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三零章 年轻俊杰
  如果说王思远没追求过柳梦寻,那是不可能的,只可惜王思远也是被拒绝的许多人之一,好在他如今对柳梦寻已经没什么感情了,虽然说依然非常欣赏,可是感情这东西,一旦淡了,那真得很难再找回来的,这就是男人,女人则有点不同。

  “其实我们这位冰山大美女还真得有个男人疼一疼,我之前听别人说柳梦寻被人给征服了,心里头还不怎么相信,心想谁这么大能耐啊,连柳梦寻都拿得下?今天一看到是你,我就服了,真服了,我王思远很少服人,尤其是同辈中人,你还是第一个!”

  王思远这番话说得大气,也让张天元心里舒服,不过却让他身后跟过来的其余人,以及那个李南亭心中颇为不爽了,这帮人眼睛里的怒火,几乎都快燃烧起来了。

  张天元才不管他们这些人怎么想呢,而是笑了笑道:“王兄真得是过誉了。我和梦梦那不是谁征服谁的问题,而是两情相悦。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这就足够了,这才是新时代的恋爱观嘛。”

  “哈哈哈,说的是,说的是,平等恋爱,平等恋爱!香港是个自由社会,内地现在风气也开放得很,我们可不能说谁征服谁的话啊。”王思远哈哈大笑道。

  这些人里面,恐怕就他一个人是真正替张天元高兴了,其余的人,或者嫉妒,或者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而自然牛粪指的就是张天元了。

  柳梦寻将这些人的目光看在眼里。心中很是不服气,在场的这些年轻人。还真得没有一个配跟张天元相比的,学历比张天元高的。财富不如张天元,财富比张天元多的,却是继承了父辈或者爷爷辈的财产,反正横竖啊,就没一个能跟张天元正面叫板的,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骄傲个什么劲儿。

  她想说话,却被张天元给拦住了。

  “梦梦,不用生那些闲气,就这点事儿。你老公我还真不在意。大不了找个机会让他们吃点苦头,给你出口恶气怎么样?”张天元笑着说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压根就没有压低声音,所以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香港这些公子哥大小姐们自然是不服气,不过王思远却知道,张天元是有这个能力的,于是心中暗笑,等着看笑话,反正他跟这些公子哥也并无深交。不过是酒肉朋友罢了。

  他扭头对郑嘉怡说道:“嘉怡,好好认识一下张兄弟,对你们周大福珠宝的发展没什么坏处。”

  王思远似乎跟郑嘉怡的关系不是很一般,郑嘉怡对他的话。也是非常听从,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说诸位,你们看这慈善拍卖就要开始了。大家还是各自找座位坐下吧,就不要打搅张兄弟和柳大美女说情话了。”王思远扭过身子说道。

  “王兄。你这话不对,咱们都是年轻人。坐一起没什么不好的。说起话来也方便啊。”李南亭说道。

  张天元知道李南亭是不想他跟柳梦寻在这里亲热,不过他也不在乎,亲热是回家干的事儿,既然这李南亭诚心找茬,那他就奉陪了,要是在这里认了怂,那绝对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行啊,喜欢坐都坐吧。”张天元随手指了指附近的座位说道。

  正好这里是一个角落,也没有上了年纪的人过来,一堆年轻人坐在这里,倒也算是一处风景,待会儿侍应生上酒的时候,也更方便。

  王思远见这些人都不肯离开,也干脆就坐在了张天元的身旁,他一来是想看好戏,二来也顺便给张天元说说这些人的情况,毕竟都是内地来的,他这心肯定是向着张天元的,两人也算是老朋友了。

  听王思远的意思,宝岛三族虽然在宝岛上的生意做得很大,但是来到香港之后却遇到了很大的压力,跟在内地一样,总是受到一些排挤和打压。王思远告诉张天元,想要打开香港的珠宝市场,绝对要跟那位郑总搞好关系,而这之间的纽带,就是郑嘉怡了。

  郑嘉怡有个干爹姓何,是周大福的执行董事之一,这可是清清白白的干爹,不是内地网络上说的那种。

  何老与郑总相识五十几年,友谊牢固,他们都是交出心来,大家对双方都绝对信任。

  何老在周大福做了大半辈子工,由店员做到公司董事,是郑总的好友兼左右手。七十多岁的他却从不言倦,常用泥胶自制龙、虎、凤自娱。一年内造了十五条龙,踏入马年他还打算留在家里雕龙迎新春。

  千万别以为何老是雕龙老手,其实他学习雕龙的时间很晚的,他在2000年的龙年,才开始用泥胶雕出第一条龙。原来他早有雕刻底子,造了几十年珠宝铸模,但他强调不及雕龙难度高。“正面要凶、侧面要笑,又笑又恶才是真龙。”作品人人赞,老人家从此手不停,一年内造出十五条龙。“造龙很考耐性,大龙要花两星期,小的也要一星期才完成,连做的人,都会长命的。”

