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四章 梁大少
  王思远的话可以不相信,但是聂司令员的话,却没有人不信,身为军人,本身就很少夸人,更何况聂司令员这个人一向不怎么夸人,而且性格还比较内向,如此称赞一个后辈,令很多人都觉得有些惊讶。。x。

  张天元见聂司令都说话了,便不敢继续坐着了,起身笑道:“聂司令,诸位,我那点雕虫小技,实在是不足挂齿。”

  柳梦寻也道:“郑伯伯,这套饰品是天元的,我想亲手拍下来,您能成人之美吗?”

  她都这么说了,郑总还能怎么着?总不能跟一个小丫头去抢别个男朋友的东西吧?

  “好,没问题,不过我这价已经出了,可是不能退回来啊。”郑总笑道。

  “这个不是问题。”柳梦寻笑了笑道:“我出两百万。”

  “好,有这份心就好,看到你们如此恩爱,我这个老一辈的,也是感到高兴啊。内地和香港的关系,内地和宝岛的关系,要是能够像你们两人一样和睦就好喽。”郑总说着话,转身坐回了位子之上,澳门赌博网站:显得很是高兴。

  柳梦寻本以为二百万港币,就不会有人跟她争了,毕竟这是张天元的东西,她拍下来那也是合情合理,稍微有点眼色的人,或者没有深仇大恨的人都是不会从中作梗的。“我出二百五十万!”

  一个声音从旁边不远处传来,这是个年轻人,跟李南亭挨着坐着,穿着一身名牌,用的也是瑞士名表。一看就是个有钱的公子哥,这气质也是不差。不过此时这人却冷漠地看了张天元一眼,眸子里有些阴险。

  “喂,张兄弟,你这套珠宝可别让那孙子拍去了。否则会出事儿的。”王思远压低了声音对张天元说道。

  张天元默默点了点头。自己的东西,不是谁都有资格享有的,如果是郑总的话。他不会反对,可是这个年轻人,一看就不怀好意,他又不缺那么点钱,更何况拍下来的钱还是去做慈善的。又不是给他的,那就更不用客气了。

  虽然柳梦寻要拍下这套首饰,那是对他的一份挚爱,他知道也就行了,但现在是有人找他挑衅,他总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出去战斗,自己躲在后面吧。

  所以他很干脆地举起了牌子道:“二百七十万!既然是做慈善。我自己拍自己的东西,没问题吧?”

  拍卖师点了点头,其实以前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慈善拍卖毕竟和正规拍卖不一样,正规拍卖都是有自己拍自己东西的事情出现。更不要说慈善拍卖了,谁拍都一样,反正最后大部分的钱都是会用于慈善的,只有一小部分会被当作佣金。“三百万!”那个年轻人很是轻蔑地看了张天元一眼,随口说道。

  “喂,看到了吧,是梁大少哎,嘿嘿,这小子有好戏看了!”

  “没错,梁大少向来花钱如流水,几百万对他来说还不是问题,更何况这是面子上的事儿,他肯定不会认输的。”

  “梁大少以前也是柳小姐的爱慕者啊,只可惜他也没能融化这块冰,现在肯定是在想什么歪主意呢。”

  “姓张的肯定会被吓怕的,他斗不过梁大少,要知道梁大少现在身家好几个亿呢,光是遗产就够他挥霍了。”

  很多人看到张天元跟那个梁大少杠上了,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明显是等着看张天元的笑话呢,虽然之前王思远已经公开了张天元的身份,但这些人还是不太明白的,毕竟神罗古艺术公司创建的时间太短,别说是在香港了,就算是在内地,也未必有多少人知道,他们就更不知道了。

  柳梦寻显得有些紧张,她抓住了张天元的手,现在她是处于两难境地了。如果让张天元放弃,那男人的面子怎么办?毕竟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拍品啊,这是张天元自己的。可如果不放弃,张天元岂不是要吃大亏了?

  “这个梁大少到底是谁?”童噬问王思远道,他倒是不紧张,对他来说,钱财乃身外之物,多花点都无所谓,关键今天是不能丢面子的。

  “呸,就他妈一好吃懒做的白面书生!他爷爷那一辈是香港的房地产大王,赚了不少的钱,被称之为香港房地产界的祖师爷!可比后来的那些房地产富豪强多了,汤马如爵士的很多地,都是跟这位房地产大王合作买的,并且开发的,也正因为如此,汤马如爵士才会请这位梁大少来参加慈善拍卖,是给他爷爷面子,可不是给这孙子面子。”王思远骂道。

  “他有多少钱?”

