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五章 挥金如土
  梁大少真得是越想越觉得不值得,越想越觉得自己头脑发热了,不该犯这个傻。稍微受到损友的怂恿,就干出了这样的蠢事啊,这简直太郁闷了。

  张天元虽然不知道梁大少心里头的想法,但是却大概猜得出来,他现在不着急,他带的钱还多着呢,大不了就当是给神罗珠宝做了广告了,什么样的广告,也没有这样的慈善拍卖会来得实惠啊,最关键的是,这个梁大少也挺有名的,所以这个事情在香港各大报纸上报的几率非常高。再加上如今网络发达,就算别人不发,他自己不会发啊?

  如果梁大少继续加价,那也好办,他继续跟就是了,反正身上这两亿,就随便花了,他就不相信梁大少还能把所有的资产都用在这上面。如果不肯加价的话,那刚好,自己花费一千万夺回的,不仅仅是一套珠宝,还有神罗珠宝的宣传,以及柳梦寻对他死心塌地的爱啊。

  说女孩子没虚荣心,那是扯淡,任何女孩子都希望看到自己男朋友或者老公出色的样子,如果说张天元今天认怂了,或许柳梦寻不会怎么样,但心里头总是有些疙瘩的,再加上一些人在旁边吹吹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所以今天这一千万,那是必须得花的,只是花完之后,这后续步骤一定要跟上,比如可以去宣传自己的神罗古艺术公司为内地学生捐款一千万之类的事情了,反正是事实,也不怕谁来调查。

  这样的话。一千万做慈善,做希望工程。也是完全值了。甚至还可以说是一举多得呢。

  有些人可能会说为了女人去跟人斗气不值得,不是一个理智的人应该做的事情。甚至会被别人笑话。说是没脑子,不理智。可是张天元压根就不会这么考虑,柳梦寻可是自己的女人啊,为自己的女人出头,有什么错吗?如果看到自己的女人受到了欺负还要去考虑值不值,这他妈还是有卵.蛋的汉子吗?

  张天元这些日子以来因为做了很多大事,也做成功了很多事情,所以自然而然地就会流露出一股子zixin的气势,还真别说。这玩意儿挺唬人的。梁大少看到之后,就算是想要继续拼下去,也没什么信心了,要是拼到最后还赢不了,那岂不是白白给神罗珠宝做了广告了?还不能收取一点费用?

  梁大少心虚气短,已经落了下风,毕竟他只是个公子哥而已花的钱也是别人给的,并不是他自己赚的,所以他的zixin。是要用金钱来武装起来的,一旦金钱没有人多的话,那就完全不成个样子了,或许可以直接说“连屁都不是了!”

  毕竟梁大少也没什么自己的公司。他就是个股东而已,仗着爷爷赠予他的一些股份,获得一些分红罢了。说实在的。钱来得快,也轻松。可是这样来钱,没有任何奋斗的痕迹。自然是没办法跟张天元那样的人相比的,那股子狠劲,梁大少无论如何也都是学不到的。

  再说了,他还真没那么多钱,他的钱大部分都是股份,除非卖掉股份,那才又个三四亿,不卖的话,他身边能花的也就一千万左右而已,真拿这些钱去跟张天元赌气,那不是脑子有毛病吗?有这些钱,他可以玩多少女人不重样了,干嘛非得这么大方送去做慈善啊?

  俗话说得好“人不要脸则无敌”。反正梁大少是想通了,丢脸就丢脸吧,总比丢命丢钱要好,他留着一千万还能吃好喝好呢,要面子有个屁用,又不用去做生意。所以他这会儿就干脆直接把自己的脸扔到一边了,斗不起了,做乌龟就做乌龟吧。

  梁大少决定丢开面子,做一个完全不要脸的人之后,原本紧张和不知所措的表情也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深深吸了口气道:“佩服佩服!张老板果然是人中豪杰,年轻俊才!一千万做慈善,相信无数的小孩子都要感谢您的。”

  还真别说,他这番话说得相当bucuo,总算是没把自己给绕进去。

  不过他想就这么了事,张天元却是不是善罢甘休的,张天元从来就不是什么谦谦君子,更不是什么大度的人,既然有人欺负上门了,你让他白白花了这么多钱去买回自己的东西,这怎么行?

