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寒门利器 > 第623章:眼见为实(二)
  第623章:眼见为实(二)

  林碗儿小时候经常来小姨家玩,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水库修在哪呢?不过,这么几个人走上了田间地头,还真是容易吸引别人的目光。

  其他人不说,就林碗儿的小姨,其实已经就发现了她。

  如今刚刚八月开头,很多人田里的活并没有完成。这会儿,大家都到了田间地头,忙着晚稻的播种,家里自然没有人了。

  “碗儿,你怎么来了?”

  妇人三十多岁,一看就是在家当家的料。

  “小姨,那个,我带一个朋友来咱们村看看那俩个垮了的水库。”

  林碗儿还真不敢说这位就是县““””长,只记得昨天晚上,靖泽交待自己,到了外面,直接叫名字或是“靖哥”。

  直接叫名字,林碗儿可不敢。这不,那就只有叫靖哥了。可当作自己小姨的面,这“靖哥”也叫不出。

  靖泽的年纪不过比林碗儿大了那么五六岁而已,小姨不由打量了一下,再看看后面跟着的刘仁义,以及司机刘欢。发现,这年轻人的小伙子可能还是个领头的。这会儿来村里,还是为了看垮了的水库,小姨似乎明白了意思。

  “碗儿,他们想修这个水库吧?”

  小姨这么一问,林碗儿愣了一下,旁边的靖泽到是接口说道:“小姨,您放心!我们是正规公司,东来建筑,你听说过吗?目前不过是来看看,先做了预算之后,如果划算才会修。再说了,我们想修,也不一定接的到这个业务啊!”

  靖泽这么一说,小姨到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就你们自己来,村干部都没有一个陪同。我看,这业务你们也别指望了。你说的那个东来建筑,我到是听说过。人家在浏水修的水库,那是结结实实。”

  “你看,就这水渠,也是曾玉金那小子修的,才几年,连渣都看不到了。人家东来建筑修的,现在都完好无损,那修的才叫结实。如果我能做主的话,铁定让你们东来建筑来修村里的水库。”

  小姨这么一说,靖泽不由高兴的一笑。

  “小姨,那就先谢谢你了。对了,小姨,你能不能带我们去水库那边看看啊?”

  别说自己外甥女带来的人,就算是几个陌生人,小姨估计都会带。再说了,这会儿自己家里的农活也快结束了,功夫不忙,自然有时间了。

  林碗儿对着田里叫了一句姨夫,那边一个男人应了一声,很快就低头,看着了田。

  “小姨,我表哥呢,没回来帮忙啊?”

  小姨摇了摇头:“你表哥最近换了一家公司,叫什么来着,对了,就叫东来装修。现在在里面当师傅,活很多,哪忙的过来了。再说了,就算他要回来,我们也不会让他回来。”

  “碗儿,你知道你表哥上个月领了多少工资吗?”

  林碗儿的表哥在外面学了几年装修,年纪轻轻就当了师傅,林碗儿再想着自己的工资,轻声的说道:“2000?”

  小姨摇了摇头,旁边的靖泽到是接了一句话。

  “如果是在东广的东来装修,工资少于5000,都不敢称自己为师傅。”

  “5000?”

  林碗儿到是先叫了一声。不过,看到自己的小姨并没有惊讶,心里到也明白了。

  “小姨,真有这么多?”

  曾足女听了靖泽的话,到是对靖泽有些兴趣了。能够这么了解行情,看来还真不是一个简单之人。

  “碗儿,你表哥上个月刚去,确实拿了5000。这个月的话,肯定要超过5000。”

  说完之后,不由再次看向了靖泽。

  “碗儿,这是你男朋友?”

  羞红了脸的林碗儿连忙摇头:“小姨,这是一个一般朋友,就是来看看水库。”

  曾足女一看,到不像有假,也就加快了一些脚步。

  水库垮了一个大口子,里面根本看不到钢筋水泥,几个人上了大坝,往日的水库到是成了一个小水汪。

  “看到没,里面一根钢筋都没有。这就是曾玉金那个杀千刀的修的水库。如果你们真的修了,可不能做这样的缺德事。”

  慢慢的往坝底走去,依然是见不到一根钢筋。刘仁义也跟着下来了。这是刘仁义第一次到实地来看,看到了之后,这感受才震撼。

  “仁义大哥,你也看到了,就这样修的水库,不知道在我们县还有多少座。它们可都是一个个炸药包啊!”

  有些事情,是你坐在办公室里想象不到的。可是,只要你到实地一看,往往真相就能够大白于天下。可叹的是,从办公室到实地,往往几步路,很多人都走不了。

  曾足女拉着林碗儿在那说着话,还不时的看向靖泽这边。看样子,又在打听什么东西。刘仁义还在看着这水库的缺口,而靖泽倒是盯着这一汪水发呆。

  就刚才,靖泽似乎看到了一条鱼,尾巴动了一下。

  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下水摸鱼了,靖泽有些意动。正好,天气热,不由直接脱下了鞋袜,卷起了裤管,就这样下了水。

  “靖:哥,你干什么呢?”

  林碗儿站在上面,本来就时刻关注着靖泽。这会儿见靖泽下了水,连忙叫了一声。

  靖泽的手已经摸向了水潭,嘴里不由回应的说道:“碗儿,今天咱们运气好的话,中午就能吃上正宗的野生鱼了。”

  这话一落,靖泽确实摸到了鱼,个头还不小。好在小时候掌握的技艺并没有丢下,一摸,一扣,直接扣住了鱼腮,一条两三斤的鲤鱼提出了水面。

  “哈哈,你们看,中午有鱼吃了。”

  上面的刘欢见状,连忙下来接过了鱼。靖泽摸出了味道,接连一摸,又摸出了两条鱼。之后,到是再也没有收获了。

  不过,能够摸到三条鱼,收获已经很大了。

  曾足女也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靖泽,原本以为是一个富家公子哥。可如今一看这表现,还真是一个纯粹的农家小伙才会干的事情。

  洗了脚,穿了鞋,靖泽一脸的兴奋。

  “看看,今天中午有鱼吃了。”

  还别说,中午在曾足女家,煮了一大脸盆的鱼,就连刘仁义吃了都感觉味道特别的鲜。一脸盆的鱼,被几人吃了个底朝天。就连刘仁义都感叹,如果没有出来这么一趟,还真是吃不到这么味美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