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火舞狂姬:废材逆天嫡女 > 第1713章 魔族叛乱(302)
  我找他干嘛?”良修一副嫌弃的表情,“我当是找你了小师妹,话说,我真的不习惯你这里多了一个小孩子。”

  长鸣听到,浑身一怔,看了良修一眼。

  “师兄,你是来问我这里欺负小孩子的吗?”

  “当然不是,好不容易穆夜听不在,我们师兄妹终于可以好好说说话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皇伯,但是好像听说凉寺的那位师太是三王伯的三王妃。”梵羽想了很久之后,才想起这些,因为他当时也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这些而已。

  素羽急忙抬头看着梵羽,“哥哥,你说什么?师太是三王妃?师太怎么可能是三王妃呢?”

  司青菱狠狠的喝着酒,平日里苏城百姓的目光都是会落在她司侯府大小姐身上,今夜她的风光无限却全部别花晚以抢去了,让她心里如何好受。

  “大姐,你就不要喝闷酒了,你让爹爹看着你这幅样子,别提待会又多失望了。”

  司青菱抬头看着端着酒杯的自己的亲弟弟司翰,无奈的说着:“翰,你刚才怎么没帮娘亲说话,你这个不孝子,看着娘亲被人欺负也不帮忙。”

  司翰低头小声的说着:“大姐,我刚才亲眼看到的,是娘亲把玉佩打碎在地上的,司青语说的没错呀!”

  “你这个笨蛋!”司青菱指着司翰的头,气得不轻,“滚去一边玩去,真是个草包,对了,别没事就去找那个歌姬,有份。”

  “大姐,你放心,我就是和她玩玩而已,等腻了,谁还去找她。”司翰说得光明正大,一点惭愧也没有。

  司青菱微微点了点头,“玩玩就好,不过不要让太明目张胆,爹爹不喜欢,她到时候又拿你和二弟比较了,那时候别哭着来找我,如今娘亲刚惹怒爹爹,我们可不能再惹怒他老人家了。”

  素羽印象之中就没有听到三王伯一家的事情,因为她从来就没有见过,好像是死了,因此更是从来都没有听到三王妃的事情。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师太她的身份竟然这般的扑朔迷离,是凉寺的师太,是魔教的萧莞尔,是慕容国的三王妃,究竟她还是谁?为什么她和自己的娘亲一样都是江湖魔教中人,却都嫁入皇族之中,而且都是嫁给王爷。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而已,但是,羽儿你说得可是真的,是爹和娘亲杀了凉心师太吗?”

  素羽点了点头,“没错,是我亲眼所见,所以我不愿回去,我不想看着我的爹爹和娘亲是杀了师太的人。”

  梵羽焦急的微微弯着腰看着素羽,“羽儿,你会不会对爹和娘亲有所误会,爹和娘亲怎么有可能要杀了师太呢?而且他们怎么会能拿到武哥的剑呢?”

  素羽拼命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看见了娘亲和爹爹杀了师太,而且娘亲还是师太的妹妹,哥哥,这些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从来没有听见娘亲说起她和师太的关系,而师太更是没有说,为什么他们明明是姐妹,却不能告诉我们,所以她们都是很可疑的?”

  “素羽,你说什么?娘亲和师太是姐妹?”梵羽实在无法相信今天见到素羽之后,素羽究竟告诉了他多少的事情。

  “大姐,这杯酒我敬你,谢谢您今日对我的关照,以后还请大姐多照顾了!”司青菱和司翰都回头,看着花晚以手中拿着一杯酒,笑着看他们。

  司青菱也举起酒杯,轻笑一声,说道:“四妹妹,这么厉害,哪还轮到我来照顾你呢?”说完,一举杯子把酒全数喝完。

  “是啊,所以,大姐我们来日方长,以前你的罪,我要你慢慢还。”花晚以走近凑在司青菱耳边,小声说道,说完,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上。

  司青菱一怔住,全身发软,看得她旁边的司翰吓得不轻,“大姐,她跟你说了什么,你吓成这样!”

  “翰,找个人去查查看司青语这个贱|人最近在道观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花晚以刚才的那番话听在司青菱耳中,完全就是打算对付她的宣言,这完全真的和当年的胆小怕事的司青语截然不同,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你这样吓她,会让她怀疑你的,到时候要是她发现你不是司青语,到时候你就没得玩了。”饭粒一屁股坐在桌上的一个角落,津津有味挑着东西慢慢嚼着。

  “对,她们是姐妹,她们还是……”素羽刚想说他们还是江湖魔教的人,但是想着娘亲的身份就无所谓告诉梵羽了,娘亲的身份对于梵羽来说,根本就无关紧要,只是对她来说有影响而已。

  “还是什么?”梵羽看着素羽那欲言又止的态度,有点着急。

  “没什么了,哥哥我告诉你的这一些,你切记可不能告诉别人,不然爹爹和娘亲就又麻烦了,武哥哥是皇伯的儿子,料想皇伯也不会要他的性命。”

  “皇伯是不会要了他的性命,只是皇伯一直都是冷眼相待武哥。”

  素羽低着头,想着也是,只是她想到武其实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自然就不再去担心了,因为毕竟爹爹和娘亲于她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饭粒,做得不错,刚才的喜鹊非常及时!”花晚以看着依然此时还停留在树上的喜鹊。

  饭粒非常自豪的说道:“那是当然,我办事怎么可能不靠谱的呢?才不想那个小子一样,关键时刻跑人。”

  花晚以听到这里皱了皱眉,“饭粒,阿尘可是有说过他要去哪里吗?”

  “我怎么知道呢?小妖花,这种半路跑出来,又半路跑出去的人,真是不靠谱,我相信小妖花你,就算没有他帮忙也能帮我恢复灵力和记忆的,我们干脆就不管他了。”

  花晚以无奈一笑,抬头看着黑暗的夜空,一旦习惯旁边有人时不时温柔的看着自己,有一天那个人忽然不见了,还真是难受。

  云江火看了他一眼,“说什么话,是不是你要告诉我你和师父去闭关修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