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一章 猫的身价老虎的脾气
  李南亭看了张天元一眼,似乎是在确认张天元有没有撒谎。

  “看张兄连香港四大富豪都不认识,大概是头一次来吧?”李南亭又问道。

  张天元淡淡道:“没错,头一次来香港,以前要说去远地方,也就去过宝岛,跟梦梦在那里有过一段愉快的约会。”

  他才不管李南亭的表情多难看呢,反正既然你问我问题不怀好意,那么我也就故意气你,大家算是扯平了。

  李南亭尴尬地笑了笑道:“张兄,你好像对我有很大的误会啊!这么给你说吧,我的确以前对柳小姐动过心思,不过她现在既然是你的女人了,我便不会再有什么念想了,大家聊聊,以后说不定生意上就有什么来往,也好互相帮衬帮衬着点。”

  张天元虽然对李南亭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不过对方如果这么说的话,那倒是的确可以聊聊,自己毕竟是个生意人,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更何况还是有可能跟自己在生意上有合作的,这样的话,的确是结交一下也不坏。

  而且其实李南亭在刚刚对柳梦寻就已经失去了期待了,不是他学好了,而是因为柳梦寻既然已经被张天元征服了,那他就再用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征服感迅速降低的情况下,他的选择也就很明显了。

  要说的话,这个人也算是聪明人了,他跟王思远因为某些事情闹僵了,结果想在内地做生意,却被王思远一直暗中作梗。无法成功。如今遇到个张天元,如果再得罪了。那这生意真就没法做了。

  一旁的郑嘉怡听着李南亭的话,心中暗想。李南亭这个花花公子都能够放下女人去谈生意,自己还有什么好忸怩的,设计师可不是她的终生追求,她更想像她的叔伯郑总一样,成为这一行真正的大佬。

  想到这里,郑嘉怡就抢着问了:“张先生,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内地一趟,你也知道的,我们周大福的珠宝店在帝都、上浦、东广和南浔都有的。作为设计师,我也想深入了解内地对珠宝的需求,做出更好的珠宝来。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可以去张先生家里坐坐啊?”

  “对对对,我也有这个想法,还不知道张先生到底是干什么的呢?”李南亭被郑嘉怡抢了话,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趁机补救道。

  香港人一起对内地都有些轻视,香港许多人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是在富豪里面,这种现象反而相对要淡一些。因为翻开这些人的履历去看看就会发现。这些富豪之中,香港本地的简直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从内地来到这里打拼,靠着勤奋和努力。打造出一个又一个商业帝国的人啊。

  人们都是重视有本事的人,佩服有能力的人,所以这些人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很多人学习的榜样。内地人会做生意,能做生意这种想法。也几乎是深入到了很多人的脑海之中了。

  在内地开放市场之后,这些曾经从内地香港来到香港。靠着赤手空拳打拼的富豪们,因为感情和利益各种因素的影响,开始大量投资内地市场。不过在这期间,他们也发现了一些在内地做生意的规律,这和香港不太一样,在香港,钱财是王道,而在内地,权力的作用是远远超过了金钱的。所以香港的很多富豪都愿意结交内地的实权派人物,就是为了能够占领广阔的内地市场啊。

  郑嘉怡的想法其实比较简单,她觉得王思远既然跟张天元关系那么好,那么张天元就不可能只是个普通人,说不定后台会非常硬。香港现在只不过是个特区而已,终究是华夏的一部分,内地的后台,是绝对可以影响到香港的,所以她想要跟张天元结交,纯粹是为了生意。

  而李南亭的想法则更加复杂,如果不选择成为英国公民或者美国公民,而是要继续做这个国家的公民的话,那么作为一个生意人,就必须得有后台才行。他现在怀疑张天元很可能是某位大员的子侄,不然的话,无法解释王思远跟着个张天元关系这么好,同样无法解释柳家会同意柳梦寻跟张天元在一起这件事儿啊。

  要说起来,柳梦寻毕竟年轻,可以为了爱情嫁给一个穷小子。但是王思远和柳家的人却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是绝对不会跟一个一无是处的穷小子结交的。

  更重要的还有一点,李南亭观察过了,张天元对香港的四位大富豪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虽然谈不上不屑,但却也没有那么热情,好像对他来说,这几个富豪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似的。

  什么人在得知了那四位的身份之后还能保持如此淡定?肯定也是有身份的人啊!

  正因为如此,郑嘉怡和李南亭也算是各怀心思了,不过到底是没什么坏心思,毕竟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嘛。嫉妒心很正常,可是如果因为嫉妒心而坏了大事,那就是愚蠢了。

  张天元不太清楚这两个人的意思,不过既然对方问起来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随口说道:“也没什么,开了一家公司,主要经营古玩、民俗纪念品、玉石和珠宝!”

