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七章 航母模型
  东西是好东西,但认识的人却很少,正因为如此,也不知道该出多少价好,年轻人不敢上去鉴定,而那些中年人则是不好意思。

  冷场了。

  就这么冷场了。

  郭老的脸上不太好看,汤马如的脸上也不好看。李首富一个劲儿给李南亭使眼色,似乎是希望李南亭出价,不管出多少,年轻人出价,那总归是不会有人说什么吧,就算出少了,也最多挨顿骂而已,不会影响太大。

  可李南亭这个时候正在跟旁边的几个人聊天,压根就没注意到李首富的眼色,或许在他看来,一个破琥珀而已,有什么值钱的,他不会感兴趣,李首富也不会。

  就在现场一片尴尬的时候,张天元笑呵呵地站了起来说道:“郭老,不知道晚辈可否近前一看?”

  他这也就是做做样子,万一之后有人问起他,也好搪塞,不然你都没靠近去看就买,那也太不庄重了,更重要的是,这值钱的东西你不用看都往你手里钻?说出去谁信啊!

  听到张天元要看这琥珀,郭老松了口气,其实这琥珀他自己都不知道值多少钱,当初买来的时候,才花了三千来块而已,但东西总是要拍出去才行嘛,不然就太伤面子了,他那老朋友泉下有知,也会气活的。

  张天元这么一出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李南亭那伙人觉得他真得是猪鼻子上插葱,装象!就算你有几个钱,这里谁的钱还没你多啊?别人都不吭声。你就敢站出来?这不是得瑟是什么?

  柳生平和翁红倒是很满意张天元的做法,不过他们想的不多。他们是觉得,年轻人看错了东西。就算出价低了,也不至于被嘲笑,而且还不会让这个拍卖会就这么冷场了,何乐而不为呢?

  这里面有个人是熟悉那琥珀的,知道那琥珀大概的价值,于是叹了口气道:“那东西要是没雕刻的话,就值钱了,只可惜,可惜啊!如今怕是值不了十万的。不,兴许就是想几千块卖出去也没人要,彻底糟蹋了啊。”

  张天元倒是不在乎这些的目光,他装模作样走上去看了看,然后又走了下来,举起牌子说道:“我出一万!”

  他不想把价抬得太高了,因为这东西目前也就最多值个一万,这还得是有人给郭老面子,你想想啊。一个美女,要是脸被毁容了,那还是美女吗?

  没毁容之前或许是抢手货,可是一旦毁容了。那就几乎没人要了,这就是现实,他出一万。基本就是这个价了,如果出的太低了太难看。出的太高了的话又会招致一些人跟他争,那就不划算了。

  一万刚刚好。

  其实张天元能出一万。已经让郭老非常满意了,这一次郭老在拿着东西来拍卖之前,就找个专家帮忙鉴定过了,都说这玩意儿最多值一万,有人七八千肯买下来,那都是福气。

  郭老之所以还是把这琥珀拿出来,就是为了完成自己老朋友的心愿而已。所以他心里头也就有些奇怪了,这个姓张的小子难道也是这方面的专家,看出了这东西的价值?所以才故意出这么个价,既不会太丢份,也给了我老郭面子?

  “不管如何,人家年轻人都这么给面子了,以后让柳家人帮忙给说声谢谢吧。”郭老心中暗暗想道:“另外柳家的那单生意,就让他们做吧,算是还个人情喽。”

  柳生平绝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这个女婿还没娶了柳梦寻呢,就已经替他们柳家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郭老那里有一笔订单,很大的珠宝订单,正在犹豫是找哪家珠宝公司来做呢,柳生平都找了郭老好几次了,不顶用,柳老爷子也去找过,结果还是没用,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柳老爷子现在正生闷气呢,听说郭老今天要来,他都没过来参加这个慈善拍卖会。

  现在就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情,郭老就打算把生意交给柳氏珠宝了,这就是所谓的人情社会,人脉社会啊。

  李南亭在抬起头的时候,也看到了李首富对他的暗示,本来他还发愁到底要不要出价呢,这会儿看到张天元出价了,他也就不想出了,那东西真不值钱,李首富给他暗示,只不过是想让他找个冤大头而已,现在不用找都有了,他才懒得去跟张天元争什么呢。

  关键是现在再出价已经无法给郭老什么好印象了,既然如此,那还出什么价啊,吃力不讨好嘛,更何况还得罪人,就算是李首富这个时候也不会让李南亭再出价的。

  张天元喊这一万,立即引起了客厅里的一片骚动。

  “这小子有意思啊,一块被用废了的琥珀,他居然也买!”

  “不是有意思,是有本事,有胆量啊!咱们不懂琥珀,想给郭老卖面子都不知道怎么卖,他厉害啊,这一万块估计出到郭老的心坎上了,你没看郭老都笑了吗?”

