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八章 身份
  “十万!”

  “二十万!”

  “我说老朱,你就别捣乱了,这东西你要来干什么啊,你又不喜欢军事!”

  “这话说的,这么漂亮的东西,我买来收藏不行吗?”

  “二十五万!”

  ……

  或许是因为聂司令员直接说出了东西的价值,所以这报价就比较方便了,也不怕丢了面子,竞争还真是挺激烈的。

  价格到了六十万的时候,就上升就变慢了许多,张天元之前一直就没出价,那不是他不想买,而是懒得去抬价,免得又有谁因为争风吃醋跟自己斗,那得费多少口水啊,等价格高了再出价,对方就未必有那个心思了。

  很多时候,就是这一次一次的抬价,让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付出很多了,这就叫慢刀割人疼啊,或者更有名的一句话叫“温水煮青蛙”。

  看到抬价的渐渐停了,张天元才慢悠悠举起的牌子喊道:“一百万!”

  张天元是直接从七十万喊到一百万的,虽然这个航母模型肯定按照价值来说的话绝对不值这个钱,澳门赌博网站:但顶不住人喜欢啊。就像很多人买的奢侈品,东西的实际价值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可人家照样买啊。

  再说了,拿出这东西的可是聂司令员啊,这是自家人,张天元不捧场,谁来捧场啊?

  最终这个航母模型,也是被张天元给弄到手了,就花了一百万,很多人觉得上了一百万这就不怎么划算了。也就放弃了。

  更重要的是,在张天元喊出一百万的时候。聂司令说了一句话:“好,不愧是聂老爷子的孙子。为了慈善,够慷慨,这东西非你莫属啊!”

  聂老爷子?

  就算是现在的年轻娃娃,也没有几个不认识聂老爷子的,因为课本上就有很多关于这位老爷子的英雄事迹,即便是在香港,这位老爷子依旧是非常有名的。

  聂司令员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但此时已经没办法收回了,不由苦笑了一声道:“天元啊。其实你也没必要瞒着自己的身份啊,不然有些人啊,总是要小瞧你的,以后来香港,这生意也做不好啊。”

  张天元本来是不打算利用自己和聂老爷子的关系的,别说是干孙子,就算是亲孙子他也不想利用,这是个原则问题,你看小说里那些高手。总是要把杀手锏放在最后用的嘛,哪有一出来就直接用的?

  可既然聂司令员都说出来了,他也不好故弄玄虚了,再故弄玄虚。那就真得是装逼了,不符合他的性格。

  “聂叔叔,无妨了。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您说了就说吧,反正我以后跟梦梦结婚了。也是要让她去见见老爷子的。”张天元笑了笑道。

  他这番话,就是给聂司令找个台阶下。既然说出来就说出来了,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聂司令员今年四十五岁,少将衔,这个军衔虽然不高,但他这个位置却不低啊,驻港部队总司令,这是非常有历史意义和地理意义的一个司令。

  其实要真说起来的话,如果没有聂家这层关系,一般的将领想要成为少将,那最少也得五十多岁以上了,所以千万别听着他年龄大,其实即便在军队里面,聂司令员也是属于青壮派的。

  “哈哈哈,天元你虽然不是老爷子的亲孙子,但这性格真是够像的,都够爽快!既然说漏了,那就无所谓了。天元啊,这个东西你就拿走吧,一百万就行了,已经够多了,这是我和驻港官兵一起奉献的爱心,能捐给希望小学,大家都会非常高兴地。”聂司令哈哈大笑道,心里头也很舒畅,就怕那种仗着自己跟某大员有关系的年轻人,然后狐假虎威来找茬,那最麻烦。

  聂司令员虽然也属于聂家人,但已经是很远的亲戚了,他基本上是靠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走到现在的,也是后来就沾了那么一点点光罢了。

  所以他很担心张天元借机发作,找他的麻烦。毕竟现在这样仗着自己老子或者爷爷闹事的熊孩子可不少,什么“我爸是李刚”、“我爸是市长”之类的话都敢往外说,真是坑爹坑到极品了。

  有人可能要问了,张天元不就是聂老爷子的干孙子吗,连亲孙子都不是,你堂堂一个少将司令还怕他?

  这要看怎么说了。聂老爷子在聂家的内部“会议”上可是说过的,虽然与张天元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对待张天元,那要比对待聂震和聂青岚这亲孙子亲孙女还要好。

  老一辈的很多人都有这种情结,对待战友的儿子、孙子或者对待朋友的儿子、孙子,那比对待自己亲生的还好,大概那个时候的人比较朴实吧。

  聂司令员是相信这话的,所以他绝对是不想得罪张天元。

  还好,张天元比想象中的容易相处多了,前几天见面的时候就聊过,小伙子性格很开朗,也很随和,就是有点内向,见到陌生人不太爱说话。今天他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张天元这个年轻人,真得是少年持重,完全没有想着利用聂老爷子的威风狐假虎威。

  这个时候,整个大厅里的人还处在冰冻状态呢,聂司令员认识张天元,这个还能接受,都说张天元的雕刻技术好,说不定就是这么认识的,可是“聂老爷子的孙子”这话可就可大可小了啊。

  就连柳梦寻都没想到,张天元居然是什么聂老爷子的孙子,很多人都和她一样,很想知道,那个聂老爷子是不是他们想象中的聂老爷子。

  听起来好像是不会错的,毕竟这个聂老爷子是从聂司令员口中喊出来的,除了那位之外。虽还有资格?

