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三章 年少大师
  慈善拍卖会一般不使用网上交易或者信用卡交易,还是支票看得实在,所以王思远去取东西的时候,也是将一张四十万港币的支票交给了拍卖师。

  等王思远回来了,张天元才笑道:“王兄,我不知道你居然还有这癖好?喜欢别人穿过的衣服?”

  “呸呸呸!要是美女穿过的衣服,我或许会喜欢,但这臭男人穿的衣服,我喜欢个屁啊!最近我们拍的那部电影里面,正好需要这么一道具,不能太假了,我刚好瞧上,就买了算了,权当做了慈善了。”王思远急忙解释道。

  “这样啊,那你可真够大方的!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这衣服里面嵌有非常值钱的铂金,而且工艺水平很高。那些纽扣也是蓝宝石做的。”张天元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王思远猛地瞪了一下眼睛,仔细去看,果然像张天元所说的那样,于是嘿嘿笑道:“不错啊兄弟,今天遇到你真是我的服气啊,这可是妙了,我本以为全部做了慈善了,没想到还能回点本,不错不错。”

  张天元顿时一阵无语了,他还以为王思远这家伙是看出了那衣服值几个钱,所以才敢那么叫价的,没想到压根就不知道啊。

  “不是,张兄弟,你也别太吝啬了。这种场合不买东西的话,肯定是会被人鄙视的。”王思远悄悄说道:“像这样的私人慈善拍卖会,别人虽然未必认识你,但你毕竟是跟着柳梦寻的父母来的。要是不买东西,未免丢了他们的面子啊。”

  “这话说得倒也是啊。”张天元其实对慈善拍卖会上的事情不太了解。对这些拍品也不怎么感兴趣。毕竟慈善拍卖会上的很多东西都算不上值钱,纪念意义要大于实际意义。

  不过听王思远这么一说。好像这是个潜规则啊,你来了却不拍东西,那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毕竟他也不是没有钱啊,来香港之前,他就已经办好了可以在香港随时支取的现金支票,总共有两亿港币左右,其实在香港,现在rmb也是挺虎的,不过看今天拍卖会上用的都是港币。他也干脆用港币算了,他还真不相信这慈善拍卖会上有东西能上亿的,毕竟是慈善,很少有人会花那么多钱的,即使花,那也干脆自己成立一个基金会来管理资金了,不会扔给别人的。

  两亿港币对张天元来说真不算什么,以他如今的身家,完全可以为了让女朋友和未来的丈母娘、老丈人高兴。把钱花出去,大不了以后再赚就是了。这可不是抠门的时候,这个时候抠门,搞不好人就留不住了。

  不过最关键的还是他担心自己找不到合适的东西买下来。毕竟这种拍卖就等于是让有钱人捐款的,只是这个慈善拍卖会名义上更好听,档次也要高很多而已。

  在这里拍卖的东西。大多都是华而不实的,也不是没有值钱的东西。但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张天元其实更愿意直接捐款去做慈善,也比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好。不过这毕竟是总慈善。人家一堆香港富豪,包括汤马如爵士还是英国人,都愿意为内地的失学儿童奉献一片爱心,自己好歹是农村里走出来的,知道农村的苦,如今发达了,给山里孩子捐点钱,建几所希望小学,好像也是理所应当的吧,不然也太小气了,关键他是有钱,要没钱他可不想打肿脸装胖子。

  毕竟不能丢了内地富豪的脸啊!而且做这次慈善,对他将来认识这里的人也很有帮助,这风头他还真是出定了,没办法的事情。

  张天元其实是有心拍下自己设计并且制作出来的那件珠宝的,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自己拍自己的东西合不合适,好像有点王婆卖瓜的感觉?

  “天元,你放心吧,你的那件珠宝我会亲手拍下来的!因为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柳梦寻似乎看出了张天元的心思,轻轻在张天元的耳边说道。

  任何男人听到女人说这样的话,恐怕都会把持不住吧。张天元自然也不例外,他感觉到自己的眼角都开始湿润了,要不是怕出丑,强行止住了泪水,恐怕此时真得是要哭出来了。

  他笑了笑,轻轻拍了拍柳梦寻的腿说道:“我相信你,因为我对你的爱,比你对我的爱,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少!”

  “接下来开拍第二件物品,这是一套精美的珠宝,全部采用了高冰种的红翡绿翠雕琢而成,红配绿,色彩十分漂亮!珠宝设计师是曾经在欧洲的珠宝大赛上获得过一等奖的徐玥小姐,只可惜她本人今天没有来到现场,不过这套珠宝的主人目前是柳氏珠宝,请各位出价吧,不管是精美的高冰种绿翠,还是高冰种红翡,这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单单是翡翠就非常值钱了,而徐玥小姐的设计和做工也十分精美,相信在座大部分人都懂珠宝吧,一定不要错过哦。”

  “劳驾,我可以近前看看吗?”香港巨富郑总看到这套珠宝的时候,那双老眼一下子都亮了起来,他就是周大福的老总啊,对于珠宝,有着天然的敏锐,这东西他自然喜欢得不得了,不过还是要近前看看的。

  “当然可以。”

  虽然慈善拍卖会上有不允许鉴定的说法,但郑总这身份可不一般,他想要看,汤马如爵士也是不会拒绝的。

  郑总上前端详了一会儿笑道:“我见过徐玥的作品,这不是她的风格!”

