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二四章 丈母娘验女婿
  车子停靠到了柳氏珠宝总店的门口,张天元开了两辆车的车门,把未来的丈母娘和未来的老婆都从车里面迎了出来,他虽然不是什么绅士,不过这点礼节还是懂得。

  进入柳生平办公室的时候,柳生平显得很是意外:“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张天元和柳梦寻在一起,柳生平还能理解,但是张天元、柳梦寻和翁红一起出现,这就让他有些纳闷了。而且看着翁红跟张天元还挺熟悉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之前嘴上说的那么不满意啊。

  他偷偷冲张天元竖起了大拇指,那意思是说“你小子不错啊,有本事,这么快就把最难攻克的一关拿下了,这样的话,以后这路就平坦了。”

  柳老爷子柳三生那肯定是拿主意的人,不过柳三生自己都说过了,翁红和柳生平是柳梦寻的父母,他们的意见是必须被尊重的,这样一来的话,最大的难关自然就是翁红了。

  起先柳生平还替张天元担心来着,不知道如何说服自己的妻子,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子本事这么大。

  “柳伯父,咱们又见面了啊,闫城一别,您各方面还都好吧?”张天元跟柳生平一边握手,一边说道,俨然就像是阔别多年的老朋友。

  “哈哈哈,好,都好!要是不好的话,也不敢轻易离开宝岛来到香港啊。你小子真得是太见外了哦,来了香港,也不过来打声招呼,还怕我不好好款待你啊?”柳生平哈哈笑道。

  张天元心中暗笑“我是没来看您啊。不过我把女儿生米煮成熟饭了,可真得是一点都没客气啊。”

  当然。这话想想也就是了,要是说出来。他相信柳生平立马就会随便拿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朝他头上砸过来的。

  “行了,你们两个就别说那么多了,这时间也不早了,先去慈善拍卖会吧,晚上再聊也不迟。”翁红见这两位聊起来居然还没完没了了,便开口说道:“再说了,这店里的办公室,也不是聊天的地方啊。”

  “那行,都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柳生平看了一下表,距离慈善拍卖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还真得是不能再等了,不然的话,待会儿路上堵车就麻烦了。

  几个人出了总店,张天元自然就打开了自己的车门,他这车是奔驰的suv车型,虽然算不上太名贵的车,但绝对结实。而且内部的空间也足够大,按照他的意思,全部坐他车里算了,而翁红刚刚开的那辆车就算了。毕竟现在开车容易,停车却是个麻烦。

  “亲爱的,咱们就一起坐小张的车吧。待会儿去了也好停车,这一路上学生闹事。车开多了反而麻烦。”翁红对柳生平说道。

  “那也行,梦梦。你来开车吧,让小张坐后排,我跟他好好聊聊,这么长时间不见了。”柳生平笑了笑,对柳梦寻说道。

  “不是吧爸,让我开车?你们就不怕出事儿?”柳梦寻知道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想去套张天元的话而已,她怕出事儿,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其实真要论车技的话,她可比张天元的车技好多了。

  张天元却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利用这个机会,他可以更多地去了解一下柳生平和翁红,不仅对自己追求柳梦寻会有很大的帮助,而且以后相处也会变得容易很多。

  于是,他笑了笑道:“梦梦,你来开车吧,我跟伯父伯母也有些话要说呢,你的车技我信得过,绝对没问题的。”

  听张天元这么一说,柳梦寻也不好再反对了,既然张天元这么有信心不怕被问到,那她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对于张天元的口才,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不用开车了,张天元跟柳生平也就很热情地聊了起来。还真别说,张天元坐在柳生平和翁红中间,感觉到的确是有些紧张的。本来他是打算坐在最边上的,可柳生平跟翁红非要他这么坐。看起来这二位那都是很有经验的啊,知道这样能够从心理上占据优势,给张天元一些压力,这样的话,张天元就算是撒谎,那也绝对是漏洞百出了。

  不过他们还真是失算了,虽然张天元一开始的确是有点紧张,但他毕竟是身怀异能的人,这段时间又经历了很多事情,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了,对于这种事情,很快就能调整过来,实在不行的话,干脆靠着地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也是没有问题的啊。

  柳梦寻通过观后镜看着后座的三个人,也没什么紧张地,因为她跟父母的关系并不是那么亲密,就算父母真得不答应她跟张天元的事情,那也无所谓,大不了她不管父母也就是了,拜高堂的时候,直接去找自己的爷爷柳三生也就是了。

  当然了,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张天元能够拿下自己的父母,那是最好不过了,她现在心中还是祈祷张天元能够发挥其舌灿莲花的本事做到这一点,不然的话,总是不美。

