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二五章 豪宅的感觉
  说起国家玉石珠宝协会常任理事的职务,张天元显得很随意,这可不是什么装,实在是他的心思的确没在这上面,这不过是他做生意的一种辅助而已。

  不过在翁红和柳生平听来,却全然不是这么回事了,他们常年在两岸三地做珠宝生意,自然明白这个国家玉石珠宝协会常任理事的职务代表着什么。

  那可不是什么闲职,而是货真价实的实权位置啊。

  柳生平和翁红做珠宝生意的时候,会经常与这个玉石珠宝协会打交道的,所以他们是非常了解这个部门的,这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半官方的组织,别的权力或许没有,但对于玉石和珠宝行业,那却绝对是统治性的。

  包括很多玉石和珠宝的定价、鉴定、政策等等,可都是从这个部门里面出去的,而这里的常任理事,那都是一句话顶十句话的真正实权者,不结交好他们,想要在内地把珠宝和玉器生意做好,那纯粹是白日做梦。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啊,就算你认识更高层的官员,可是那官员不懂玉石,不懂珠宝,不是这个系统的人,根本就掺和不进去,更何况这个组织是半官方,并不是完全官方的组织,你想要靠着组织规定让他们就范,那也是非常困难的,那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除非你冒着得罪这些人的危险,那倒是可以试试,只是最后别把自己坑进去级好了。

  在宝岛、香港,以及国外其实都有类似的协会或者组织,只不过这些地方的情况和内地不太一样。基本上跟官方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只是单纯的民间组织。由一些比较有头面的大的珠宝公司联手创建的,权力很小。只能限制住这个协会的成员而已,要想影响到整个珠宝行业,那是非常困难的,除非你还能联系到这方面的监管部分,跟他们联合在一起。不然的话就算你们想要制定一些珠宝行业的规定,那还得得到有关部门的同意才可以,否则就无法执行下去了。

  毕竟这样的协会是为了珠宝公司的利益而监管部门则是要考虑到消费者的利益,这是一种矛盾。如果你们出台的规定伤害到了消费者的权益,那肯定是无法再有关部分通过的。就是因为如此。这些协会的影响力,真得是没办法和内地的相比的,内地的国家玉石珠宝协会权力可大多了,甚至根据最新出台的政策,还可以负责监管香港的这些协会。

  就算是这样的协会,没多大实权,在柳氏珠宝里面,也就是柳老爷子在宝岛的珠宝协会里面担任了一个理事罢了,而柳生平则在香港的协会里面担任了一个普通的会员。基本上高层商议事情,他们是没有话语权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当听到张天元居然是内地的国家玉石珠宝协会常任理事之后,夫妻两个都很震惊。显然是没想到短短几个月时间,张天元居然都混得这么好了,早就不是昔日那个靠着赌石赚点小钱的投机分子了。

  “哎呀。不错不错,小张你真得不错啊!这么年轻就这么有出息。难怪不肯加入外国国籍呢。之前我托人打听了一下,你在帝都买的那个四合院好像挺贵的。能透露一下,到底花了多少钱吗?”翁红这是开始进一步的考核了,关于国籍的事情,她已经不计较了。

  柳生平脸上有些无奈,这还什么都没定呢,就问别人的房子,难道人家张天元一个成功的商人,连个房子都买不起吗?操的这都是闲心。

  张天元倒是不觉得不妥,大概是他对自己的几所房子都比较有自信吧,于是笑了笑道:“我在老家建了个别墅,占地也就是二十亩左右,花了不到一百万,以后想家就回去住住。在上浦买了个别墅,还不错,就是贵了点。不过比起帝都那套四合院就差远了,在帝都的这套四合院,前前后后花了一共十亿多rmb,这佣人、园丁、保安还都没请呢。等帝都什么时候天气好了,你们也可以过去住几天嘛,那地方真得不错。”

  对于自己的那套四合院,张天元是绝对有充足的自信的,要知道那地方要不是徐玥家想要出让,要不是他恰巧救了徐玥,要不是凑巧身边有钱,要不是当时打算在帝都常住,他还真未必会去买那样一座房子。所以说,能买下那套四合院,真得是缘分啊,如果错过了那次缘分,再想去找个同样的,那真得是太困难了。

  李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不过现在看起来,在帝都买一套堪比张天元的那套四合院的地方,真得也是非常困难的。聂老爷子什么人?那可是中枢的大佬啊,他最近就在找那样的院子,可是整个帝都都快找遍了,也没找到一个能令他老人家满意的。