  “是啊是啊,听说柳氏珠宝跟周大福等珠宝公司争夺一个订单呢,郭老说给谁就给谁,该不会这次就因为这小事儿让柳氏珠宝捡个便宜吧?”

  “嘿,你还真别说,这或许很可能啊。”

  “唉,你说郭老也真是的,他要是随便拿个咱们都懂得东西,比如用过的钢笔之类的,咱们也好出价啊,这琥珀实在是难为咱们了。”

  “是啊是啊,别说钢笔了,就算是郭老用过的筷子,我也敢出一万啊,关键这琥珀他娘的不懂价啊,既怕出少了出多了,这就更麻烦了。”

  大家都在议论,却似乎没出价的意思,现在已经过了最好的时候了,再出价那就是自找没趣。

  拍卖师一边将琥珀装进了盒子里。放到了张天元的手里,一边收了张天元的支票。还笑着说道:“这琥珀着实是可惜了,要是没乱刻乱画的话。最少也值两三千万呢,就算国内卖不出去,国外也会抢着买的,很多有钱人就喜欢这个,可惜了,可惜了啊。女人的脸毁了可以整容,这个被划了,除非你是神仙,否则别想复原了。”

  他也就那么随便一说。别人也就随便那么一听。

  可张天元却是心中冷笑“哥不是神仙,不过哥也有办法修复它,您就不用多操心了。”

  直到将琥珀拿到手里,张天元才彻底松了口气,他之前还害怕有人跟他争呢,虽然价再高点也无所谓,就是出到几百万也行,但那就有点不太寻常了,会让别人生出怀疑之心的。

  还好。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个只要复原就能够价值数千万的极品万年琥珀,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看到张天元那得意的样子,李南亭似乎生出了一些困惑。

  “这事儿透着古怪啊。张天元又不知道柳氏珠宝和郭老的事儿,干嘛要给郭老面子?而且这小子根本就不像是会给谁面子的那种人啊!难道大家都看错了,其实那东西很值钱?”

  “对!一定不会错的。这小子是玩古玩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万年的琥珀也算是一种古玩啊,这小子一定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才会买下来的。”

  他想到这里,就打算去出价,只可惜此时拍卖师的木槌子都已经敲了,他是彻底没机会去跟张天元争这个东西了,只能郁闷得看着张天元坐在座位上得瑟。

  张天元乐呵呵地拿着万年的极品灵魄,小心翼翼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一旁的王思远一把拽住他问道:“你小子老实交代,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在慈善拍卖会上也捡漏,你也忒不仗义了吧。”

  “说什么呢。”张天元将王思远的手一甩说道:“我可告诉你啊,这个最多也就值一万港币,我是看郭老面子,才买的,要不然谁要这个啊。”

  他当然不会傻到把实情告诉给王思远,因为就算要修复琥珀,那也是要以另外一种形式卖出去的,不能再以这个琥珀的名义卖了,那是要出事儿的。

  台上,郑嘉怡一个劲儿夸着张天元,说张天元有爱心什么的,不过此时的张天元心思早就不在这上面了,澳门赌博网站:他之前买回自己的首饰套装,足足给希望小学捐了一千万啊,那也绝对算得上爱心了吧,这才一万块,算个什么啊。

  接下来的拍卖,张天元基本上就是打着盹儿看的,实在没什么兴趣了。

  一直到聂司令员的拍品送到桌上,他才猛地清醒了过来。

  他要真给谁人情,那也是给聂司令员的,毕竟这跟聂老爷子可是亲戚关系,跟他也是认识的,前几天甚至还聊过呢,聂老爷子连张天元就是天元玉皇的事儿,也告诉给聂司令了。

  军人嘴严,所以聂司令员肯定是不会外传的,要知道这事儿连聂震他父亲都还不知道呢。

  放在桌上的,是一个完全合金制作出来的航母模型,这是我国的第一艘航母的样子,制作非常精美,上面每一架飞机都清晰可见,甚至连上面官兵脸上的表情,都是惟妙惟肖。

  “好东西!”张天元喜欢古玩不假,但是作为男人,作为一个有血性的男人,他也是挺喜欢军事的,只不过没有那么痴迷而已,如果是别的模型也就算了,关键这个可是航母模型啊,长足足一米,看起来非常漂亮,这东西放进自己的私人博物馆,也不算是蒙尘了。

  聂司令员很直接,他开口就说道:“这个航母模型总共花费了三万块,还只是材料费,人家是免费做的,如果加上人工费的话,少说也得五六万了,虽然底价是零元,但我不想拍的太低了,大家都是有爱心的人,这爱心总不至于不值钱吧?”

  这话实在是太直接了,不过张天元就是喜欢,他对航母模型不是很了解,所以也不知道出多少价,现在聂司令员开口了,他就省去了揣摩的工夫了。

  香港那些公子哥对于这个东西不感兴趣,看起来都不想出价。

  倒是一些中年人和老者,有些爱国情怀,看到这航母模型,纷纷是摩拳擦掌,准备竞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