肃了起来,盯着张天元的眼睛说道:“我就那么一个孙女,如果你敢对他不好,我老头子就是舍了这条命,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柳爷爷,您就放心吧,我跟梦梦那是真爱,我可以发誓,一辈子都不会欺负她的,谁要是敢欺负她,我也会去找那谁算账的!”张天元拍了拍胸脯说道。

  “希望你言而有信!”柳三生叹了口气道:“说实在的,我人老了,也不是你的对手,你要真对梦梦不好,我还真没办法,但如果这人真得死后可以变成鬼的话,我就算化作厉鬼也要回来。”

  张天元听得非常认真,虽然柳三生这番话说得稍微有些过分,但这可是对柳梦寻真正的关心啊。柳老爷子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把柳梦寻拉扯大的,等于是亲孙女加上亲闺女了,他能不疼吗?

  这一次张天元没有再嬉皮笑脸,而是也非常严肃地说道:“有我在,您死不了的!我要让您好好看着,梦梦每天都会带着笑容生活的。”

  “嗯。”柳三生点了点头,已经被张天元扶出了房门。

  到门外之后,可以看到,柳家不仅是柳生平和翁红在,就连保姆、佣人、园丁、管家,还有柳老爷子的私人护士、私人律师都到场了。柳梦寻非常高兴地给张天元一一介绍。

  张天元起初还纳闷呢,我这是来见丈人爹和丈母娘来了,认识这些人做什么啊?后来一想才明白了,按照这意思,柳梦寻是希望他可以常来这里住啊,这几天在香港,就不用出去开房了,这里就是他们爱情的根据地啊。

  说起来,张天元还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不管是佣人还是律师,他都是用同样的态度点头示意,甚至还给几个佣人都发了红包,这也算是头次登门的礼物吧,一个红包钱倒是不多,就一千港币,不过这主要是个心意啊。

  柳梦寻这份热情,让几个佣人和律师都有点惊讶了,因为柳梦寻平常不仅仅是在陌生人面前冷若冰霜,在这些人面前也是,只有在朋友面前才会展露笑颜。所以这些下人其实都有点害怕柳梦寻的,即使知道柳梦寻面冷心热,很关心他们,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还是会给人很强烈的距离感。但是今天,柳梦寻这可真得是让人刮目相看了啊,难道说有了爱情滋润的女人,都会变得这么惹人喜爱吗?

  “哈哈哈,你看我们家梦梦,跟小张好上了之后,整个人脸上笑容都多了。不错,不错啊,小张你干得不错,以后就要让我们家梦梦经常露出这样的笑脸来。”柳三生看到柳梦寻的笑脸,原本还一本正经的脸上,笑容多了很多。

  柳老爷子的话,却是引起了柳梦寻的不满了,什么嘛。就算是事实,也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啊。怪害羞的。

  “爷爷,你胡说什么啊!人家哪里没笑过了。跟您在一起的时候,人家也很开心啊。”

  佣人、律师和护士下去之后,柳梦寻上去搂住了柳老爷子的胳膊,略带着撒娇地说着话。那种模样,真得是让柳生平和翁红目瞪口呆,这还是自己家的女儿吗?莫不是被谁调了包了,这以前的柳梦寻可是绝对不会这样子在别人面前撒娇的啊,顶多就是在老头子面前撒撒娇,关键那个时候没有旁人。

  柳生平暗暗冲着张天元竖起了大拇指。那意思是说“小伙子干得漂亮啊!能把我们家冰山一样的女儿变成这样子乖巧,厉害啊!真得是年少有为啊,不服不行!”

  张天元本来是想正儿八经地回个微笑的,可是那一瞬间,他就想到了和柳梦寻在床上奋战的场景,不由得是尴尬不已。心道:“我最大的本事,怕就是把你们女儿在床上给征服了,不然这事儿还真是不好办啊。”

  “小张?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赶紧过来吃饭。家里的亲戚都在内地和宝岛。这边人不多,你也不用客气,随便用。”翁红的声音将张天元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去看了一下自己的裆部。确认二弟没有被自己的地气压制住了,这才松了口气。

  张天元过去是很内向的,但是这么些时间。见的人多了,遇到的事情也多了。所以人也渐渐变得外向了很多。他怎么会客气呢,急忙扶着柳三生坐在了位子上。然后跟柳梦寻一边一个,夹着柳老爷子坐着。

  他们小两口亲热也不在乎这么点时间,这会儿就是要让老人开心,老人开心了,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办了。佣人们已经忙碌了起来,将酒菜摆上了桌,有红酒、白酒还有香槟、饮料,反正你想喝什么都行。

  大概翁红因为不了解张天元喜欢什么,所以就干脆都准备了,反正他们家也不差这几个钱,就算酒和饮料都买最好的,那也花不了几个钱的。

  柳三生创业开始到现在,柳家一直都是人丁单薄,他就一个儿子,而他的儿子只有一个女儿,所以这个家其实并不热闹。别说热闹了,以前甚至吃饭的时候都有些尴尬,因为柳梦寻跟其父母的关系是非常差劲的。可是现在好像一切都不同了,有了张天元掺和进来,原本并不热闹的家宴,却变得和和美美,热热闹闹起来了。

  柳家人都是宝岛的,会说国语,那个调调虽然跟普通话有些差异,但却比粤语好懂得多,所以张天元跟他们交流起来也丝毫没有压力,要是香港的,那就麻烦了,张天元还得发奋图强去学粤语啊。

  一个家族企业,如果人丁单薄的话其实是很难做大的。不过柳三生不信这个邪啊,他的柳氏珠宝现在做得就非常不错,就算是招聘,也一样能招聘到好样的人才。其实家天下有时候反而会成为累赘的,为什么有富不过三代之说?那主要就是因为后代败家所致,反而是这种人丁单薄的家族,不依靠家族的人,生意却可以做得很大。

  吃饭的时候,柳生平接到了几个电话,全部都是谈工作的。张天元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柳梦寻跟她父母的关系弄不好呢,这吃饭都吃不安宁,还怎么交流感情啊。

  柳三生似乎有些火了,骂道:“就不能把你电话关了吗?吃顿饭都吃不安宁,咱们柳氏珠宝真得没有了你就不转了吗?”

  柳生平显然是有些尴尬,想了想才道:“爸,不是我非要接着几个电话,只是现在这情况有点麻烦啊。你也知道,我们做珠宝生意的,少不了翡翠、玉石这些原材料的,尤其是和田玉,那是高档玉石啊,可是近来有很多都运到内地去了,不来香港了,我们店里缺货严重啊,再这么下去,迟早得坐吃山空不可。”

  “真有这么严重?你没跟和疆玉皇那老头联系吗?听说他最近开了个新的玉矿,储量非常丰富,而且玉质非常出色,咱们哪怕是价给高点,让他运到香港和宝岛一些总没问题吧?”柳老爷子现在虽然还是掌舵人,不过生意基本都交给柳生平和翁红管理了,他也没多过问,毕竟他这个儿子和媳妇还是比较靠谱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