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26章:阿桑的心思
  不同的是,澳门赌博网站:那些步入官场的人,未必能够守住初心,也未必能够有大刀阔斧的机会。可阿桑,夜摇光相信她一定能。

  “我倒是有个法子,能够打消几位族长的顾虑,接纳桑姑娘成为族母。”听了妻子的倾诉,作为妻子的解忧草,温亭湛立刻想到了对策。

  “什么法子?”夜摇光期待的望着温亭湛,她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到如何让他们心甘情愿接受阿桑,可他们如果不接受,夜摇光是绝对不能把阿桑留下,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测,但有那种可能,她就要提前独绝,苗族又不是没有阿桑就复兴不了,大不了就是多个几十年。

  “解铃还须系铃人。”温亭湛对着夜摇光意味深长一笑,“我去找这个系铃人。”

  “系铃人?”夜摇光蹙眉,看着温亭湛消失的背影。

  这个疙瘩源自于金朱尼的疯狂,苗族经历了这一场巨变,担心曾经为了一个男人可以盗走圣物的桑姬朽有朝一日会因为这个男人再度像金朱尼一样抛弃苗族,金朱尼这一次苗族面前付出血淋淋的代价承受住了,如果桑姬朽再来一次,苗族恐怕就真的不复存在,这才是他们赌不起的原因。

  症结就是桑姬朽动情,也就是明诺咯!

  温亭湛是去寻明诺,明诺能够说服苗族的长老?夜摇光满头问号,明诺这次对苗族也有相助之情,且不是他鼓动桑姬朽盗走圣物,苗族应该不会为难他,但是被他说服,夜摇光觉得太悬。

  温亭湛这样的信誓旦旦,又让夜摇光起了好奇之心,温亭湛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当夜摇光第二天被温亭湛带到禁室的时候,夜摇光惊呆了。

  禁室就是苗族处罚犯下大错的族人之处,也就是石室的最底层,苗族的几位长老和族母都在,元奕也被请了到场,还有很多苗族应该是分量极重的人,比如说秦麻夫妻都在,他们站在墙壁的两边。

  中间有个陷下去的过道,过道两旁像衙门的衙役整齐的站着两排苗族人,他们手里都握着一条鞭子,面无表情的站着,已经从二长老晋升的大长老对众人道:“诸位都知道,我苗族族规森严,若有圣女与外男相恋,必将除族,但若诚心改过,苗族依然接纳,只不过需得拿出诚意。”

  说到这里,大长老侧身对着那一条过道,过道的石板立刻就移开,里面是一种很安静小指头大小的虫,这种虫一动不动,就像铺了一层黑沙。

  大长老详细介绍:“此过道长一里,此中小虫并无毒,但一受到攻击便会咬人,它每咬一口,人便会承受一次钻心之痛,这是我苗族检验悔过之人的意志,也是让他们铭记这撕心裂肺之痛,若是他们能够一步一脚印的走过去,并且承受住八八六十四鞭,我们依然毫无芥蒂的接纳。”

  夜摇光看着那不起眼的小虫子,这么长一段距离,赤脚踩上去,一下子得被多少虫子同时咬,这种痛是常人能够忍受得了?心里痛也就算了,身体还要承受鞭笞……

  大长老刚刚说完,就看到明诺出现了,他一袭纯白的里衣,光着双脚。

  “怎么会是明诺……”夜摇光侧首望着温亭湛。

  “桑姑娘是为了明诺盗取圣物,意味着明诺在她心中极其重要,如果苗族私下与人相恋的人知道,承担惨痛后果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所爱之人,其震慑效果将会更加明显,也能够让这些人多谢顾虑。且若阿桑能够接受明诺受这样的惩处,也就证明了在她心中苗族比明诺重要,几位长老也愿意相信她一次,相信她不会为了明诺损害苗族的利益。”温亭湛低声对夜摇光道,“这算是他们之间的了结吧,这是明诺欠桑姑娘的,他负了她。今日过后,他们两不相欠,各安天涯,明诺的心里也会好受些。”

  “阿桑她……”夜摇光觉得就算桑姬朽对明诺没有了情意,以她的善良她也不可能接受,环视一圈,夜摇光却没有发现阿桑的身影。

  “我们没有告诉她,只等刑法结束之后,再让她知晓。”温亭湛轻叹一口气,其实他是希望桑姑娘能够全程目睹,亲自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但明诺执意不肯。

  “今日明公子愿替我族圣女接受惩罚,只为恢复圣女身份。我们几位长老与族母商议,念在圣女对苗族一片赤诚之心,若当真能够放下这段情缘,一心留在族内,我们愿奉其为新族母,必将为其鞍前马后,辅佐她共兴我族。”大长老说完走到明诺的面前,“明公子,你可准备好,若你此刻反悔,可以转头离去。若你半途禁受不住,也可以退出,我们都不会为难你。”

  “我准备好了。”明诺的声音很平静。

  大长老深深的看了明诺一眼,此刻他很钦佩明诺,也明诺为何桑姬朽会对他动情。苗族这么多年来,多少女子被负心,但第一个承担责任接受惩罚的只有明诺。如果不是警告后人,他也是不愿意为难这个有担当的男人。

  “明公子请。”大长老退到一边。

  明诺布上阶梯,他站在边缘,已经伸出脚就要踩下去的时候,桑姬朽的声音响起:“停下!”

  如一阵风一般刮到明诺的身边,桑姬朽一把将他拽下来:“我不准你这么做,你会死!”

  那一股钻心止痛,曾经养过这种虫的桑姬朽比谁都清楚,她只被咬了一口至今难忘,更何况这么多,还有六十四鞭,多少苗族的修炼者承受不住,他们体内还有本命蛊相助,明诺不过一介凡人。

  “这是我应该承受的惩罚。”明诺低头看着桑姬朽,“是我的过错。”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桑姬朽摇头,她一直以为她已经忘记了明诺,极力的回避他,可这一瞬,她才发现其实只是自己在骗自己,她心里依然爱着她,“并非你强迫我对你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