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40章:无疆的肉
  再好吃的东西,也架不住天天吃啊,连续吃了好几天的鱼,金子真的腻了,它不要吃!

  “你不吃,我和阿湛要吃。怎么,你不吃就不干活了?”夜摇光斜了它一眼,“嗯,你想吃无疆的肉,要不要我给你抽一点脑花出来,拿去给你换?可别说师傅不疼你,不为你筹谋!”

  金子默默的忍着泪水,一头扎进海里。

  虽然师傅是个无良的师傅,但它是个好金子。师傅这样虐待它,它还是挑着那些比较美味的稀有品种抓,而金子前脚回来,后脚无疆就浮出了水面,就看到桃蓁抱着一条肥美的河豚,河豚已经晕了过去。

  “娘娘,吃吃!”河豚很重,桃桃虽然抱着,但其实放在无疆的背上,对着母亲推了推。

  “你倒是知道什么好。”夜摇光把河豚灵过去来,河豚得好生处理,否则会有毒。

  夜摇光把河豚处理好,然后温亭湛已经架好锅,她打算煲个河豚粥,无疆和两个孩子玩的特别好,这两个孩子也是喜新厌旧,有了无疆就不要金子,金子坐在一旁落寞的呈四十五度望天,体现它的可怜。

  夜摇光扫了它一眼,正准备搅一搅她粥,就在她掀开锅盖的一瞬间,上方一坨肉掉入了她的锅里,然后无比香醇的气息瞬间散开,夜摇光抬眼就看到无疆缩回去的尾巴。

  “无疆!”夜摇光豁然站起身冲上去,就看到无疆的腰腹上又有血迹,她心疼的不行,立刻从芥子里拿出药,“无疆,你日后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

  似乎感觉到夜摇光很不高兴,它讨好的用它的脑袋轻轻蹭了蹭夜摇光,发出低低的类似于撒娇的声音:“嗷嗷”

  金子也不忧伤了,它瞬间围到了锅边,看着香味四溢的粥,哈喇子直接流了出来。就连温亭湛都嫌弃不已的,将它给拎到一边,无疆都挖了一块肉,已经煮化到粥里了,就不能浪费了,更不能让金子流了口水进去,便宜它一个。

  温亭湛其实心里明白,无疆这么做,不是为了夜摇光,而是为了他们一双儿女。

  夜摇光将无疆的伤口处理好,就靠在它的身上,手轻轻抚着它的伤口附近:“以后你不可以这样做,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准再挖自己的肉知道么?”

  她是把无疆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她没有时常来看它,一则是她总是分身无暇,二则是因为她不想和它分离,每次都特别心酸,而且她也不想过多的打扰它。但心里是特别挂念它,试问哪儿有母亲看到自己孩子挖肉而不心疼的。

  “嗷呜”无疆很乖巧的点了点它的大脑袋。

  夜摇光这才有了点笑颜,然后回去有些目光复杂的看着这锅让她越靠近越想喝的粥,最终还是坐下来,努力让自己心里平静些,无疆肯定是不会吃自己的肉,夜摇光将粥均分,虽然无疆的肉两个孩子肯定不会出现虚不受补的情况,但还是没有全部给他们,给金子盛了两碗,又和温亭湛喂了两个孩子。

  这两个坏东西第一次吃这么多,如果不是小肚皮实在是撑不下,顾及还不愿意松口,就连叶蓁都如此,更别说一点自制力都没有的桃桃。

  金子倒是很自觉,知道自己吃了两碗,虽然还是很馋,但没有再凑上前,还剩下两碗,夜摇光一股脑的用大碗盛给了温亭湛:“阿湛,你吃,你就差临门一脚就进入宗师。”

  她距离大乘期还远着呢,肯定不是一碗粥就能够提升,如果温亭湛能够迈入宗师级别,他们夫妻的实力两会剧增。无疆的肉她都吃过两次了,不至于抵抗不了这一点诱惑。

  “好。”温亭湛不拒绝,他不希望他和夜摇光在一起,只能在智力上帮助她,他亦希望他能够在武力上帮助她,尤其是他们马上要隐居,就要进入夜摇光的世界,提升实力于他而言是迫在眉睫。

  可无论他多么的努力勤劳,这临门一脚始终迈不过去,如果这是个机会,他愿意接纳。

  一碗粥喝下去,温亭湛顿觉得暖融融的粥一股清凉之气灌入,然后这股清凉之气宛如烟花般在他的身体里炸开,迸溅出去的是无比炙热的气流,这股气流顺着他的筋脉一半往上,一半往下冲散,一股冲到了他的头顶,一股冲向了他的脚底。

  顿时他浑身一股热气飘浮,真气一点点的凝聚,让他浑身说不出的舒服,他迅速的盘膝而坐,将这一股股散乱的真气一点点的凝聚,沉入他的丹田。

  夜摇光紧紧的盯着温亭湛,发现他周身的真气流转如淡淡的薄雾,萦绕在他周身,渐渐的这股真气像蒸汽一般袅袅往上,凝聚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朵花状的白雾,渐渐的这团白雾散发出了金色的光芒,朝着两边一落,分成了三朵。

  “这就是精气神三合为一,传说之中内功达到最饱和状态的三花聚顶?”夜摇光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散团真气凝聚的花一点点的又从头顶灌入温亭湛的身体里。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聚之于顶。

  难怪都说进入宗师级别的习武者,除了不懂术法,在实力上是可以和合体期不相上下,加上温亭湛有天光剑,绝对可以匹敌大乘期。

  当温亭湛再睁开眼,他那双眼睛黑亮得让人不敢直视,太深邃,太沉凝。

  “妖孽啊……”

  夜摇光看着宛如脱胎换骨,骨体荣光的温亭湛,他还是那个他,但气韵截然不同,那种感觉就像一张陈旧的照片,尽管依然风华绝代却再翻新之后,更将一尘不染,孑然浊世。

  “爹爹,爹爹!”温桃蓁绝对遗传了她娘好颜色的本性,发现不一样的父亲,立刻不跟无疆玩了,口齿伶俐的呼唤着她的‘新’爹!

  “你女儿叫你。”夜摇光立刻趁机别开眼,她觉得她不能再看下去,否则她很可能把持不住,在这孤岛海边,就把温亭湛这妖孽扑到就地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