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63章:温亭湛的推测
  “哼。”承郡王轻声哼笑,笑容之中恰到好处的疑惑,质问和愤懑,“温大人此言实属荒唐,既然温大人言之凿凿,定然有所证据,不妨将龚大人和喻大人请来,我们当堂对证。”

  承郡王是那样的义正言辞,如果不是对温亭湛深信不疑的夜摇光,她会选择相信承郡王。

  “郡王爷,我没有去找任何证据。”温亭湛语气依然平淡,“也并非想空手套白狼,诈你之言,而是想要开诚布公的与你谈一谈此事,希望你能够相信我和你一样不想朝廷大乱,更不想我这十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我愿意站在这里,和你说这些话,是因为你到现在也没有被人利用,合谋对付我。您如果一定要证据,只要是我想明白的事情,只要是这世间真的发生过的事情,我总能够寻到让你哑口无言的证据。”

  承郡王看着眼前挺拔如竹的年轻男子,他知道无数的高官权臣折在了他的手上,昔年他和南久王那一圈子的人是一块长大,对于心眼多,心思狡诈的南久王三年前栽在温亭湛的手里,他的内心是震撼。

  “郡王爷恐怕不知,我和士睿已经深交到他能够将身家性命交给我的地步。”看到承郡王沉默,温亭湛难得主动开口,这么久以来,他面对无数人,从来没有在对阵的时候,这么苦口婆心,这么春风细雨,他总是以凛然绝对压倒性的气势将所有人逼得喘不过气。

  他的这份善意,不仅仅是夜摇光感受到,就连承郡王也感受到,夜摇发现承郡王的态度有些软化,但他依然沉默不语。

  “士睿幼年丧父,太子妃在太子殿下去世一度重病不起,陛下对士睿寄予厚望,也不想他长于妇人之手,因而亲自教导,在士睿的心中,陛下是他心中最孺慕也是最崇敬之人,因而他渴望了解陛下的一切,身为皇长孙,陛下捧在手里的宝,他想要知道些什么,有的是人打听了拿去讨好他,关于陛下与肃贞皇后的事儿,我们在书院之事,士睿也曾用艳羡钦佩的语气对我提及过。”温亭湛幽幽的开口,“我初入朝堂,任职翰林院侍讲学士,为了更好的记录陛下的言行起居,我很是费了一些心思了解陛下的过往和喜好,随侍陛下身侧,偶尔也难免触景生情,陛下念及我与发妻情深义重,也会情不自禁向我倾吐些往事,以往这些我不过是听听作罢,可今日这些再度浮现,一个故事便跃然于心,承郡王是想听我讲故事,还是做个讲故事之人……”

  听了温亭湛的话,夜摇光心下释然,难怪她什么都没有看出来,温亭湛却已经好像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原来很多话是士睿和兴华帝私下与他闲聊,或者正如他所言触景生情而突发感慨,这些东西温亭湛又不是长舌妇,自然是不会告诉她。

  “那便让老夫听一听温大人的故事。”到了这个时候,承郡王虽然有所松动,却没有松口,也许还是防着温亭湛是在诈他。

  温亭湛也不甚在意:“这事儿要从先皇说起,先皇宠妾灭妻,陛下的生母出生于江南荣家,并未得到先皇的宠爱,陛下幼年艰苦,甚至陛下的太子之位,也是太后在先皇宠妃面前伏低做小而来,也幸得那位娘娘没有子嗣,陛下又子嗣淡薄。可那位娘娘唯恐陛下与太后亲厚,日后对她不利,因着陛下早早的被放出国外,先皇美其名曰是为了锻炼太子……”

  兴华帝小小年纪就在宫外自谋生路,其生母在深宫冷寂,后来是加入了宁家的妹妹带着亲身女儿到宫中时常探望,澳门赌博网站:才解了她的苦闷。不过宁家内眷频繁宫廷也是碍了眼,先皇被吹了枕边风,将宁家驱逐回海津府。

  就在临行启程的那一日,宁夫人带着爱女去向太后辞行,岂料其爱女也就是后来的肃贞皇后,兴华帝的发妻元后却为兴华帝当了个灾,才五六岁的小姑娘差一点就没了小命。肃贞皇后会早逝,也是这里埋下了隐患。

  兴华帝与肃贞皇后的青梅竹马也是由此开始,虽然肃贞皇后中了毒不宜挪动,但宁家该走的还是得走,宁夫人随着夫家回了海津府,将女儿托付给了亲姐姐,养在宫中整整一年。

  自己养过的女孩,又是儿子的福星,还是自己亲妹妹的女儿,表哥表妹正好天生一对,太后自然是想要凑合自己的儿子和侄女,为了不让儿子长大之后被别人动了婚事的手脚,太后也是用了手段,再征得了宁家的同意之后,让先皇下旨赐了婚。

  从此兴华帝和肃贞皇后就成了未婚夫妻,本就感激肃贞皇后的兴华帝自然是对这个小未婚妻格外的宠爱,几乎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但毕竟是外臣之女,加上和兴华帝有了婚约,兴华帝时常来给生母请安,也就避不开,加上也有人不高兴太后就有个侄女养在膝下,都纷纷闹到先皇跟前,也想弄个娘家的女儿养在身边解闷。

  都允许那岂不是乱了套?先皇自然只能将肃贞皇后送回宁家,那时候的肃贞皇后也不过才七八岁的小姑娘,加上被宁家娇宠,心思也不是极其深沉,反而有些天真烂漫,她对皇宫还有着深深的心里抗拒,因为这次中毒的缘故。

  回到宁家,肃贞皇后虽然和兴华帝会时常通信,但肃贞皇后并没有对兴华帝生出男女之情,加上兴华帝的处境也因为先皇的缘故很是艰难,更没有可能离开帝都来探望,他们这一分别就是九年,在这九年里,一直想要远离皇宫的肃贞皇后,随着及笄的日子越近就越发焦虑,她知道宁家需要她这个皇后,可她一没有对兴华帝产生男女之情,二她知道姨母和表哥在皇室的艰难,她不想趟这滩浑水。

  说到这里,温亭湛顿住了,他目光幽深的望着承郡王:“恰逢这个时候,一个人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