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75章:双枝长相依
  名不正则言不顺,澳门赌博网站:诚然帝王威压可以强势压倒一切流言蜚语;现如今诸位王爷都已经不堪帝位,可还有一个清清白白,这些年不争不抢,去兢兢业业的宁安王。纵使宁安王也无心帝位,但那些从永安王到福安王曾经的旧臣,哪一个不是迫于情势才低头?

  温亭湛这些年在外面,根本无暇腾出手对付他们,萧士睿是皇太孙,也不能太小肚鸡肠,兴华帝还看着呢,有些根基深厚的也不能轻易动,动一个其余都会唇亡齿寒,又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如何会放过?

  与其等到兴华帝驾崩,萧士睿登基慢慢来收拾他们,不如放手一搏拥立其他就算不感激他们,至少得倚重他们且不会对他们下毒手的人!

  日趋于安宁的朝廷会因为温亭湛的身世动荡不安,如果再来一点天灾,萧氏江山危矣。

  “柳姨与父王是情有可原……”萧士睿把所有的纯善都给了夜摇光和温亭湛。

  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柳氏的离去,没有太子的放手,就没有他的存在。幼年时他就好奇,为什么母妃对孔家不亲,也时常叮嘱他不准和孔家的表哥表弟亲近,在他稍微懂事之后,太子妃就把自己在孔家受到的遭遇,以及孔家人的嘴脸全部告诉了萧士睿。如果父王没有娶母妃,就冲着当年母妃将父王推到河里,哪怕是皇爷爷不追究或者小惩大诫,孔家也会把母妃弄得生不如死。

  母妃对父王是用了真情,这份真情也有无尽的感激。

  “你偏向于我,自然是原意包容,士睿,别人不会如你一般偏向我。”温亭湛轻声叹气,他知道萧士睿不愿意他离开,为了挽留下他,哪怕是拱手山河也无所谓,可情势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我原本打算就此一去不复返,但你摇姐姐觉得我不应该这样撒手不理,她心中会有遗憾,可若我不走,元奕必然将这件事公布于众,那就先让我松快两三年。”

  有些沮丧的萧士睿突然目光明亮的起来:“你的意思是……”

  “此事尚不能盖棺定论,不论是与否,都不能在陛下面前揭露出来。”温亭湛低声道,“你回去之后便多加留心,也莫要轻举妄动,等几年……我会回来襄助你。”

  萧士睿没有登基前,这件事是不能掀开,太多人可以借此作妖。可一旦萧士睿登基,他是实打实的皇孙,哪怕是用明德太子名声做文章,也不能说萧士睿无德,更不可能反了天要造反,同理那些会发了疯的支持温亭湛的人也只能偃旗息鼓。

  原本已经打算一走了之的温亭湛,想了想夜摇光的话,看了今日萧士睿的态度,他决定等到萧士睿名正言顺的登基之后再回来,这也不算是违背和元奕之间的约定,也巧妙的避开了所有可能引起的祸端。

  “好,允禾,就这么说定了,我把君佑交托给你可好?”萧士睿突然开口。

  温亭湛难得反应有些大,皱眉看着萧士睿:“你这是何意?”

  君佑乃是萧士睿的侍妾所生,是萧士睿的长子,如今养在尚玉嫣的膝下,夜摇光见过几回,和叶蓁同年,看着也和喻清袭很亲。

  “是素微的意思,她看开了,也不想再拼着劲。”萧士睿轻叹一口气,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士睿现在有两个儿子,另外一个喻清袭也没有多管,就让生母养着。

  唯独君佑是当年尚玉嫣为喻清袭筹谋而来,而君佑的生母去年的时候病逝了,喻清袭生了君欢之后,一直很想再追生一个,可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后来她觉得这或许就是缘分,且就算她再生一胎也未必不是女孩,与其这般不如早早的培养君佑。

  “她还没有三十,日后有的是机会,这个时候开始栽培萧君佑,也不怕日后自己剩下嫡子?”夜摇光皱眉不赞同,喻清袭这个想法太过于草率,以后两个孩子都尴尬。

  “素微的意思是以后她如果有幸也有嫡子,都交给允禾来教导,她和我都相信允禾会将孩子教导的很好,到底谁适合做我的继承人,暂且先不论。”萧士睿进一步道,这是为了不耽误孩子的启蒙,总不能为了日后有没有还是个未至的嫡子,耽搁了长子。

  以后就算喻清袭有了嫡子,萧士睿也把他们俩放在一个公平的位置,不论尊卑只论实力,给两个孩子一样的教育,一样的栽培,他的长子到了该启蒙的年纪了。

  “这事儿不急,开蒙你找岳书意或是去国子监顺便寻个品行端正即可,待到他八岁之后,不论你有没有嫡子,我都做他的先生,日后便是你有了嫡子,我依然从八岁开始教导。”这样一来,也是一碗水端平,也少些麻烦。

  萧士睿是有点失落的,他之前不赞同喻清袭的做法,现在赞同是不希望温亭湛和夜摇光消失无踪,倒不是他觉得没有了他们自己就活不下去,做不了皇帝。而是一种不愿分离的感情,这种感情无法形容。

  “放心吧,不会抛下你。”夜摇光真是受不了萧士睿这么大个人,还像当年在书院一样,每次她说要去抓鬼,他都眼巴巴的看着。

  得了许诺,萧士睿才离开了水色桃夭,正月十五过后就要开印上朝,萧士睿自然是不能在苏州耽搁多久,从这里回帝都五六日的行程,他们就在苏州又逗留了一日,温亭湛夫妇就将他们送出了苏州城。

  夜里用过晚膳,夜摇光看着伫立在门前的温亭湛问:“士睿临走前对你说了什么?”

  送他们出城,萧士睿特意将温亭湛来到一旁说了悄悄话。

  “他希望我们是亲兄弟。”温亭湛的眸子柔和,将夜摇光揽入怀中,看着围墙内外两棵树,明明根被一道墙给隔断,但粗壮的树枝却向上伸展,有了交错相触的点:“朔风飞柳去,细雪迎春立;一堑分东西,双枝长相依。”

  夜摇光听了,唇角不由上扬。

  真好,无论什么都不能改变温亭湛和萧士睿的情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