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九章 前倨后恭
  听聂司令讲起当年的事情,澳门赌博网站:张天元才渐渐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朝鲜战场上,聂司令和张天元的爷爷都是聂老爷子的兵,只不过一个是老兵,一个只是新兵蛋子,还非常年轻。

  因为朝鲜战争的时候很多物资那都是奇缺,战士们去朝鲜的时候穿的都是夏装,结果冬季的时候,冷得不行,很多人都因此而冻死了。

  聂司令如今还清楚地记得一件事情,一件让他终生难忘的事情。

  当年那个时候,美军陆战第1师、步兵第7师在志愿军的打击下,全线崩溃,向南逃跑。聂司令和聂老爷子以及张天元的爷爷所在的特3连,在与友军联手夺占1282高地及柳潭里后,奉命从侧翼追击美军。

  部队急行军,追至死鹰岭上。死鹰岭下是一条公路,通向下碣隅里,那是敌人逃跑的唯一一条公路。按上级部署,死鹰岭应该有友军第20军的部队担负阻击。

  很快,聂老爷子的3连在死鹰岭上发现了志愿军的一个阻击阵地,大约一个连的官兵潜伏在这里。邹士勇一眼就认出,这是20军的部队。

  第20军是志愿军第9兵团最先入朝的部队,走得最仓促,部队甚至没来得及换发服装,带着大沿帽就跨进了朝鲜北部的高寒区。

  阻击部队依托地形,每个人都用工兵锹在冰雪上刨出一个坑,人蹲在坑里,枪口直指下方公路。阵地隐蔽巧妙,从下方根本看不到岭上的伏兵。官兵们战场纪律过硬。整个阵地只有风声呜咽。

  聂老爷子上前去拉一个战士,却发现那个士兵早已冻成了一个**的冰。3连赶忙检查其他战士。才发现阻击阵地上所有的人,都已被活活冻死在阵地上。3连官兵眼含热泪看着这些战友的遗体。潜伏在冰雪坑里的烈士们,依然穿着国内配发南方部队的薄棉衣,单层胶鞋。冻得实在受不了了,战士们就用毛巾把耳朵捂起来。但这些御寒方法,在死鹰岭,是多么微不足道。

  据战史记载:这场阻击战爆发前一周,1950年11月27日,朝鲜北部普降大雪,气温在零下30摄氏度以下。然而这支英雄的阻击部队,在整整一个连,全建制冻死在阵地上,无一人离开岗。每个士兵冻死时仍然保持着战斗姿态,100多支老式步枪,枪口直指岭下的公路,历史从来不能假设,但是如果烈士们当时能穿上一件大衣,后撤的美军王牌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决不能轻松通过这里。这个全部冻死都无人撤退的连队,即便不能完全堵住美军,至少也要扒下美军一层皮。

  “这个事情我到如今还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我们也要在那里继续战斗。天气冷得我直哆嗦,浑身就好像浸入了冰窖里似的。你爷爷从被杀死的美军身上弄到了一件大衣,都给我披上了。后来的战斗。你爷爷又替聂老爷子挡了一颗子弹,救了聂老爷子一命。这绝对是我们聂家的大恩人啊。我之前见聂老爷子对你那么好,还误会了。结果听说你是张叔叔的孙子,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聂司令说这番话的时候,虽然香港的天气还比较热,可是却也让张天元感受到了一股子森寒的气息。

  “那我爸呢?”

  “你爸是我的兵啊,在越南战场上他就很是英勇,有你爷爷当年的风采。只可惜你爸跟你一个德性啊,就是不愿意借着你爷爷的关系来找我。等他退役的时候,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才得知他你张叔叔,也就是你爷爷的兵,心中十分内疚啊,幸亏你爸没事儿,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像张叔叔说了,他老人家去世的时候,我因为一件事情而被审查,就没去成,对不起了。”聂司令叹了口气道。

  不管对方说的这些话是不是真的,张天元都接受,其实这种事情没有对错,人家都是事业有成的大人物,总是跑去看一个农村的老头子也不是个事儿啊,再说了,其实自己的爷爷生活也算可以了,还有上头给援朝老兵的救济金,各方面都挺齐备,并没有吃过什么太大的苦,就是生活没那么富裕而已。

  爷爷去世的时候也很安详,没有抱怨过什么,从战场上退下来,后半生虽然普通,但却也幸福,几个子女都很孝顺,这或许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走吧,聂叔叔,咱们还是进去吧,这可是慈善拍卖会,咱们总待在外面可不是个事儿啊。”张天元笑了笑道。

  “行,不过待会儿老彭要是问起你的身份怎么办?”聂司令问道:“就是中联办的彭主任。”

  “问就告诉他吧,反正现在估计大家伙儿都在瞎猜呢,我们也没必要故弄玄虚了。再说了,我到底不过是聂爷爷的干孙子而已,没事儿的。”张天元倒是很洒脱地说道。

  聂司令摇了摇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和聂老爷子对你爷爷都是心中有愧啊,你就当是让我们心安理得吧,以后你跟我们老聂家,那就是一家人,别总是干孙子干孙子的说,那就没意思了。”

  “好啦聂叔叔,不用想那么多了,我既然答应了做聂爷爷的干孙子,就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咱们进去吧。”张天元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较真,其实真没什么意思,聂老爷子对他还真是不错,比对聂震还要好,这一点他也看得出来,他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别人既然对他好,他也不会拒人千里之外的。

  “走!”

