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二章 价值万金的衣服
  张天元很是纳闷,自己来这里的时候,基本上按照时间来说,就应该快要开始拍卖了,澳门赌博网站:刚刚又在这儿坐了一会儿聊了半天,看看时间,都过去二十分钟了,居然还不开始。

  是在等什么人吗?

  他正要扭头去问郑嘉怡,却忽然间发现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汤马如爵士、李首富、郭老、郑总和李总都纷纷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张天元心中有些震惊啊,这几位可是香港最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谁这么大的架子?不仅迟到,而且居然还要让汤马如爵士和这几位大佬一起迎接?

  心中想着,他也就站了起来,朝门口看去。

  是他?

  张天元不由喜出望外,进门的第一个人,居然是驻港部队的聂司令员,这人他是见过的,就在几天前,在帝都聂老的家里见过。是聂老的一个亲戚,这一次张天元来香港,车子就是从他那儿借来的,而且这位聂司令员对他那是非常热情啊,还说让他长到这边来玩。

  见到熟人他自然高兴了,正想过去打个招呼,却见后面又来了两个人,好家伙,这真得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啊。后面这两个,一个居然是特首夫人,另外一个则是中联办的彭主任,这个中联办过去就是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是中枢设在香港的最高行政机构了,和驻港部队那是一文一武。

  特首因为今天要宴请外国来宾,无法到来,才让特首夫人前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否则的话。今天这个慈善拍卖会可就真得是热闹大了啊。

  “对不起啊爵士,还有几位老朋友。今天有个会议耽搁了,所以来迟了一点,不影响大家吧?”那位彭主任进来之后立即握住了汤马如的手,而后又看向了李首富等人纷纷点头,略带歉意地说道。

  而一身戎装的聂司令员,也笑了笑,分别与几个人握手,在这里就没有行军礼的必要了,毕竟这里可再没有谁是军人了。

  特首夫人代表特首传达了自己的歉意以及问候。并且与汤马如爵士拥抱示意。

  张天元一看这情况,也不好过去跟聂司令打招呼了,干脆跟其他年轻人一样站起来鼓掌欢迎。

  几个老者和三人客气一番之后,便纷纷落座了,香槟红酒都已经上桌,汤马如爵士手持一杯红酒站起来冲周围所有的嘉宾隔空敬了一下,然后说道:“来者都是朋友,都是给我这个英国来的老头面子,已经耽搁了大家一些时间了。那么现在慈善拍卖会就正式开始吧,这次慈善资金将会被用作解决山区学生上学难的问题,主要面向的是内地,那么开始吧。”

  因为是私人拍卖会。所以就没那么多讲究了,汤马如并没有请司仪,而是自己主持。另外请了一个专业的拍卖师,毕竟搞拍卖。那拍卖师也是得有正规资格的,不然名不正言不顺。还违法,这可不能乱来。

  拍卖过程中说的都是粤语,张天元听不懂,所以对前面的话和拍卖师的客套话一点都不感兴趣,等一会正式拍卖开始了,他在让柳梦寻帮着翻译也就是了。

  不过这不会粤语也的确是个麻烦,以后来香港的次数还很多,最好还是学一学比较好,免得总是听不懂,太烦人了。

  正当他头疼的时候,汤马如爵士却跟附近的几个老者商量了一下,然后郑嘉怡就被请上了台,她要做的,就是用普通话来翻译一下拍卖师所说的话。

  大概是考虑到聂司令员也不懂粤语吧,今天来的很多朋友,也不懂粤语,单纯用粤语的确不够方便。

  “好了,接下来我们将会拍卖第一件拍品。这是汤马如爵士当年接受英国女王授勋的时候所穿的衣服,就穿了一次,然后被珍藏了起来。衣服的面料和做工绝对是世界顶级的,不过我们这次拍卖,当然不是因为它的价值,而是因为它的纪念意义。”

  这段话就是郑嘉怡翻译的,张天元听着非常顺耳,不是他对粤语有什么偏见,只是你听惯了一种语言,再去听不懂得话,肯定会觉得什么都搞不懂嘛,搞不懂肯定会难受了。

  “希望大家铭记,我们今晚进行的是一场慈善拍卖会,我们的东西未必是最好的,最贵的,但是它带来的意义却是非凡的,它的每一分钱,都将用来给孩子们带去希望。我们是在奉献爱心,而不是在进行交易!所以根据汤马如爵士和各位拍主商量之后的意见,所有拍品一律零元起拍,你们的爱心有多少,它们就值多少钱!”