  “抱歉抱歉,诸位不用在意。进行下面的拍卖吧,我去和天元在旁边聊。不影响大家,哈哈哈。”聂司令起身帮着张天元把那模型装进了一个硬纸板箱子里,然后又一起抬了出去,放进了张天元的车厢里面。

  两个人就在外面靠着车聊了起来。

  柳梦寻也走了出来,只不过她没有跟过去,而是站在门口看着,她不想强迫张天元对她解释什么,因为她知道,喜欢多事的女人是不讨人喜的。更何况这是张天元的私事,就算是恋人,也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吧。

  而此时,在拍卖会现场,拍卖也没能继续开始,因为这会儿很多人心里头还都懵着呢,没搞明白,这个张天元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啊,那聂老爷子。是不是就是中枢的那位?

  尤其是之前跟柳生平拉关系的那几位老总和富豪,这个时候再次凑了过来,问道:“我说柳老板,你真是不够意思。刚刚说聂司令员跟你那女婿不过是有着一面之缘,但我看着不像啊,这关系就像亲戚似的。还有。他们口中的聂老爷子是不是就是那个中枢的聂老爷子啊?”

  “对对对,我听着也是这样。”

  “这张天元不会跟聂家有什么关系吧?”

  “那这后台可了不得啊。背景也太硬了!”

  “是啊是啊,都没想到过。居然会是这样的,之前我还以为他就是个小商人呢。”

  “我跟你是一样的想法啊,唉,早知道的话,就不会跟他那么生分了啊,可惜了啊。”

  “现在想巴结他的人可多了去了,就算这个聂老爷子不是那个中枢的聂老爷子,光凭驻港部队司令这个关系,张天元也绝对是个香饽饽啊。”

  “是啊是啊,要不怎么说咱们没眼光呢,我看啊,还真是没眼光,有眼不识金镶玉啊!”

  这里的人都不是笨蛋,从聂司令和张天元的对话里头就可以明显听出来了,这两个人的关系肯定是不一般的,张天元很习惯地就能称呼聂司令为“聂叔叔”,而聂司令则省去了姓,直呼其名,语气之中也是充满了疼爱之意,这就是长辈对晚辈之间的那种感情啊,而且绝对是非常熟悉的长辈和晚辈,甚至可能是世交,或者干脆就是姻亲关系。

  柳生平此时其实也是震惊得合不拢嘴,他根本就不知道张天元居然跟那个聂司令关系那么好,更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聂老爷子是不是中枢的那个聂老爷子。

  不过他却是打了个哈哈,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要是回答说不知道,那多没面子啊,可是因为不知道真相,他也不好回答,于是这样打哈哈反而是最好的回答了,别人爱怎么想,那就怎么想吧。

  看到那些人都去讨论了,柳生平这才定了定神,把自己的老婆从惊愕之中拍醒了:“亲爱的,你这震惊时间也太长了吧,你看怎么样,女儿没有告诉过你有关天元的这些事情吗?”

  柳生平实在看不出张天元像是什么红二代或者红三代,因为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丝毫那方面的习气,所以他也就压根没有朝那方面想。

  可是此时他却想得又有点多了,他想到张天元能在帝都买到那么好的宅子,估计也是聂老爷子或者聂家帮的忙,生意能做得那么好,估计也是因为红顶商人吧。

  这他倒是不反对,反而觉得更有面子,可问题是张天元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翁红被丈夫拍了拍,才狠狠在自己的腿上掐了一下,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叹了口气道:“老公啊,我是不是老眼昏花了啊,居然没看出来张天元这小子是聂老爷子的孙子?”

  “不对啊,聂老爷子姓聂,可是张天元姓张啊。”

  “难道是私生子?”

  “我说亲爱的,咱就别乱猜了,到时候问问梦梦吧,张天元肯定会把这事儿全盘托出给梦梦的,更何况咱们问也不合适。”

  这边是胡思乱想,那边也已经开聊了。

  “什么!聂司令员你居然认识我爷爷?”张天元惊讶地看着聂司令员问道。

  这个爷爷,是张天元的亲爷爷,并不是聂老爷子。

  “我不仅认识你爷爷,还认识你爸呢。”聂司令员笑道。

  “这怎么可能啊,我爸跟您年纪差不多,您可是大人物,哪能认识他啊,他就一老农。”张天元并不奇怪聂司令和聂家人认识,他只是纳闷,这聂司令怎么还跟他爷爷和父亲认识,这太不合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