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43章:已经被杀的人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澳门赌博网站:就在于这些受灾的百姓该如何安置,十二个县囊括了三十多个村,百姓加起来几千人,且分布的比较广,根本不好集中处理。

  其实这些问题不是没有人不会,而是没有权限罢了,夜摇光就看到好几个县令都提出了大同小异的意见,温亭湛最后集各家之所长,再写上了自己的看法整理成为令函,让人迅速的送到受灾三个府城知府手里。这是当前的事情,温亭湛还要考虑雪灾之后,如何让受灾回归家园的百姓得到些帮扶,又不引起其他百姓不满,觉得不公的政策,以及大学持续下去,灾情将会扩展到什么程度,又该如何提前做出应对措施。

  这些夜摇光也有看,她也很想替温亭湛分担,但温亭湛根本不需要,他的脑子转的很快,回来的几日,一封封令函从府宅里传达下去,他几乎都快歇在了书房。

  等他终于处理完之后,已经是七日之后,还没有歇口气,朝廷的天使便赶来,是兴华帝的圣旨,命温亭湛提前封印休假,上海津府彻查岳书意杀害承郡王一案。

  “朝廷是没有人么?”夜摇光皱着眉头,“为何一定要你去。”

  当初福安王真假龙胎一案,也是推到了温亭湛的头上,不过霍家在江苏范围内,温亭湛又是布政使,还能勉强搭上边,可海津府又不是温亭湛管辖的地方,凭什么又让温亭湛去?

  她还想着过年就带着两个孩子和温亭湛去渤海陪广明,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过个年。

  前年年关再查幼离父亲的案子,去年年关查的是福安王的案子,今年又是岳书意的案子!

  “并非是朝廷无人,而是岳书意说除非见到我,否则他什么都不会说。”温亭湛看着不高兴的妻子,低声的解释,“明明小小和连山都跟着岳书意,但他还是遭了道,这件事定然非同一般,我原本回来就是想要查这件事,可被灾情耽搁,正好我没有理由亲自去一趟,如今陛下下了旨意,倒也方便我行事。”

  “我已经让小阳去寻小小和连山,如果他们没有遇险定然能够将他们带回来。”说起他们俩,夜摇光也是很担心,不过她的手里也有他们师兄妹三人的命牌,小小和连山没有性命之忧,只不过不知为何岳书意出事了这么久,他们俩就没有赶回来,一定是出了变故,“我要不要传信给开阳,让他也去一趟海津府?”

  开阳每年过年都要回洛阳,陪伴宣麟的爹娘,这是他们的约定,所以放了假他就直接回了宣家,已经给夜摇光和温亭湛来过信问候。

  “不必,若这冲着我们夫妻而来,再多的人都无济于事。”温亭湛摇了摇头,原本乾阳他都不打算让他去,不过看着这小子像是憋坏了,他就吩咐他暗中行事,就当去游玩。

  “这到底又是谁在搞鬼?”夜摇光觉得不像亓,亓和他们有约定,不可能提前就算计到岳书意会去海津府,和宁家产生了冲突,甚至岳书意杀了承郡王世子,可如果不是亓,又有谁能够制服得了小小和连山?

  几个修炼之人,会不管不顾的动她夜摇光的徒弟?

  夜摇光疑惑的望向温亭湛,心底有个猜测,一眼看出夜摇光所想的温亭湛握着她的手:“不是元奕。”

  “你说不是就不是吧。”夜摇光轻叹口气,不是元奕就不可能是元国师的旧部,前年书院文赛的时候,元奕就拿下了元国师的旧部,“也许是我想复杂了,连山和小小都没有性命之忧,极有可能只是朝廷的明争暗斗,而陷害岳书意之人,也恰好认识一两个人将他们俩给扣下。”

  “并不排除这个可能。”温亭湛颔首。

  “对了,岳书意为何杀人你可知?”夜摇光问。

  “这事儿密封得很严实,对外只称岳书意和宁绪洲同时看上了一个女子,并且两人还在青楼大打出手,一怒为红颜,不过后来美人倾心承郡王世子,岳书意酒后企图对这女子用强,恰好被宁绪洲看见,两人又发生了争斗,岳书意失手杀了宁绪洲。”温亭湛得到的消息就是这样。

  “岳书意会为了个青楼女子,和承郡王世子斗殴,甚至酒后还失德对别人的女人意图不轨,被当场抓住之后,还杀了人?”夜摇光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这绝无可能。”

  岳书意是个君子,虽然他有一笔烂账,但他心里这辈子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挚爱但已经不能再面对的邑德公主,一个是最愧疚已经魂归黄泉的月九襄。

  “越是浅显越是看着漏洞百出的计谋,其实越是千头万绪,越不好寻到源头。”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肩膀,“我派出去的人还没有全部回来,再等等看。”

  “陛下让你提前封印,即刻赶往海津府。”夜摇光皱眉,这个时候去,距离广明的生辰还有好几日,但如果先去海津府,就极有可能错过广明的生辰。

  揉了揉妻子的眉峰,温亭湛低声笑道:“我不但不会提前去,我还要延后去,我这两江的雪灾可不能忽视,过几日我们先去渤海陪广明过完生辰,再去海津府。”

  温亭湛可没有打算这么听话,本来两江的雪灾规模不小,他的理由十分的充足。而岳书意那边,既然这么久了也没有人对他动手,看来不是冲着他去,多坐几日的牢也没什么,有枢密使在,怎么着也得照顾他一二,受不了委屈。

  过了两日,知晓夜摇光和温亭湛夫妻回来的玄月,按照约定将沐冷送到了他们的府宅,并且神秘兮兮的告诉了温亭湛一个很爆炸性的消息:“我都听说了,你要去查海津府的案子,前年的时候我们天一居接了个活,就是宁绪洲的命,动手的就是她。”

  “你前年杀了宁绪洲?”夜摇光看着沐冷问。

  沐冷点头:“一剑穿喉。”

  “你确定你没有杀错人?”夜摇光不可思议,一个死了的人如何被人杀第二次?

  “天一居从不会查错目标。”玄月难得正经道,这可是人命哎,他们干杀人买卖的人也是要讲信誉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