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2219章 尸王
  “大长老……”这让最后守着夜摇光的两个人更加的内疚,澳门赌博网站:泪湿眼睫。

  “你们俩到底年轻,无需自责,人在面对生死危险之际,躲避是本能。”二长老勉强站起身,走到两个最年轻的人面前,“经历多了,成长了,自然心性就坚韧了。”

  他们看着都是四十多以上,但其实并不是夜摇光所想,大长老已经一百岁,而除了这两个年轻的是真实的他们年纪以外,其他人都已经六十往上。

  大长老的牺牲是还恩,也是为了保护他们。他们都没有资格去怨怪任何人,就算这两个人将之拦下,也杀不死野兽,大长老还是会这般做。没有人天生就有一股子无畏死亡的心,都是要经历淬炼,所以二长老并不希望他们自责。

  他的目光望着和温亭湛作战的另一头野兽,如果必要的话,他也会如此……

  这一次苗族的祸,是内乱所致,是他们自己的责任。夜摇光和温亭湛能够不顾危险前来相助,这是天大的恩情,无关他们是为何人而来,他们都不可能在还有法子的时候,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让他们遭遇不测,否则会一世良心不安,整个族人也会遭受世人的唾弃。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两头野兽本就息息相关,那头野兽与大长老一起爆破之后,温亭湛对付的这一头很明显就弱了下去,原本温亭湛和它就算是不相上下,现如今温亭湛瞬间就占据了上峰。

  在野兽又一次飞扑而来之际,温亭湛双腿跪地,上半身后仰,后背几乎和地面擦着从下方与野兽擦身而过,一掌击在天光剑的剑柄之上,剑刃飞出,从下方野兽的腹部刺入,从它的背脊飞出,几滴鲜血还落在了温亭湛的身上。

  一个翻滚,温亭湛被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他纵身一跃而起,握住落下来的天光剑,对着即将坠地的野兽又是狠狠一剑刺入。

  吸取了方才的教训,他不会再给这头野兽任何活着的机会,拔出天光剑,对着野兽的头颅狠狠一剑,将之脑袋削下来,他就不信如此它还能够再活一次!

  一场恶战,所有人都有些筋疲力尽,唯有苗族还有两个人表面上没有受伤,他们将几位长老和温亭湛搀扶到一边,就守着运功疗伤的夜摇光。

  这个地下室也许是通风,又建立在山脉中心的缘故,五行之气非常的浓郁,夜摇光吸纳起来格外的通畅,她用五行之气一遍遍的洗刷自己的内伤,直到完全将之修复,总共也就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因为五行之气充裕的缘故,她修炼的时候沉入了自己的冥想世界,外面发生了什么她其实并不是很清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殿的狼藉。

  她立刻奔到温亭湛的身边,伸手搭在他的脉门上,发现他只是消耗真气过度,体内的蛊皇并没有比之前虚弱才松了一口气,取出疗伤的药分给了苗族的几位长老,然后用五行之气给温亭湛梳理了一番。

  她疗伤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看着大殿的一切夜摇光就明白,因此没有问。沉默着搀扶着温亭湛站起身,几位长老也无声的跟着他们,走到了大门边,夜摇光元神出窍,从那一道细缝飘了出去,寻到了外面的按钮,打开了大门。

  幸好她及时留了一手,否则不知道要被困多久。

  “我们去寻阿桑他们。”夜摇光现在很担心金子。

  金朱尼明明需要五行之气,却对她下了杀手。这意味着她已经寻到了她的替代品,她认为这个替代品比她好对付,这里能够拥有五行之气的只能是金子,也许上一次金朱尼就发现,依然让她去营救金子,估摸着还是想要她的,毕竟她的修为比金子高,五行之气也定然比金子浓郁,不过现在突然改了主意,也许是因为金朱尼受了伤,怕驾驭不了她的五行之气,因此退而求其次选择了金子。

  而且她一直认为金子被她的蛊虫所控制,抓起来也简单容易,好在温亭湛安排了华衣夫人,金子体内的蛊已经被清除。

  “金子。”夜摇光一边和温亭湛迅速的赶往族母的屋舍,一边联络金子。

  可金子一再的没有反应,让夜摇光的心不断的下沉。好在他们和苗族的几位长老在一起,族母的屋舍他们知道路,因此没有多久就赶到。

  族母的屋子四周一片死寂,半个人影都没有,他们走进大堂看到了血迹,也看到了躺在血泊的人,全是苗族的人,从几位族长的神色看来,应该大部分是金朱尼的爪牙。

  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一定是耀星被迫暴露了,否则哪里来的人对阵金朱尼的人?

  密室的阶梯是敞开着,根本不需要去寻找,他们就顺利的进入了密室。

  这个密室很大,绕了两个弯,夜摇光看到了一个大殿,大殿气势恢宏,布置简单,一点也不比刚刚杀野兽的地方小。不过这里很干净,正中央是两个石床,分别躺着两个人,阿桑和一个光头的男人,不出意外应该是卡鸠法师。

  大殿有很多粗壮的殿柱,每个殿柱上都绑着一个人,耀星,华衣夫人,玄月姑娘,秦麻,章致丘,甚至萨满法师,全部都被金朱尼给擒住,金朱尼站在两张石床的中间,目光却是眷恋的落在卡鸠法师的身上。

  夜摇光没有看到金子。

  “你还能逃出来,果然不好对付。”金朱尼明摆着在等着她,看到她一点也不惊讶,不过触及到夜摇光搜寻的目光,她很好心的说道,“你在寻你的神猴?”

  说着就指了指头顶,哐当一声上方屋顶机关打开,被捆绑着已经昏迷的金子垂下来,悬在两张石床的正上方。

  “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金朱尼唇角诡异的扬起。

  她的手在阿桑躺着的石床上一拍,石床像棺材一样上方滑开,阿桑依然毫无知觉的躺在上面,可打开的石床里一具浑身长着白毛,阴气散开让整个室内都猝然如冰窖一般的尸体映入夜摇光的眼帘。

  “尸王……”夜摇光瞪大眼睛。