  这番话说得相当不错,对于来这里的人来说,肯定是不会贪图小便宜出几百块,甚至几千块买东西的,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档慈善拍卖会啊,来这里的人,最少身家也是上十亿了,谁要是不怕丢人,倒是可以试试出几百块钱。

  “我出十万元!为了献爱心,当然也是对爵士的这件衣服非常感兴趣。”这个人很会说话,既显示出了自己的爱心,又讨好了汤马如爵士,至于有没有效果,那就是另说了,但不管如何来说,总是努力了。

  慈善拍卖会上的拍品和别的拍卖会是不一样的,这里的东西是不论真假,不分好坏的,你当然可以事后去鉴定,不过现场是绝对不能去鉴定的,这是原则问题。

  当然了,一般情况下,这种场合轻易也不敢有人拿假东西来拍卖,否则事后被戳穿了,那不仅丢人,而且很有很可能永远也别想再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了,真得是会被排除在外的。

  为什么张天元之前遇到的那对夫妻会对张天元千恩万谢?就是因为张天元提前看出了那个瓷罐是假的,是高仿品。这样才避免了他们事后丢脸,而且也丢生意。

  就因为慈善拍卖会上的东西没有鉴定的时间。所以当拍卖师把话说完之后,基本上就可以出价了。如果长时间冷场,那也是对主办方的不尊重嘛。而且要喊价。那肯定也是往高了喊的,零元底价的东西,直接就叫到了十万元,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但是叫价的人绝对不会心疼的,因为十万元对于这里的人来说,真得不算什么,能够结交朋友,甚至认识到那几位老者。这才是真正的幸事啊。

  张天元对别人穿过的衣服是没多大兴趣的,别说是汤马如穿过的,就算是金缕玉衣,他兴趣也不大,虽然也是古董,可是他就是不喜欢。

  所以这件衣服,他是连看都懒得看了。如果他真要鉴定的话,那肯定是做得到的,因为他完全不必上去。只要用鉴字诀一看,就知道这东西到底值不值钱,能不能出价了。别人不行,并不代表他不行啊。不然六字真诀干嘛用的?虽然这客厅不算小,可就算是二百米远,他只要动用查微和透视两种能力。就简单了,连望远镜都不用。

  问题在于他对这衣服不感兴趣。所以就没看。倒是已经坐回来的王思远看起来兴趣非常浓厚,用胳膊撞了撞他。让他帮忙给鉴定一下。张天元心道王思远对自己不错,还是就给看看吧。

  所以他抬眼就将那衣服鉴定了一遍,发现这衣服如果没有被穿过的话,还真是相当出色的一件衣服啊。即使是被穿过的,这衣服夹层居然是用特殊的铂金制成的,而衣服上面的纽扣,居然还是漂亮的蓝宝石,虽说质地不如他手上的蓝宝石手表好,可也相当不错了。

  更重要的是,这件衣服的龙相居然呈现出了清朝时期的样子,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这衣服也的确是有些年代了,估计不仅仅是汤马如爵士穿过,搞不好他祖上的人也穿过,还真是个老物件呢。

  单纯从本身价值上来讲,这件衣服绝对值十万港币了。这还只是本身的商品价值,如果再加上这是慈善拍卖会,这件衣服就算拍个二十万港币,其实也算正常。

  唉,如果没有被穿过,我一定会买的,现在就算了吧,权当是成全王思远了。

  想到这里,他冲王思远点了点头。

  在张天元鉴定这会儿,衣服的价格又上去了。

  “十五万!”

  “二十万!”

  “二十六万!”

  等到他鉴定完,冲王思远点头的时候,已经都是二十七万了,开始涨得有点慢了,不过张天元相信,这些出价的人,大多都不知道这件衣服的真正价值,仅仅只是因为要讨好汤马如爵士,所以才会这么做的吧。

  到了二十七万,张天元都想劝王思远不要出价了,他没参加过慈善拍卖会,没想到这慈善拍卖会的氛围可比正规的拍卖会更加浓郁啊,这拍卖师都不需要多说话,价格就“呼呼呼”地往上涨啊。

  还没等他劝王思远呢,王思远这家伙已经把价喊出去了:“三十万!”

  “好,这位王公子我认识,是内地有名的地产大亨的公子!好,有气魄,也有爱心,您买下这件衣服,不仅仅是买到了一件顶级的做工,更是给很多孩子送去了希望!”拍卖师笑了笑道。

  而后,郑嘉怡就将他的话翻译了出来,听得张天元是一阵惊愕啊,王思远这小子名气不小啊。

  拍卖师这简简单单的一番话,看似是在捧王思远,实际上却是在打其余人的脸啊。人家一内地来的年轻人都敢这么奉献爱心,你们这些超级富豪难道还要一毛不拔吗?千万别忘了,这不是做生意啊,这是纯粹的献爱心啊。

  所以下面,三十万就挡不住了。

  “三十五万!”

  “三十七万!”

  “四十万!”

  这个价,超出衣服本身的价值刚好基本上就是三倍!不过对于慈善拍卖会来说,这还真不是什么问题,而喊出这个价格的,最终还是王思远,这小子好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非要这件衣服不可。

  这次喊价,大多都是那些中年男女,年轻人之中,就李南亭和王思远两个人喊了价,不过最终东西还是被王思远给拿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