  别说那么多好处,那是张天元努力得来的,可不是梁大少想出来的。

  张天元举起红酒杯子,淡淡笑了笑道:“我来香港之前,有很多人给我说,香港地杰人灵,有很多年轻才俊,今日一见,其实也不过如此嘛。这个什么梁来着?我听说还是当年地产大王梁老的孙子,要是梁老如今还活着,只怕会被气死不可。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人活脸,树活皮,这人要是不要脸了,那真得什么都不是了。”

  这番话可谓非常恶毒了,梁大少听后,气得指着张天元,脸红脖子粗的,却说不出话来,最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居然就当场昏了过去。

  汤马如爵士似乎并不喜欢张天元这样咄咄逼人的做法,于是劝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爵士的中文说得bucuo,这话也用得极好,我也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有些东西他配做人吗?”张天元还真得没必要给汤马如什么面子,汤马如现在都不做生意了,在香港的影响力也日渐衰退,而且作为张天元来说,他实在不想因为某些人的原因而违背自己的想法和做人方式,那样就活得没滋味了。

  “哈哈哈,说得好!”聂司令居然拍手说道:“某些个东西啊,自以为是人,整天到驻港部队前面闹事,把自己当回事,我们的士兵不是瞧不见他们。而是把这些个东西都没当人看啊。”

  和聂老爷子一样,这位聂司令说话也是非常大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表达一下自己对那些拿着米字旗到驻港部队基地前面闹事的人的不满。

  他都这么说了。汤马如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张天元走上前去,将支票递给了拍卖师,确认之后,拿回了属于自己的那套饰品,然后收了起来。

  郑嘉怡笑问道:“张老板,这么haode首饰,不打算送给柳姐姐做结婚礼物吗?”

  她这话倒是没有恶意,只是问得不是时候,让有些对张天元反感地人似乎又一次找到了抨击张天元的机会了。

  “小气!”

  “是啊。柳小姐怎么找了那么个吝啬的男人。”

  “可惜了啊。”

  张天元不由冷笑,看向了郑嘉怡说道:“郑小姐,这首饰好是好,但还不算最好。我给梦梦的结婚礼物,那肯定要是最haode。就像他脖子上的那串项链,当初我送给她的时候,好像也没人说我小气啊,难道在场的那些说我小气的人,都能随手送出价值两千万美金以上的珠宝?”

  看到这里。听着这些话,翁红对这个weilai女婿简直满意死了。

  “看到了嘛老公,这才是做大事的啊,你看你。在那个汤马如面前就跟孙子似的。”翁红在柳生平的腰上使劲捏了一下说道。

  女人嘛,找男人肯定是为了追求安全感,像张天元那样的男人。霸气外露,又有钱。而且感觉神秘莫测,这安全感简直爆棚了。

  柳生平苦笑着说道:“不一样。不一样啊!我是youshi情要求汤马如爵士,他又不用。”

  “我看你也别求什么汤马如了,咱们家天元跟聂司令好像认识,球咱们家天元就行。”

  “咱们家天元?”柳生平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妻子,这女儿还没结婚呢,就急着把女婿当自家人了,自己这妻子还是头一次这么积极啊,实在有点让他感到匪夷所思。

  “看什么看,我跟你说话呢。”翁红瞪了柳生平一眼道。

  这个时候,一旁坐着的一个中年人凑了过来问道:“我说柳老板,你家这女婿是那个家族的公子啊,出手这么大方,说话这么霸道,相当bucuo啊。什么时候的婚事啊,到时候一定要请我这个老朋友去喝喜酒啊。”

  现在香港无论怎么跳,始终都是一个小小的特区而已,跳不到哪儿去。中枢都管得到,所以现在有些脑子的聪明商人,要么把目光投向了内地,要么把目光投向了海外,不管如何,总是要找另外的出路的。

  这个问柳生平话的人,就是想要进入内地市场,但一直苦于没有门路,就想打听一下,让柳生平给牵线搭桥,通过张天元打开内地市场。

  柳生平端起了架子笑道:“我家这女婿那绝对是神通广大啊,你想想,几个月时间,就打造了一个商业王国,虽然如今还不算太强大,可是身家却已经可以跟香港十大富豪排名最末的两位相提并论了。只可惜我还没见过他家长呢,等以后,以后有了机会,一定给你介绍介绍!”

  “那就多谢了。”

  其实柳生平这番话,也并不算说谎,只是因为他对张天元的身世也不太了解,所以就只能这么说了,毕竟不能弱了自己女婿的名头嘛。

  柳生平还是太在意身世了,就算张天元只是一介平民,人家能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不比那些身世显赫,最后却败家的人强得多吗?

  张天元当然不知道柳生平和这中年人的对话,他此时还在琢磨呢,香港这些所谓的年轻才俊真得不过如此,长时间待在这样的地方,眼界都狭小了,他之前问过王思远,这些人对内地了解多少,王思远是大摇其头啊,说这些个货色,你问他美国怎么样,日本怎么样,英国怎么样,他们都能说的头头是道,可是问他们内地如何,他们说出来的话,简直能把人笑死。

  有些时候,张天元真感觉历史好像颠倒过来了。

  在开放之前,内地的一些课本里面记载的英国,还是工业革命之前的英国,当时那课本流传到英国,还被当地报纸嘲笑。

  而如今,国外的很多书籍里面的华夏,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呢,这种认知上的差距,就可以看出人的眼界大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