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二三章 胡半仙
  那对夫妻不相信张天元,却不得不相信这古董店里的专家,两人对望了一眼,都是满脸的庆幸。

  张天元倒是纳闷了,就问道:“两位买了赝品,怎么看起来还反而如此庆幸呢?”

  这对夫妻原本对张天元可没什么好感,不过这会儿态度却完全不一样了,那男的叹了口气道:“小伙子,你是不知道啊,这今天汤马如爵士有个慈善拍卖会,我们本来是要拿这东西去拍的,幸亏碎了啊,你们说说,这要是在那里被认出来是假的,那岂不是丢人了?我们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也是好面子的人,过去替爵士办过事情,所以这一次才有幸被邀请,这真要丢脸了,丢得可不仅仅是我们的脸啊,连爵士都会下不去台的。”

  听到这话,张天元算是明白了,这上流社会的人,有时候面子真得比钱重要,这宋代的青花瓷虽说值钱,但总归是可以买来的,怎么比得上无价的面子呢?你在上流社会混,丢面子这事儿可大了去了,更何况搞不好连汤马如爵士都得扯进去,那就更惨了。“这个可巧了,我们也正要去爵士那里参加慈善拍卖呢,要不然一路吧?”张天元见这对夫妻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也就没了什么敌意了。

  “不用了,我们还得赶紧去准备一件新的拍品呢,幸亏时间还早。”

  “那这瓷罐……”张天元指了指那对碎瓷片问道,话虽然没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哎呀,没事。没事儿了。说起来今天这个事情还得感谢小伙子你呢,这瓷罐反正也不值钱,你们随便处理了吧。”那男的好像很焦急要离开。

  张天元却将东西送到了这两个人手里说道:“古董这东西也是可以找回损失的!别听别人瞎说,什么买到了假的自己认倒霉,那纯粹是扯淡。而且那是对行内人说的,你们显然不是行内人吧,所以也就不要在意这些了。在哪儿买的,应该发票什么的都齐全吧,事后就去那儿找个道理。”

  “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内地的法律都有这方面的规定。香港的法律想必应该更完善吧。毕竟发展比内地要早嘛。”张天元对香港的法律不是很了解,不过想想的话,应该还是差不多吧,毕竟这已经涉及到诈骗了,完全可以当作诈骗罪来办的,都不必扯到什么古董。两个人千恩万谢拿着东西离开了。

  柳梦寻此时得意地看着张天元,显得非常高兴。自己的未来老公轻轻松松就将这件事情摆平了,还没伤了和气,这绝对算是在自己的目前面前长了面子了。

  翁红也很满意张天元的做法,毕竟是上流社会的人嘛,打打杀杀肯定不行。这样的解决方法是最好的,不仅解气。而且还没损失,更重要的是,也没受委屈啊。

  不过张天元此时却没想这些。他反而还沉浸在方才那个宋代高仿瓷罐的事情之中没有出来呢,他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跟这个真有点像。

  说的是在清末民初的时候,有个叫胡半仙的算命先生,原本是个算命的,替人算生辰八字,算吉凶祸福,后来有一次他的摊位上来了个人,拿了一幅古画让他算命。

  说起这个胡半仙啊,祖上其实也是书香门第,父亲最喜欢收藏,家中的瓷器、字画等等那是应有尽有,他也是耳濡目染,见得多,听得多,也摸得多了,渐渐就成了半个专家了。

  为什么说是半个专家呢?

  就因为他对父亲传下来的鉴定方法,只领悟了一半,看东西呢,也只是看半截,并不全,只是这个事儿只有他自己知道,别人并不知道而已。

  他给那人算命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那幅画,便告诉那人画是假的,因为按照他学到的那一半鉴定方法,那画的确有不少纰漏。那个来算命的人起初还不信,后来去找卖画的人,就说自己找了个专家鉴定过了,说画是假的,没想到还真诈出真伪了,吓得那卖画的吐露了实情。

  这事儿不多说了,关键就说这个胡半仙吧。

  经过了这个事儿之后,他名气大涨啊,很多人都来找他鉴定字画和瓷器等东西,还真别说,有人靠着半部论语治天下,他则靠着半部鉴定书驰骋鉴定界,一举成名,干脆不算命了,直接改行做了鉴定师。

  但事儿就处在这一半上了,没出事儿的时候,这什么都好,他也是赚得大把大把的钱,每天乐得是喜笑颜开。可问题是,一半终究是一半,哪怕是最重要的一半,关键时候还是会出问题的。

