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互换人生之夺取男神 > 第036章 现实和梦境
  那天晚上,路紫睡得朦朦胧胧。她做了一个美轮美奂的梦。

  还是十八岁那一年,还是杜砚叔叔的婚礼上,她看见了熟悉的婚礼场景——

  在她记忆深处的玫瑰彩虹桥,红玫瑰、粉玫瑰、黄玫瑰、白玫瑰、蓝色妖姬……那些不属于她的美好。

  在迷幻的五彩的光影中,《婚礼进行曲》浪漫的回响,杜砚叔叔挽着一个女人,从远处缓缓的走来。

  杜砚叔叔惯常冷硬刚强的面部曲线,现在却是温文尔雅,俊美绝伦。

  他的脸庞仍然棱角分明,一双剑眉下的桃花眼,现在透着一份多情,眼神中有一种奇异的光泽,高挺的鼻梁下,绯色的薄唇挂着只有路紫才能看出来的一丝痞气。

  虽然不是劲装或者长衫,却仍有一种肃然严谨的气质,配着十分正式的燕尾服,全是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这是路紫曾经在杜砚叔叔婚礼上没有见到过的神情和气质。

  不知道是不是路紫自己的心态问题,她总觉得,那时候的杜砚叔叔,并没有梦里这样,带着一份期盼和开心。

  *

  等一对新人慢慢走近,梦中的路紫低下头不再看——她不要看!她不想看这场婚礼,她不想看这个新娘。

  无论杜砚叔叔要娶的人是谁,她都一样不喜欢……

  *

  杜砚叔叔挽着新娘走向台前,站定。他深情款款的看向新娘,一字一句的说:“我从你出生,澳门赌博网站:就在你身边;你从一出生,就在陪伴我。我很高兴,我们们可以继续相互陪伴下去。”

  然后,他用包裹着浓浓情感的低沉嗓音,轻轻的唤了一声:“小紫……”

  *

  这一声轻唤,把路紫在梦中也包裹住了、冻住了!

  路紫她听错了吗?

  她听错了吧?

  杜砚叔叔在台上,在婚礼现场,竟然在呼唤她的名字?!

  路紫抬起头,视线慢慢聚焦在新娘的脸上……

  *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看到殷鸽婶婶的脸,那张她从前不喜欢,现在却不得不天天面对的脸。

  可是,她看到的却是——路紫自己的,圆乎乎的小胖脸!

  她不仅看到了新娘属于她的圆脸,还看到新娘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在现场的灯光下闪烁着斑斓的光。

  路紫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是她自己吗??可她自己明明坐在台下啊?

  难道,是住着殷鸽婶婶灵魂的自己的身体吗???

  新娘由杜砚叔叔戴上了戒指,她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台下的路紫,两个相同的面孔对视,新娘率先一笑,纯净、平和、满足、幸福。

  …………

  路紫醒来得时候,依旧难以判断,殷鸽婶婶是在哪里,她自己是在哪里,台下的人是谁,台上的新娘又是谁。

  她有点儿没精打采,现实和梦境,傻傻分不清楚。梦到底是对现实的反映,还是跟现实相反呢?

  哎,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吧……

  *

  路紫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洗脸出门了,命苦,今天还得上班呢。

  刚掀起被子——咦,这不是我家的被子吗?!

  她低头一看,自己穿着的,不知道是谁的、却看起来很新的睡衣,但……绝对不是她昨天晚上在杜砚叔叔家穿的粉色那一件!!

  她再抬头看看四周,墙上是她小时候手绘的古装小姐姐,床头柜上有她办公桌的同款小猪佩奇玩偶!!!

  她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啊哈哈,胖了,胖了!

  那是不是表示,她已经穿回来了?!

  路紫赶忙往厕所跑,她要去镜子那儿确认一下!

  看到镜子里自己的那一瞬间,路紫自己又胖又圆的脸顺眼极了。之前从没有哪一刻,路紫觉得自己长得这么好看。

  这难道是物以稀为贵?哦……道理不太对。

  或者是远香近臭?嗯……好像也不是那个意思。

  啊……不管了,反正就是好看!美!喜欢!爱自己!

  *

  不过路紫也惦记着自己住了这好些天的身体,她赶紧回屋去给殷鸽婶婶的手机打电话。

  拿起手机,路紫觉得它今天看起来特别漂亮好用。真的,什么都是自己的好,身体也是,手机也是,再丑、再寒酸,现在也一点儿不嫌弃。

  *

  电话通了,“喂……”

  太好了!

  这殷鸽婶婶的语气,配合她独有的拖音,路紫已经可以判断,是殷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

  “婶婶,你快起来,你快起来,咱们已经换回来了,咱们各自回家了!”路紫语速相当快,足见欣喜的程度。

  “……”对方有一秒沉默,然后是一声比路紫更大的惊喜若狂:“真的?咱们换回来了?!啊!太好了!!!”

  殷鸽赶紧起床,看了看自己,理理这儿,又摸摸那儿,最终确定——她回来了!

  *

  既然已经换回来,那就没什么要跟路紫继续啰嗦的了,她很快挂了电话,开始检查她的身体。

  还好,路紫没在她身体里太久,身体还不至于发生明显的变化。

  殷鸽又很“小人之心”的检查了她屋里的一些私人物品。

  还好……路紫这小屁孩儿的家教倒是很好,人还算老实可靠,殷鸽的东西都她一样也没有动。

  殷鸽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她在卧室的化妆镜前照了照镜子,嗯……依旧很漂亮的美女。然后,她拉开了卧室门,抬头挺胸大步走出去。

  *

  她站在卧室门口,看着熟悉的客厅,这是她自己的家。这些家具和装饰都是她之前自己选的,虽然价格都很贵,但繁复、华丽,不是路紫家那个文艺清单的文风。这样的东西,让她一看就心里舒服。

  殷鸽心里开心,一吐这几天的郁闷和憋屈,直接站在那儿“哈哈哈”的笑起来。

  *

  杜砚拉开次卧的门,走出来。看着她嚣张癫狂的样子,冷着脸。

  殷鸽看见杜砚,忽然意识到自己笑得挺傻的。她有点儿尴尬,但是又强撑着不想解释。

  她自己撇撇嘴,什么也没说,转头回了卧室。

  她想好了,暂时不去招惹杜砚。

  杜砚可以先不管,但周明伟昨天那不成功的安抚,她得去给路紫“擦屁股”。

  所以,她今天要好好打扮一下,先去见一见周明伟。

  *

  想到周明伟,殷鸽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残了。为什么非要让路紫昨天去见周明伟呢?!

  早知道多等一天,等她穿回来了,她就可以自己去见他,大大方方去,把事情一气儿解决,多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