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四一章 爱搭不理到高攀不起?
  如今得知了张天元的身份,得知了聂老爷子的赫赫威名,很多人心思都动了起来了。李南亭想了一下自己之前的举动,虽说没有跟张天元太亲密,但总归是没有太大的嫌隙,只要弥补一下,还是可以结交的。

  要不干脆明天就邀请张天元去四处玩玩?这整个香港,李南亭可是了若指掌的,尤其是好玩的地方,就没有他没去过的。如果张天元高兴了,那么之前的失礼之处也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吧,即便是无法一笔勾销,也可以淡去很多,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纠结啊。

  当然,这得要求张天元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否则的话,他之前的那些举动,绝对会引起张天元强烈的不满的。他自以为没有失礼之处,可是别人未必那么想啊。他现在也就是期待着张天元宰相肚子里能撑船,饶过他了。如果张天元只是张天元也就罢了,他大不了不结交了,他跟王思远的关系就不怎么样,也没觉得什么。可问题是张天元代表的可是聂家啊,他要是跟张天元把关系搞糟了,那么之前的一切经营都变得毫无用处了,聂震首先肯定会跟他绝交的,这搞不好还会一系列连锁反应,影响到李首富的生意啊。

  郑嘉怡比他幸运很多,郑嘉怡现在只需要考虑再进一步与张天元接触,就这么深入交流下去,然后得到张天元的好感。她并不想跟柳梦寻抢男人,更何况她对张天元也没什么想法,结交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公司而已。

  再说了,多张天元这么一个慷慨的朋友。也不是什么坏处嘛。

  现在最郁闷的其实莫过于已经在医院里醒来的梁大少了,本来还想着找人收拾张天元一顿呢。可是刚刚有人打来电话告诉了他这一切。他整个人就懵了,他倒是不在乎,得罪了张天元也就得罪了,得罪聂老爷子他都不怕。关键问题是他是梁家的人啊,他要是胡来,给家族惹来祸事,以后连零花钱都别想了。心里头如此憋闷着,他在医院里竟然又一次吐血晕了过去。

  “老公,你都听到了吧。咱们家女婿这后台不得了啊。就你那些生意还发什么愁啊。以后有了女婿这条线,到内地做生意,就算是把生意做到帝都,也没谁敢动咱们柳家的人吧。这样吧,找个时间,咱们去帝都一趟,住上个十天半个月,好好跟亲家公亲家母聊聊天,再去见见聂老爷子。把咱们在帝都的遭遇都给他老人家说说,看他老人家管不管。”

  “对了,还有天元说的四合院,我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可以去仔细瞧瞧!将近一万平的四合院啊,想想都觉得气派。我长这么大都没住过那么大的房子呢。”

  翁红的这些话,让柳生平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女人有时候还真是够现实的啊,一点都不害羞。之前还告诉自己说这个未来的女婿得再考察考察。以后再做决定。现在倒好,已经开口闭口都叫女婿了。搞得好像比柳梦寻与张天元都亲。

  不过说实在的,他们还真得是很久没去过内地了,去上浦那还是好几年前的事情,因为帝都发生了事情,他们的珠宝行业都没有在帝都继续下去。提起这些就来气啊,他其实也想找个人帮忙,这聂老爷子肯定不会管这种闲事,不过聂老爷子总有手下吧,过问一下总是可以的嘛,他们做得也不是非法生意,反而是让别人用非法的手段逼得不得不退出竞争,现在既然有后台了,那不用是傻子啊。

  想到这里,他便拍了拍妻子翁红的肩膀笑道:“好好好,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之后,咱们就动身去帝都吧。不过这回你可不能乱拿主意啊,不管是见什么人,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都要和女婿商量商量,不要让他为难,否则就是乱弹琴了。”

  “好啦好啦老公,我知道了,这事儿我怎么能不明白呢,放心吧!不管如何我都听你的,行了吧?”

  听到妻子翁红的保证,柳生平也是松了口气。其实这个事情已经很明白了,柳氏珠宝目前的当家人是柳老爷子,也就是他爹,而下一任的当家人,却很可能会是柳梦寻,也就是他女儿,如果张天元和柳梦寻成婚的话,那么柳氏珠宝自然也就属于张天元和柳梦寻的共同财产了,到时候是继续经营,还是和神罗珠宝合并,创建更大,更强盛的珠宝公司,那都不是他说了算了。

  可以说,张天元在这其中是绝对的关键啊,他的那些个背景和后台的确很吓人,不过就算没有这些背景,就凭着张天元的本事,和他在国家玉石珠宝协会常任理事的职位,那要把柳氏珠宝发扬光大,那也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这个人的能力还是得到了柳老爷子,也就是他爹柳三生的强烈赞许的。

  如今的珠宝行业,不管是翡翠还是其它的宝石,那价格都不低,尤其是翡翠因为产量关系,如今是越来越紧俏了,特别是好料,那几乎是很难弄到的。但张天元既有政治上的后台,又有技术上的支持,还有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理事这个牌子,干什么都要比他强啊。

  反正柳生平是绝对看好张天元的,他觉得他这个未来的女婿,澳门赌博网站:那是绝对可以让柳氏珠宝走向更加辉煌地步的那个人啊。

  “聂叔叔、彭主任、郭老!还有几位老前辈!你们这拍卖会都因为我的这点事情耽搁了半天了,对不住汤马如爵士啊,不如我先去坐着,等拍卖会结束了之后再聊?”

