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25章:族母争议
  桑姬朽伤的不重,因为魔蛊没有受伤,她的神魂没有受损,补得也就是气血。秦麻以蛊补气血,桑姬朽恢复的很快,她每日都会来看夜摇光。夜摇光也就不特意去寻她,就等着她来就好。

  “听说今儿姐姐可以出门了?”桑姬朽在下午的时候捧了一盆她摘来的花放在夜摇光的窗台前,将微启的窗户撑得更开,“这花有凝神静气之效,让它多吹些风,散散芬芳。”

  “快过来坐。”坐在桌前的夜摇光对着她招了招手。

  桑姬朽坐在她的身边:“姐姐可还有何处不适?一定要说出来,我让秦麻来为你诊治。”

  对着她关怀的目光,夜摇光笑了笑:“我挺好的,过两日应当就要回去了,有点想两个孩子。”

  虽然有些不舍,但也知道分离是迟早,桑姬朽握住夜摇光的手:“姐姐你一定要常来看我。”

  “你的意思是你要留在这里?”夜摇光反问。

  “我的根在这里,经此一事我知道我根本离不开这里。姐姐,我要留下。”桑姬朽很肯定的回答夜摇光,“不能陪伴姐姐,希望姐姐能够理解我。”

  “我明白。”夜摇光倒是不计较这个,“你要以什么身份留下?我听闻但凡苗族除族之人,澳门赌博网站:要回族内,都得经历极其残酷的处罚。”

  “姐姐别担心我,我这次为族内立了大功,功过相抵,我不会经受惩处。”桑姬朽宽慰夜摇光,“这一次族内大难,已经伤筋动骨,这个时候最需要修养生息,我对苗族的一片真心,他们都看在眼里,又岂会为难我。”

  “好,他们不为难你,那你以什么身份留下?”夜摇光执着的问着这个桑姬朽逃避的问题。

  “姐姐,是不是已经听说了什么?”桑姬朽轻声问道。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夜摇光点头。

  垂下眼帘,桑姬朽想了想才开口:“长老们的顾虑,我都清楚。他们这般想也是人之常情,这个时候苗族不能没有我,身份是什么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你不在乎的意思是,你打算无名无分的在族里呆着,任劳任怨的做着一切该是族母需要做的事情,但是却让族中所有人都不知道你这个人的存在对么?”夜摇光顿时就怒了。

  苗族不愿意让阿桑做族母,也不可能让她做长老或者大护法,否则以她的实力,日后苗族诸多依仗她的地方,族母就成了一个傀儡,毫无威信可言。阿桑根本不需要故意的去做什么,实力决定了一切,这又会是一场祸乱埋下。

  这个时候苗族不可能选择性格温和,行事保守的人做族母,否则苗族要多久才能够调养回来,必须选个果决有手腕的人,这样的人能够忍得了阿桑一时,她能够忍得了一世?

  唯一的法子就是阿桑留在苗族,不给她任何权利,却让她出最大的力。自然,不论是几位长老和族母都做不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可架不住阿桑她自己犯傻。苗族的人这个时候不可能再强势的将阿桑驱赶,阿桑留在苗族,她要复兴苗族,要出力谁又能够拒绝和阻拦?

  “我不准你这般做。”夜摇光深吸一口气道,“我不想你成为卸磨杀驴的驴!”

  压榨干净最后一点劳动力,等到新的族母成长起来,就一脚把她踢开,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虽然不是绝对,但夜摇光也不能容忍。

  “姐姐,不会的……”

  “别和我说不会,不是我用小人之心去揣测那位不知在何处的族母。”夜摇光冷冷的打断桑姬朽,“你若为苗族付出到这等地步,那几位长老但凡有一点良心,都会对你感恩戴德,到时候新族母能够容忍得了你的存在?”

  “等到她有能力支撑苗族,我再回到姐姐的身边。”桑姬朽是这样想的,没有身份就没有责任,她所有的付出都是感情使然,等到一切回归正轨,她想抽身就随时可以,如此也不会和族母发生冲突,而且夜摇光为她付出这么多,连命都可以不顾,她也希望能够回到夜摇光的身边,一辈子陪伴她服侍她,才能还清夜摇光对她的恩情。

  “很多人都说我蠢,你比我还蠢!”夜摇光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桑姬朽的额头。

  “姐姐这是承认自己蠢咯?”桑姬朽调皮的说道。

  “你……”夜摇光作势要打她,看着桑姬朽闪躲,一甩袖正色问道,“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到底想不想做苗族的族母。”

  “姐姐……”

  “不要考虑任何人任何因素,就从你内心出发,我不会为了你去找几位族长携恩图报。”夜摇光郑重申明。

  夜摇光的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桑姬朽也就是收敛了神色认真的回答她,“姐姐,我以前很向往我们的世界,但我走过一遭之后,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固然色彩斑斓,却太过复杂,并不适合我,比起那些花红柳绿,我更爱这一片青山,我也收了心,让我一辈子留在这里,我觉得我可以做到。我心里有很多想法,我想做族母,不是为了权利,而是希望我那些对苗族有益的心思无人可以阻拦。但这些会造成族内的矛盾,不做族母我可以拥有自由身,迟早有一日我还能够回到你的身边,做你的妹妹。”

  “傻姑娘,你太重情了。”夜摇光轻叹一口气,伸手摸着桑姬朽的脸。

  当初为了明诺,她可以毫不犹豫的盗走圣物;现在为了苗族,她也可以奋不顾身的扑上来;以后为了能够再回到她身边也可以心甘情愿的被压榨。

  她太重感情,感恩之情,男女之情,结义之情,所有的情意她都分外珍惜格外看重。

  “你让我好好想想,我需要静一静,这会儿有点乱。”夜摇光对桑姬朽挥了挥手。

  她能够看得出桑姬朽对苗族诸多的热情,就像一个刚刚入仕的少年,一腔热血,想要干一番丰功伟业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