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二八章 倚老卖老
  国人喜欢热闹,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说明人文情怀好嘛。值得您收藏

  即便是这种高档次的聚会,也是如此的,其实何止是国人,在国外,类似的聚会比这个热闹程度也不差的,只是很多人天生不太喜欢嘈杂的环境而已。

  张天元一进门,便看到了这种热闹的场景,顿时压力减轻了很多,因为要是太安静的地方,你一进来,那势必会引起所有人的关注,那个时候的确是有点尴尬的,尤其是没参加过这种聚会的人,就会有点手足无措的。

  因为没有压力,张天元就随意朝周围看了一下,这里来的大部分都是中年人,而老人和年轻人却很少,不过也不是没有。在主宾位置上,此时就坐着五个老爷子,或者头发花白,或者干脆秃顶了,也有六七十岁了头发还是乌黑一片的,他们的声音比那些中年人还大,说着张天元听不懂的粤语,看起来特别高兴地样子。

  看得出来,这几位老者应该就是汤马如客人之中比较有地位的了,在香港绝对算得上非常有名气的人,只可惜张天元一个都不认识,他还是头一次来到这个圈子里的。客厅中回响着优美的乐曲。对于音乐不是非常擅长的张天元,也大概听得出来,这是纯粹的晚会音乐,很适合这样的环境。而且这样的乐曲,应该是大师的作品。只可惜究竟是贝多芬还是别的什么人,他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不是研究这个的。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身边挽着柳梦寻,女孩身上的温度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的话,他真的会误以为自己穿越到了英国某个贵族的官邸之中了,这也太有即视感了。

  柳生平和翁红挽着手走在前面。张天元和柳梦寻挽着手走在后面。一行四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精神,那么高兴,好像不是来这里花钱的,而是来这里领钱的似的。

  他们走进客厅的时候,还没什么人注意到,毕竟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事情。但也有人注意到了柳生平和翁红。这对夫妻虽然是宝岛人,可是大部分时间都在香港住着做生意,所以这里很多人都认识他们。“柳老弟,来晚了啊!”

  “柳太太如今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你们两个大忙人能来。还真是有些稀奇啊。”

  反正说什么话的都有,不过总体上来说。大家还都是比较友好的,毕竟这里谁跟谁也没仇,反而很多人在生意上都有往来的。即便生意上没有往来,社交场上往来也是很频繁的。

  柳生平和翁红还好,毕竟大家都认识,也都是熟人了,并没有掀起多大波浪,大家该聊天还是聊天,该吹牛还是吹牛,可是紧跟着后面的张天元和柳梦寻,却是让这里很多人都快把眼珠子给掉下来了。年纪稍大一点的还好,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就算明明心里吃惊,表面上也会尽量表示出淡定的一面。

  可年轻人就不一样了,那群年轻的男女,看着柳梦寻和张天元,就差没大声喊出来了,仿佛是见了鬼似的。

  也难怪他们会惊讶了,柳梦寻在香港的社交圈子里,那一直都是个冰美人,很多人想追求她,都没有成功。可是就是这位冰美人,此时却挽着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的手臂,这算什么?难道万年的冰山融化了不成?

  不过他们此时考虑的,还不是张天元泡到了柳梦寻,而是有其余的想法,认为张天元不过是柳梦寻拿来做挡箭牌的“少爷”而已。

  毕竟女孩子都是要面子的嘛,单身来这种地方,被骚扰或者嘲笑的话,有个男伴,那肯定更好一些。再说了,柳梦寻这么完美的女人,怎么会看上那么一个土老帽呢?

  张天元确实土了一点,毕竟没来过这样的地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他很用心在学着,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柳梦寻的美,在这些嫉妒心作祟的人眼中,的确是不怎么适合张天元的。

  今天的柳梦寻无疑是场中最耀眼,最美丽,最特别的女人,绝对没有之一!一袭神秘紫的低胸长裙,将其傲人的身材显露无疑,白皙的脖颈下面,戴着张天元亲手为她制作的翡翠项链,全世界唯一的一件,不仅珍贵,而且设计精妙,做工出众。在那充满了生命绿光的翡翠项链下面,是柳梦寻傲人的双峰,与绿色的翡翠相映成辉。

  年轻人的女人因为柳梦寻的美而自惭形秽,她们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耀眼了,又夹杂了一些嫉妒之心。

  稍微上了一点年纪的女人,则被柳梦寻胸前佩戴的珠宝所吸引住了,简直陷入了其中,身子都微微前倾,如果不是一旁的男伴拽着的话,她们一定就会冲出去的。

  年轻的小伙子和上了年纪的男人们,则更加痴迷于柳梦寻的美色,而这会儿他们的女伴也因为某些事情而痴迷,竟忘记了去阻挠他们,这让他们可以继续陷入痴迷之中。

  他们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见柳梦寻了,以前柳老爷子来香港的时候,总是会带上柳梦寻的,他们中很多人,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跟柳梦寻从小相识,一直暗恋到现在的。

  可他们总感觉今天的柳梦寻有些与众不同,没有了昔日那种冷冰冰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很容易接近的亲切感。脸上多了笑容,人也变得温暖了许多。仿佛是受到了什么滋润。

  难不成真得红丸不保了?