  “假的?”郑总的话,让拍卖师和现场所有人都震惊了起来,柳氏珠宝居然拿假东西来拍卖,澳门赌博网站:这可丢尽了颜面了。

  “郑总。翡翠是真的吗?”拍卖师问道。

  郑总笑道:“翡翠当然是真的,而且已经近乎玻璃种了。这是绝好的制作珠宝的材料。而且刚刚我说这不是徐玥的风格,但并不代表她没有参与制作。所以大家不要把话听岔了!这应该是徐玥和某个人合作的作品,联合设计的,另外,这做工让我非常震撼啊,这些翡翠多用了雕工,让原本可能并不完美的翡翠,变得几乎没有一点瑕疵,实属难得,这种水平。即便是在国际上,那也是绝对顶尖的,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他说话的时候,还特意看向了柳生平和翁红,因为这两位目前是柳氏珠宝的名义掌舵人嘛,实际上的掌舵人柳三生柳老没来,那他只能问这两位了。

  其实柳生平和翁红也是一脸的迷茫,因为这东西是通过柳梦寻的手进入柳氏珠宝的,他们看着好就留下来的。并没有真正调查珠宝的来历或者制作者。

  柳梦寻笑意盈盈地站了起来,远远给郑总送去一个微笑,说道:“郑伯伯,您先出个价嘛。您出价,我立即就告诉您。”

  “这狡猾的小丫头,好好好。反正这东西我也的确看上眼了。这样吧,我就先抛砖引玉了!一百万!”

  从零元底价到一百万港币。这可是一个非常大的跨度,但是郑总还觉得这个价低了。只是他不能一下子把价叫得太高了,否则的话,慈善拍卖会就失去了很多乐趣了。

  “郑伯伯您真好!其实吧,您刚刚说得没错,这个物件是两个人联手设计的,做工则出自其中一人之手。徐玥姐姐就是设计者之一,而做工和另外一个设计者,就在我们今天的拍卖会上。”说这番话的时候,柳梦寻是得到了张天元的许可的,如果张天元不肯出这个风头,她是绝对不会乱说的。

  张天元尽管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不喜欢出风头,但做生意的人,总是内向那还怎么行?他这也算是在努力改变自己吧。

  “哦?不知道是哪位大师,赶紧让郑伯伯我见见。”郑总其实很想拉拢这位设计者和雕刻大师加入自己的珠宝公司,这么好的人才,去柳氏珠宝虽然也不算屈才,但柳氏珠宝毕竟是没办法跟周大福相比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柳梦寻,柳梦寻显得很高兴,自己的男朋友,未来的老公,越是被人瞧得起,那自己以后就越容易跟张天元在一起了,估计一点阻力都不会有了。

  她随手指向了张天元说道:“不瞒诸位,其实这套珠宝的实际所有者应该是内地的神罗珠宝,我的男朋友,也就是这件珠宝的另外一个设计者兼雕刻大师,并且也是神罗珠宝的所有者。”

  她这番话一出,客厅里立即就响起了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似乎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这个事情,也有人在打听神罗珠宝到底在哪儿。

  郑总明显一脸的不相信,他笑了笑道:“小柳啊,你就别开玩笑了,你男朋友才二十多岁吧,怎么可能有这么深厚的雕刻功底!”

  “郑老板,这个事情我倒是可以作证。”王思远站起来笑道:“您千万别看我这兄弟年纪小,他的神罗古艺术公司如今已经在内地非常有名了,生意涉及到了古玩、民俗纪念品、玉石翡翠以及珠宝,珠宝是最近才开始做的。当然了,他和公司也才成立了几个月而已。”

  王思远郑总是认识的,所以他的话,应该还是靠谱的。

  “怎么郑老板?您还不信?您要是去内地看看,亲眼瞧瞧他的那些作品就明白了,我绝没有胡说。”王思远耸了耸肩,说完话就坐了下去。

  “好了郑老板,您就先坐下吧。天元的本事我倒也是见过,他给我一老上司做过大寿的礼物,那雕工,简直绝了!”这个时候,一直显得很是古板而且谨慎的聂司令员却说话了。

  “怎么?聂司令你也认识这个年轻人?”

  “认识!当然认识了!这年轻人如今可是国内古玩界的大师啊。他叫张天元,我们有过一面之缘。”聂司令员这番话其实是有所遮掩了,主要是张天元之前说过,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跟聂老爷子的关系,他就是个商人,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就行了,没必要到处用什么靠山后台,那样容易懈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