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28章:相忘于江湖
  明诺的伤势很快稳定,桑姬朽已经成了族母的备选人,族母的身体日渐衰弱,大部分权利都已经移交给了桑姬朽,因此她下令让人将明诺亲自送到外面的军营之中。

  夜摇光和温亭湛是留到参加完桑姬朽的接任大典,毕竟是她一辈子的大事,族母一生不得成婚。族内刚刚遭逢大难,又继续族母主持大局,接任大典就按照桑姬朽本人的意愿一切从简,再简省苗族所有的旁支与之交好的大族都得到场,夜摇光也在当日看到了沈兆与盘禹他们。

  继任大典的这一日,惠风和日,阳光明媚,大殿在露天的高台,一簇簇火苗熊熊燃烧,夜摇光看着那个穿戴隆重的女子一步步的沿着红毯,目光坚定,步履沉稳的走上去,想到初次见到她满脸的苍生,再到后来决心做个平常女子天真烂漫,及至历经变故,迅速成长,如今端庄威仪的一族之长。

  她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慨。

  仪式很复杂,多数的时候都是用苗语对话,夜摇光也听不明白,但她全程都没有把目光从阿桑的身上移开,一直报以最真心的祝福。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真诚,终于吸引了桑姬朽的目光,她从前族母的手中接过了属于族母的信物以及苗族的圣物,高举过顶,所有的族人都虔诚而又谦卑的行礼。

  她用了苗语说了几句话,整个族内都被她说的肃然起敬,而后她话锋一转,目光落在夜摇光的身上:“我这一生,遇到两个不得不孝敬的长辈,一个是师傅,倾心栽培,用心呵护;另一个是我结义的姐姐,再生之恩,涌泉难报。若无她,无今日的我,亦无今日之苗族。今日五湖四海我族之人都在,我请你们记住她之于我,与我性命一样重要,若你们游历在外,见到她比要以对我之礼敬戴于她,若她有所求,必要倾力而为。”

  夜摇光这一次倾力相救苗族,其他赶来的人也从族人的口中得知,对于桑姬朽的话,齐齐应声是,然后纷纷转头对着夜摇光,如同对着桑姬朽一样行了个大礼,弄得夜摇光有些措手不及,都不知道该如何回。

  似乎明白夜摇光的性子,桑姬朽立刻有转移了话题,依然是苗语,毕竟本族内不是所有族人都懂汉话,事关苗族的事情,她自然是用自己的语言。

  一场接任大典足足持续了一个上午,夜摇光才回到为他们安排的住所,她已经离家一个月了,十一月的天已经渐渐转寒,想念儿女额心让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晚上桑姬朽有时间,好好的给她道个别,就和温亭湛离开。

  “天一居的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明诺回到军营之后,两边的大军都撤了,不过夜摇光知道这一次骠国赔了不少金银珠宝才把这件事和平解决,颜陂的能力还是很了得,现如今就剩下天一居的事情,苗族这边阿桑做了族母,华衣夫人又非叛族之徒,加上这次华衣夫人鼎力相助,她脱离了苗族依然滥用蛊毒的事情可以不追究,余下就是朝廷那边。

  “陛下下了旨,那就让天一居从此消失。”温亭湛浅笑盈盈。

  夜摇光不相信他会过河拆桥:“怎么个消失法?”

  “明面上剿灭一次,做做样子给人看看就行,若非天一居接连暗杀了几个朝廷命官,陛下也不会有精力去管一个江湖门派。”温亭湛慢条斯理道,“不过天一居是华衣夫人亡夫所建立,她自然是舍不得就这么遗弃,她与我约定,日后她不会再接和朝廷有牵扯的活儿,至于江湖……本就是个腥风血雨的地方,不扯到无辜百姓,任由他们你来我往。”

  “就这样?”夜摇光狐疑。

  唇边梨涡流转,温亭湛笑意盎然:“我已经和玄月约定好,待她接任天一居,就将之改行。”

  “改行?”夜摇光扬眉,“改成什么?他们可只会杀人!”

  “身手好,忠诚,又习惯了黑暗生活。”温亭湛的笑意染上眉梢。

  “你要他们变成暗卫!”夜摇光大惊。

  “我相信这世间没有多少人喜欢杀戮,他们都是被逼无奈,何不给他们一个机会?”温亭湛点头,“到时候让摇摇把关,看一看面相,好的我们就留下,正好这几年华衣夫人还没有交权给玄月,而陛下也还未……将他们训练好,等到士睿登基,我们就当做贺礼送给他。”

  突然间,夜摇光的眸光变得幽沉,她深深的凝望着温亭湛:“阿湛,你有点像个在安排后事的人……”

  “也差不多,待到我离开了朝堂,无论发生何事,我都不会再为萧家的江山再废一分一毫的心思。我和士睿歃血为盟,这份情义不能辜负,这些年我为了他也算是尽心尽力,走后再为他谋划好我能够谋划的一切,便无愧于心。”温亭湛很坦然的回答她。

  有那么一瞬间,夜摇光真的好想再问他,到底是什么理由让他非离开不可,可想到了当初他没有说,再问也只是让他为难,夜摇光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姐姐……”恰逢这个时候,桑姬朽的呼喊声传来。

  夜摇光有些诧异,这个时候她应该很忙才是,还以为阿桑有很重要的事情,连忙迎了出去,就在院子里看到换了身轻简,但依然美的不可方物的桑姬朽。

  她穿了一袭艳红色绣团复杂,做工精细,流光溢彩,繁复华丽的苗服,头上戴着纯银打造的帽花,帽沿有银丝垂挂的银花和银铃,上了淡淡的妆容,将她的脸映照得格外娇美飘逸。

  夜摇光一直知道苗族的正统服饰,尤其是礼服格外的精美,但这是第一次见到,笔直方才继任大典的华丽炫目,眼前的阿桑像个遗落凡间的精灵。

  “姐姐喜欢我这身打扮?”看着夜摇光的反应,阿桑捧着她手中的礼盒上前,“正好,我亲手为姐姐赶制了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