  因为郑嘉怡和李南亭的普通话说得都相当不错,虽然有些词儿明显有南方口音,不过张天元却听得很清楚,他不懂粤语,但是变了味的普通话却是经常听到的,他那个南浔的老同学吕晓,就是这么一口不太地道的普通话,已经听习惯了都。

  “怎么?张先生也是做珠宝生意的?”郑嘉怡兴奋地问道,因为如果是同行的话,那就更容易合作了,现在周大福的生意也就是沿海做一做而已,内地还很少涉猎。

  李南亭则是有些兴趣欠缺了,他本以为张天元是什么大员的子侄呢。这么一听,不过就是个商人嘛。可是转念一想。好像也不对啊,这么年轻的一个商人?这要是没后台。谁信啊?

  于是李南亭就又问道:“张先生府上在哪儿高就啊?”

  张天元看了一眼郑嘉怡笑道:“珠宝生意只是刚刚起步而已,跟你们公司比,那差太远了。”

  然后,他又看了一眼李南亭道:“我府上一介平民而已,有劳李公子挂记了。”

  听张天元这么一说,郑嘉怡倒是没什么想法,她图的就是在内地有个合作伙伴,越是刚做,那就越容易合作。反而是老牌子的,他们周大福也不好去干涉别人。

  然而李南亭却明显看轻了张天元了,好歹话语上还没有忘记礼貌几句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张兄了不起啊。以后等再去内地,一定要去张兄家里逛逛。”

  不止是李南亭,其实一旁坐着的那些年轻人也都伸长了脖子听着张天元的话呢。他们从王思远嘴里套不出什么有用的,就只能去听张天元自己说了。听到这里,他们都不由有些意兴索然,在他们看来。张天元或许也就是赌石赚了点钱,然后做了点小生意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这里的公子哥和大小姐们,他们的父辈或者爷爷辈早就跟内地很多人把关系搞好了。想要求人帮忙,那也是求那些有头有脸的大生意人,像张天元这种小生意人。他们压根瞧都瞧不上,甚至还把这些人称为“土鳖”、“暴发户”。

  因为在内地做珠宝生意的人里面。好像还真没有一个姓张的大老板。所以他们才会这么认为,其实他们这是明显没有注意最近的新闻啊。毕竟张天元的神罗古艺术公司也才发展起来几个月而已,他们这些人不知道很正常。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以李南亭、王思远以及郑嘉怡为首的。跟着李南亭的那些人,本来对张天元还有些兴趣,可是听到张天元的自我介绍之后,就产生了轻视甚至是轻蔑之意了,不过他们好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而且这地方他们也不敢胡乱找茬,要是在这里做错了事情,那丢的可不仅仅是他们的脸面,更是整个家族的脸面啊,所以没有一个人敢胡来的。

  至于跟着王思远和郑嘉怡的那伙人,则是各有各的心思,有的早就听王思远提到过张天元,一心想要结交,今天未免有点失望。有的则是跟郑嘉怡交好的大小姐们,她们或许对生意没什么兴趣,但对张天元这个人兴趣倒是很浓,澳门赌博网站:毕竟张天元人长得还是蛮有男人味的,再加上那股子从头到脚的自信,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偏偏女人还就喜欢这种自信的男人啊。

  不过还是有几个人在底下开始盘算,要通过比较文雅,比较合适的手段来让张天元出出丑,反正只要不得罪这里的几位老人,不让自己出洋相,那就可以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李南亭那样把生意看得比女人更重要的,有些人还真就是不服气张天元挽着柳梦寻的胳膊,就是要给张天元一点颜色看看,让张天元知道这里是香港,不是内地,是他们的地盘,不是张天元可以撒野的地方。

  李南亭挪开了位置,张天元却有些不以为然,说真的,李南亭瞧不起他,他还瞧不起李南亭呢,对李首富他是非常敬重,可也没有到跪舔的地步,对这个李南亭,那就是不屑一顾了。

  郑嘉怡没走,还在那儿跟张天元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旁边柳梦寻也偶尔探过头来插一句话,三个人倒是聊得很开心。大家都是做珠宝生意的,对宝石这种东西都有研究,话题也就慢慢到了这上面了。不过谈到最后,张天元无奈之下换了位置,做到了柳梦寻的另外一边,让郑嘉怡跟柳梦寻深入交流起来了,这两个女人仿佛是相见恨晚啊,这聊起来简直就跟多年的老朋友似的,那叫一个热闹和兴奋。张天元反而成了看热闹的了。

  无聊的时候,张天元就朝那五个老人坐着的地方看了过去,他们还在聊天,有人还时不时看看时间,完全没有开始拍卖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