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51章:人,澳门赌博网站:是我所杀
  “王爷放心,下官定然全力彻查,一定给王爷一个真相。”温亭湛对着这样的承郡王也是极其的尊重,他嘴上尊称着,但心里已经将他当做与其他死者家属一样,想要给他一个公道,“下官此来是想亲自给世子验尸,还请王爷准许。”

  已经发丧,死者也已经清理过穿上了寿衣,按照道理就算有什么证据也已经没有了,入殓之前仵作都已经仔细查看,都有案录记在,温亭湛看一看也就差不多。

  古人很忌讳轻易打扰死者,承郡王再通情达理,也不想儿子死后一再被人触碰。

  “王爷,死者为大,可死者的亡灵得到安抚才是最重要,并非我夫君不信仵作,而是有些东西仵作未必检验的出来,也许还有疏漏,想来王爷也想早日让世子下葬,得到真正的安宁。”夜摇光也是轻声上前道,“王爷放心,待到事情结束,我会亲自为世子寻一个风水宝地,让他死后能够得享福泽。”

  以温亭湛今时今日的名声,他时常挂在嘴边,处处维护的妻子,自然是人尽皆知,夜摇光的本事也就瞒不住,承郡王看了看夜摇光,无声的点了点头,就招来了几个下人,吩咐他们把棺椁抬下来,然后准备一些验尸需要的东西。

  干净整洁的空屋子,就只有夜摇光和温亭湛夫妻,还有承郡王,温亭湛连下人都打发,他也不需要别人帮忙,是夜摇光和温亭湛一块检查,温亭湛检查的尸体,夜摇光检查的神魂。已经过了头七,神魂如果没有人做法,就应该已经进入了轮回,或者它心有不甘凝聚,只不过上不成气候,但夜摇光发现他是前者、

  夜摇光没有查出异样,倒是温亭湛在尸体上查到了与众不同,就在胸口下方有个极其小的黑点,当温亭湛的手触碰到它的时候,他体内的蛊皇竟然微微的动了动,起初温亭湛还以为是巧合,但他又试探了一下,才发现这并不是巧合。

  温亭湛没有打算解剖尸身,他对夜摇光点了点头,夜摇光的五行之气注入到尸体内,却没有发现任何活物,于是冲着他不着痕迹的摇头。

  虽然没有看到夫妻两的互动,但是温亭湛的手在那里停留了很久,承郡王还是关切的上前:“温大人,是否察觉有异样。”

  “此处有个小黑点,这是虫洞,是蛊虫所咬的痕迹,昔年我在青海曾经见过类似于的虫洞。”温亭湛不能说体内蛊皇给他的反应,只能瞎编一个由头,好在当年他在西宁任职的时候,破获不少案子,具体的也不是每个人每一件都会去了解,“不过这世间蛊虫千万,下官也不知到底是什么蛊虫,不过下官的夫人与苗族圣女是结义姐妹,下官立刻修书一封,请他们来一位高人指教一番,世子爷也许并不是死于磕伤,下官查过后脑勺的伤,以下官的经验颅骨并未眼中受损,且头皮的变化也证明世子大脑并未大量出血,死因也许与这蛊虫有关。”

  承郡王的年纪大了,那个针眼一般大小的小黑点,他看不到,但是他相信温亭湛不会忽悠他,因此他点了点头:“有劳温大人,老夫也不信岳大人乃是如此穷凶极恶之人。”

  这话倒是让夜摇光诧异,承郡王竟然相信岳书意的清白?原来这么多长的时间,承郡王不闹也不对龚西政他们施压,更加没有催促温亭湛早日赶来,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通情达理,更因为他竟然是相信岳书意清白的人!

  “岳书意是承郡王的门生。”这个疑问,还是离开了承郡王府之后,温亭湛才为夜摇光解答,“岳书意会试之时,主考官便是当时的承郡王。”

  承郡王曾经做过官,当时他还只是国公世子,是老国公去世,陛下加封郡王爵位,承郡王才避嫌辞官。

  “所以,岳书意来承郡王府,很有可能只是来看望郡王爷?”夜摇光这才反应过来,难怪温亭湛一点都不觉得承郡王把夏挽扣押在郡王府求救没有什么不对劲,合着也许承郡王也许根本就是干干净净,岳书意上门只是看望,而承郡王扣押夏挽,也许是担心夏挽诬陷了岳书意,不但害得他得意门生受冤,自己的儿子也会枉死。

  “你早就知道,还看我笑话,为何龚西政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一层?”夜摇光纳闷,刚才他们也赞同她啊。

  “你所考虑的也并不错,他们只怕早就忘了,郡王爷为官并不久,封了郡王宁家全部辞官,低调了二十多年。”元后的母族,是个独特的家族,温亭湛也是颇为感慨,但其实温亭湛也是怀疑,岳书意登门的原因,并非是看望这么简单,这个现下无法定论,只能见了岳书意才知道。

  不过承郡王府实在是太干净,不仅仅夜摇光觉得干净,就连温亭湛走了一遭也是觉得所为的书香世家,清流抵住,大抵就应该是这番模样,整个府邸上上下下的涵养,真的是温亭湛走过这么多高门大户之最。

  “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何陛下对元后如此钟情,从这样的家族教养出来的女儿,必然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由内散发着美的人。”不过是短短的一个照面,夜摇光对宁家的印象真的是好到了极点,看着马车外和来时不一样,夜摇光又问,“我们去哪儿?”

  “去府衙见岳书意。”

  虽然不是温亭湛管辖的领地,但海津府的知府也不敢怠慢温亭湛,他又是奉旨协助办案,只是开了口就被送到了牢房,岳书意没有被略带,自然也没有什么优待,他和普通的杀人嫌犯一样关押在这里,精神尚且不错,不过面色一直紧绷,似乎在沉思什么。

  他看到温亭湛的第一眼就格外的激动,不过有狱卒在旁,他把话又吞了下去。

  温亭湛打发了狱卒,待到夜摇光觉得没有任何气息,点了点头之后,岳书意面色凛然:“人,是我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