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二章 生意场上无仇人
  “张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明明是聂老爷子的孙子,硬说自己只是个小商人。害得兄弟我都没来得及问个好。这杯酒咱们干了吧,就算是冰释前嫌如何?”

  李南亭的酒杯端在手里已经有半天了,不过张天元有意晾着他,并没有去理会。这会儿李南亭是有点尴尬了,所以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不怕别人说他嫌贫爱富,对他来说,什么样的人就应该有什么样的圈子,之前张天元不够他们这个圈子的档次,他自然不会太热情,可现在不一样了啊。在他眼里,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事实上,别说李南亭,在场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和观点,包括聂司令、彭主任,还有那几位富豪。这本身就是人之常情嘛,不是谁都喜欢学着康熙去微服私访,故意扮作乞丐跟那些叫花子混在一起的。

  更何况那《康熙微服私访记》本身就是电视创作,是不是真得还真不一定呢。你能要求从小受这种文化熏陶的人去接受天下人都平等的观点吗?所以张天元也就是晾了一下李南亭,并不打算真得与他交恶,见他说话了,也就笑着端起了酒杯。

  “李兄怎么还怪起我来了?我是初来乍到啊,第一次到香港,什么都不懂,李兄不给我介绍这里好吃的好玩的也就罢了,怎么还反倒怪我没说清楚话呢?”这话听着看似是责问,实际上却是冰释前嫌的意思,张天元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如果有时间的话,你李南亭可得请我去香港四处逛逛啊。不然我这气儿不顺啊。

  李南亭听到这番话,心中也是大喜。张天元这么说。意思就是不想与他交恶,那他正好借着这个台阶下了,笑了笑道:“这倒是我的不对了。没有问题,别说这一次,以后张兄弟来香港,只要一个电话,我李南亭是随叫随到!”

  “好,爽快,那就把酒喝了吧!”他们这边在角落里。距离拍卖台比较远,所以就算是笑声说话,也不会影响太大,那边拍卖那边的,他们这边只要有人盯着看有没有好东西也就是了。

  李南亭和张天元将两杯酒是一饮而尽,而后李南亭又道:“张兄着实不凡啊,有了聂老爷子这个大靠山,这生意必然是如火如荼吧。在你们内地做生意,这就得看人脉啊。”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李兄这你就错了。我在混到现在之前。还不认识聂老爷子是谁呢。咱们都是年轻人,也不用说客套话,如今靠着后台背景办事儿,虽然能成。但长久不了,你自己没本事可是万万不行的啊。你李兄不也一样吗?尽管是借了李首富的东风,但大部分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所以才会被香港的年轻俊才们佩服。”

  张天元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他可不愿意别人把自己的成功都全部说成是聂家或者聂老爷子的帮忙,就算是有点小性子吧。别忘了,他毕竟只是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啊,虽然老成很多,但有时候也会有年轻人的顽劣和心思的。

  不过张天元的这番话,倒是说到了李南亭的心坎上去了,也是得到了周围围过来的那些年轻人的同意。包括王思远都是冲他连连竖起了大拇指。这些人可以说不是富二代就是富三代,甚至富四代、富五代!他们一出生,就好像顶上了一顶不怎么光彩的帽子,很多人对这等帽子是既嫉妒,又嗤之以鼻,认为这些人只是运气好,生到了个好家庭而已。

  他们成功了,只不过也就是靠着前任的荫庇混得比较好而已,根本不是自己的本事,而一旦做得不好,那就会被骂成是纨绔子弟,甚至是败家子!有的干脆说什么老虎生了个老鼠儿子,这典型的就是骂人的话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这些富豪子弟们一出生就在金窝窝、银窝窝里头,他们得到了非常多的照顾,非常多的东西。但是同时也失去了很多,这些人大多都没有快乐的童年,除非一直顽劣下去,甘愿做个坑爹坑祖宗的货,否则就得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应酬,从小就得戴上假面具示人。

  压力和疲劳,其实并不比普通人少多少。这恐怕也算是一种守恒定律吧,你得到多少,同样就要付出多少。按理说到了如今这个年代,婚姻自由已经成为了社会常态了,但是这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或者白富美们,恐怕连寻找自己幸福得自由都没有,很多都是利益婚姻,

  当然了,他们或者她们可以去找小三,去找小白脸,这都不是问题,因为他们有钱啊,但问题是,那正是因为婚姻不幸福而导致的。张天元说的那番话,等于是一下子说到了他们的心窝子里头,他们感觉到张天元了解他们,懂他们,再加上张天元如今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就愿意结交了。

  这两者怕是缺一不可的。要加入这个小群体,一个是硬件条件,一个就是软件条件,硬件自然是家世,软件就是你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能博得这些人的好感了。

  很庆幸的是,张天元做到了,所以他有幸成为了这些公子哥小姐们当中的一员。

  “张兄弟,刚刚说到玩。不如干脆这样吧,就明天,我带你还有柳小姐一起出去玩,咱们是坐游艇还是做别的,都由你来定,我全程付款作陪!另外就当是免费导游了。如何?”

