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36章:亓的身份
  海神之灵?

  无疆是海神之灵?

  夜摇光的眼中露出疑惑,她用神识问金子:“什么是海神之灵?”

  “海神就是龙,海神之灵,也就是意味着海里有真龙修炼飞升,留下了灵气,这一团灵气养育出了无疆。”金子给夜摇光解释,“师傅可还记得当年杭州西湖之下的水神浊气。”

  真龙之气啊。

  这么牛的存在!

  夜摇光知道所谓的真龙并不是生下来就是龙,也许是蛟也许是蛇都可以修炼出角和龙鳞,然后飞升成为龙。而举凡飞升成功的神物仙物都会留下很强的气息,就比如当初虚谷飞升,他的灵气就普照了一方,让妖魔退避。有些东西飞升残留的气息是不会散开,它会留在飞升的之处。

  或是在岁月之中消散,或是在时光之中沉淀,就看机缘。有些消失无踪,有些滋养出新的生命或是新的邪魔,这也是看机缘。

  难怪无疆不在金子的传承之中,也难怪在海中无疆如此的强大,它是海之神留下的一团灵气滋养出来的新生命体。夜摇光先是用玉皇的灵气滋养它,又是用花皇的精元滋养它,所以它成长起来很迅猛,且它的肉那般神奇,而它在海里无所畏惧。

  它是神所孕育,灵级就算是鲛人族也比不上。

  夜摇光又听到金子咽了咽口水,估摸着现在它更馋肉。

  没有理会金子,夜摇光郑重的对海皇道:“海皇陛下,我没有想要和贵族为敌,但我必须要知道亓的来历,以及它所作所为的目的。”

  海皇沉默了片刻,才转身往前:“你们随我来。”

  夜摇光看着前方的水晶宫,再看看无疆的体型:“你留在这里等我们。”

  “啊呜!”无疆瞬间就趴下去,皱着脸不高兴。

  摸了摸它的毛,夜摇光把金子也留下来,就和温亭湛两个人进入了水晶宫。

  在外面夜摇光看得鲛人都是雄性的,进入了美丽梦幻的水晶宫内,才看到磁性的鲛人,它们都是花容月貌。好在夜摇光不是男的,不然只怕要看花了眼,想到这里夜摇光不由瞄了温亭湛一眼,发现温亭湛目不斜视。

  这才唇角上扬,她承认她双标了,看到美男就挪不开眼,但是温亭湛要看美人这样,她一定给他好看。嗯,这样不好,她改,她尽量克制自己这点德行,以后要面对美色如丑颜。

  这话,大概也就夜摇光自己会信吧……

  海皇将他们带到了一处四周都是玉树银花的地方,请他们坐下,有美貌的鲛人奉上海里的水和果子,夜摇光看着新奇,忍不住拿了吃。

  修炼的生灵都是随性,对此海皇也没有什么反应,而是主动开口道:“你口中的亓,算起来它是本皇的甥孙。”

  “甥孙?”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有点惊讶,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身份。

  “那为何海皇说,它与海族无关?”夜摇光皱眉。

  “说来话长……”

  在海皇的描述下,夜摇光才知道原委。

  海皇有个妹妹,聪明伶俐,活波可爱,就是爱热闹爱玩,时常往外面跑。海皇因为要修炼,没有时间约束它,海皇的父母早已经飞升,数十年前海皇闭关出来之后,它的妹妹却消失无踪,竟然连气息都寻不到,海皇为此担忧不已,四处追寻它的下落,几乎惊动了整个海域,也许是察觉事情闹大了,海皇的妹妹主动回到了海域,可那时候它已经大腹便便。

  海皇当时惊怒无比,灵修不得与外族通婚,除了灵修与灵修之间,否则都会遭受天谴,很明显海皇的妹妹已经发现,她的身体日渐衰弱,她怕生不下这个孩子,于是才求了回来。

  海皇不能包庇它犯下这样的大错,否则日后如何约束整个海域,所有的海里灵修都有样学样,岂不是要闹得人世间大乱,届时就正如夜摇光所言,所有修炼生灵都会来问责于它。

  但是要海皇以规矩将妹妹处死它也于心不忍,因此海皇当着族内的几位海王将皇妹的灵根剔除,但却在剔除灵根的时候为它保住了腹中的骨肉,从此它再没有妹妹,它日后是个凡人,生死有命,于它无关。

  海皇将它逐出海族就没有再关注它,也没有去查过到底是谁令它迷恋凡俗,情根深种。原本以为这件事就应该这样结束,可海皇没有想到妹妹生下来的男婴是个凡胎,而它的海之灵竟然隔代传承到了她的孙儿身上,而那时候它的妹妹因为由灵修变成凡人体弱早已经埋入黄土,海皇也是在十年前,这个甥孙私闯海域的时候才知道它的存在,而且它的修为已经高的吓人。

  “当年它祖母犯错,本皇已经严惩,它的父亲乃是凡胎之体,而它却是个灵胎,它不属于海族,它的族母已经被除族,本皇无权去干预它的所作所为。”海皇语气淡漠。

  夜摇光蹙眉,澳门赌博网站:没有想到竟然是隔代的灵胎,不过海皇的确有袖手旁观的理由,在鲛人族的族谱之上已经没有了亓的祖母,自然也从没有过亓,就算亓的的确确是鲛人族,当年它祖母种下的因果,它祖母都已经还尽了,它是个独立的个体。于公,海皇的确没有责任。

  可是于私……

  夜摇光也不指望海皇啊,当年触犯族规的是它的亲妹妹,对它的威信造成了很重的冲击,也许还有对亲妹妹放着一身修为不要,放着数百年的寿数不要,非要为了一个凡夫俗子而除了灵根,拖着病恹恹的孱弱之体在凡俗苟延残喘十几年的恨铁不成钢。

  海皇是真的把这个妹妹当做从未有过,所以没有关注它的一举一动,包括它多了个孙儿都不知道,还是对方寻上门才发现。

  这样的海皇对于亓,就是当做了一个陌生的灵修,这样一个陌生无关紧要的存在,自然和它无关,难怪它一开始就说它不管,而亓没有存在鲛人族,无论它做了什么,都连累不到鲛人族,海皇为什么要去把过去的丑事掀开,插手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