  两个人路过门口的时候,张天元搂住了柳梦寻的小蛮腰笑道:“梦梦,具体的我以后会跟你解释的,今天先不说了。怎么样?”

  柳梦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通情达理的女人一般都很招人喜欢。这恐怕也就是张天元会无可救药地喜欢上柳梦寻的另外一个原因吧。

  三个人返回客厅的时候,拍卖才刚刚开始。因为之前大家伙儿对张天元的身份太过震惊,所以耽搁了不少时间,这才拍了两件物品。就这个,现在大家伙对张天元身份的热情还没消退呢,拍卖的时候,如果遇到不感兴趣的拍卖品,总是会有人在底下窃窃私语,不是讨论那拍品,而是在胡乱猜测张天元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当张天元跟着聂司令进来。并且走向了汤马如爵士那桌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他们,大家都伸长了耳朵想要听听他们说些什么。而靠得比较近的几位,算是比较幸运的,都能听到聂司令和张天元说话,不过很可惜,像汤马如这样的人,根本不懂普通话,彭主任和聂司令的对话全部用的都是普通话。他和其余几个不懂普通话的那可叫一个难受啊,心里头想着无论如何也得把这流行于整个内地的普通话学会了,哪怕是去学宝岛的所谓国语也行啊,最起码不会不至于听不懂。现在东南亚很多国家的人都说普通话呢,香港人跟不上时代,也太可惜了。

  柳梦寻乖乖坐回了原来的位子上。而聂司令则带着张天元到了彭主任跟前。

  彭主任跟聂司令那是一文一武,关系相当好。看到聂司令过来。就笑着问道:“老聂啊,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啊。我刚刚听你说他是聂老爷子的孙子,这是怎么回事啊?”

  聂司令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说道:“老彭,这就是聂老爷子最近收的那个干孙子啊,你不是也知道吗?还送去了贺礼的。”

  “哦,就是这个年轻人啊!好,好,果然是一表人才啊。早就听说聂老爷子对他这个孙子那是比亲孙子还好,逢人就夸,我心里头琢磨着什么时候回内地见见呢,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这就叫缘分啊,哈哈哈。”彭主任显然比聂司令更加圆滑,这话说得也是非常的对人胃口

  “聂司令,冒昧问一句,你口中的聂老爷子,不会是中枢的聂首长吧?”郭老的普通话不算好,但好歹能听懂,也会说几句,他这几句话,就是用普通话问的,张天元也听得懂。

  聂司令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聂首长啊!你们是不知道啊,聂首长虽然儿孙不少,可是对这个认来的干孙子,那是比亲孙子还要照顾的。这次天元来香港,聂首长可是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让给天元派了辆车,还要负责好他的安全。”

  聂司令说这番话,就是要告诉在座的这些人,张天元可不是那种普通的干孙子,他是聂老爷子真正疼爱的孙子,比亲孙子还亲,你们看着办吧。这绝对算是给张天元壮声势了。

  起初的时候,汤马如、郭老、李首富、李总、郑总等人都没有起身的意思。毕竟就算张天眼跟聂司令有关系,他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也没必要对一个晚辈那么恭敬,倒是彭主任起身和张天元亲切地握了握手,很亲热地拍着张天元的肩膀。

  不管怎么说,这老几位都是香港的大佬,论年纪做张天元的爷爷那都没问题的,倚老卖老惯了,自然是有些架子的。

  然而当聂司令说完上面那句话的时候,他们明显就有点坐不住了,就算不给张天元和聂司令面子,也要给中枢的聂首长面子啊。

  “没想到真得是聂首长啊!聂司令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说呢!”

  或许是因为之前张天元给了郭老面子,所以郭老也很给张天元面子,起身一把抓住了张天元的手,叹了口气道:“你这小伙子啊,既然是聂首长的孙子,来了香港就应该先给我打电话嘛。当年我生意上遇到困难的时候,聂首长可是帮了不少忙的,尤其是98金融危机之中,我的压力是非常大,就是聂首长力排众议,竭尽全力帮了我们这些香港的商人,让我们从金融危机之中挺了过来啊。我跟聂首长在帝都见过好几次面了,关系非常好。你既然是他老人家的孙子,那也就是我的孙子,不介意我这老骨头占你的便宜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