  趁着现在这个热乎劲,李南亭急忙向张天元和柳梦寻发去了邀请,他可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啊,只要结交了张天元,那和聂震的关系也就更铁了,搞不好还能够跟王思远和好,这样的话,朋友多了。真得是会更好办事的。

  他这么做,理由非常简单。李首富现在朝国外发展,澳门赌博网站:而他则在内地发展。李首富以前的一些生意,已经交给他打理了,如果他可以结交到聂家这种实权派,那么做房地产生意,那绝对是非常顺利的。现在内地的房地产可是非常火爆啊。

  “这恐怕不妥啊,李兄你怕是不知道,我这次来香港,还没有拜会未来的丈母娘和老丈人呢,与他们也就是在外面遇上的。这两天只怕是要去他们家的,你也知道柳老爷子那个人吧,脾气不好,我得先把他给陪好了啊。”张天元不是不想去玩,相反他非常想去,可问题是这还没去丈母娘和丈人爹家里呢,更是没见柳老爷子呢,就这么跟着一群年轻人出去玩,似乎非常不妥啊。

  更何况昨天晚上那种美妙的感觉还停留在他的体内没有退去呢。趁着这几天闲着,又跟柳梦寻在一起,一定要尽力发挥出不怕艰苦的精神,为了创造下一代而努力啊。

  “哈哈哈。我懂,我懂,那你看选个时间吧。咱们一起聚聚!”李南亭哈哈大笑道。

  张天元想了想道:“这样吧,不管如何。在回内地之前,我都会找出时间来跟各位聚一聚的。到时候去什么地方,你们来定,我请客!”

  “不不不,请客的事儿还是交给我们吧,我们毕竟是地主,当然要尽地主之谊了。那就这样说定了啊张兄,到时候可要给我们打电话啊!”

  李南亭现在是绝对不敢逼迫张天元的,好不容易把关系搞得和缓了,要是再去逼迫张天元那岂不是又要把事情给搞糟了?而且人家要建丈母娘和丈人爹,那也是人之常情,自己横插一杠就不是个事儿。随即两个人就交换了一下名片,算是就这么认识了。

  张天元的名片做得很漂亮,是他亲自设计的,上面的字儿都是他模仿颜真卿的楷书写上去的,那才叫真正的艺术感啊。不过李南亭显然感兴趣的不是这个,而是张天元那一堆称号。

  “神罗古艺术集团董事长、华夏玉石珠宝协会常任理事、上浦古玩协会理事、陕州省古玩协会理事、陕州历史博物馆名誉馆长……嚯,您这头衔可真不少啊,而且都是艺术人玩的啊。”

  李南亭在念这些的时候,旁边站着的郑嘉怡妙目之中闪烁了一道显眼的光彩。

  她本来是跟拍卖师一起在上面主持的,可是刚刚郑总却换了个人,让她来跟张天元聊聊,这位郑总怕也是非常想要结交张天元啊,而自己出马又不太合适,那么让郑嘉怡出马,就太合适了。

  “没想到张老板居然还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啊,如此年轻,实在让人惊讶。”郑嘉怡惊讶地说道。

  “承蒙国家地质大学校长李明光教授与和疆玉皇库尔班老爷器重,我自己呢,也有点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就混了这么个常任理事当当。以前只是个高级顾问。”张天元只字不提聂老爷子,就是要告诉这些人,自己这个常任理事可不是政治上硬夺来的,而是有真本事的,你们可别想在这上面打歪主意哦。

  “我的天,我们一直做珠宝生意,可是知道这两个人的大名的。你居然都认识?那等我什么时候刀帝都的话,你可一定要带我去见见李明光教授啊,我可是有很多问题想要请教他老人家的。”郑嘉怡欣喜地说道。

  “没有问题,郑小姐,还有李兄,其余诸位,到内地旅游或者做生意的时候,只要给我打个电话,有时间我就一定会亲自去接的,即使没时间,也会派人派车的,你们放心。”

  “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们也是一定要去的,到时候可别闭门不见啊!”

  “你们就放心吧,我张天元做生意向来都是说一不二,交朋友那也一样。”张天元这点是比较自负的,因为他还真得是向来说到做到,从来没有说说到却没做到,如果做不到,他就不会轻易答应别人。

  他们聊得热闹了,结果都忘了拍卖会还在进行之中呢,不过张天元一直注意着,接下来也没几样好东西,他都出过血了,就不想再浪费钱去买那些纪念品了,干脆和这些人聊天还比较自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