  很多人都自诩见惯了被男人滋润的女人,所以不由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该不会是那个土老帽吧?

  张天元又一次被以土老帽来强行扣上了帽子,人张天元不就是不太熟悉这里的环境,所以不怎么自然而已嘛,这怎么就土老帽呢?

  或许在他们的眼里,柳梦寻是孤高的公主,今日变得和蔼可亲。更加富有魅力,而张天元则是丑陋的怪物史莱克,根本就没有资格待在公主的身边。

  这里面没有人认识张天元,所以便开始窃窃私语。一个询问另外一个。看看谁到底认识张天元是哪位大人物的后人,不然的话,柳家人怎么会看上呢?

  柳梦寻不懂事,难道柳家的其他人也不懂事吗?

  理智的人绝对不会这么认为的,他们暗暗觉得,张天元的身份或许也并不一般,否则的话。光是翁红这一关就很难过,更别说柳老爷子那个眼光高得吓人的老家伙了。

  “小张,不必拘束,跟着梦梦多认识几个朋友,对你以后的生意会有帮助的!我和你伯母先去拜会汤马如爵士。”柳生平倒是想带着张天元一起去见汤马如的。不过这个事儿真不可操之过急,毕竟张天元现在什么身份都没有。直接就去见汤马如似有些不妥啊,这就好比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想去拜会皇帝,这也太不合适了。

  张天元笑了笑。并未反对,反正自己以后肯定是要把生意做到香港来的,这个汤马如爵士也一定是要认识认识的,并不急于一时,现在的问题是,先陪好柳梦寻,把自己这未来的老婆哄开心了,今天晚上也好继续昨天未尽的事业啊。

  “汤马如爵士,几位前辈!近来身体可好啊?”柳生平和自己的妻子直接就往那几个老者所在的地方走过去了,张天元发现很多来这里的嘉宾,只要是稍微上了点年纪的,好像都要过去直接拜会一下那几位老者,看得出来,那几个人在香港的地位,那可真得是不一般啊。

  “小柳啊,你个臭小子过来有个屁用!去把老柳头喊来,那个王八蛋今天打麻将输了我的钱,也不知道躲哪儿去了!”一个头发依旧乌黑的老人声音非常大,那嗓门就跟打雷似的。

  柳生平在这人面前只有干笑的份儿。

  汤马如看了柳生平一眼说道:“好了小柳,你和翁红先去会会你的朋友们把,我们老几位在这儿商量些事儿。还有,如果老柳头有空的话,让他给我打个电话,这么不给面子,他是在躲着我吗?”

  柳生平一脸的尴尬,却不敢解释什么,这会儿你越是解释,就越是麻烦了。他俯身鞠了个躬,随即往后退了两步,这才和妻子翁红离开了那个桌子。

  张天元刚刚就注意这边的情况了,只是别人用的粤语,他听不懂,就问了一下柳梦寻,柳梦寻很是形象的给他翻译了过来。

  听完柳梦寻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张天元不由冷笑道:“我见过内地的中枢首长也没这么牛,好家伙,几个破商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他们都是什么人啊?”

  张天元看到柳生平吃瘪,心里头是很不愉快的,毕竟那可是他未来的岳丈啊,怎么能让岳丈如此受委屈呢?通过柳梦寻的翻译,在看看那几个老者的表情,张天元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了。

  他可不管这几个老东西是干嘛的,他连内地的中枢首长都见过,也没这么低声下气,怎么会在意几个破商人。

  “怎么,这位先生居然不认识那几位在香港赫赫有名的大佬?”一个端着酒杯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怀里还揽着一个女人,应该是香港的明星,不过张天元不是很熟悉,只在电视剧上见到过几次。

  张天元笑了笑道:“我是第一次来香港嘛,不认识很正常,不过这几位到底是谁啊?”

  张天元倒是一点都不认生,直接就跟这个男的聊了起来,只不过却有意无意地用身子挡住了柳梦寻胸前的那一片白花花颜色。

  “先生贵姓?”那年轻人问道。

  “免贵姓张。”

  “哦,是张先生啊,走,过去找个地方坐下聊,这儿太吵了。”那年轻人指了指一个角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