  最终这个胡半仙栽了,就是栽在了这只学了一半的鉴定书上面。那个时候估计也是有人故意整他吧,反正不管什么理由,他自己学的不够扎实,就敢做这一行,那就是自己找罪受了。

  当时就有个人拿了一个瓷罐来找胡半仙鉴定,那瓷罐跟今天张天元看的这个高仿品水平上差不多,虽然那是清末的高仿,不过也的确工艺了得。结果胡半仙根据三个步骤,判断出那东西是真的,接下来的步骤,原来的鉴定书里面应该是有的,只可惜他没学,所以到这儿,他就确定了,并且让这个人花了大价钱把瓷罐给买了下来。问题是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人传出消息说那个瓷罐是假货,说胡半仙信口开河,害得买了瓷罐的人上吊自杀了。

  究竟是不是上吊自杀,故事里没提,但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胡半仙的确看走眼了,就因为自己那所谓的半部鉴定书。

  当时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胡半仙还不肯相信,拍着桌子说自己的鉴定结果绝对不会错的,绝对不会错的。于是便有人将那瓷罐拿过来给他重新鉴定。当时还请了不少专家在一旁看着呢。这些专家一个个也是想看笑话,毕竟要说起来的话,胡半仙可是抢了他们不少生意呢,他们巴不得胡半仙这家伙倒霉呢。

  胡半仙对这些人的想法倒是不怎么在意,他只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居然鉴定错了。可问题是,他就那半两水,再怎么鉴定。结果也是一样,因为到了第三个步骤,他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鉴定了。

  这个时候,诚心想让胡半仙难看的那些专家一个个都站了出来。终于有人指出了问题的所在。并说明那东西其实是“移花接木”的作品。胡半仙听后当场气绝身亡,本来年纪就不小了,经受这么一下可受不了啊。

  一直到后来,这个瓷罐的谜底才被彻底揭开,据说制造这个高仿品的人,就是当时的一个瓷器专家。他因为生意被胡半仙抢了,心中不忿。便设了这么个局,故意让胡半仙往里面钻,反正他知道胡半仙就是个半仙,而不是真仙,看东西就是看一半。只要自己做得精妙,任凭这胡半仙再厉害。也是看不出来痕迹的。

  于是,这个专家就找了一些同样对胡半仙心存不满的人,请了个手艺高超的瓷器师父。联手打造出了这么一个半真不假的宋代青花瓷罐子,不仅要了买家的命,也要了胡半仙的命,可以说是阴狠之极。虽然卑鄙是卑鄙,可要真说起来,胡半仙也是有很大的问题的,你既然不懂这一行,就不要轻易下结论,尤其东西还非常昂贵,你这么一下结论,结果不仅害死了买家,最后连自己的命也给搭上了。

  这个故事张天元还是在一本很偏的书上看到的,故事究竟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故事却是告诉了他一个很深刻的道理,有些事情啊,你真不能草率,不然的话,最后真得是害己害人啊。

  “喂,张天元,你想什么呢,想得都听不到我的声音了?”突然间,张天元感觉到自己的腰上被什么东西拧住了,疼得差点窜了起来,就看到柳梦寻愤愤不平地看着他。

  “嘿嘿,乖老婆,刚刚想点事儿,所以想出神了。今天既然遇到伯母了,就一起去拍卖会吧,晚上了正好也可以一起去吃饭啊。”张天元嘿嘿笑了笑道。

  以前流行一句话叫“打是亲,骂是爱”,还有一个词儿叫“欢喜冤家”,这情侣之间,有点肢体上的接触也属正常,不会说谁就没面子了,男子汉大丈夫让一让老婆,那是美德,可不是懦弱。

  柳梦寻的母亲翁红今天心情不错,她一开始看到张天元跟柳梦寻在一起手挽着手的时候,还真是有点生气的,最起码是心里头不太舒服。这臭小子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女儿给拿下了,这也太不讲究了吧。可是经过了刚刚这件事情之后,他把肚子里的怨气和不爽都给甩没了,现在他心里头就是一个舒服,自己的女儿找到这样的男人,其实也不错。

  “不好吧,我是出来买吃的,准备今天晚餐的,跟你们去算怎么回事嘛。”翁红这是在试探张天元,看看张天元对她的态度如何。

  女人说的话,你千万别信以为真,不然你就惨了,因为女人实在太喜欢试探人了,张天元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可没少吃这方面的亏,所以是有经验的。

  他笑了笑道:“伯母,没事儿的,一起去参加拍卖会,等完了之后再回去吃东西,岂不是刚好吗?就是不知道伯父是不是有空,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将他一起叫上,这次的慈善拍卖会上据说有几件好东西呢。”

  其实张天元哪里知道拍卖会上有什么,不过就是这么一说而已,而且这种胡说八道还不会被拆穿,因为这种慈善拍卖会,它肯定是会有好东西的,这一点根本不用担心,毕竟这可是香港最高级别的私人慈善拍卖会了,要是没点好东西,这些上流社会的人士岂不是也太没面子了?

  翁红对张天元的提议非常满意,不管张天元说的是不是客气话,反正是给了她面子了,她当然乐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