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三章 女婿初登门
  “别闹了天元,说好了今天晚上到我们家吃饭的,我爷爷要是看到我哪里不对,非得揍死你不可的……”

  “嘿嘿,他老了,打不过我!再说了我跟自己的女朋友巫山**,他老人家就不用掺和了吧。”说这话,张天元的手又伸向了柳梦寻那饱满的峰峦之上。

  真是好舒服啊!

  “求求你了,再不走真得就晚了!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刚刚停下,柳梦寻的脸上还是潮红一片,媚眼如丝。张天元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啊,一看到这美人儿羊脂白玉一般赤.裸着坐在自己的床边,他的手,他的小弟都忍不住活动了起来,完全无法控制啊。

  “唉,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啊!真是受不了。”张天元狠狠在柳梦寻光洁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这才起身,却发现小帐篷都支了很高了,他很是惋惜地说道:“小弟啊,今天是不能满足你了,再不去丈母娘家,我这未来女婿可是要被罚跪键盘的啊。”

  无奈起床,抱着柳梦寻进了浴室,两人这一番鸳鸯浴之后,张天元又是大饱眼福,只可惜这个时候的确是时间上有些晚了,他们必须得出发了,要是第一次拜见岳父岳母大人就迟到,这绝对会留下很坏的印象的

  今天下午慈善拍卖会结束了之后,张天元和柳梦寻就跟柳生平夫妇分道扬镳了。张天元说是要先去退了酒店的房间,然后好好收拾一下,再去正式拜会。柳生平和翁红自然是同意了。毕竟这第一次见面,那的确是得正式一点。从半路上带回家那可不像回事儿啊。

  可问题是回到酒店之后,张天元就有点把持不住了。柳梦寻一想到男朋友在慈善拍卖会上的表现,也是欣喜得很,打算用自己的身体犒劳一下未来的老公。再加上两个人尝到了雨露之好,于是又疯狂了好几个小时,要不是柳梦寻催促,只怕张天元今天晚上就要沉迷于这温柔乡走不了了。

  房间里,张天元懒洋洋地穿着衣服,眼睛却贼溜溜地盯着柳梦寻。时不时挑逗一下,把个柳梦寻搞得穿衣服都传不上去。最后不得已就那么搂着激吻了一阵,这才算是满足了张天元。

  这个酒店房间里还真得是旖旎之光无处不在啊。

  好不容易两个人都把衣服穿好了,柳梦寻却注意到了张天元口袋里那个装着琥珀的盒子,有些纳闷地问了一句。

  “天元,我有点搞不懂啊。你跟郭老认识吗?为什么会花了一万块去买了别人都不敢出价的雕烂了的琥珀?琥珀在珠宝行业里面也有一定地位,但是就算是我看来,那件琥珀也已经废了啊。”

  柳梦寻问出这句话可真是不容易,实际上她还有很多疑惑想要问张天元呢,比如张天元的身世之类的。可问题是张天元一到酒店房间里就把她整个人给俘虏了,她的嘴巴除了呻吟和被吻住之外,就没别的事儿可做了,所以到现在才有机会问个问题。

  张天元笑了笑道:“郭老之前不认识我。不过我倒是认识他,而且很敬重他啊,这个琥珀顶价也就是一万块了。我出了也没什么不合适吧,再说一万块对我算什么啊。”

  这个理由绝对是天衣无缝。就算是柳梦寻也不会有任何怀疑的。毕竟对于张天元这种身家已经上百亿的人来说,一万块真得不算什么。就算是随手扔给街上的乞丐,或者直接当作小费送给服务生都没有任何问题,更别说这还是做慈善了,又有谁会怀疑呢?只能说他的眼光够准而已,看出了那个琥珀现在的价格罢了。

  柳梦寻听了张天元的解释,也是深信不疑,本来就是嘛,一万块而已,她也就是随口问问罢了。

  “对了,这琥珀你打算怎么办?可不能扔了啊,这毕竟是郭老的好友的东西,你要是扔了的话,恐怕不吉利啊。”柳梦寻是宝岛人,而恰恰香港和宝岛的人都特别迷信,柳梦寻从那种环境之下成长起来的,自然也是信这个,虽然不至于沉迷进去,可是有些东西,她还是愿意相信的。

  “放心吧,我不会扔的,这东西我另有用处。”张天元一手搂着柳梦寻,一手将钥匙交给了前台,退掉了房间。当然了,昨天晚上弄脏的床单,肯定要按价赔偿了,这张天元倒是不在意,反而是前台的小姐颇为惊讶,似乎觉得在香港这个大都市,见到这个年纪的处女可是不容易啊。

  退了房间之后,两个人就直接从电梯下了停车库,坐在车上的时候,张天元就随口问了一句道:“你们家是做珠宝的,有没有雕刻工具啊?我想把这个琥珀重新收拾一番?”