  龙、虎、凤、鱼都雕过,何老始终对龙情有独钟。早年郑总派他打理珍宝海鲜舫,海鲜舫上七千多条龙,全都由他构思。“一般酒楼的龙都是缠着一条柱,我却刻意将珍宝的龙设计成全部俯低,因生意人最忌钱财愈缠愈紧。”

  雕龙原为兴趣,但何老造的龙就特别“抢手”。老板郑总曾将他设计的龙金,齐贺李首富获英帝国爵级司令勋章。“一条普通足金龙约值十万元,较大的,则要花一百两黄金,约值四十万元。”航天科技又将他设计的龙铸成七尺高三十吨重的铜像,打算放于跑马地马会门外。

  自十五岁经郑总父亲介绍进入周大福做至今,何老称得上是周大福的开国功臣。跟相识五十几年的郑总,早已成了好友。何老称:“初入行我一百磅都不够。其它同事见我个子小总是欺负我,我想过不干了回乡下。但郑哥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说:“你回乡下,人家会笑你吃不了苦!”他又给机会我读书,令我感动得流眼泪。”

  何老自称“脾气大”,以前常骂伙记,成功“降火”,都靠郑总点化。“他叫我不要这么凶,又教我不骂人也可让别人干活。他对人很好,从不讲别人闲话,又不生别人气。”

  何老称:这个老板什么都好。不过就爱突击巡铺捉懒虫。“他不时会到店铺突袭,看有没有问题。他教员工要对客人招呼周到,客到茶就要到,不容有失。”

  这位何老跟郑总的关系很好,所以王思远的意思是“你小子雕刻技术也不错,不如就通过郑嘉怡这个纽带,去联系到何老,然后再通过何老跟郑总搭上线,作为两岸三地最大的珠宝商。你跟他合作,一点不会错的。”

  张天元很感谢王思远的这个建议,所以也有意无意地去郑嘉怡聊了几句,只是他不想让柳梦寻误会。就没敢多说,反正只是生意上的事情,又不是泡妞。也不必深交,就是托郑嘉怡送个礼物给何老而已嘛。

  而此时。另外的那些公子哥和大小姐们,则把王思远拽到了一旁。为的就是打探张天元的身份。

  如今这些公子哥们对张天元的兴趣,真得是一点都不亚于对柳梦寻的兴趣了,他们从王思远口中得知张天元是内地来的,还不会说粤语,所以跟张天元交谈,基本上都用英文的,好像普通话说出来会降低他们身份似的。

  有些人可能要说了,就柳梦寻那冷冰冰的样子,谁稀罕啊,这里的公子哥们,随便都能领一个不差的女人回家了,一个不够,那多领几个也行啊。

  可问题就在这里了,有些人啊,偏偏就是喜欢这种冷若冰霜的女人呢,因为征服这种女人的满足感,那可是绝对要胜过任何女人的。

  你越高贵,越自命不凡,越显得高雅,这些男人在床上的时候就会越禽兽,连张天元都不能免俗的。只不过他对柳梦寻除了征服的欲.望之外,是有真情在内的,而有些人,则单纯只剩下欲.望了。

  对柳梦寻的兴趣,就是这样的公子哥们的追求,他们或许已经御女无数,但是却觉得还不够过瘾。而对张天元的好奇,则是因为张天元的身份,他们现在已经知道张天元是内地人了,可问题是,这个内地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泡到柳梦寻这么一个冰山美女?

  在97年之前,内地和香港还很陌生,虽然香港的很多文化产品都传入到了内地,但那毕竟只是文化而已,是电影,是电视,而不是真实的交流。

  97之后,情况发生了一些改变,大量的内地女人嫁到了香港。可是还鲜有香港或者宝岛的女人愿意嫁到内地去的,这跟气候,跟环境都有关系,当然也和制度脱不开联系。

  柳梦寻可是地地道道的宝岛人,虽然说曾经去帝都念过大学,但作为柳氏族人的话,应该是不太可能选一个内地人做女婿的啊,所以他们就非常纳闷,想要把张天元的底细全部都搞清楚。

  王思远没有得到张天元的允许,自然是不会把张天元的事情说出来的,他雾里云里说了一大堆,其实等于什么都没说。

  看到王思远被拉走了,李南亭知道王思远那货肯定是不会好好说话的,所以他很聪明地抢到了靠近张天元的位置,想当着郑嘉怡的面,问清楚张天元的底细。

  “刚刚还没问张兄呢,是怎么跟王兄认识的?”

  “在一次翡翠交易会上认识的。”张天元淡淡地回答道。

  有些事情,张天元说说也无妨,反正就算是把他整个底细暴露出来,他也不怕,反而那个时候紧张得会是那些年轻的公子哥们了。他虽然说家底薄了些,只是农民出身,但这更体现出了他的本事啊,殊不知李首富也是贫寒出身,周大福的郑总也是小伙计锻炼起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