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30章:去鲛人族质问
  “东海?”夜摇光扬了扬眉,澳门赌博网站:“多谢妖皇,我想我能够寻到它们的老巢!”

  东海不就是琉球国边缘那一片海域,有无疆在啊,她去寻无疆,准能够让它带着她直入鲛人族。夜摇光立刻带着温亭湛和金子辞别了妖皇,往东海而去。

  凌空在茫茫海域之上,夜摇光对着荡着浪花的海面高喊:“无疆”

  原本大家伙突然蹿上来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在夜摇光的面前,她用了五行之气又喊了一声,她相信她的声音一定传到了深海之底,如果无疆在这里一定能够听得见,可海面还是一片平静,她忽而有点担心。

  “摇摇……”就在这时,温亭湛轻轻唤了他一声,对着她扬了扬眉。

  他们凌空的高度并不高,夜摇光背后没有长眼睛,自然是有视角盲区,再加上人家有心隐藏气息,和不兴波澜,她看不到很正常,不过温亭湛恰好寻找的是夜摇光的身后,那一片雪白在湛蓝的海里实在是太扎眼,他想看不到都不行。

  那家伙明明听到了并且也赶来了,可偏偏猫在水面之下一动不动,就是不冒头,温亭湛也闹不懂它这是什么缘由。

  夜摇光眯了眯眼,看着那家伙一片白在蓝色的海水之下,不细看还以为是倒影的一片白云,可它那摇晃的长尾巴早就暴露了它,这是跟她玩捉迷藏,夜摇光又假装没有看见的喊了一声:“无疆。”

  那家伙像个狗一样在水里晃了晃它的长尾巴,虽然没有声音,但还是有浪花一层层荡开,夜摇光现在发现了,这东西是故意的,它就是不想回她,夜摇光飘然落在一个距离它比较近的小岛边,又喊了一声。

  坏东西还是装死不做声,夜摇光转头就对温亭湛道:“算了,它或许已经不在这片海域,也或许它在闭关修炼,我们不要打扰它,走吧”

  “嗷呜”夜摇光说完,就作势要走,似乎感觉到夜摇光的气息在远离,无疆再也不装死,立刻浮上来发出了高昂的叫声,像快艇一般飞速的冲到了岸边。

  夜摇光看着它比以前似乎大了二分之一的身体,像一座小山丘一样堆在她的面前,白绒绒的长毛都把眼睛给遮挡住,不由上前:“你是经历了什么打击,失恋了吗?化悲愤为食欲,所以肥成这样?”

  本来还很着急的无疆,见此很傲娇的掉个头,拿它肥肥的一大片白毛的后背对着夜摇光。

  那模样好像在说:哼,说好的常来看人家,不但根本不理人家,好不容易来了一次,还嫌弃人家肥!

  它这反应,把夜摇光弄得哭笑不得,伸手拍了拍它手感好到爆的后背:“小气鬼,我跟你道歉好不好,我给你带了礼物。”

  夜摇光还是有点理亏的,自从玉皇殿一别,她从来没有主动来看过这家伙,后来在万妖谷,它知道她有难,不远千里从这里奔过去救她,然后快三年了她又没有来看它。

  无疆把尾巴往一边倒过去,身子一动不动,要把它的傲娇进行到底。

  温亭湛看不下去了,他媳妇现在要哄的人越来越多,家里还有好几只小的,现在连这只不明物也要来分一杯羹,真是忍无可忍,一把就拽着夜摇光走了。

  “哎,阿湛……”正要爬上无疆的后背顺一顺毛的夜摇光被温亭湛拽着才走了几步,突然身子一紧,低头就看到无疆的尾巴缠住了她的腰身,它似乎没有发电也没有用力,就是捆着夜摇光不让她走。

  夜摇光看着一人一物,头大!

  “好了阿湛,它就是个孩子,你干嘛和它计较。”夜摇光先哄了老公,语气还带着的撒娇,然后在温亭湛的默许下挣开了他的手,走到已经转过身的无疆面前,虎着脸,“不准再闹脾气,这次是我错了,我以后每年过年来看你一次可好?”

  “唔……”无疆发出一点点有气无力的声音,就是勉强答应的意思。

  夜摇光取出了一朵金牡丹,递到它的嘴边:“这个给你吃。”

  很明显,夜摇光看到了无疆有些激动的动了动身体,但它还转过了脸。

  “师傅师傅,它不要给我吧。”金子馋金牡丹馋了很久了。

  夜摇光投去阴沉沉的目光,吓得它感激缩到温亭湛的袖子里:“给你吃就是浪费。”

  金牡丹本来她就只有三朵,无疆一直没有开灵智,既然金牡丹能够让一息尚存,一魂尚在的人复活,那一定具有极强的生长力和生命力,正适合无疆。

  心里暖暖的夜摇光,轻轻的顺着它干了之后格外柔软的雪白长毛:“我知道你想留给我以备不时之需,但我还有两朵,这一朵特意给你。”

  说着,夜摇光还把另外两朵展示给无疆,无疆那因为肥胖而险些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才动了动,然后张开了嘴,那意思就是:你喂我啊。

  夜摇光像对温叶蓁和温桃蓁一样有耐心,宠溺的将金牡丹喂给了它。

  岂料无疆吃下去之后,夜摇光还想和它亲昵一会儿,没过多久它的身体就发热,然后一股气力直接把夜摇光给弹飞出去,温亭湛立刻一个纵身将夜摇光给接住,但这股气力太强,撞得温亭湛和她一起飞出去,金子见机不对,立刻膨胀身躯,硬生生的将他们俩给挡下来。

  等到夜摇光和温亭湛安然落地,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海岸边已经没有了无疆的身影。

  “它会不会有危险?”夜摇光奔到海边,看着它消失的海水痕迹,拽着温亭湛,“阿湛,我们跟上去看看。”

  温亭湛点着头,但还是安慰妻子:“应当不会有危险,如果它承受不住,它自己应该明白,不会服下。”

  这个道理夜摇光也清楚,但她还是很担心,又怕无疆的速度太快,痕迹消失之后追不上,因此铆足了劲儿,可等到她失去无疆的声音,又远远能够看到它的时候,觉得一股子怪味越来越浓,而越靠近,翻肚皮的鱼类越来越多。

  “嗷呜!”似乎是察觉到了夜摇光追上来,无疆猛地蹿过来,抱着夜摇光和温亭湛他们就逃也是的离开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