  “小张啊,上次在闫城赌石大会上,我还没感谢你呢。说实在的,要不是你让我拍到了那块翡翠,我们的生意真得会遇到麻烦的。你现在做这一行,想必也明白吧,翡翠,尤其是高档翡翠的料子真得很难找的。恰恰我们柳氏珠宝的主营业务那就是高档珠宝,特别需要这种高档翡翠,你算是雪中送炭了,老爷子当初可是高兴得很呢,说什么梦梦为柳家立了大功了。”柳生平说这番话其实就是要告诉张天元,这以后呢,我把你当自己人了,那么你也要在生意上多照顾柳氏珠宝啊。

  张天元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只是笑了笑,他真得没什么高档翡翠的来路。以前弄到,那不过是运气加上本事而已。真正想要搞到高档翡翠,那不去缅甸根本不行的。必须得自己打开属于自己的翡翠之路,这就跟他去和疆搞玉石矿是一个道理。

  柳生平想要从浅处入手,然后慢慢去了解张天元,而这一点翁红却不答应,翁红现在对张天元很满意,但是她觉得满意归满意,张天元这个人的底细,她也得摸清楚啊,不然嫁女儿心里头着实是不怎么放心的。

  “小张。咱们现在也不算是外人了,你就老实告诉伯母,你能不能弄到英国或者美国的国籍,能不能干脆以后把家安到宝岛或者香港?”

  这话当真问得是非常直接了,这也是翁红心里头想的,她这个人很直,不像很多女孩子有那么多的心眼,想到什么就问什么。

  毕竟这可是嫁女儿啊,不是随随便便把女儿送出去就完了。最关键的是。他们是宝岛人,宝岛和内地的关系就那个样,很多事情真得是不方便的,她有这样的要求。其实是能够理解的。

  张天元笑了笑道:“要说英国国籍或者美国国籍,以我现在的能力来说弄到并不难。但是伯母啊,你要明白。我的事业是在内地的,我的家也在内地。我是不可能那么做的。”

  其实很多国内的有钱人要了国外的绿卡,但却还保留了国内的户籍。搞得不干不净的,现在或许不是问题,但以后问题就来了,他倒是没什么所谓爱国什么的高大上的想法,他只是不想去国外做二等公民而已。

  在国内,他可是有钱人,而且他还有个干爷爷位高权重,他到底有什么理由去做个外国人呢?再说了,他的底子是非常干净的,不像有些人底子不干净,一定要出去才安心。

  当然了,国内现在空气不好,环境也有些问题,这也不是什么问题,想到国外去换换气,那出去旅游也就是了,他还真不缺那点钱。

  张天元不会无原则的妥协的,对他来说,娶妻自然是一件大事,他对柳梦寻的爱也是真的,但要是无原则的妥协,那就不是他了。

  他现在之所以跟翁红和柳生平谈,那不过是给对方面子,尊重对方作为柳梦寻父母的身份而已。

  “这……难道为了梦梦也不行吗?”翁红皱了皱眉问道。

  张天元摇了摇头,很少坚决道:“我相信梦梦不会逼迫我做这种事情的。否则的话,我也不会无可救药地喜欢上她。”

  他现在可不是低三下四的求亲呢,说起来,他这样做还真是稍微有点卑鄙了,早就把人家女儿迷得神魂颠倒了,而且还生米煮成了熟饭,他这等于是站到了很有利的位置上啊。

  观后镜里,可以看到柳梦寻的表情也很坚定,且充满了笑意,说明张天元对她真得是非常了解的,刚刚那句话,恰恰是说到柳梦寻的心坎上了。

  翁红有点无奈了,其实这个要求略显过分了一点。不管外面怎么说,内地这些年的发展那都是有目共睹的,空气不好那是事实,但这玩意儿是可以治理的,为了移民就舍弃这个国家的国籍,对张天元来说,这个决定未免太草率,太心急了一点啊,毕竟张天元从来就没有去国外生活过,甚至连宝岛都没去过啊,他知道国外和国内到底什么差别啊?

  就算是非要张天元那么做,最起码你得给张天元在国外生活一段时间的机会,然后让他仔细考虑考虑啊,不然就是强人所难嘛。

  “好了亲爱的,这个问题问得太早了点。小张,你老家是在陕州吧,最近我怎么听说你在帝都买了一套房子啊,好像还在帝都担任了个什么职务?”柳生平见气氛有点尴尬,急忙转移了话题,而且这个话题,也是他比较感兴趣的,柳生平问的这些,基本都跟生意有关,这也算是职业病吧。

  “哦,我老家确实在陕州,不过最近要到国家地质大学读研究生,所以在帝都买了个宅子,而且我以后的生意也要在帝都发展。那里恐怕会成为我第二个家啊。说到职务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常任理事之一,随便做做而已,我的主要任务还是生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