  “这个肯定有了,爷爷当年就有一套非常精致的雕刻工具,现在他老人家闲下来的时候还会用的。这一次来香港,也带过来了,其实我也有一套,毕竟我是做珠宝的,学学雕刻没什么坏处,反而还能从中体会到珠宝制作的真谛,从而更容易去搞懂珠宝,搞懂很多艺术品!不是有人说过嘛,天底下的艺术,其实都是相通的。”柳梦寻一边弄好了安全带,一边说道。

  “这可太好了,这东西我买回来的时候,肯定有很多人觉得我只不过是给郭老一个面子,一万块足够高了,其实他们不知道啊,我这鬼斧神工的技术之下,是可以变废为宝的哦。”张天元不会把自己有特殊能力的事情告诉给自己的家人,当然也不会告诉给柳梦寻了,但是有些话,还是可以透透风的,比如自己拥有精湛的雕刻技术。毕竟以后就要住在一块儿了,这个事情就算是想瞒那都瞒不住的。

  “真得吗?那我可要开开眼界了,你不介意我欣赏一下你精湛的雕刻技术吧?”柳梦寻笑着问道。她此时的笑容没有了那种妩媚,但是却多了些幸福和舒心。刚刚结合的男女。总是如胶似漆的,这是常态。结婚以后这种亲热劲也就过去了,其实只要相敬如宾,那这对夫妻才能够长长久久,如果一直亲热,那总有腻味的时候,这恐怕就叫物极必反吧。

  “怎么会介意呢,你可是我张天元的女人啊。以后咱们睡觉一起,洗澡在一起,上厕。不是,工作也在一起,出去玩更要在一起,不好吗?”张天元此时大概还体会不到相敬如宾多么珍贵,他现在只想时时刻刻跟柳梦寻在一起,这和柳梦寻的心思恰恰是不谋而合啊。

  不过这货真得是差点把重口味的话都说全了,想要跟柳梦寻一块儿上厕所,真得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柳家在香港的豪宅距离汤马如爵士的宅邸也就是几公里的路程而已。开车很快就能到。不过距离张天元所住的酒店还是挺远的,再加上这是晚上,张天元没敢把车开太快了,听说晚上总是会有些人出来在大街上赛车飙车的额。万一撞上了,自己倒没什么,柳梦寻出了事儿他可是真得会杀人的。

  因为柳家的宅邸比较高。所以从环形路向上行驶的时候,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香港的夜景了。大城市就是不一样,这夜景也有夜景的美丽之处啊。但张天元现在哪里有心情欣赏这些。他脑子里正想着去到柳家之后该怎么说话呢。

  原本张天元在慈善拍卖会上拍下那艘航母的模型,是打算自己收藏的,可是回到酒店一番**之后才忽然想到,自己还是没给柳老爷子准备礼物啊。后来听柳梦寻说柳老爷子也是个军事迷,特别喜欢航母模型,这倒是好了,把这个航母模型干脆就当成给柳老爷子的礼物了。

  至于有人问了,你那琥珀自己收拾一番,不是更好吗?

  开什么玩笑啊,那可是价值好几千万的东西啊,就这么送给一个糟老头子?要是送给柳梦寻,那还靠谱,送给柳三生,就没那个必要了。

  从山道向下望去,几乎整个香港尽收眼底,维多利亚港那弯曲的河道两边都是灯光,将这条河照得就仿佛一条彩带似的,周围林立的高楼大厦,仿佛是这河流两岸的高山,倒也是有一种奇特的意境。

  因为只是香港的一个临时住处,所以这个别墅并不算特别大,最起码是没有汤马如爵士的家大,但是小家却显得很温馨,麻雀虽小,五脏齐全,什么花园、池塘等都齐活了,晚上灯光一照,那也是非常气派的。

  大概是因为翁红喜欢西方的建筑风格吧,所以这个别墅的风格也接近欧陆的那种小别墅风格,纯白色的墙壁,显得非常高雅,跟张天元的四合院相比,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吧。

  “伯父、伯母!你们好!来的时候因为晚了,就随便买了几样补品!”

  快到柳家别墅的时候,柳梦寻给自己的母亲打了个电话,所以这会儿柳生平和翁红都站在门口迎着了,这规格可不低了啊,说明未来的丈母娘和丈人爹对张天元这个未来女婿也是相当满意的。

  看到这未来的丈母娘和丈人爹,张天元把礼物交到了一旁佣人的手里,然后很亲切很热情地说着话,真感觉就跟在自己家似的。就是那个航母模型,他是打算亲手交给柳老爷子的,这东西金贵着呢,可不能让佣人随便拿着,就算是弄坏了,佣人也赔不起啊。

  “哎呀,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啊。之前送的礼就够贵重了,外面冷,赶紧进屋,马上就要吃饭了。女婿你去见见老爷子,请他出来吃饭,顺便把礼物也送给他,只要把他搞定了,你这婚事那就是绝对没问题了。”

  翁红的确是个很势利的人,不过张天元现在并不反感,反而非常喜欢这种性格。因为正是这种势利,让自己可以更快更顺利地通过这未来丈母娘的考验啊。

  翁红现在看张天元哪儿都好,原本的缺点在她眼里,那都完全正了优点了。甚至她都直接称呼女婿了。这真应了那一句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好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