  幸亏聂老爷子不是聂震那臭小子,不然的话,聂老爷子一定会把他那院子给霸占了呢。

  就那样的复式四合院,占地将近一万平米(最初是五千平米,后来张天元花大价钱又买了被别人占去的一些地方),现在已经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了,那毕竟是帝都啊,而且在四九城之内,还不是郊区,你如果真得有钱,那完全可以去乡下花重金征个几百亩地,像张天元那样建个豪华别墅,甚至你干脆把昔日的圆明园复制一遍,那也没人会管你,只要你征地合法,只要你有钱,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可是四九城不是别的地方啊,这里可是中枢机构所在的位置,在四九城里,对建筑物的面积高度都是有限制的,围绕故宫那周围几处的地皮更是寸土寸金。你想买?没错,你或许买得起,可问题是也要有人敢卖啊。

  张天元以前就听说过。很多人愿意用自己的豪华别墅去交换四合院,但都没成功。主要是别墅距离市区太远了,那是几年前的事儿了。如今这种事儿就更不可能了,随着帝都房价的节节攀升,这越是靠近市区的地,就越是贵得离谱。

  别墅?

  我还不想住那么远呢。

  张天元一番话说的那是轻描淡写,好像十多亿就像水漂一样随手扔了。当然,这些钱在柳生平和翁红看起来,也不算多,问题在于,花了十多亿的四合院。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啊,他们可是知道的,如今这四合院绝对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啊。

  “四合院啊!好东西啊!我在英国有几个朋友,一直想在帝都买一套四合院,可现在不比十多年前了,真得很难弄到手的,一个三四百平米的四合院,也贵得离谱。你是怎么买到的啊?”

  “刚好有个朋友想要让出来,我就顺便买了。”张天元回答道。

  “应该不大吧?有两百平米吗?”翁红小心翼翼地问道。

  张天元笑了笑道:“还可以吧。不到一万平米,也就是九千多平米而已。当然,是加上花园的,不过车库不算。车库是在地下的。”

  说实话,张天元很不喜欢这种查户口式的问话方式,你们嫁女儿没错。可是哥我也是等于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你的女儿了,凭什么我就要接受你的调查呢?我这样子问你们。你们心里头会高兴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是真得喜欢柳梦寻。再加上这些东西也不是说不出口,所以随口就回答了。

  他这话不说其实还好,说出来之后,别说翁红和柳生平惊讶得险些将下巴掉下来了,前面开车的柳梦寻都差点把车开沟里去了。

  张天元之前在柳梦寻面前提过四合院的情况,说的是五千平米,那个时候柳梦寻就已经够惊讶了,没想到这才过去几天,居然就变成将近一万平米了。

  “梦梦,你赶紧专心开车。”翁红急忙喊道。

  柳梦寻将车停到了路边,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慢慢又启动了起来。

  刚刚那一下,张天元倒还无妨,他毕竟有地气护身,可是翁红和柳生平就苦了,直接撞在了车门之上,幸亏这车里面装饰很好,空间也足够大,不然的话肯定会出事儿的。

  惊魂甫定的柳生平干咳了两声,很是认真地问道:“你确定是九千多平?而不是九百多平?”

  因为震惊,他连害怕都没了,要是搁平常的话,被这么惊吓一下,他估计就不敢让柳梦寻开车了,但是今天却没有那么做,这说明好奇心和震惊完全掩盖住了他的惊恐之心了。

  张天元苦笑道:“柳伯父,我就算再笨,也不至于把九百说成九千吧。就是九千多平米,只不过先期完成装修的只有五千平米,后来四千多平是新买的,目前正在施工之中。”

  他其实很能理解柳生平和翁红的震惊,就说他自己,也不敢想象,自己居然买了这么大的一个房子。如今别说香港和宝岛了,内地的房价那都是飙升得非常快,帝都和上浦的房价,几乎跟香港差不多了,甚至有些地方还要更高一些。

  柳家在宝岛有房子,在香港也有,在内地也有,所以对房价是非常敏感的。香港这个弹丸之地,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总人口近千万,跟南浔比那都很小,更别说跟帝都和上浦相比了,房价高那也是很正常的。

  就像张天元之前来到香港,感受到的那种压抑一样,街道两旁都是密密麻麻的窗户,搞得跟蜂巢似的,要是有什么密集恐惧症,一定是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的。

  在香港和帝都其实现在都差不多了,三四百平米的房子,那都可以算成是豪宅了,除过别墅的话,谁能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那绝对是有钱人了。

  好像香港有个什么有钱人花了八年时间耗资两亿建了个两千平米的豪宅。当时被吹嘘得多厉害,可是跟张天元的四合院一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张天元的四合院不仅装修非常出色,而且更是耗资十多亿,面积将近一万平米啊,这如何能不令人震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