  “没多少钱,撑死三亿港币,你放心,你要是跟他斗,我借给你钱,反正你回去还我就是了。”王思远似乎也看不惯这个梁大少,倒是非常支持张天元跟着梁大少斗。

  听了王思远的话,张天元仔细盘算了一下,如果说这个梁大少只有三亿资产的话,那就简单了,这小子就算再大手大脚,也是有底线的,估计再多点,就不敢跟了。

  想到这里,他轻轻捏了捏柳梦寻的手,让柳梦寻放心。

  “哦,梁大少似乎对张老板的这套首饰颇为感兴趣的,出价已经达到了三百万了!三百万港币!这是一份对失学儿童的爱心啊,让我们掌声感谢梁大少!”

  那些围着李南亭坐的人,纷纷鼓掌,一些中年人也都鼓掌了,就连那几个老者,也因为这毕竟是做慈善,不得不鼓掌。

  梁大少看起来春风得意,站起来很是得体地冲众人笑了笑,又向着那几个老者坐的地方鞠躬行礼,看起来非常得意。

  然而很快,他就得意不起来了。

  张天元举起了牌子,喊了一声:“一千万!”

  他这个喊价。连一旁的柳梦寻都吓了一跳,王思远也是瞪大了眼睛,那个所谓的梁大少,脸上原本很得意的表情,一瞬间却变得非常难看。

  “请张老板再说一遍。多少?”拍卖师和郑嘉怡都有些震惊。因为在慈善拍卖会上,还很少会出现如此高的叫价!

  字不多,就三个字“一千万”。但是却让原本还在议论的客厅内瞬间寂静了下来。即使是那几个财大气粗的大富豪,听到这三个字,也是愣在了当场。他们不是缺那点钱,只是有些意外,这个年轻人出手如此阔绰?

  或者说仅仅只是跟梁大少斗气而已?

  毕竟报价是从三百万直接就蹦到了一千万。这之间可是有七百万的差距啊,如果说这都不是斗气的话,那估计就没有斗气这种说法了,但这样真得妥当吗?

  反正换做任何一个坐在这里的人,都不会轻易为这套珠宝报出一千万的价的,或者可以说根本就不可能!他们有钱没错,可是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要知道。这种因为争风吃醋而在拍卖会上斗气,一掷千万金的场景,也只有这几位年轻时候才干过,人一旦老了,也就更加务实了。绝对不会干这么疯狂的事情。

  不过他们其实还是小瞧了张天元了,张天元出这样的价,可不仅仅是要斗气而已,他还有更深层次的考量。他的珠宝公司将来是要做高端珠宝的,而自己亲手设计并且制作的珠宝,如果能够拍到一千万的高价,这将来流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啊,或许经过一些润色,这就能成为神罗珠宝的传奇故事,让神罗珠宝与高端大气上档次联系起来。

  张天元的想法没有错,事实上后来神罗珠宝一直坚持走的就是高端珠宝的路线,不仅击退了国外的许多高档珠宝,而且还和周大福珠宝合作非常愉快,因为周大福走的是平民珠宝路线,与神罗珠宝并不冲突,甚至后来张天元还大量入股了周大福,成为了这个公司实际上的老总。

  在张天元叫价之后,现场所有人的目光先是看向了他,确认的确是一千万之后,目光才都集中到了梁大少的身上,不管是中年人也好,老者也罢,还是那些年轻人也好,如果这个时候认怂,那自然是别想跟这些年轻人一起混了,即便是在高档的富豪,炫耀自己的财富其实都是习惯性的,你既然要跟别人斗,那就斗下去,否则那就是认怂,就是龟孙子,不斗那就别逞能。

  梁大少目前是陷入了两难境地了,他要是继续的话,那真是玩不起了,因为他之前要买下那套珠宝,也只是想要羞辱张天元而已,三百万也就是一辆车子,他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可是到了一千万以上,那就不敢擅自做主了,否则的话,回去之后肯定会被他爹地骂得狗血淋头的,以后可能连零花钱都要被缩减了。

  可要是不加价吧,自己刚才已经出头了,要是现在退缩,不免会被圈子里的人耻笑和唾弃,这丢的可不是他一个人的脸啊,而是整个香港年轻富豪的脸。日后甚至可能会被登上报纸,被香港的无数市民嘲笑。

  千万别小瞧香港狗仔队的可怕能力,别以为这地方保安严格他们就混不进来了,这样想你就错了,可以肯定的是,今天事情在这里发生,明天的话,这样的消息立即就会传遍整个香港了,他梁大少连出门都得戴上墨镜和帽子了,否则会被别人用唾沫星子淹死的。

  可继续加价的话,真斗得过张天元吗?梁大少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自信了。

  其实最最关键的还是,他就算成功拍下了这套首饰,那估计也是大价钱了,就算让他去当众砸毁,他也是舍不得的。其实他之前想要拍下来,就是打算砸着玩的,可别以为他不敢,有钱人的想法,你还真不好猜。

  既然如此,侮辱不了张天元,那他拍下这东西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再说了,柳梦寻明显都已经别张天元灌了**汤了,彻底成了张天元的女人了,自己再努力,得罪张天元不说,最后还得不到柳梦寻的爱,他妈的到底为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