  张天元倒是不在乎这些老者身为高,地位高,他自己有真本事,走遍天下都不怕,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依赖聂老爷子的面子也走到今天了。他真正的依仗是六字真诀!那是他死过一次之后得到的神奇的能力。就算辈分最小,聊聊天也不算什么。但关键是老站在这里太累了吧。再说了,不能耽搁慈善拍卖啊。所以他很是客气地告了个罪。得到几位老者和聂司令以及彭主任同意之后,便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张兄,你这次可是露脸了啊,哈哈。”王思远早就知道张天元的底细,所以他是这些人里面最不惊讶的一个,还笑嘻嘻地说道。

  “王兄!王大哥!您就别嘲笑我了,我算什么露脸啊,真正露脸的是聂老爷子。我就沾沾光罢了。”张天元可不太喜欢别人因为聂老爷子而跟他结交,那太假了。

  两人聊着的时候。拍卖会已经重新开始了,不然老这么晾着也不是个事儿啊。那位拍卖师也赶紧从下面跑到了台上,清了清嗓子,整了整衣服,开始继续主持拍卖了。这会儿还是有人对这个事情震惊不已,张天元这个从没听过名字的小伙子,居然有这么多神秘的关系网,他的背后,还有多少秘密呢?

  他们震惊的已经不仅仅是聂老爷子了。而是张天元这个人了。要真说起来,这里面最少也有十多个人到内地接受过一号首长的接见,所以虽然很崇敬聂老首长,但还不至于这么久了都镇定不下来。他们现在的震惊和困惑。完全是因为张天元而起的,这个年轻人从一开始,就给了人太多的意外了。

  现在仔细想想的话。从一千万拿下那套首饰,就是非常特别的开始。到后来大家都不愿意出价的时候,他却买下了那个琥珀。这还是一个意外,意外这么多的人,绝对不会仅仅只是依靠后台那么简单,或许这个年轻人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不过因为拍卖开始了,大家就算是困惑、疑虑,也都不得不收心继续进行慈善拍卖,今天来这里是给汤马如爵士捧场的,可不是来探讨张天元的秘密的,总不能把主次给颠倒了啊。

  当张天元坐回位子上的时候,李南亭那家伙居然举着酒杯过来赔罪。而原本有好多对张天元是横眉冷眼的人,此时也都是笑脸相迎,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德行了,就好像一下子全部都换了一张脸似的。

  真得是世态炎凉啊,想想刚开始张天元和柳梦寻胳膊挽着胳膊走进来的时候,得到的是很多嫉妒的眼神和冰冷的眼神,甚至还有仇恨的眼神。这就是现实,就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样子啊,不仅仅是这些年轻人,那些个老者还不是一样对他前倨后恭?

  别说对他了,之前那几个老者对自己未来的老丈人柳生平也是一幅爱答不理的样子,现在他还生气呢。张天元现在真心有一种感觉——“刚刚你对我爱搭不理,现在我让你高攀不起!”

  但想是这么想,不过作为一个生意人,他还是不想得罪人的,都没什么深仇大恨,一笑泯恩仇嘛,这才是生意场上不变的法则啊。就像丘吉尔所说的,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啊!

  假如自己只是有钱的话,那顶多被扣上“暴发户”,“土鳖”这样的帽子,很少有人会敬畏的。即便是比他们更有钱,他们也只是会嫉妒,并且拼了命地去贬低你,将你说得是一文不值。

  如果你想要让他们尊重你,那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或者只有两种可能性。

  这第一种就是你必须得有非常显赫的背景,能够让他们感到惧怕的背景!

  第二种就是你有钱,还能捞到足够的社会地位,成为社会名流,成为他们高不可攀的那种人,那样的话,他们就算不尊重你都不可能。

  现在就是有这种人存在,对于比自己强大很多的人,他们会拼了命地去跪舔,去崇拜,甚至做人家的一条狗都觉得光荣。而面对比如自己或者跟自己旗鼓相当的,他们却会很警惕地把这样的人当成敌人来对待,这些人其实真得是非常非常现实啊。

  张天元现在总算是感受到了一个世家子弟,哪怕只是干孙子所带来的巨大的效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