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诡楼逸事 > 第209章 209突然反脸
  林伟阳没有再接话,他把杯子里的茶微微喝一口试过温度后,再次递给秦戈。她放下画笔,接过微微喝了一口,塞回他手里:

  “嗯,温度正好!伟阳,原来你升职了。恭喜你有杨飘飘这样的好下属哈!”

  “秦戈姐,其实领导早就知道自己升为分公司主管了,他没告诉你,或许想给你一个惊喜哩。”

  林伟阳矫正杨飘飘道:

  “你错了,我的确不知道自己已升职。或许公司有这样的传闻,但只要一天没接到公司的书面通知,我都当它是流言。”

  “不,确实不是流言。今天下午何经理找我谈话的时候,亲口向我透露了这则信息。”

  “哦。原来如此。不过,我还是只相信正式的书面通知,没见到实物,我不信任何人说的任何消息。”林伟阳总觉得杨飘飘此来,目的不仅仅为了向他透露这些消息。

  他没心思与杨飘飘做如此无聊的谈话,于是,他握着茶杯靠在沙发上,默默地等杨飘飘后面的话。

  可杨飘飘的举动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沉默不语,她马上起身告辞。他当然不会挽留她多坐会。毕竟她的到来,已经严重地干扰了他和秦戈的生活!

  把杨飘飘送出去,林伟阳心里好不丧气。

  秦戈已把整幅画画好,她坐到他身边推推他的胳膊:

  “喂,发什么呆呢?美女走了,茫然若失吧?”

  “嗯,有点。”这不是林伟阳的心里话,既然秦戈跟她开玩笑,他自然不必太当真。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越来越拽了哈!”秦戈话音一落,十根嫩葱般的手指已掐在他的脖子上。

  他舌头一伸,身子一软,“被掐死在沙发上”!

  “你先别死,把刚才的话捋清楚了再死!”秦戈骑坐在他的肚子上,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往沙发的软垫上撞……

  虽然秦戈对自己的用力很有把握,澳门赌博网站:但他担心自己不被她掐死,也会被她撞成脑残人士,赶忙拉开她的手,拢拢头发说:

  “唉,这世界上除了秦戈,哪还有美女能让我林伟阳茫然若失?笑话!阿妹,你加班加点的工作太辛苦。来,躺下,让老哥我帮你按摩按摩。”

  “这还差不多!算你识相!以后你敢再眼光光想女人,我削你!”

  “行,我不眼光光的想。闭上眼睛想行不行?”林伟阳一旦贱起来便皮痒痒。本已趴在沙发上的秦戈一扭身,伸胳膊夹住他的脖子,把他按倒在沙发上:

  “阳痿淋!你死定了!”她的胳膊用力收紧,他被勒得喘不过气来,连忙拍沙发表示屈服。

  秦戈松开手,理了理头发,然后抓过他的手,在他的手表上瞄了一眼,快速地站起来,拉开门,噼里啪啦地跑楼上去了。

  林伟阳还没反应过来,大门洞开,秦戈的身影已消失。

  “她干什么去了?神神经经!不好,她不会怀疑我跟杨飘飘有一腿,找人家算账去了吧?”

  这样的念头只在他的脑中闪现了零点一秒。

  秦戈是谁呀?她是个极端自信的女孩,她才不会把杨飘飘这样的小女生放在眼里,她怎可能因为一个怀疑而找人晦气?

  “那她到底干什么去了?拉土肥原下来陪我喝酒?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她也不必亲自上门去请。土肥原这个寂寞难耐的家伙,一个电话就能让他连滚带爬的飞下来。秦戈到底去干什么?”

  林伟阳自忖,面对秦戈怪异的行为,他无须费脑汁探寻原因,否则,他会因屡猜屡败而怀疑自己的智商已然趋零。

  面对空空如也的厅子,他再次茫然,不过,此时的茫然,只是满腹疑问。

  五分钟后,秦戈的脚步声从楼上下来,他眼珠子瞪得老大,死死盯着门口。

  五秒钟,秦戈出现在门口,灯光下,她的脸红得有点耐人寻味,看她背着双手对着自己,他猜测,她手里拿着东西!

  她用脚和屁股把大门关上,整个过程,她都是背着手面对着他完成的。

  秦戈的异样更加坚定了林伟阳的判断:她手里拿着一样挺特别或者挺神秘的东西!

  他越是注视她,她越是闪闪缩缩。

  林伟阳终于忍不住问道:“阿妹,你手里拿着什么?”

  “女人用的东西,不关你事啦!别八卦。”说完,她快速地钻进房间,并且把门关上按了内锁。

  林伟阳懵了,看着她紧闭的房门一时不知所措。半响,他才想起进去看看。他的手还没碰到她的房门,她已拉开门站在他面前了:

  “干什么?干什么?窥私?不该你知道的,别太好奇,好奇害死猫!该你知道的,我会主动告诉你!去,去,去,到沙发坐着。”秦戈晓得林伟阳出现在她房门口的原因,她把他推到沙发上坐下。

  “小傻瓜,刚才你找谁去了?”

  “秘密!不告诉你!今晚各回各房各睡各床!”秦戈的语气突然有点冷!冷得让林伟阳一时无法相信是出自她的口中。他越发想知道她刚才带回了什么,她怎突然变脸了!

  但他又想:“秦戈突然跑出去,回来时不让我看手里的东西,难道她生理周期突然降临?不对呀,昨晚我还跟她……”

  跟顾盼盼同居过,林伟阳对女人的生理、心理特点还是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女人的生理周期也是女人的心理低潮期。

  于是,他轻抚她的脸膛柔声道:

  “好了,我不问。睡觉的时候,你要掖好被子,天气预告说,今晚有冷空气杀到。”

  “嗯!”秦戈点点头,扭身回房,缓缓把门关上。薄薄的房门板在他面前关上的刹那,他觉得他和她的世界被硬生生隔成了两半……

  喜与悲、亢奋与低落瞬间在他的心里完成了一个轮回,那种莫名聚拢的淡淡的彷徨与迷惘让他很是焦躁沮丧……

  第二天早上起床,林伟阳把昨晚写的诗从门底下的缝里塞进秦戈的房间。在卫生间梳洗完出来,却见秦戈打开外门拎着早餐回来了。

  “我以为你还没起床呢,你倒起得早。”他过去从她手里接过东西,放在茶几上。

  “小盆友,早起的虫子有鸟吃啊。今天不是星期六吗?你起那么早干嘛?打算被鸟吃?”

  林伟阳轻轻一拍脑袋:“昨晚被你弄得精神恍惚,忘了!”

  秦戈嬉笑道:“昨晚我们是各回各房各睡各床,我可没弄你!是你杞人忧天自我折磨罢了。”

  伊人嬉笑如故,他总算放心了:“秦戈确实适逢生理周期,我太敏感啦。”

  “伟阳,今天你没工作吧?”

  “嗯。有任务派给我?还是你安排了节目?”

  “陪我去医院。”

  “好啊。”林伟阳心里挺纳闷,“不就来了个例假吗,去医院干嘛?难道她痛经?还是有相熟的朋友病了?”

  既然答案很快揭晓,林伟阳打消了追问的念头。他低头把早餐吃完,打开手提电脑,把要发的小说章节发了,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待秦戈的号令。

  半个小时后,秦戈从房间出来,她朝林伟阳晃晃他塞进她房间的那张稿纸:

  “我的哥,你够肉麻的哈。这首诗,比以往写的可不止肉麻一万倍,尺度有点大哈!不过,依我智商,只能欣赏这么肉麻的东西了。以后你就这样写,不能太文雅,懂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